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逍遥小地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逍遥小地主: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杀人!

    第一千二百四十四章 杀人!


    雨落了下来,淅淅沥沥有些烦人。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


    李二牛看着走在前面的燕熙文的背影,忽然觉得那背影高大了起来。


    他依旧不知道燕熙文是什么身份,他只是觉得这位燕老弟……不,不能再叫燕老弟,应该叫他一声老爷。


    这位燕老爷有悲天悯人之心,他的身份想来是尊贵的,可他却向柳二娘那老妇人跪了下去!


    他跪下去说的那两句话有些晦涩,他并没有完全理解。


    “百姓若不能站着,那大夏的官员就只能跪着!”


    “这非你们之过,而是大夏官府之错!”


    官员、历朝历代的官员不都是站在老百姓的头上的么?


    不然为何有那一句: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


    读书为的不就是当官么?


    官员怎么可能给百姓跪下,他们要跪的应该是更大的官员或者是皇帝才对呀!


    燕老爷是个爽直之人啊,他居然敢说这是大夏官府之错!


    官府会有错么?


    官府错了也是对的,而百姓……对的也能判你一个错的。


    这就是官字的那两张口。


    这就是为什么人人都想要当官的缘由。


    这位燕老爷看来书读得多,但并不了解当官的道理,像他这样的性子若是去当官,定会是一个好官,但也定会是一个短命的官。


    幸亏他没有去当官。


    不然,可会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燕熙文可不知道李二牛因为他那一跪而想了许多,他此刻想的是而今已经四月初了,若是再没有稻谷的种子,这春耕可就彻底来不及了。


    唯有种红薯,却不知道皇上得到消息再派人送来红薯的种子这需要多长时间,若是也没来得及……这黄塘镇今岁可就算是彻底的废了。


    这能怎么办呢?


    可不能再死人了,户部得送来足够的粮食,让他们渡过这个荒年。


    就在燕熙文一行即将抵达李二牛家里的时候,李二牛家的院子里挤满了人,还传来了一阵喧嚣之声:


    “哟,这日子过得不错嘛,还有大米吃!”


    “你们这些刁民,都给本县令听清楚!本县令乃是这千山县县令钱从肃!”


    “州府大人可发了话,夏粮税赋的征收即将开启。这是国家之政策,尔等身为大夏子民,当为大夏分忧!”


    “你瞅着本县这眼神是个什么意思?莫非你还敢抗命不尊?”


    “杨镇长,你治下的百姓看来对大夏之国策不服啊!说说看,他叫什么名字?本县这就要让你知道什么叫王法,什么叫国威!”


    黄塘镇镇长杨韦连忙对那汉子使了个眼色,陪着笑脸躬身小意的说道:“钱大人,您老大人不记小人过,他就一目不识丁的村民,顶撞了您老,还请您老海涵!”


    燕熙文三人已经走到了人群里,他看见了那县令,皱起了眉头,却尚未吭声。


    “你记住了,”钱县令伸出手来指了指那横眉冷对的汉子,“若不是看在杨镇长为你说情的份上,本县带来的二十个捕快你当是带来玩的?”


    他手指一划拉,“不要给本县令哭穷!规矩就是规矩,历朝历代,你们种了田地,就理应缴纳税赋!”


    “本县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准备,若是十天之后,你们每家每户的夏粮不能送到县衙里来……你们家里的男丁,统统发配去充军!你们家里的女人……统统卖去楼子里为妓!”


    “你敢……!”


    那汉子陡然大怒,“你们这些狗官,就知道盘剥我们这些百姓!夏粮税赋,你睁大你的狗眼去那田间地里瞧瞧,有一颗小麦吗?种子都被你们盘剥完了,你们就不给人一条活路了?”


    “大胆刁民!”


    “给本官将他抓起来,押去衙门受审!”


    “狗官,你敢抓他,我们就和你拼了!”


    围着的老百姓们顿时乱了,他们一个个充满了愤怒,吓得那钱县令后退了两步。


    “你们想要造反?”


    “宋捕头,给本县打,往死里打!一个都别给本县放过!”


    二十个手持水火棍背着朴刀的捕快正要向人群冲去,燕熙文此刻一声大吼:“住手!”


    所有人一顿,他在张齐山的保护下挤入了人群,李二牛一把拽住了他的衣摆,“老爷,好汉不吃眼前亏,你斗不过官府的!”


    燕熙文转头看了李二牛一眼,“你放心,朗朗乾坤,这等宵小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钱县令一听,看向了燕熙文,“你骂本官是跳梁小丑?”


    “本官可是朝廷命官,你如此骂我,那就是在骂当今天子了?”


    “看你穿的人模狗样的,你不是这下山村的人吧?怎么,想要给他们打抱不平?”


    张齐山这时候给留下来的三个战士使了一个眼色,三个战士不动声色的靠近了钱县令。


    燕熙文站在了村民们的前面,他盯着钱县令,“我还就要给他们打抱不平了,你又能怎么的?”


    “那本县就要让你明白这出头的代价!”


    燕熙文瞳孔一缩:“你可懂得大夏律法!”


    钱县令脖子一扬,“你给本县谈大夏律法?这越山北道,云道台就是律法!这崇州地界,宗知州就是律法!这千山县,本县就是律法!”


    “现在本县就让你知道本县的律法!”


    钱县令伸手一挥:“将他拿下!打断他的腿,让他跪在本县的面前,本县好生给他讲讲这律法!”


    二十个捕快向燕熙文扑了过去,村民们大惊,就在这时,张齐山举起了枪,“砰……!”


    他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一名捕快“啊!”的一声惨叫栽倒在地。


    张齐山冷漠的再次扣动了扳机,第二个捕快毙命,其余十八个捕快吓得魂飞魄散呆立在了原地,钱从肃此刻也倒吸了一口凉气被这两声枪响吓得两股战战。


    他没料到这人居然有枪!


    “你、你是、是什么人?”


    他话音未落,三名卫戍部队战士一家伙就将他给扑倒在地,双手反剪给摁在了地上。


    “你公然袭击朝廷命官,你、本县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宗大人定会带兵来剿杀了你!”


    燕熙文眯着眼睛看着他,就在村民们震惊的视线中,他淡淡的说了一句话:“打断他的狗腿!”


    “咔嚓”一声,一名战士一脚剁了下去,“啊……!”钱从肃发出了杀猪般的嚎叫。


    “拔了他身上的官服,他糟蹋了这身衣裳!”


    钱从肃冷汗淋漓,这才知道遇见了狠人,“你、你究竟是谁?!”


    “你不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