首页

辣文小说

开局我的母亲是最大的反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开局我的母亲是最大的反派: 【云楼记】第四十七章:桃花艳,桃花葬(母子,纯爱,师娘)

    作者:钵钵鸡


    20/08/26


    第四十七章:桃花艳,桃花葬


    月儿弯弯,月色姣姣。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


    白月高楼看不见,相思须上望夫山。


    以往切切相思之人已在面前,却是这般垂死姿态,相思苦痛尚未散去,离别


    之痛又席卷上心头。


    碧沐清似乎这一生都是悲惨的,逆来顺受的性格,让她没有像她姐姐那般的


    反抗,逆天改命。后来偶然云楼笑着说,你还好没有像你姐姐那般,要不两个人


    一起上,我可真的吃不消,说完这句话的后果,自然是一道红色妖艳的身影追着


    打了许久,骑在身上驰骋了一番才放过了他。


    ……


    月下庭院桃花艳,屋内春色浓。


    朦胧高挑修长的仙子人儿爬上了谁人的床上,是情郎的床上,还是她主动的,


    大胆到她自己都无法想象,足足做了好几天的心里建设,才终于决定下来。


    隐藏在纱衣下面的雪白满月肥臀若隐若现,完美的弧线,硕大饱满,勾勒出


    极其诱人的弧线,因为云楼的肉棒实在是太过粗长,她只能被迫高高翘起了美臀,


    以这样羞耻的姿势,趴在了云楼的上方。


    双手撑在云楼的脑袋两边,青丝垂下,垂在他的俊逸非凡祥和脸庞上。


    碧沐清脸色绯红一片,这样淫靡的姿势,让她羞耻无比,刚刚爬上去,几乎


    就是本能的后退,结果谁料瞬间就撞上了那根滚烫粗长的肉棒,恰巧点在那轻纱


    肥臀的中心之处。


    「呀……」


    火热滚烫的触感瞬间传来,惊得碧沐清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惊呼,但是一想到


    阿如就在隔壁,连忙的捂住小嘴。


    轻轻的碰撞却让她再也提不起半点的力气,猛然的向下滑落,顿时肥硕如磨


    盘一般的丰腴圆臀臀波乱颤,搁着轻纱罗布,抵在那粗糙黝黑的巨根上面,一路


    滑下来。


    「呜呜呜……」


    极致敏感的身体被这般的剐蹭,从未有有过的新奇体验让她绝美的仙颜猛然


    接近崩溃,银牙紧咬,几乎要咬碎般。以往那张端庄淡雅的脸蛋娥眉紧皱在一起,


    仿佛是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一般。四肢忍不住用力收紧,紧紧的抱住了身下的人


    儿,浑身剧烈的颤抖,尤其是那被那丰腴无比的肥臀,更是如同筛糠一般猛烈的


    颤抖起来,甚至连带着整个床铺都颤动起俩。


    「呜呜……受不了了……」


    碧沐清只感觉身体有什么东西即将涌现出来,强烈的刺激从下体传来,看着


    面前的云儿的脸蛋,一时间竟然情难自抑的吻了上去,下体开始猛烈的狂颤,不


    受控制的疯狂的甩动起来,一股一股的蜜汁向外喷射,甚至穿透那单薄的纱裙,


    击打在了那根一柱擎天的巨棍的上面。


    这一股股的喷射足足持续了近乎一分钟才停留了下来,一双捂住自己的脸的


    手逐渐的放开,两行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流了出来,梨花带雨一般,一双桃


    花眼眸当中满是羞涩,但却完全阻止不了自己极端敏感的身子,时不时甚至还在


    轻微的颤抖。


    「这……这怎么办……」


    碧沐清娇喘吁吁,双眼迷离,表情呆滞,不知道该怎么办,脸上飞霞一片,


    好在身下的云楼没有看到她这幅景象,不然她指定得羞得去死,可是按照上面的


    方法,男女需要主动的双修结合才能够进行,才能进行下一步。


    可是,没想到只是轻微的摩擦,她就这般的受不了。她知道自己的身子非常


    的敏感,可是没想到敏感到了这般的程度,只是无意间轻微的摩擦剐蹭一下就差


    点让她泄身高潮到差点昏厥了过去……


    一时间忍不住埋怨自己,身子怎么这么敏感,但是碧沐清现在只感觉身子软


    绵绵的提不起半分的力气,胸前的一对肥腻柔软抵在了身下云楼的坚实胸膛,对


    方身体温度让她无比的眷念,一时半会也提不起力气,碧沐清索性就这般趴在云


    楼的身上,一头青丝盖在他的脸上,轻轻的喘息着……


    过了一会,碧沐清居然就这样趴在云楼的怀中睡了过去,嘴角噙着笑意,乖


    巧的趴在云楼的怀中,要不是她身后的巨臀上面正抵着一根黝黑粗长的肉棒,或


    许一切都显得十分的温馨。


    过了一小会,阿如渐渐的走出来,看到了这个仙子人儿不雅的睡姿,顿时嘴


    角无奈的露出了一丝笑容。


    走上前去,准备为其盖好被子,结果却发现了后方那根二十多公分高高挺立


    的棍子,顿时被吓了一跳。


    「我的天老爷……」


    阿如顿时震惊得无以复加,忍不住仔仔细细的打量了一下,这等尺寸,也不


    知道着仙子人儿能不能受得了。


    不过看着碧沐清的那极其丰腴的硕大圆臀,忍不住笑了笑,就像是为儿子寻


    得媳妇的婆婆那般的笑容。


    「屁股蛋子这般大,一看就很容易生养。」


    虽然那被褥上面一塌糊涂,湿润无比,但是那根棍子上面却只是有着淡淡的


    水渍,除此之外,再无半点的痕迹,看起来两人并没有进行那一步,阿如虽然有


    些疑惑,但是看着安安静静趴在云楼怀中睡着的碧沐清,也没有将其叫醒,只是


    给两人换了一个干净的被褥,盖在了两人的身上。


    只是始终被一根棍子顶起了一个弧度,阿如尝试了几下,也没能将其盖好。


    「唉……这个也不知道是云儿的娘子还是娘亲,怎么只顾着自己,不顾云儿?」


    忍不住埋怨了两声,看着那两瓣硕大饱满无比的臀部,她自己年轻的时候恐


    怕也得甘拜下风,一时间心中顿时忍不住有些艳羡,轻轻的伸出手隔着被褥捏了


    捏,美好得近乎不是真实的手感传来,让她爱不释手,忍不住再次捏了几下,直


    到在睡梦中碧沐清嘟囔的两声,才缓缓的收回了手,回屋去睡了。


    就这样,云楼下体的肉棒足足挺立了大半个时辰,就像是等待着别人来抚慰


    一般,可惜身上的仙子师娘睡得正香,哪有心思去管他,到了后面才不甘的缓缓


    的恢复正常。


    翌日。


    碧沐清醒来的时候有些脸红,看着阿如的时候也是眼神有些羞涩,显然是发


    现早上醒来的时候被褥被换了,她不知道泄出去了多少的淫水,一股接着一股,


    都将那被褥给湿透了。


    在饭桌上碧沐清端着饭碗,低着头,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


    「沐清……」


    阿如看着对方的表现只觉得有些好笑,没想到这样山上人儿居然会有这般的


    表现,她还以为都是无比清冷的仙子呢。


    「夫妻之间做那事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阿如看着这个女子,对方的身段和容貌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的女人,胸前的


    那一对高耸的山峦,虽然这几日她已经看过不少次,但是每一次都会感觉到惊叹,


    怕是两只手都握不住。


    向下,那长裙便缓缓的收窄,柳腰之后又是宽阔无比的巨臀,坐到了凳子上,


    甚至将那宽阔的凳子都给完美的罩了起来,不露出一丝的缝隙。两只修长但是不


    失丰腴的美腿极长,随着她的动作轻轻的摇晃,就像是仙宫玉柱那般好看,就算


    是她是一个老妇人,都感觉心神荡漾。


    清冷的容貌却是有着这般让人把持不住的身段,两者之间激荡出了无与伦比


    的反差,形成了极大的美感。


    「不是……我们……我们只是治病……」


    碧沐清脸上荡起了一抹红晕,越说到后面声音越小,那「治病」的两个字简


    直就是微不可闻,毕竟她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用这样的方法治病,别说让阿如


    相信,就是她自己都不太相信。


    阿如笑了起来,一张沧桑的脸蛋笑起来就像是一朵菊花一般,特别的慈祥。


    越笑,碧沐清就越觉得羞耻,到了后面,忍不住将脑袋偏转过一旁,一双迷幻的


    眸子满是羞意,白皙的脸蛋上,眉心一朵梅花更显得娇艳……


    「沐清……我有个疑问,不知道该不该问……」


    阿如犹豫了一下,本来想将心中的那个疑问埋在心底,可是近些时日的相处,


    让她发现这个清冷的仙子格外的好相处,再加上心中的好奇,于是忍不住开口了。更多小说 ltxsFb.Com


    「什么疑问?阿如大可以直接说出来。」


    碧沐清见对方不再取笑自己,悄悄的松了一口气,轻轻的开口道。


    「就是……我看你和云儿的之间,倒是不像是夫妻之间……我觉得……」


    阿如停顿了一下,看了看碧沐清的反应,看着对方似乎并没有反驳的意思,


    于是大着胆子继续说下去:「倒像是母子……」


    碧沐清的脸蛋陡然的红透了,白里透红的水润肌肤撒发着氤氲的光芒,咬着


    下唇,轻轻的摇了摇头:「我与云儿不是母子……不过……不过我是他的师娘……」


    「师娘啊……」


    阿如笑了起来,继续道:「师娘也叫『娘』,不也是有着娘亲的意思嘛……」


    「母子之间怎么可能……」


    碧沐清清冷的娇艳浮现出飞霞,对比窗外的三月桃花,却是她更甚不止几筹。


    阿如笑了笑:「如果这种方式当真是治病的话,仙子不必忌讳老妇的存在,


    只要你说一声,我就离开就行了。」


    「不敢麻烦……」


    碧沐清的脸蛋绯红一片,红得近乎可以滴出血来,阿如见状,也不再多说这


    个极易害羞的仙子人儿,轻轻的笑了笑。


    吃过饭后,阿如收拾好桌椅,背上背篓,出门去忙碌活计去了。


    碧沐清喂过奶后,看着怀中俊逸的男子,不知不觉心中对其的依恋更甚,除


    了喜爱之外,还多了另外的一种感情,随着自己的喂奶次数的增加,对其的感情


    也是越来越深,那种感觉就像是面对月儿一般……似乎是在哺育自己的孩子,这


    种奇特的感觉让她忍不住抱紧怀中的云楼。


    轻轻的低下头,将脸蛋贴在了他的脖颈当中,轻嗅着那股味道,带着一股奶


    香味,轻轻自上而下清理了一下云楼的身体,一只手却不由自主的握住了云楼的


    手,十指相扣的新奇感觉让她的心中狂跳,抱着云楼的身体不敢乱动,因为只需


    要轻轻的摩擦几下,她就会软倒在对方的怀中,没有半分的力气……


    碧沐清真是恨自己的不争气,身体为什么这么敏感。常年的空虚没有压抑她


    的身体,反倒是让她越加的敏感,敏感到被月儿在怀中轻轻的摩擦几下她就会忍


    不住娇喘吁吁,更是在吸奶的时候,就会被对方送上高潮。


    现在的她的身体的体质已经彻底的成熟,若不是她全身大半的修为都用来压


    抑自己的身体,那么或许她就会变成一个……坏……坏女人……


    碧沐清咬着下唇想到,想到昨晚那极其羞耻的一幕,顿时心中一阵的慌乱……


    只是轻轻的无意间的摩擦就让她到达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高潮,那之上的云端的


    感觉,仿佛她真的飞升仙界了一般,并且在那之后再也提不起半点的力气,说好


    的双修之术自然是没法施行。


    唉……


    轻轻的叹息了一声,碧沐清哀怨无比,埋怨自己的身子为何如此的敏感,轻


    轻的低下头嗅了嗅云楼身上的味道,为其盖好被子,这才起床,轻轻的推开了门。


    是一个小小的庭院,庭院当中有一颗桃花树,绽放得无比的灿烂。


    轻轻的折下一枝桃花,碧沐清将其带回了屋,取出一个玉瓶,轻轻的插了进


    去,放到了床头的柜子上。


    闲来无事,庭院赏花,清冷仙子立于桃花之中,桃花愈发的烂漫,仙子愈加


    的动人,影影绰绰,婀娜多姿,摇摇曳曳,朦朦胧胧,轻轻舞动,不似人间。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


    春宵一刻值千金,花有清香月有阴。


    夜晚,待到阿如睡去,碧沐清轻轻的开始行动起来,


    主动摸索着骑了上去,可是不知道是不是这几日和云儿一直黏在一起身子越


    发的敏感,导致她只是爬上去就让她娇喘吁吁。乖乖的扑在云楼的身上,感受着


    自己的变化,碧沐清咬着牙齿,坚持着,强行压抑住那股极端的快感。


    「呜呜呜……」


    碧沐清突然捂着嘴眼泪掉了下来,极其高挑修长的身子忍不住一阵的痉挛,


    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抱紧了身下的云楼,随即……随即就高潮了……


    「呜呜呜……」


    碧沐清忍不住呜呜呜的小声呜咽了起来,呜呜呜,自己怎么这么没用,这么


    快就去了,只是轻轻的动几下……


    咬着牙齿,可是身子软绵绵的提不起半分的力气,就连移动一下身子的欲望


    都没有,更别说主动骑上去了,尽力的动了一会,可是还是没有半分的作用。


    「嘤嘤嘤……」


    碧沐清小声的哭泣着,为自己的身体感到羞耻,为自己的没用感到羞愧,随


    后……随后哭声就渐渐的变小了起来,她渐渐的抱着云楼的,嘴间噙着笑意,睡


    了过去。


    阿如从旁边的房间走出来,看着碧沐清有些不雅的睡姿,感觉到有些哭笑不


    得。


    拿走碧沐清摆在下面已经被完全打湿的毛巾,轻轻擦了擦她那隐藏在纱裙下


    那宽广无边的肥臀,近乎将云楼的整个腹部都完全盖住,忍不住再次轻轻的感叹


    一声,这才为两人盖好被子。


    第二天。


    碧沐清自然是知道了昨晚阿如又来过了。


    「阿如……给你添麻烦了……」


    碧沐清抱着云楼,轻轻的挤奶,看着一旁的阿如,开口致歉。


    「这有什么麻烦的?不说我很喜欢云儿,就是你给的那些银子,都是我这辈


    子见过最多的钱了,以前哪里敢想,仙子出手真是太大方了。」


    阿如笑意吟吟的开口道,眼神温柔,愈加觉得这个原本看起来无比清冷的仙


    子无比的亲近了。


    「晚上……会不会打扰你睡觉了……」


    碧沐清脸上有些红晕,手里面轻轻捏着一颗绵软的美乳,放进了自己的纱裙


    之中。


    「哪里会,老妇我本来瞌睡就少……」


    阿如摇了摇头,表示小事而已。


    「那……那就好……」


    碧沐清看着云楼嘴角残留的乳汁,心中忍不住想要低头伸出小舌舔舐,但是


    却发现阿如在旁边,只好用袖子擦掉,但是心中微微的觉得遗憾。


    「呵呵……」


    阿如看着两人,眼神愈加的慈祥,就像是家里的长辈看待和谐的后辈一般的


    眼神一般。


    随后出门去了。


    碧沐清站在窗口探头探脑悄悄的打量了半天,看见对方真正的出去了,走远


    了,于是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悸动,快速回到了床边,抱着云楼的脑袋,嘴唇印


    了上去。


    不知道为何,对方的唇瓣那般的有吸引力,让她忍不住想要,忍不住沉沦,


    张开小嘴贪婪的嘬取着。


    从刚开始只是忍不住将对方嘴角残留的乳液舔舐干净,到了后面忍不住伸出


    香舌舔了舔对方的唇瓣,那股新奇的感觉让她心中狂颤,不知不觉的上瘾,到了


    后面忍不住低下脑袋轻轻的嘬取咬着唇瓣,再到了后面,忍不住伸出粉舌探入其


    中,贪婪的索取更多的唾液。


    「咕咚咕咚……」


    碧沐清抱着云楼的脑袋贪婪的亲吻着,一双怯怯的小舌在首次的探入之后就


    逐渐的变得大胆起来,毕竟怀中的云楼不会反抗,不会拒绝,也不会发现这个师


    娘如此大胆的举动,于是她的动作便更加的放肆起来,粉嫩的香舌不断的搅动云


    楼的大舌头,两人接吻的快感让她的身子越来越软,忍不住沉醉其中,到了后来,


    不知道多少的口水被她吞进肚中,直到最后,她的身子再无半点的力气,软绵绵


    的倒在了云楼的怀中。


    「呼……呼……」


    碧沐清娇喘吁吁的将云楼压在了身下,一双美眸当中满是迷离之色,但是仍


    然忍不住轻轻的舔舐着对方的脸蛋,埋进他的怀中,轻轻的闻着,嗅着。


    许久才恢复力气。


    看着云楼有些红肿的嘴唇,碧沐清这才反应过来,轻轻的抓起云楼的手,拍


    着自己的脸蛋。


    「坏……坏师娘……居然趁着徒儿昏迷做这样的事情……」


    碧沐清这几天不知道多少次这样「赎罪」,但是很快就会忍不住,果然,拍


    着拍着,碧沐清忍不住将云楼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摩擦,感受着那掌心


    的温暖。


    轻轻的捧着云楼的手,摩挲着那粗糙的掌纹。


    碧沐清轻轻的开口:「多想你的掌纹,里面也有我的命运。」


    又忍不住了,看着乖巧不会反抗的云楼在自己的怀中,清冷的仙子师娘再也


    压抑不住,缓缓的低头,再次将对方的唇瓣含在嘴中……


    等到阿如回来的时候,碧沐清已经吻到不能自己,趴在了云楼的怀中,那压


    根无法遮掩巨硕肥臀的轻纱长裙早已经湿润一片,显然是经历了一次强烈的高潮。


    而云楼身后的一根巨硕的棍子高高撑起单薄宽松的裤子,从那磨盘一般的满


    月圆臀的臀缝当中立了起来。


    「呜……」


    似乎是察觉到阿如的到来。碧沐清尽力的想要撑起身子,可是每当她好不容


    易恢复一丝力气,微微提起那宽广得无边无际的美臀的时候,就会感受到那根滚


    烫坚实的肉棒,下一刻瞬间就会被抽走所有的力气,再次狠狠的跌落在上面,又


    是让她发出了一声呜咽。肥臀一阵的狂颤,再次喷射出淫水汁液,胸前也被溢出


    的乳汁打湿了好大一片。


    似乎是这次的动作太大,或者是因为在阿如的面前这个姿势实在是太过于羞


    耻,因此碧沐清猛烈的颤抖起来。


    「呜……不要……」


    碧沐清忍不住娇吟道,但是在汹涌澎湃的快感面前显得那么的无力,很快便


    不顾一切的抱紧身下这具无尽爱恋的身体,狂颤着到达了高潮。


    那两座肉山一般的完美肥臀一阵的颤抖,无数的淫水喷出,一股接着一股,


    力道之大,水量之多,除了将云楼的身子完全打湿之外,甚至还有好大一部分喷


    射到了阿如的脚下。


    阿如顿时目瞪口呆,压根不敢想象这是仙子人儿能够做出来的事情。


    「呜呜呜……」


    碧沐清呜呜呜的哭了起来,为自己的身体感觉到羞耻,只觉得自己好没用。


    「别哭了……」


    阿如顿时哭笑不得,上前去,轻轻的将碧沐清软绵的身子都扶了起来,离开


    了那俱对她来说有着无尽魔力的身体。


    良久,碧沐清才恢复过来,心有余悸的离云楼的身体远了一点。


    但是一想到对方现在只是一个昏迷当中的人,于是又忍不住靠近了一些,还


    需要她的照顾。


    「你这是……」


    阿如见碧沐清能够站起来了,也做好了饭菜,招呼她上桌。


    「我……」


    碧沐清脸色愈加的羞红,眼神闪躲。


    「这有什么的,老妇又不是没有经历过。」


    阿如轻轻的笑了笑。


    「我身子太敏感了……一碰到云儿的身体,我就……我就受不了了……」


    碧沐清轻轻的叹息了一口气,这这这,这可让她如何是好,每次根本就没办


    法为云楼解决问题,反倒是她都已经高潮无数次了,这一次要不是阿如将她扶起


    来,还不知道要趴在云楼的身上被他的肉棒顶着,不知道陷入这样的困境要多久……


    高潮多少次……


    一想到这里,碧沐清就咬着下唇,她似乎总是和自己的唇瓣过不去,咬得惨


    白。


    「这……这样啊……云儿有你这样的师娘,那实在是太幸福了……」


    阿如笑了笑,一脸慈祥。


    「嗯……」


    碧沐清突然脸色大变,身体不由自主的轻微颤抖起来,两只修长的美腿猛然


    的夹紧。


    「怎么了?」


    阿如关切的问道。


    「没……没事……」


    碧沐清轻轻的喘息道,脸上渲染红潮,一抹湿润从她的双腿之间荡开,她居


    然听到那「师娘」两个字,不可抑制的高……高潮了……


    「没事就好……」


    阿如不知道对方异样,也没放在心上,两人吃过饭,阿如就又出去忙了。


    「云儿……云儿可真是我的劫……」


    碧沐清看着静静的躺在床上的云楼,坐在旁边,轻轻的叹息道。


    看着那俊逸的脸蛋,随后缓缓向下,看向了那有些红肿的嘴唇,不知不觉,


    仿佛有着无尽的魔力一般,她渐渐的被吸引,又……又不由自主的贴了上去……


    「呜……」


    好不容易提起力气,碧沐清慌乱的跑了出去,好在这一次没有趴在云楼的身


    上,不然可能又要等到阿如来解围了,跑到了庭院当中揽起一捧水,让自己的冷


    静了一下,这才回去。


    ……


    之后的几天,碧沐清再也不敢尝试了,不敢再骑在云楼的身上。


    只是喂完奶,仔细的照顾着昏迷的云楼,有时候实在忍不住了,就低头亲一


    亲,但是亲着亲着就身子不由自主的发软,趴在了云楼的身上,好一阵子才恢复


    过来。


    为了避免给阿如添麻烦,碧沐清只能减少次数,试图用别的东西来转移自己


    的注意力。


    可是她内心深处却是知道,如果想救活对方,只能通过那一步。


    望着云楼,可是却不能亲近,碧沐清这几日忍不住将手放入云楼的下体,感


    受着那根软趴趴的玩意逐渐的变得坚硬无比,到了后面她两只手都无法握住,看


    着那硕大的阳具,她真的犯了难。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觉得好玩还是刺激,碧沐清这段时间没事就喜欢放进去悄


    悄的摸一摸,感受着那滚烫的温度,时不时仔细的观察一下,看着那青筋暴露的


    狰狞巨蟒,吓得得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进行下一步。


    ……


    一天。


    等到阿如回来的时候,突然看着碧沐清梨花带雨的样子,感觉到有些奇怪。


    「沐清……怎么了?」


    「阿如……怎么办,云儿的这个……这个软不下去了……一晚上都没软下去……


    」


    碧沐清惊慌失措,本来早上照例去摸,可是却发现那根依旧硕大,也就是说,


    一直都是硬着的。


    要知道之前,她只要不摸了,对方的肉棒就一段时间就会恢复,可是这次却


    不一样,这样的变化让她有些慌了神。


    阿如看了一下,顿时忍俊不禁。


    「你帮他弄出来不就好了吗?」


    「弄出来?」


    碧沐清呆滞了一下,回过身来。


    「男人就是这样,只要让他射出来,他就老实了,我看云儿这几天硬了好多


    次,估计是你不断地挑逗的缘故,你呀,只顾着自己舒服了。」


    阿如笑呵呵的道。


    「我……我哪有只顾自己舒服……」


    碧沐清脸色微微一红,这样说来,好像她一直都是自己高潮泄身,可是云楼


    还一次都没出来过。


    这几日她没事就翻看那一本古籍,但是却没有实际上的作用。


    那个双修之法只是描述了心法,再结合的时候该怎么做,可是其他方面可是


    一点也没有涉及。


    比如说该怎么做……还有那个更深层次的结合,她怎么也不知道,一切都要


    靠自己慢慢的摸索。


    「呵呵……」


    阿如笑了笑,指着那根巨硕无比的肉棒,开口道:「云儿这跟阳具不知道怎


    么生养的,居然这么大,以后你倒是有福了……」


    碧沐清顿时脸蛋都红透了,只希望对方不要再继续说下去,咬着下唇,一双


    手慌乱得不知道怎么放。


    「呵呵……沐清我看不出来你的年龄,不过你说你是他的师娘,想来年纪比


    上云楼应该大上不少,怎么这般脸皮薄?说两下就脸红了。」


    阿如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浓,没想到看起来这般清冷的仙子人儿居然底下是这


    般的害羞,这倒是刷新了她的认知。


    「我……」


    碧沐清的经验少的可怜,唯一的一次还是在合欢池里面和王涯初遇的那次,


    当时两人都失去了神智,醒来之后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合欢池的功效实在是


    太过恐怖,就那一次就怀上了月儿……


    现在的她虽然身体早就已经无比的成熟,但是在经验上还是太过的欠缺。


    「好了好了,不说了,不说了,待会要是把你弄哭了可就不好了……」


    阿如笑着摇了摇头,指着那根硕大:「老妇在这里看着你觉得不好意思吗?


    那我就出去好了。」


    「不……不是……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弄……」


    碧沐清轻轻的摇头,强忍着羞意,握着那根滚烫的粗黑棍子,那股灼热仿佛


    顺着她白嫩的手指一直蔓延到了她的心里,下体泥泞水渍都没有断过,这几日都


    不知道泄身出来了多少的水渍,夸张无比,就像是泄洪一般,多得让她无比的脸


    红心跳。


    「这还需要教么?」


    阿如有些惊讶,随着笑呵呵的道:「就是用手,用嘴,用下面的小嘴……」


    「就……就这些吗?」


    碧沐清越听越觉得脸红,两只极长的腿忍不住夹在了一起,想到那些脸红心


    跳的画面,下体的水渍怎么也止不住,胸前也开始湿润了起来,渐渐浸湿了素白


    的仙鹤长袍……


    「什么?」


    阿如会错碧沐清的意思,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开口道:「其实还有更多的玩


    法,就是除了手嘴,小穴之外,还有菊穴,胸部乳交,腿交之类的……」


    「啊?」


    碧沐清只觉得眼冒金星,差点晕厥过去,这……这些只是轻微的联想就让她


    呼吸急促,面色发红,双手死死的抓住攥住床脚,两只极长的玉柱美腿交叉在一


    起,下体渐渐的渲染出来一大片的水渍……


    她又是忍不住到达了高潮……


    「嗯……什么味……好香……」


    阿如轻轻的嗅了嗅,最后将视线放在了面前的碧沐清身上,看着她浑身微微


    颤抖,散发着极其浓郁的诱人味道,即便是她是一个女人,甚至都有些把持不住


    的感觉。


    「没……没事……我知道怎么做了……」


    碧沐清低着头,娇喘吁吁,双手轻轻的放在那硕大的棒身身上,温柔的抚摸


    起来。


    阿如见状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去准备晚饭去了。


    等到她做好晚饭,准备叫碧沐清过来吃饭的时候,却见她还在抚摸那根肉棒。


    「怎么……怎么弄不出来啊……」


    碧沐清有些焦急的道。


    阿如看了一眼,忍不住气笑道:「你这样的手法,怎么这么温柔,快速一点,


    你这样不把云儿给憋坏了,对他身体不好啊。」


    「啊?那怎么办……」


    听到对云楼的身体有影响,碧沐清顿时就慌了神,连忙询问道。


    「唉……这样,我教你……」


    阿如走上前去,但是看着自己粗糙的大手和碧沐清白腻光润的小手,还是犹


    豫了。


    「老妇我手太粗糙了,你双手握住他的棒身,然后上下……」


    在阿如的指导下,碧沐清开始动了起来,随后各种新奇的招数,还有挑逗马


    眼,玩弄那两个硕大的丸子,都被碧沐清面色羞红的一一按照那种方法去做了。


    「阿如……你怎么懂这么多……」


    碧沐清脸红着撸动云楼那硕大的棒身,感受着那根肉棒的跳动,心肝也忍不


    住跟着发颤,这些新奇的招数对于她来说就是另外的世界,让她感觉到格外的刺


    激,尤其是给云楼撸动的时候,就更加的加剧了这一种刺激。


    但是却接下来察觉到阿如的脸色有些不对,碧沐清连忙压低了声音:「阿如,


    我不该问的。」


    「没有什么,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阿如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开口道:「没什么不好说的,我以前曾经是满花楼


    的名妓头牌之一,不过后来为了一个男人逃出来了,被宗主废了武功,但是她没


    有杀我,只是让我不要再出现在她的面前。后来我与夫君,隐居山林,可惜时也


    命也,丈夫死去,儿子也不知所踪。曾经走过无数次的地方寻找儿子,可是都没


    有找到,最后老妇找到一处,准备就这样了结此生,能够遇见你们师徒二人,已


    经是我的最大的惊喜了。」


    碧沐清呆呆的看着她,虽然阿如的声音极其的平淡,仿佛是在述说一件关于


    别人的事情,可是那其中的波澜壮阔,却是真正可以想象到的。风华正茂的名妓,


    为了情爱逃离出来,与情郎远走高飞,不惜生命为代价,只愿与爱人在一起,只


    是没想到后面的磨难接踵而至,不知道上天为何对她如此不公。


    「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像我这样的名妓头牌,居然会为了一个男人放弃一


    切,放弃所有,就为情爱二字,不顾一切,本来没被宗主杀掉能够苟活下去已经


    是最大的荣幸,愿这辈子与君白头偕老,可是上天不遂愿,不过,都是往事矣。」


    阿如静静地述说着,端坐在桌椅上,窗外的月光洒下,她的身上仿佛散发着


    一种光芒。碧沐清仔细的打量着对方,发现对方的面容虽然沧桑,手掌虽然粗糙,


    可是动作却极其端庄,优雅,月光垂落在其身,仿佛还是当年那个不顾一切为情


    为爱的少女。


    「我真的很佩服你……」


    碧沐清轻轻的道。


    阿如轻轻拢了拢长发,笑容居然破天荒有些羞涩,似乎是回到当年的那个时


    候。


    「这世间,唯有情一字,最难解。我当初逃出来的时候,只知道,我爱他,


    他爱我,这就足矣……」


    「本来他去之时我也应当随之而去,只是儿子下落不明,我一日没确定他的


    死活,就一日不敢死……」


    「我会帮你找的……」


    碧沐清轻轻的开口,没想到这个妇人居然还有这样的一段往事,曾经风华正


    茂,不知惹得多少少年郎热血澎湃,五陵年少争缠头,一曲红梢不知数。再看现


    在,沧桑无比,但是眉宇之间,仍旧能够看出当年的模样,经历过那些峥嵘的岁


    月,她似乎整个人随着更加的宁静祥和。


    「不必……其实,他已经死了,夫君骗我罢了,可是他不知道我多么的聪明,


    一眼就能看出他在撒谎。只是他请求我不要死去,我不忍心拒绝。后来我找到了


    两人的尸体,将其埋在了庭院前的桃花树下。」


    阿如轻轻的笑了笑,随后缓缓的推开门,望着那颗烂漫的桃花树,眼神温柔,


    走上前去,轻轻倚靠,一如当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