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重生三国之群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三国之群英: 第四百七十章 何氏大赏

    东汉末年,围绕着少帝刘辩的争夺,一时风云变幻。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


    孙坚将刘辩劫出雒阳,长安一带遭到曹操阻截,吕布、陶谦强势插入,多方混战让截获刘辩的曹操不得不续奔长安。


    郭汜战阵被斩,结果复活长安,说起来本可制守长安,跟孙坚追兵夹击曹操。


    可恰逢山野白波出兵欲往虎牢,作为由黄巾班底够成的贼军,杨奉在张角平反之后也不想宰占山为贼,半夜摸黑宰了首领郭太,拉拢白波将领欲寻个正经出身。


    杨奉率军兵出白波谷,正巧赶上长安兵乱,趁乱把长安攻下,迎了刘辩入城,杨奉也不去找张角了,杨奉白波天师军再度改名兴义军,补充曹操空虚兵力之时,转跟刘辩混了。


    郭汜在城中被擒,这次他就没那么好运了,曹操有怒,守着长安黄泉碑,直接将郭汜赶绝,收获秘石予夏侯惇增加战力。


    郭汜、李傕反叛原本引的董卓军军心不稳,结果转眼郭汜陨命,李傕无处可归,反倒让原本董卓军中一些受到大魔界影响之人收心。


    华山一战孙坚兵败,未能抢下刘辩,长安也让曹操、杨奉所占。陶谦、韩馥替孙坚挡了吕布一阵,孙坚不甘受袁绍联军支配,与李傕合兵,拐道潼关,依水据守,兵指长安。


    陶谦、韩馥被孙坚放了鸽子,只得驻兵华阴。受曹操招揽,陶谦、韩馥再尊少帝刘辩。


    长安、华阴、潼关成犄角之势,李儒不敢轻易冒进,谏吕布、张辽陈兵函谷关,信使曹操,待命应对。


    少帝刘辩被困长安,曹操与杨奉领军拱卫长安,陶谦、韩馥脱离讨董联盟,领徐州军、冀州军隐受长安调配。


    孙坚态度不明,与李傕领江东军、凉州军据守潼关,长安方向对孙坚、韩馥多有防范,吕布亦因潼关、华阴不敢轻易出兵长安。


    长安方向曹操受世家推崇,本欲迎帝返雒,但受到杨奉与一些官员的抵触。陶谦、韩馥不可轻信,孙坚又在潼关虎视眈眈。


    一时曹操面临与吕布同样的尴尬境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同时,世家朝臣多与曹操走动,期间交流少与外道,但曹操却是逐渐熄了反雒的主张。


    四方军营驻扎雒阳以西,彼此牵制不时发生一些规模不大的摩擦。围绕少帝刘辩隐成四方势力。


    身处雒阳的太后何氏一改常态,不催不命,不时当众感叹皇室悲苦的同时,极力稳定雒阳民心。


    长安、雒阳两地驰道多有信使来往,皇帝与太后的信使交流没人敢明面做出限制,但两处政事交流也更加费劲复杂起来。


    雒阳局势基本定型,虎牢讨董联军却是面临大败。


    不说联军多有藏私,陶谦、韩馥一去不返,牛辅麾下张济又从凉州增兵助阵,结合各地不时前往虎牢的黄巾遗兵,三方连战,讨董联军上书雒阳,斥责董卓肆意枉法。


    没错,斥责董卓肆意枉法。也不说什么董卓残暴,也不谈什么先帝遗诏了,讨董联军尿了。


    袁绍不想再跟董卓死磕,雒阳的混乱局面也让联军中一些人看出另类的希冀。


    董卓心中记挂皇帝所在,感觉局势不稳的同时,也不想在跟联军纠缠。


    一系列事态之后,辅政太后何氏开始了她又一轮的骚操作。


    何氏再起丞相一职,论董卓屠灭袁氏多有不慎之举,降董卓相国为丞相。辅佐政务,管理百官。


    东汉经过多年的折腾,三公逐渐沦为虚职,董卓是相国还是丞相说来也都那么回事。何氏此举似有息事宁人的意思,联军退兵回归各地,董卓心挂雒阳,也就认下了这个台阶。


    袁绍受封冀州牧,讨董联盟中韩馥便是冀州刺史,没理由袁绍这个盟主还是个渤海太守。州牧封策由皇室认可,意有补偿袁氏之举。


    可袁绍被封了冀州牧,韩馥心中多少不太舒服的同时,袁术却是得了个虚职的后将军,实位只落了个汝南太守。


    作为袁家嫡子,讨董以来却是处处受到袁绍的压制,何氏一番封策之后,袁术对袁绍的抵触也逐渐更深。


    联军中除了袁绍、袁术之外,其他认多是给了些虚职名头,其中阵战扬名的刘备,因汉室宗亲的关系,受封幽州刺史,何氏勉励其好生与州牧刘虞共治幽州。


    一旨册封让刘备痛并快乐着。升官了,大官,不花钱的那种。


    但眼看这官位落下后,他带着损兵折将的关羽张飞,就成了夹在刘虞与公孙瓒之间的存在。


    幽州之地蹲着两个掌权汉室宗亲,外带一个强力军阀,刘备看看手下已经不足三千的兵力,快乐是快乐了,可以后日子咋过?幽州那地方,也是凭刀子说话的啊。。。


    刘备有意蜗居雒阳,为皇室尽忠效力,结果遭到何氏的斥责。


    什么汉室宗亲需有担当,什么皇室势弱望其自强,无人之时,刘备妥是没少咒骂‘这娘们不似良人。’


    虎牢平息,董卓率军返雒,但各处关卡亦需防守,皇帝丢了,雒阳辅政太后可不能再失。


    荥阳之地董卓屠戮了自家麾下残存的飞熊军,诉苦讨价之下,以飞熊军兵令换来吕玲绮、黄忠、太史慈轮流镇守虎牢。


    至于张角?就看他一战凑出的天师大军,就没人敢将虎牢关交到他的手上。


    百战罗刹再增飞熊军特性的同时,董卓暂放手中事物,前往熊罴险地全力练兵,有了之前的经验,耗时数月再度获得飞熊军兵令。


    除了虎牢相关人等,长安之地的曹操等人也获得了加封。


    曹操依旧领着他的骑都尉,何氏责令其统领招募长安羽林骑,同时兼任中领军、光禄勋数职,命其辅助少帝,重整禁卫军。


    曹操获封皆为实职,但曹操看着刘辩、何氏分别盖上大印的封策,只想问一句:“哥哥、姐姐,钱呢?你丫再封我个太仆可好?”


    与刘备一样,曹操痛并快乐着。长安羽林骑、禁卫军都归他掌控,名正言顺的军方实权大佬,可自行募兵,这不要钱么?不给马么?


    曹操没钱,至少对眼下这‘工程量’来说他没钱。夜深人静之时,曹操亦是没少梦言‘这娘们不似良人。’


    曹操没钱,但世家官宦有钱,长安中的世家官宦可不少,随着时间的推移,曹操在长安与世家之间的关系越发亲善。


    同时,曹操似乎越发不着急返回董丞相所在的雒阳了。


    陶谦领安东将军,徐州牧,孙坚为破虏将军,升扬州牧。陶谦还好说,但孙坚有些骂娘了。


    牧守一州也算功成名就,他想回扬州,可不说潼关边上蹲着曹操、陶谦、吕布,就算他回到扬州,玛德,还是陶谦,外带一个二杆子袁术。


    扬州富足,比邻汝南、徐州,孙坚不敢保证周围这些混蛋愿意让他回去,同样也不敢保证以自己现在的兵力,去了扬州,能活的比潼关安稳。


    ‘这娘们不似良人。’孙坚醉酒,痛并快乐着,酒后之言,家将不知其指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