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卿君怜妾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卿君怜妾: 【卿君怜妾】(姐偷)第二卷:沿海闽城 (80-82)

    作者: 同写


    2022/11/17


    前面章节标题有些错,内容是连续的


    「所以啊,小语语,现在我们高二了还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吧,反正谈恋


    爱我是没想的,一群小屁孩,自己还是宝宝,还想称呼我为宝宝,跟个智障一样


    ,先考上大学,然后在考虑这些」君萌萌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看着眼前的小姐妹


    ,抬起手拍了拍颜语的肩膀笑盈盈的说道。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龙腾小说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说的好像你年龄多大似的,不也跟我们同岁嘛?」颜语看着眼前那叭叭叭


    说话的君萌萌,有些无语的开口说道。


    「我的思想比你们成熟,至少,我不搞这些乱七八糟的傻逼行为,连心动都


    不会」君萌萌有些傲娇的昂起脑袋,然后玉手指着教室角落一堆埋头在课桌下的


    男女同学,口中不屑的说道。


    「行行行,就你是圣女,我们都是凡夫俗子,求圣女大人,有空点化点化我


    ,也让我早日成仙 」颜语看着眼前的君萌萌伸手一把挽住君萌萌的玉臂口中笑


    嘻嘻的说道。


    「小kiss」君萌萌抬起手摸了摸颜语的秀发,口中笑着说道,同时,心


    中暗道,这摸头杀手感真好,难怪,哥哥姐姐以前是不是的摸我脑袋,嘻嘻。


    「对了,萌萌,你刚刚说的那些地方是什么地方啊?」颜语想到刚刚君萌萌


    说的话,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ktv,酒吧,夜总会,反正不是什么正经地方」君萌萌想了想自己了解


    到的开口说道。


    「啊?他不是和我们一样还未成年吗,怎么能去那些地方?」颜语有些惊讶


    的开口问道。


    「谁知道,现在的商家为了赚钱,哪里管这些啊?」君萌萌摇了摇头说道。


    「萌萌,你不会也去过吧?」颜语有些疑惑的看着君萌萌问道。


    「去~你才去过,这话被我妈听到,你想让我挨揍啊?」君萌萌轻啐了一声


    ,然后接着说道:「我是听小心,凳子,贝贝他们闲聊的时候说的」。


    「哦」颜语点了点头,正想说话,感觉头顶有些异样的感觉,抬起眼之间君


    萌萌的手还放在自己的脑袋上不断的摸啊摸的,表情瞬间愣了一下,她怎么还在


    摸我的头?想着突然间有些汗毛直竖,萌萌平时对男生除了一些朋友都很冷淡,


    对女生都挺好的,她不会是个拉拉吧?


    回忆往昔,颜语心中越发的有些疑惑,然后抬起手不动神色的将君萌萌的玉


    手从自己的脑袋上拿了下来,挪动这身体坐远了一点点,然后一脸狐疑的看着君


    萌萌。


    君萌萌也没有在意自己的手被小姐妹从头上拿了下来,毕竟总不可能一直摸


    人家的头吧,虽然手感很不错,看到颜语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君萌萌也有些疑


    惑,开口问道:「你这么看着我干嘛啊?」。


    颜语有些犹豫的看着君萌萌,然后沉咛了一会,支支吾吾的开口小声的问道


    :「萌萌,你不会是拉拉吧?」。


    「啥?」君萌萌明显被颜语的问题给愣住了,然后回过神看着眼前小心翼翼


    看着自己的颜语,美眸转动了一下,笑哈哈的说道:「是啊,小语语,赶紧从了


    你的萌大爷,要知道,从一年级开始,我可是眼馋你好久了,怎么样,荣幸吗?


    」说着还抬起手伸出葱 白玉指勾住颜语的下巴,笑盈盈的说道。


    「咦~」颜语看着眼前一副萌大爷样子的君萌萌,不由的打了个冷战,说道


    :「去去去,我可是正常女生,你别盯着我,小心,贝贝她们比较适合你」。


    「你这卖的一手好队友啊」君萌萌看着眼前有些信以为真的颜语,勾着颜语


    下巴的手微微的抬起,然后看着颜语的双眼,撇了撇嘴巴说道:「从了我多好,


    萌大爷我,又飒又靓,这可是你的福气」。


    「别别别,你还是找小心和贝贝吧」颜语警惕的看着君萌萌连连摆手说道。


    「真无趣」君萌萌不打算继续吓唬颜语了,便收回手,笑着摇头说道:「算


    了不逗你了,放心本少女,不止三观五官超好,取向也是正常的」。


    「这可难说」颜语皱了皱琼鼻说道。


    「切,爱信不信」君萌萌娇哼一声,转过身,伸手拿起桌上的书包,正准备


    塞入抽屉,只见抽屉中,摆放着好几张折叠成爱心的纸张。


    君萌萌仿佛见怪不怪一般,随手抓起那几张爱心纸张丢在了桌上,然后将书


    包塞了进去。


    「又有新情书啦?来拆开看看,会不会比上次,那个你是风儿我是沙,缠缠


    绵绵到天涯,还要肉麻的情话?」颜语看着桌上折叠的爱心情书,笑嘻嘻的拿起


    一个开口笑着问道。


    「你想看就拆掉咯,一群脑坑的智障,连个情书都写不好,不是网上抄的就


    是老掉牙的」君萌萌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不屑的说道。


    「嘻嘻,那我看看这次又有什么让人肉麻的金句哈?」颜语笑盈盈的拆开其


    中一个情书,那动作熟练的佷,毕竟自从初中开始,自己这个同桌就时不时的回


    收到情书,作为小姐妹八卦心极强的她,在君萌萌不在意无所谓的情况下,怎么


    能放过这种机会喔。


    「你是我的心,你是我的肝,你是我生命的四分之三....」。


    坐在一旁的君萌萌听到同桌小声的念叨,俏脸不由的抽了抽,只感觉一阵鸡


    皮疙瘩的肉麻。


    「亲爱的萌萌,你是我的 女神,自从第一眼,见到你,我的心房就被你占据


    了,我想让你搬出去,但是你说没地方住,我就让你住了下来,每天都能在心房


    中见到你的模样,我深深的爱上了你,我最心爱的房客,我喜欢你,我们来谈恋


    爱好吗,我一定将你捧在手心,含在嘴里,爱你的苟望意」,颜语看着手中的另


    一个纸条,轻笑着小声念叨。


    「别念了别念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直接丢垃圾桶就好了,你这念出来,


    纯粹是来恶心我的,还含在嘴里」君萌萌一脸嫌弃的开口说道。


    「别啊,还有好几张还没看喔」颜语连忙将桌上的几张纸张圈入怀中口中说


    道。


    「你...算了,随你了,自己看就好了,别念给我听,看完后撕碎丢垃圾


    桶」君萌萌看着将纸张全部揽入怀中的颜语,无语的开口说道。


    「好啦好啦,放心啦」颜语笑嘻嘻的应道,说着伸手又拆开一个纸张看了起


    来。


    君萌萌看着自己这个八卦精附体的小姐妹,无语的摇了摇头,看了看手上的


    手表,发现快上课了,打开书包,抽出一本书,摆放在桌上,等待着上课。


    第二卷:闽城沿海(第八十章:沿海风起)


    闽城,长邑。


    县城东边的老城区内的民房中。


    客厅中。


    忙完家务的单芷晨,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抬起头看着挂在墙上的全家福,嘴角闪过一丝笑意,这臭小子总算长大了,现在也找了女朋友了,哎,时间过得真快啊。


    回想当初,自己初来闽城的时候, 人生地不熟,单芷晨心中不由的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当年还是双十华年的她,一个女人,还是一个有姿色样貌的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那些年,她不曾一次遇到职场的 潜规则,她这一生只属于一人,岂容他人染指,因此在职场上,她当年的收入,仅仅只能养活自己和两个孩子。


    当然她也曾想过打通那个深埋在 记忆中的电话,但是,她不想在经历一次当初的那夜血色,怕自己的儿女涉险其中。


    钱,她有,在银行的一个账户中,至少可以一家人很富足的生活,但是为了孩子的安全,她不敢去取,一旦暴露,那么面临他们的将是再一次的血案,毕竟当初场命案,还历历在目。


    所幸,自己的儿子君惜卿,从小跟君老学医,渐渐的医术有成,也能补贴家用,甚至买下了当初一直租住的房子,也就是如今的这间民房,让自己也轻松了许多,到后面更是在儿女的建议下,辞了那份本就薪资不高工作,也少了职场上的那些骚扰。


    想起君老这个全家的恩人,单芷晨心中很是感激,当年若不是君老,就没有现在的自己和三个孩子,其实,单芷晨心中倒是有些愧疚,当年被君老救了之后,也让自己第一次见识到了,一些不一样的能人,心系孩子安危她,拖着重病之势,几乎强求着君老收自己的儿子为徒弟,同时,还让自己的儿女都姓君,其实这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保护,借助君老来保护自己的儿女,作为一个弱女子的她,为了自己的孩子安危,只能这样做了。


    当然其实君老人老成精,哪里看不出单芷晨的请求与想法,只是因为大徒弟的毒杀平民,使得他受到牵连,因此他也想着收个徒弟的念头,从小亲自教导,将其雕琢成一块美玉,而不是大徒弟那种半路拜师的心术不正之人,因此考虑再三的情况下,便顺收下了君惜卿为徒,也默认了单芷晨用自己的姓给他们来保护的事实。


    “现在很好了,孩子们也慢慢长大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回去,算了,不想这些了,给妾妾打个电话,也不知道妾妾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坐在沙发上的单芷晨,苦笑着摇了摇头,直起身,伸了伸懒腰,伸手从口袋中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寻找了一下君怜妾的电话号码,伸手点了一下,放在耳边。


    “嘟嘟嘟...”一阵拨号音过后,电话被接起。


    “喂,妈?”君怜妾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嗯,妾妾,吃饭了吗?”单芷晨开口关切的柔声问道。


    “嗯,妈,刚吃完,妈,你喔?”君怜妾柔声的问道。


    “妈吃过了,你在哪里啊?怎么这么吵?”单芷晨听着电话里传来杂吵的声音开口问道。


    “妈,我在商场喔,买些生活用品和被褥”君怜妾柔声笑着说道。


    “也是,现在天气也慢慢转冷了,是该买被褥了”单芷晨还不知道君惜卿在沿海市有了房子,开口说道。


    “妈,小卿没有告诉你吗?”君怜妾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告诉我?告诉我什么?对了小卿回来了,你什么时候有空回来啊?这么久没见你了”单芷晨更加疑惑,不过没有多想,开口柔声说道。


    电话那头的君怜妾一听便知道自己的母亲不知道弟弟在沿海市有了一套房子,开口说道:“啊?小卿怎么跑回家了?对了妈,小卿在沿海市有了一套房子,我现在就是买些被褥回去,给你和萌萌铺”。


    “什么?小卿有房子?什么情况?他哪来的房子?”单芷晨一听眼中露出一丝震惊的开口疑惑的问道。


    “房子是国家送给小卿的。电话里说不清楚,妈,小卿不是在家吗,你直接问他,就行了”君怜妾开口说道。


    “国家给的?什么情况?”单芷晨心中的疑惑更深了许多,不过听到女儿的话,心中一想也对,一会等儿子回来直接问他,便没有在问君怜妾,而是开口说道:“那妾妾,你现在是搬过去了没有住在宿舍了吗?”。


    “嗯,妈,那个房子很好看,我准备先搬过去住了,这样也能自己做点饭,吃的健康点”君怜妾没有和母亲说具体的搬离的原因,而是说自己做饭方便还健康。


    “也是,现在那些食堂外卖什么的,不怎么健康,少吃一些,这样也很好,以后你和弟弟,就住在那里,对了那个房子在哪里啊?安全吗?”单芷晨开口关心说道。


    “妈,在清水花园”君怜妾想了想开口说道。


    “什么,清水花园?”单芷晨听到电话里女儿的声音,一双美眸瞬间圆睁,整个人愣在了原地。


    “是啊,清水花园15号楼3002”君怜妾有些疑惑的开口说道。


    “清水花园,清水花园...”单芷晨似乎没有听到女儿的话,口中喃喃着清水花园这几个字,一瞬间 往事如潮涌入脑海,一双美眸渐渐的染上了晶莹。


    “妈?那你怎么了?妈?”电话那头的君怜妾听到母亲的喃喃声,心中有些疑惑,关切的开口问道。


    听到女儿的文化,单芷晨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此时的她心乱如麻,开口说道:“妈没事,妈先挂了,你在商场要注意安全,早点回去”。


    “嗯,妈,你真的没事?”君怜妾应了一声,听着母亲有些深沉的话语,关切的开口问道。


    “没事,妈先挂了,妾妾”单芷晨对着君怜妾柔声说了一声后,便放下了手机,便起身,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间后,单芷晨走到自己的床边,坐了下来,整个人一动不动,似乎在 回忆着什么,泪水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


    ....................


    就在单芷晨回到房间后不久。


    君惜卿的身影,出现在了客厅中。


    之间君惜卿双手抓着一个黑色的熟料带,抱在怀中,宛若做贼一般,悄咪咪的向着客厅内走来。


    左右看了看,没有人,君惜卿轻呼了一口气,转身向着君怜妾和君萌萌的房间走去。


    “咔~”一声轻响,房门打开。


    只见闺房内,空无一人,房内摆放着两张小床,和一张书桌,这是之前君怜妾还未去上大学前与君萌萌住的房间。


    君惜卿抬步跨入房中,听着一旁淅沥沥的水声,转头望向屋内的卫生间,抬步走了过去。


    “嘟嘟嘟~”几声轻柔的敲门声,


    “梦梦,东西买回来了”君惜卿站在门口开口轻声的叫到。


    “放在门口吧,然后你出去吧”卫生间内的水声停了,孙梦曦充满羞意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额..你可以直接开门,我递给你的”君惜卿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黑色熟料带,有些无语的开口说道。


    “不要,臭流氓,你就挂在门把上,然后出去吧,不许偷看,不然我不理你了”孙梦曦羞恼的声音说道。


    “好好好”君惜卿听到孙梦曦的威胁,只能点头苦笑着说道,将手中的塑料袋挂在了门把上,同事心中有些无语的想到,那么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还怕被看一眼,哎,无法理解啊,想着,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确实,女生有的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浑身上下都被吃干抹净了,结果平日里就算换个衣服,都要男的避开,又不是没看过,摸都摸过了,还差那一眼么?。


    待到君惜卿离开房间之后,孙梦曦才打开卫生间的房门,悄咪咪的向着外面瞄了几眼,然后伸出一只沾染着水滴的玉手,取过门把上的塑料袋,让后关上房门。


    卫生间内,浑身赤裸的孙梦曦,站在花洒下,晶莹的水滴,还挂在身上,在雪白的肌肤的映照下,显得更加诱人,只是唯一有些破坏美感的便是,孙梦曦胸前那对挺翘的玉乳上,浮现着几朵吻痕,那几朵吻痕,随着玉乳的轻颤,先得 十分的诱人心神。


    孙梦曦低下头,自然也看到自己这对养了二 十年的白兔兔上面的污点,嫣红的俏脸轻啐了一声,然后看向手中的塑料袋,伸手解开。


    不一会,一套崭新的 内衣出现在了孙梦曦的眼前,看着粉嫩嫩的颜色,孙梦曦美眸闪过一丝无语的笑意,男生怎么都喜欢粉色的?想着摇了摇头,伸手将 内衣裤挂在一旁,让后抬起手捋了捋满头那湿漉漉的秀发,抬步走到花洒下,继续冲洗着身子。


    原来,吃完午饭之后,因为孙梦曦,身上衣物的脏破,以及已经两夜没有洗漱了,对于有些一些小洁癖的孙梦曦可想而知多么的难受,但是又不好意思当众说。


    于是便拉着自己的男友,悄悄的和他说了几句,然后在君惜卿的带领下,来到君萌萌和君怜妾的房间洗漱。


    因为实在受不了身上那股黏糊糊的感觉,孙梦曦也没多想直接进入卫生间内,刚脱完衣物,孙梦曦瞬间想到了一个问题,自己没有换洗的 内衣裤,因为原先的 内衣裤,昨天晚上和君惜卿缠绵之后,这丫的内射了,肯定是脏了,不能穿,不然对身体不好,毕竟女生的生理结构和男生不一样,再让她穿上那已经脱下来的衣物,先不说能不能接受,光是那轻薄的蕾丝内裤上,一块淡黄色的污点,她就接受不了,另外黏糊糊的感觉只让她想马上洗漱。


    于是,无奈的孙梦曦,只能在卫生间内,嫣红着俏脸,给君惜卿发信息,让他去帮自己买一下,还将自己的尺码, 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君惜卿。


    ..................


    回到自己房间内的君惜卿,拿着衣物,进入卫生间,不过 十分钟的时间,便洗漱完走了出来,男生洗澡就是快,搓搓重要部位,然后抹个全身沐浴露冲一下完事。


    洗漱完的君惜卿,穿着一条内裤,回到房间,走到衣柜旁,伸手去过自己的衣物,正准备穿戴,这是房门打开。


    同样洗漱完的孙梦曦,上身穿着意见白色的衬衣,下身穿着一条百褶裙,走了进来,正准备说话,瞬间脚步定格住了。


    两人一时间定格在了原地,一人拿着衣物,呆呆的望着门口,一人站在门口,美眸圆睁,红唇微启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而此时的君惜卿浑身只穿着一条内裤,那双腿间,鼓起的一块,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孙梦曦的眼前。


    过了一会。


    “臭流氓,你干嘛喔?”孙梦曦回过神,咬着牙瞪了一眼君惜卿,转过身口中哼道。


    “我洗完澡换衣服喔,瞧你这话说的,又不是没看过,昨晚...”君惜卿看着孙梦曦转过身,苦笑着开口说道,然而话还未说完却被孙梦曦一口打断。


    “闭嘴,赶紧穿上,真是个臭流氓,换衣服都不锁门的”孙梦曦一听这丫的想提起昨晚那些羞人的事情,脸上一片嫣红,玉手紧拽着拳头,背着君惜卿开口说道。


    “梦梦啊,是你没敲门,不是我没关门,再说了,我以前也是这样啊,我家里人来我房间都会先敲下门”君惜卿一边苦笑着一边穿戴者衣物说道。


    “哼~”自知理亏的孙梦曦娇哼了一声没有说话,。


    穿戴好衣物的君惜卿,抬步悄悄的走到孙梦曦的背后,张开手一个拥抱,将孙梦曦搂在了怀中,口中笑咛咛的说道:“别害羞啦,来坐”。


    “谁,谁害羞了”孙梦曦被君惜卿抱住身子,微微的扭动了一下,也没有反抗,任由君惜卿搂着自己的想着床边走去。


    两人坐在了床上,君惜卿看着眼前一身白衣的孙梦曦,不禁眼前一亮,开口忍不住说道:“不得不说,你穿我姐姐的这身白衬还真的好看”。


    “那是,本姑娘天生丽质,穿什么都好看”孙梦曦听到男友的赞美,昂起脑袋有些得意的说道。


    “其实,你不穿更好看”君惜卿摸了摸鼻子,看着眼前的女友,坏笑着说道。


    孙梦曦听到君惜卿的话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随即脸色瞬间闪过 一抹嫣红,美眸瞪着眼前这个坏笑的臭流氓,心中一横,举起握成拳头的玉手,在君惜卿的身上敲打着,口中羞恼的说道:“你再说,你再说,臭流氓,我昨晚就不该答应你”。


    “我错了,我错了,没办法,梦梦你天色丽质,看一眼就难忘啊”君惜卿被孙梦曦打着倒在了床上,感受着那一记记柔软的粉拳,看着眼前压在自己身上不断锤着自己的孙梦曦,开口笑着说道。


    “呸,臭流氓,我感觉以前你一定是装的,之前认识你的时候要是知道你是这样,我才不答应做你女朋友”孙梦曦想着之前接触君惜卿时,淳朴温雅,丝毫没有这种臭流氓的气质,开口一边娇哼着一边捶打着君惜卿。『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对待朋友和对待女友自然是不一样咯”君惜卿也有理,开口梗着脖子说道。


    两人就这样在床上嬉戏打闹了起来。


    不多久。


    孙梦曦只感觉娇躯一沉,整个人趴在了君惜卿的胸膛上,感受着一直搂住自己后背的手,瞬间脸色一红,连声开口说道:“快放开我”。


    “那可不行,我可被你锤了一百零三下,现在身受重伤,你得补偿我”君惜卿呼吸着鼻腔间那淡淡的馨香,看着眼前嫣红着俏丽的孙梦曦,笑咛咛的开口说道。


    “呸~,臭流氓,不行,快放手”孙梦曦放在君惜卿胸膛前的双手推了推,嫣红着俏丽,满是羞意的开口说道:“我,我,我那里还疼,还有这里,这里是你家,不行,不行”。


    君惜卿看着眼前脸色羞红,仿佛快哭出来的孙梦曦,抬起手揉了揉孙梦曦那还有些湿润的秀发,手掌握住孙梦曦的雪肩,微微一用力,将孙梦曦翻在了自己的身边床铺上,然后探过头,在孙梦曦的耳边,柔声说道:“想哪去了,你身体不舒服,我难道还能乱来?虽然挺想的,但是谁让我怜惜你喔,来,乖,一起睡个觉,从前天晚上开始我们都没有好好睡过觉,正好补足精神,晚些我还要去,师傅那里”。


    孙梦曦听到君惜卿的话,翻了翻白眼,口中轻声的说道:“你这坏人,好啦放手啦,我去萌萌和小妾的房间睡觉”。


    “不行,就在这”君惜卿丝毫没有松手反而更加的紧了几分,口中说道。


    “哼~臭流氓”孙梦曦撅了撅嘴吧,扭动着身子,准备起来,却被君惜卿一个侧过身,抱在了怀中。


    “睡觉,别动,乖”君惜卿说着低下头在孙梦曦的俏脸上亲吻了一下,然后闭上了双眼。


    “臭流氓,你这样我怎么睡啊?”孙梦曦低下眼看了看那环抱着自己身体的手,有些无语的说道。


    然而君惜卿却没有回她的话,紧闭着双眼,抱着孙梦曦的娇躯,仿佛入睡了一般。


    “呸~无赖”孙梦曦皱了皱小琼鼻口中说道。


    然而过了一会。


    一阵悠长的呼吸声,在孙梦曦的耳边响起。


    孙梦曦转头望去,看着脸色松弛,双眼紧闭的君惜卿,不由的有些咂舌,这,这么快就睡着了?


    想着抬起手放在君惜卿的眼前晃动了几下,发现他真没用感觉,确实睡着了,孙梦曦便放下手,看着眼前这个男生,因为孙梦曦知道,自从前天晚上开始,他就一直没有闭合过眼睛,其中还需要治疗他那个美人师傅,其精力顾及早就耗尽了。


    “睡觉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吗?”孙梦曦看着眼前陷入沉睡的君惜卿,忍不住轻笑着说道。


    看了一会,孙梦曦慢慢的抬起头,侧过身在君惜卿的嘴角亲吻了一下,然后将脑袋枕在了君惜卿的怀中,随着一阵困意袭来,渐渐的也陷入了沉睡。


    ..................


    沿海市,一处 公寓内。


    大厅内,


    一个面白无须,面色阴柔的男子坐在沙发前,双目阴沉的低着头,看着手中的情报。


    而在男子面前,一个身体肥胖,面白无须的男子,端坐在轮椅上,双手交叉着放在身前,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海君得到确切情报,布川君,前天夜里,被炸死了,如今我在华夏也不能停留太久了”面色阴柔的男子放下手中的情报,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的被称呼为海君的肥胖男子说道。


    “那加藤的意思是?”被称呼为海君的男子,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子开口问道。


    原来眼前的两人,正是加藤诚与海大富。


    “我准备这几天南下,处理完事情,然后回国,以后华夏这边所有的暗点全部交给你来运作了,我有空也会过来看下的”加藤诚双眼盯着海大富那对细小的眼眸,口中缓缓的说道。


    “行,那以后具体有什么需要,等你通知”海大富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嗯”加藤诚说着站起身,对着海大富弯腰躬身说道:“那以后华夏这边的暗点,就拜托海君了”。


    “客气了,我只是为了我们共同的仇人”海大富摇了摇头冷冷的说道。


    加藤诚又交代了海大富几句后,转身对着一个黑衣人用东瀛话说了几句然后,便向海大富辞行,离开房子。


    海大富就坐在原地看着加藤诚的身影,逐渐消失在视野中,两人都知道,现在的他们已经不是曾经的他们了,现在的他们只是利益的原因勾连在了一起。


    海大富转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那个黑衣东瀛人,这个人就是加藤诚留下来,监视自己的,毕竟,换做是他,也不可能将一切毫无保留的给加藤诚。


    “走吧”海大富挥了挥手,招呼了一声黑衣人。


    那黑衣人便走上前推动者海大富的轮椅,想着门外走去。


    坐在轮椅上的海大富,却仿佛陷入沉思一般,微眯着双眼,到底是不是喔?海大富心中暗暗的自问到,罢了,找个时间见一见,现在加藤诚走了,自己也有了一些 自由。


    另外,林毅,二 十年了,希望你还记得我,海大富眼中闪过一阵寒光。


    “咔~”一声房门关上。


    空荡荡的房间内,一阵风呼啸而过,卷起的窗帘,甩动到一旁摆放的瓷瓶。


    “啪~”一声脆响。


    瓷瓶破碎。


    一方云动,八方风起,沿海市风起。


    ..............................


    (第八十一章:白芷青草)


    ......


    华夏,南方,闽城,长邑。


    茂密的丛林中,山间的小道上,道路盘的树林,在阳光的照射下,倒影在地上。


    “哞哞~”一声牛鸣声响起。


    两道身影,出现在了山间的小道上。


    为首的一人,面容娇美,三千青丝挽成一个发髻,身上穿青色华服,衣摆处绣着一个谷字,一副古装扮相,只见她莲步轻摇,几步间便在几尺 之外,飘然若仙,若是有古武界中的人看到这一幕,便知道此人乃是天阶五品以上的实力,缩地成寸。


    在那古装美人身后,则是一个少年,端坐在一头大青牛的牛背上,青牛奋蹄疾驰,而仅堪堪跟上为首的那个古装美人。


    不一会,两人便行至,山间小屋前。


    看着这间小屋,被篱笆围着,篱笆种着各种名贵的草药,在小屋旁的空地上,摆放着诸多种类的药草,正在接受者夏日阳光的暴晒,散发出淡淡的草药味。


    而正中间的小屋上,还挂着一块牌匾,上书“百草屋”三个歪七扭八的字体。


    为首的古装女子,美眸中不由的浮现出 一抹 回忆,在百草谷中有着一间与这里一模一样的小屋,一样篱笆围屋,一样院落药蒲,一样上书百草屋三个字,看来师叔这些年依旧没有忘记宗门。


    思索间古装女子走上前,站在院落外,抬起双臂,盈盈拜下,口中清声喊道:“师叔,白芷求见”。


    随着这个名为白芷的古装女子拜下,身后的少年也从牛背上跳了下来,弯腰施礼,而跟在少年身边的大青牛也很通 人性的前蹄跪地,低垂牛首。


    原来这两人便是,神农架隐世宗门百草谷的圣子牛青草,与新任谷主白芷。


    “吱呀~”一声开门声。


    君老从屋内走了出来,看着院落外的两人,苍老的脸上不由的闪过一丝苦笑,看着前方对着自己盈盈拜下的女子,正是当年那个想自己请教药理的小 丫头,苦笑着说道:“小 丫头,你倒是前来了”。


    “宗门危及,白芷想请师叔出山相助”谷主白芷躬身再拜说道。


    “哎~先进来吧”君老看着院落外的白芷和牛青草,招了招手,然后转身想着屋内走去。


    白芷看到君老招手,直起身,抬步想着院落的小屋走去。


    在其身后的牛青草,也直起身,伸手拍了拍身边的大青牛,然后跟在白芷身后进入屋中。


    站起身的大青牛会意主人的心思,站直了牛蹄,慢悠悠的转身,走到了院落外的一处青草地,低头啃食着地上的青草,通 人性的它,丝毫不敢进入园中吃那些药蒲上,对它来说大补的草药。


    ..............


    屋内。


    待到众人落座,君老拿起茶壶给白芷和牛青草两人,斟了一杯野茶,两人连连恭敬接过。


    待到二人饮完茶后,君老才开口问道:“小 丫头,说说吧,怎么回事?”。


    白芷自然之道眼前的师叔问的是宗门的事情,沉咛了一会,开口说道:“师叔,年初的时候,师傅前往殷商废墟之中,探索搜寻宗门古籍上记载的神元丹的上古药方, 归来后,没过多久就身染重疾,只留下让弟子继任谷主,便黯然仙逝”。


    君老听到白芷的话,脸色一变,皱着眉头沉声说道:“当初师傅教导我们的时候,文元选择医武双修,文元医术不低,武修更是到了天阶九品,怎么会重病而亡?”。


    “弟子也不知,师傅身染重疾的那段时间,我们百草谷中,更是耗尽药物,最终却依旧药石无医”白芷摇了摇头,回想着当初师傅的离世,面色黯然的说道。


    百草谷,作为古武界隐世宗门之中,唯一一家以黄岐之术立宗的宗门,其珍贵的灵丹妙药自然不缺,更可况出事的还是宗门谷主,缺最终在药石无医的情况下逝世,不可谓不讽刺。


    君老想了一会,觉得其中必然有问题,不过如今自己相当于两眼 一抹黑,只能以后再慢慢查了,看着眼前面色凄容的白芷,叹了口气,开口接着问道:“那宗门之中的内斗又是怎么回事?”。


    白芷听到君老的问话,收起心中的悲意,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因为师傅突然辞世,虽然立下弟子为谷主,但是宗门中的商陆,商枝两位长老,觉得弟子无法担起宗门大任,便带领门下弟子,自立为谷主”。


    “砰~”一声拍桌声响起。


    “胡闹”只见君老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瞪着眼睛,满脸怒容的开口说道:“这两个加起来一百来岁的人了,还玩这把戏?想让宗门分裂么?”说话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商陆商枝这两人,君老自然知道,乃是一对兄弟,是上代一个长老儿子,与自己虽然不是师出同门,却是同宗,百草谷基本是一脉 传承,如今却有人想要分裂百草谷,身为谷主一脉的君老,自然 不同意。


    “师叔,如今我们谷主一脉,只余下师叔一人,本不欲打扰师叔清修,但是为了宗门,因此白芷想请师叔出山,回宗坐镇宗门”白芷看着愤怒的君老,站起身盈盈拜下开口说道。


    坐在一旁的牛青草看到谷主拜下,也连忙起身,向着君老行礼拜下。


    君老看着拜在自己眼前的两人,张开口正准备答应,却似乎想到了什么,深吸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小 丫头,我答应你,回归宗门,不过如今我手中有个病人处理,需要医治好她之后,在回宗门”。


    白芷刚听到君老的话时,心中如释重负,然而听到后面,脸上露出疑惑的神色,开口说道:“师叔,这个病人身患何病?不如将人带回宗门医治可否?”。


    而站在白芷身后的牛青草却想起只见在山道中擦肩而过的那几人,但是那个少年怀中那个黑衣身影,气息羸弱,,宛若风中残烛,应该就是那人吧?


    君老听到白芷的话,脑海中回想着夏诗雨的伤势,开口沉声说道:“丹田混乱,周身经脉破碎,心血亏损,气若游丝,一条命去了八九分了,哎~”说着摇了摇头,接着开口说道:“如今伤势稳住了,不过很可能会成为活死人”。


    “活死人?”白芷听到君老的话,脸色微微一变,身为百草谷前谷主的弟子,自然知道眼前的君老医术跟在自己的师傅之上,在他口中说出活死人,那么基本是 八九不离十了,突然白芷想到了以前自己师傅从殷商废墟中带回的东西,想了想开口说道:“师叔,弟子身上带着以前师傅在殷商废墟中得到的药方所练的丹药,不如拿给这个病人试试?”。


    “哦?是什么丹药?”君老一听来了兴致,身为医者的他,对于丹药草药什么的是最感兴趣的。


    白芷见状从身上掏出一个锦盒,随着锦盒打开的瞬间,一股清香弥漫在屋内。


    “唔~”君老看向白芷手中锦盒内,只见一颗雪白晶莹的丹药,摆放在锦盒中,君老一脸惊奇的问道:“这是什么丹药?”。


    “药方上没有记载名字,师傅为其取名九转丹,其功效能固本培元,疗伤补气,是内伤圣药”白芷说着又轻叹了口气,脸色凄容的说道:“先前给师傅也曾服用过,可惜不知道为何此药对师傅收效甚微”。


    “文元的是重疾,并非内伤,药不对病,自然收效甚微”君老轻叹了口气说道,接着伸手取过白芷手中的锦盒,看着眼前的丹药,微闭着双眼,嗅了嗅,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色说道:“文元好大的手笔,这丹药所用辅材,可是珍贵的的不行啊”。


    “是啊”白芷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君老手中的丹药说道:“自从师傅仙逝之后,弟子也曾尝试炼制,可惜火候不对,没有炼制出来,如今这丹药,谷中也只剩下十数粒,倒是还请师叔掌炉,炼制一些”。


    “嗯”君老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然后拿着药转身想着内室走去。


    白芷见状也跟了上去,一直站在一旁的牛青草,也满是好奇的跟在白芷身后想着内室走去。


    刚一来到内室,白芷便看到软塌上躺着一个黑衣女子,只见这个女子平躺向上,浑身插着数十根银针,在灯光下散发着银色光芒。


    身为百草谷谷主的白芷,自然看的出,这个女子身上有着两套针法,走上前,端详了一会,美眸中闪过一丝惊讶的开口说道:“师叔,果然医术高湛,这鬼医针法,竟然施展到了第十八针,还有七根银针,温养滋身,与鬼医针法相辅相佐,巧夺天工”。


    白芷自然知道,君老的成名针法,鬼医针法,不过此针法过于凶险,针针刺入死穴,因此百草谷中也没有几人能炼成鬼医针法,同时还有些惊奇另一套针法的温养玄妙。


    君老被自己这个宗门后辈说的老脸有些发红,尴尬的咳嗽了一身说道:“那鬼医针法是我徒弟施展的,我,咳咳,那个七根银针,是我闲事所创滋养身体的针法,就叫七针”。


    “徒弟?”白芷听到君老的话,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问道:“师叔,你又收了新徒弟?”。


    站在一旁的牛青草听到两人的对话,脑海中不由的浮现出,当初在山间小道遇见的那个少年。


    “嗯”君老听到白芷提到君惜卿,脸色浮现出笑意的点了点头,开口笑着说道:“这臭小子还不错,医学上,也有天赋,是我收的关门弟子”。


    “关门弟子?”白芷心中不由的一惊,关门弟子,可是与普通弟子不一样,正常来说作为师傅,在教导徒弟时都会留一手,而关门弟子却是倾囊相受,视为衣钵 传承。


    看着床上女子身上的鬼医针法,白芷眼中闪过一丝神采,师叔的关门弟子,医术竟然达到了这种程度,若是收入谷中,那么百草谷在古武界的地位将会更重几分。


    君老却不知道此时身边的白芷正在打着自己小徒弟的注意,走上前,看着床上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的夏诗雨,抬起手,在夏诗雨脖颈处的穴位一点。


    躺在床上重伤昏迷,没有丝毫知觉的夏诗雨,缓缓的张开了嘴巴。


    君老看着张开嘴巴的夏诗雨,伸手拿起锦盒中的丹药,放入夏诗雨的檀口之中,然后在点了一下夏诗雨脖颈上的穴位,待其闭合红唇之后,伸出两指顺着夏诗雨的咽喉,一划而过,那含入夏诗雨檀口之中的丹药,便咽了下去。


    给夏诗雨喂下药之后,君老和白芷以及牛青草三人便站在床边静静的观察着床上夏诗雨的情况。


    果然,没过多久,没过多久,只见夏诗雨那苍白的脸色,逐渐的恢复的一些血色,脸色之中也没有了刚才那股死气。


    随着夏诗雨脸色恢复浮现出血色,君老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他可是听徒弟说,眼前这个女子,可是救了自己宝贝徒弟的命,最难还的便是命债,眼前总算为自己徒弟还了一些了,只是他还不知道,自己那个宝贝徒弟,欠人家的可不止一条命。


    慢慢的躺在床上的夏诗雨,双眸的睫毛轻颤了几下,缓缓的睁开了双眼,一脸茫然的注视着前方。


    这是在哪?我死了吗?夏诗雨脑海中自问着。


    “小姑娘,你醒了”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


    夏诗雨转眼望去,只见一个须发半百的老者站旁边,而身边还站着一个美貌女子,与一个少年,紧接着夏诗雨美眸一缩,因为她认出了这个女子,虽然没有见过,但是那身上穿的衣物真是百草谷的服饰,而且还是谷主。


    “不用,紧张,我是君惜卿的师傅,是他带你来这里医治的,你现在感觉如何?”君老看着眼前的夏诗雨,开口缓声说道。


    原来是小卿带我来的,夏诗雨一听君老的话,心中便安定了下来,张开口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一丝声音都发不出来,想要起身,只感觉自己似乎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丝毫动弹不得。


    君老也注意到了夏诗雨的异样,连忙俯下身,伸出手放在夏诗雨的皓腕上,过了一会,君老沉着脸,直起了身,低着脑袋沉思着没有说话。


    “师叔”一旁的白芷,见状开口轻声叫到。


    君老回过神来,低头看着躺在穿上的夏诗雨,请叹了口气,说道:“你周身的经脉已经全部破碎,丹田也一片混乱,这个丹药只是治愈了你的伤势,却无法衔接你的经脉和调和你的丹田......”。


    听到这,夏诗雨美眸一缩,身为古武者的她怎么会不知道眼前老人所说的情况,这也意味着她今后,只能躺在床上,犹如瘫痪一样。


    一想到自己以后犹如瘫痪一样,心高气傲的夏诗雨,美眸中露出一丝恐惧,她不怕死,但是她不想就这样的躺在床上等死,张合着嘴巴,美眸看着眼前的老者,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师叔那没有治疗的方法吗?”白芷看着床上的女子,同为女子的她,感同身受,叹了口气问道。


    “我再去翻翻医书,看一看古法之中能否寻得到,唉...”君老说道最后重重的叹了口气,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是在场的人都听得懂,那就是意味着医治几率渺茫。


    白芷听到君老的话也摇了摇头,古武界中最难得便是经脉的损坏以及丹田和脑袋,而眼前的这个女子占了两样。


    君老温声安抚了夏诗雨几句,然后便带着白芷,走出了内室。


    “小 丫头,我先去翻看下医书,晚些和我那徒弟说下情况,你要不先回宗门,晚些我交代完事情自会前去”走出内室,君老想了想对着白芷说道。


    “不急,师叔,我便在这里等您几日,也正好想师叔请教一下医术”白芷笑着柔声说道。


    “那你自便吧”君老听到白芷的话,点了点头,丢下一句话,然后转身向着药房走去。


    待到君老走后,白芷抬步走到屋外,望着眼前的药蒲,心中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师叔答应回宗了,如此宗门的争斗也能,缓下来了。


    “谷主”这是牛青草,走上前,看着眼前的白芷开口喊道。


    “嗯?”白芷转过身看向身旁的宗门圣子,开口问道:“青草怎么了?”。


    “谷主,经脉破碎,丹田混乱,真的无法医治吗?”牛青草想了想开口问道。


    “若是少量经脉破碎,还可医治,但是那个女子,确实周身经脉全部破碎,恐怕真的是药石难医”白芷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


    牛青草听着白芷这样说,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低头沉思了起来。


    白芷看着这个宗门圣子,知道他在医术上的执著,也没有出声打扰,让他思考,抬眼望了一眼屋外的景色,转身走到一旁的座位处坐下,斟了一杯茶,轻饮着。


    过了许久。


    站在门旁沉思的牛青草,缓缓的转过身,有些疑惑的开口说道:“谷主,那除了医治,若是修炼功法喔?毕竟也有一些功法,可以养身益气?”。


    “哦?倒是可以,不过古武界的功法,大体上,也不过是修身养性,还未....”白芷说着说着,突然停住了,美眸中闪过一丝亮光,紧接着站起身,转身想着药房走去,口中说道:“你就在这里等着,别进来,我与你师叔祖说些事情”。


    “谷主?”牛青草也回过神来,看着白芷进入药房之中,有些疑惑的挠了挠头,转身走到一旁的椅子坐下,继续思考着他刚刚想到的问题,作为百草谷圣子的他,对于医学有着一些偏执的探索心理,也因此在百草谷中,他也是年轻一辈之中,医术与修为最高的一人。


    ...........


    药房中。


    君老正在翻看着古籍,这些古籍,是他当年离开宗门时所带的自己亲手抄录的医书,对于医者来说,没有什么比治好病人更有成就感的东西,因此就算君老早已对此处医书了然于胸,但还是细细的翻看了起来,寻找救治的方法。


    “笃笃笃~”几声敲门声响起。


    正在翻看医书的君老抬起头,看向门外,微微的皱了皱眉头,他最讨厌的就是在他看医书时被人打扰,放下手中的医书,君老沉声开口说道:“进来”。


    “吱呀~”一声,房门被推开。


    一身绿装的白芷,走了进来,看着坐在桌前,面色微沉的君老,白芷想起当初在百草谷中君老的习惯,连忙开口说道:“师叔,弟子这边想到一个能治好那个女子的功法”。


    “哦?”君老听到白芷的话,脸上闪过一丝好奇,站起身,指了指桌前的椅子,说道:“坐下说”。


    白芷点了点头,反身关上房门,抬步走到桌前,坐在了君老的对面,张开口正准备说话,却突然间停住了,脸上闪过一丝微红。


    “嗯?怎么了?”君老本来正在等待着这个后辈说治疗方法,接过看到她张了张口有停住了,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白芷此时心中有些无奈,那个功法,并非什么正常功法,而是一门双修功法,这让她怎么说出口,抬起眼看着眼前,双眼温好奇的师叔,白芷最终还是深吸了一口气,暗道自己是个医者,医不讳男女,然后正下心神,缓缓的开口说道:“这本功法,是当初师傅去殷商废墟时候得到的,乃是一门双修功法”。


    “哦?”君老身为医者,自然之道双修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此时心中却丝毫没有任何波动,开口问道:“那功法有何神奇之处?”。


    “这个弟子也不知,只是当时师傅拿回来的时候,有说过一句,夺天地之造化,重塑经脉,巩固丹田,稳定根基,可惜,可惜,乃是一门双修功法”白芷重复着当日前谷主文元的话,然后接着说道:“因为这个功法是双修功法,谷中又无合适的宗门子弟修炼,因此师傅,便将它束之高阁”。


    “哦?”君老一听不由的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既然这门功法这么神奇,我若没有记错,谷中夫妇弟子,也不再少数,为什么没给他们修炼?”。


    “我也曾问过师傅,师傅说,因为这门双修功法,要求严苛,初修时需要男女最差同为地阶境界,且女强男弱,而宗门之中以医术为主,地阶男子虽然不在少数,但是女子却寥寥无几,因此师傅便没有让宗门子弟学习此功法,同时也怕,情欲误人”白芷想了想开口说道。


    “原来如此,双修功法,可善可恶,确实 容易让人陷入其中”君老摸了摸颌下的胡须点了点头,紧接着皱起眉头摇摇头说道:“这关乎女子清白,那姑娘估计不会同意”。


    “师叔,我们身为医者,只提及治疗之法,至于是否运作,那边看患者自己了”白芷想了想开口说道。


    君老听着白芷的话,想了想,却确实,自己只是提及治疗的方法,至于采不采纳,那只能是病人自己的抉择,紧接着君老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开口说道:“那女子,我观察过,是地阶七品的修为,若是同意,去哪里找个地阶的为她疗伤?”,因为当初君老只察觉到自己的宝贝徒弟修炼了功法,却没有细看他的修为,因此一直以为君惜卿只是初入人阶。


    白芷听到君老的话,也微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君老想了想摇了摇头,没有在说话,继续翻看着医书。


    坐在君老面前的白芷,脑海中却想到了在前堂的牛青草,身为百草谷圣子的牛青草,如今修为是地阶五品,正符合了,双修中的要求,而且白芷也从她师傅那知道这个双修功法,与人有着极大的裨益,只要不深陷其中,百益而无一害,若是那女子同意那便让青草为其治疗,之后让青草娶了这姑娘,成为百草谷的圣子夫人。


    经过刚刚在内室中的观察,白芷自然看得出,那个女子应该也是古武界中的某个世家或门派的后辈,


    百草谷的圣子牛青草,在古武界中,与另外两个宗门的圣子,共称为三圣子,其名望不在一些小门小派的门主之下,因此在白芷的想法中,那女子若是同意,牛青草倒也不曾辱没了人家,未尝不是一件喜事。


    思索了许久,白芷抬起头看着眼前正在翻书的君老,想了想开口说道:“师叔,若是那女子同意的话,圣子牛青草,便是地阶五品,可以助其疗伤”。


    “嗯?”君老听到白芷的话,抬起头看向白芷,脸上闪过一丝疑惑。


    ............


    内室之中。


    夏诗雨躺在床上,双目无神的看着上方,此时的她,身不动,口不能言。


    感受着周身的疼痛,夏诗雨的心,不断的下沉着,自己真的废了。


    身为古武的者的她,自然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体状况,只是她并不后悔,若是在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依旧要护着自己的徒弟,为师责已,只是她实在不想自己成为了废人,还是那种连手脚都不能动弹的废人。


    若是有的选择,她宁愿一死而已。


    夏诗雨躺在床上回想着过去,幼年便没了双亲,与弟弟相依为命,双 十年华便被 家族安排,进入国家虎组,为国效力的同时作为质子。


    一路回想,渐渐的夏诗雨的嘴角弧起一丝轻笑,一切只因为她想到了她的小徒弟君惜卿,这个救自己弟弟与生命垂危之人,这个被自己忽悠来做徒弟的少年郎。


    尤还记得,那个少年初见自己的时候,还呆头呆脑的还叫自己,女侠,问自己叫什么名字。


    可惜,自己以后恐怕,要成为一个累赘了,武道之路,再也不能为他领路了。


    夏诗雨心中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闭上了双眼,仔细的回想着曾经,如今已是废人的她,只能靠着 回忆来让自己暂时的遗忘。


    .....................


    “吱呀~”一声开门声响起。


    躺在穿上的夏诗雨,睁开双眼,转眼望向门口,只见那个须发半百的老者,再次出现。


    君老抬步进入屋内,看着穿上的夏诗雨,请叹了口气,心中忍不住苦笑了起来,毕竟他很不想向眼前的女子提起治疗的方法,毕竟女子的清白可不是玩笑,罢了,身为医者,只是将治疗方法告诉她,选不选是那就患者的事情了。


    想着,君老抬步,走到床边,拉过一个小凳,坐了下来,然后看着穿上的夏诗雨,苦笑着摇摇头,然后开口说道:“姑娘,有一个方法,兴许可以治疗的你经脉与丹田”。


    躺在床上的夏诗雨听到君老的话,美眸闪过一丝亮光。


    君老看着床上双眼望着自己的夏诗雨,嘴角有露出一丝苦笑,沉咛了许久,开口说道:“只是这方法........”。


    ..........................


    而此时,前堂。


    白芷坐在桌旁,望着面前的牛青草。


    “谷主,你是说,我....”牛青草一脸震惊的抬起手指着自己,开口说道。


    “嗯”白芷点了点头。


    “谷主,人家姑娘会同意吗?”牛青草看着白芷点头,脸色不由的一红,然后低下头,开口说道,对于夏诗雨,他不说什么喜欢,但是光是夏诗雨那身姿和脸蛋,若说对男人没有诱惑力,那是扯淡。


    “她自然会同意,身为古武者,失去一身修为瘫在床上,估计没有一个古武者会受得了,更何况,这个女子我若是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也是我们神农架那些隐世的 家族门派中的人”白芷说道这拿起茶杯咛了一口接着说道:“废了一身修为,同时瘫痪在床,在那些 家族门派中,代表着什么,你也知道的”。


    牛青草点了点头,他自然知道,那些门派 家族,对于一个没用的人,做法不会太友好。


    “不过,我们百草谷,不是那种无情的宗门世家,若是那姑娘同意,之后更是愿意跟着你,那么你之后,便娶了她”白芷顿了顿开口说道。


    “若是那个姑娘不愿意喔?”牛青草开口问道。


    “那你便护着她,毁了人家清白,守她无忧也是应该的”白芷没有多废话,直接开口说道,毕竟她也是女子,虽然这一切也因为提升牛青草的修为与实力,但是一切也只是顺水推舟。


    牛青草听着白芷的话,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不过心中隐隐有些喜意,毕竟夏诗雨的姿色,放在古武界亦可艳冠前几。


    “行了,不管那姑娘同 不同意,你先回宗门去,先将那个放在武阁内的天字三十五号功法取来,若是那姑娘最终 不同意,也将功法给你师叔祖,让他研究下看看能不能,变成普通修炼功法”白芷自然看得出眼前的牛青草的心思,开口说道。


    “是,谷主”牛青草听到谷主的话,躬身施了一礼,然后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不一会。


    “哞~”的一声牛鸣声响起。


    紧接着牛蹄奋扬的声音响起。


    白芷听着门外牛蹄声远去的声音,轻轻的摇了摇头,伸手去过桌上的野茶给自己斟了一杯,缓缓饮用了起来。


    “师傅,我来了”这时一声清朗的高呼声响起。


    坐在桌前的白芷,便看见院外,一道消瘦的白衣身影,抬步跨过篱笆,踩着那园中药蒲内的草药,向着屋内走来。


    ............................


    (第八十二章:孙梦曦被绿了)


    ......


    “这就是师叔的宝贝徒弟?不走寻常路啊?”白芷端着茶杯,望着门外走来的君惜卿,口中不由的喃喃自语道。


    就在白芷喃喃自语之时,一身白衣的君惜卿,抬步跨入到了房屋之中。


    “师....”君惜卿刚想呼叫君老,却发现房屋中坐着一个美貌女子,不由的愣了一下。


    "你是?"君惜卿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这个,身着古装的美艳女子,开口问道。


    “你是师叔的徒弟?”白芷看着眼前的少年,嘴角含笑着的开口问道,见他目光清澈,器宇轩昂,更有地阶三品的修为,心中不由的微微的点头,接着开口说道:“我是百草谷谷主白芷,你是师叔的徒弟,也是我们百草谷的人,你可以叫我白谷主或者白宗主都可以”。


    “......?”君惜卿感觉自己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了,看着眼前这个说什么百草谷,又什么自己人,还什么白谷主的女子,一时间脑袋里浮现出的是一个念头,这么漂亮,疯了,可惜。


    也难怪,毕竟君老从来不曾和君惜卿说过古武界的事情,他更不可能知道百草谷啥的是什么东东。


    “怎么?师叔难道没有和你说过吗?”白芷看着眼前一脸疑惑,眼中带着怜悯的君惜卿,心中一愣,他怎么这样看我,我很可怜?随即她便想到了一个可能,眼前的少年,不知道百草谷与古武界,随即开口问道。


    “师叔?你说的是我师傅君迁子?”君惜卿看着眼前的女子,感觉她也不像疯了,随即开口问道。


    “正是”白芷点了点头,嘴角轻笑的看着眼前的少年。


    “吱呀~”这时一声,开门声响起。


    只见君老双手负背,缓缓的从内室中走了出来。


    “师傅~”君惜卿看到君老,立马迎了上去,口中呼喊道。


    “哦?臭小子,你来啦”君老听到君惜卿的叫声,回过神来,转头望去,只见自己的宝贝徒弟,站在自己的面前,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师叔”这是白芷也从座位上站起身,走上前,美眸露出询问的神色开口叫到。


    “真是师叔?”君惜卿听到那美艳女子的叫喊声,有些咂舌的看着眼前的师傅,口中轻声的喃喃道:“看来不是疯了”。


    “嗯?什么疯了”君老没有听明白,有些疑惑的看着君惜卿开口问道。


    而站在一旁的白芷,美眸翻了翻白眼,瞪了这个少年一眼,师叔这教的是什么人啊?竟然觉得自己疯了。


    “咳咳,没什么,没什么”君惜卿自然也看到了那个美貌女子的神情,有些尴尬的咳了咳,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对了,师傅,那个,我美..送来的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君惜卿差点脱口而出美人师傅,回想起昨天那顿打,生怕君老会牵连夏诗雨,连忙改口说道。


    听到君惜卿的问话,君老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毕竟刚刚去问了人家女子那些问题,只是咳了咳说道:“已经醒了,不过...”,然而话还没说完,却君惜卿打断。


    “我进去看看”只见君惜卿面露喜色的和君老说了一声,然后快步向着内堂走去。


    君老看着宝贝徒弟进入内堂,张了张口,没有说话,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师叔,那个女子怎么说?”白芷看了君惜卿进入内堂,想了想开口问道。


    君老听到白芷的问话,摇了摇头说道:“还是另寻它法吧”。


    白芷听到君老的话,愣了一下,随即轻叹了口气说道:“没有答应吗?”。


    君老没有说话,只是抬步向着门外走去。


    ...................


    内室中。


    夏诗雨躺在床榻上,美眸注视着上方,露出不甘的神色,紧泯着红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终仿佛认命了般,眼中闪过一丝无奈,张开口无声的叹了口气。


    废人就废人吧,夏诗雨心中想着,为了恢复自身功力,随便与一个毫不相识的人双修,交出自己的清白之身,夏诗雨自认为做不到。


    不在做他想的夏诗雨,缓缓的闭上了美眸,想着今后该如何打算。


    “吱呀~”这时,一声轻响,房门打开。


    夏诗雨睁开双眸,余光瞥向门口,紧接着美眸中闪过一丝喜意。


    只见君惜卿进入房中,看到躺在床榻上睁开着双眼的夏诗雨,面露喜色,连忙抬步走了过去,口中笑着说道:“真醒啦,怎么样,现在感觉怎么样?”说着一屁股坐在了床榻旁的小凳子上。


    夏诗雨张了张口,却没有丝毫的声音,口型却是,我没事了,然后美眸注视着眼前的君惜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君惜卿看着张口的夏诗雨,却没有想象中那英气的声音响起,然后又看了看躺在床榻上,全身不能动弹的夏诗雨,也察觉到了异样,脸上的喜色瞬间沉了下来,眼中露出一丝凝重,伸手一把抓起夏诗雨的手臂,然后将三根手指搭在那皓腕之上。


    .......................


    小屋,院落中。


    君老背负双手,站在屋檐下,举目眺望着前方,重重的叹了口气。


    站在君老身后的白芷,自然知道,眼前这个师叔,从年轻时便对医学的执著,他的叹息并非为了其他,而是因为他也没有办法医治。


    “师叔”白芷走上前,开口叫道。


    “嗯?”君老转头望向白芷,摇摇头说道:“那姑娘没同意,也好,不然这真的是毁人清白,罢了,我在去查查医书”说着转头就要向着药房走去。


    还查医书?白芷听到君老的话,心中有些急躁,毕竟如今宗门之中琐事一堆,每耽误一天,那陆商和陆枝恐怕就要将百草谷分裂成功了,不过白芷也知道,自己这个师叔,对于病症的看重,没有医治好那个姑娘,恐怕会一直拖下去,当下连忙走上前,拦在了君老的面前,开口说道:“师叔”。


    “嗯?怎么了”君老看着但在自己面前的白芷,有些疑惑的问道。


    “师叔,如今宗门危及,不如我们先行回到宗门,待到平定之后,再将那女子带到宗门,在慢慢医治如何”白芷想了想开口说道。


    君老听到白芷的话,沉咛了一会,确实,宗门如今正在闹内争,想了想,沉声开口说道:“也行,不过这经脉断裂久了,一旦成形,神仙难救,这样吧,我先和那臭小子说下,这段时间,让他调和那姑娘身体,待到宗门事情解决了,在带回宗门医治”。


    “多谢师叔”白芷听到君老同意,俯身拜道,抬起头看向内室方向,同为女子的她,紧接着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让青草和人家双修疗伤,人家又不认识青草,也没见过,而这个女子是师叔徒弟带回来的,还是救命之恩,恐怕其中...想着抬起头看向君老开口说道:“师叔,或许那姑娘会同意之前那个治疗,只是人选不对”。


    “嗯?”君老听到白芷的话愣了一下,随即开口问道:“什么人选不对?”。


    白芷却没有急于回答,而是开口笑着说道:“师叔,你那徒弟 年纪轻轻,便有地阶三品的修为,实为我们百草谷人杰”。


    “什么?地阶三品?”君老听到白芷的话,有愣了一下,他察觉到了君惜卿修炼了功法,却没有细查他的修为,一直以为顶天了只是人阶一二品,没想到这臭小子,除了医学,武学亦有天赋,想到这君老眼中露出一丝得意以及欣慰的笑意,虽然 不同意君惜卿进入武道,但是徒弟得此成就,师傅还是很骄傲的。


    “师叔你不知道?”白芷一脸惊讶的望着自己这个师叔,这什么情况,教徒弟古武,然后都不探查人家修为,那怎么带领他进入武道?还自己修炼到了地阶三品,难道这个小师弟是武学奇才?


    白芷却不知道,君惜卿的古武,都是屋内躺着的那个女子教导的,也是人家兢兢业业的带着君惜卿进入武道。


    “咳咳”君老有些尴尬的咳了咳,然后开口说道:“这臭小子,我没教过他古武,他偷学的”,接着开口道:“对了,你刚刚想说什么?”。


    “额....”白芷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转移话题的说道:“师叔,或许青草人家女子不愿意,若是换做您徒弟喔?那女子或许与您的徒弟,有些关系”。


    .......


    “吱呀”一声房门打开。


    一脸沉重的君惜卿,从内室走了出来,抬起头巡视了一圈,看到君老和那个什么谷主的在门外,便快步向着二人走去。


    “师傅,美...那个她是怎么回事,有什么办法医治,我.....”君惜卿话还未说完,只见君老和白芷,同事转头看向自己,不由的愣了一下。


    君老看着面前的徒弟,双目一凝,心中微微一惊,真是地阶三品,看着面露焦急神色的徒弟,看来那女子和自己这宝贝徒弟说不定还真有些那种关系,不过昨天那个蓝眼睛的小女孩又是怎么回事?罢了,年轻人的事情,老头子我还是不过问了,想着走上前,沉咛了一会,拉着君惜卿向着夏诗雨所在的内室走去。


    “师傅?”君惜卿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师傅,任由他拉着自己向着内室走去。


    白芷站在原地,看着两人进入内室,轻叹了一声,摇了摇头,这个少年,是师叔的弟子,也是百草谷的一员,那功法传与他倒也不错,向着白芷,抬起头看向天色,抬步在院落中闲逛了起来。


    ..........................


    日渐西沉,天色逐渐暗淡。


    闽城,长邑。


    第一中学。


    身姿娇小的君萌萌,背着书包,挽着小姐妹的胳膊,犹如众星拱月一般,嬉嬉笑笑的向着校外走去。


    “萌萌,你什么意思?”这时一道身影拦在了几人的面前,铁青着连,开口问道:“我追小语关你什么事,你管那么多干嘛?”。


    君萌萌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男生,正是今天下午给颜语写情书的周宇,笑颜顿时沉了下来,开口说道:“萌萌是你叫的吗?好狗不挡道,滚”。


    站在君萌萌等人面前的周宇听到君萌萌骂自己是狗,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冷眼看着眼前的君萌萌,抬起手对着君萌萌竖起大拇指,冷笑着说道:“你真行”。


    “怎么,你想练练?”这是站在君萌萌身边的一个大块头,走上前,但在了周宇的面前,将拳头捏着啪啪直响,开口说道。


    “邓资,给人当狗的感觉不错嘛?”周宇看着眼前的大块头,微微后退了一步,口中却刻薄的说道。


    名为邓资的男生,听到周宇的话,顿时满脸怒容,抬起手就要向着周宇的打去。


    “凳子”这是站在君萌萌身边的一个女生走上前,伸手一把拉住邓资的手,微微的摇了摇头,说道:“狗咬了你,你干嘛和狗计较”。


    “行了,凳子,小心,我们走吧”君萌萌看着前方的两人,又看了看站在两人面前的周宇,摇了摇头,挽着颜语的手,走上前,开口说道。


    名为小心的女生,听到萌萌的话,拉着邓资想着君萌萌走去。


    “你嘴巴给我放干净点”邓资临走前对着周宇竖了竖中指口中怒道。


    周宇站在原地,看着四人渐渐远去,眼中闪过一丝冷意:“妈的,一个没爹的杂种,真以为自己是圣女了,让你变成妓女,另外,你妈你姐也很不错,母女姐妹话,啧啧...”周宇回想起,开家长会的时候,见到的单芷晨以及上两届的君怜妾,脑海中意淫着说道。


    ................


    道路上。


    “萌萌,我看周宇的眼神,他好像恨上我们了”颜语挽着君萌萌的手臂,弱弱的开口问道。


    “没事,能有多大事,他难道还能把你给,那啥那啥那?”君萌萌转过头,对着颜语笑嘻嘻的说道。


    站在君萌萌身边挽着手臂的两个少女,颜语和小心,听到君萌萌的话,脸色腾的一下微红了起来,然后异口同声的说道:“萌萌,你说啥喔?”。


    “切,男女之间不就是那点事,看把你们羞的不要不要的”君萌萌翻了翻白眼,口中无语的说道。


    “呸,污大萌”颜语小心两人同时开口对着君萌萌,轻呸了一声说道。


    “嘿嘿”站在三人旁边的大块头,挠了挠脑袋傻笑着说道:“萌姐,放心,我凳子会保护好你们的”。


    “得了吧,你还是保护好你家小心”君萌萌翻了个白眼,开口说道。


    “萌萌,你说什么喔”挽着君萌萌手臂的小心,脸色腾的一下红了起来,开口娇腻着说道。


    “你们那点事,我又不傻,难道还看不出来,凳子加油”君萌萌翻了翻白眼。


    “嘿嘿,好的萌姐”邓资傻笑着挠了挠头开口应道。


    “哎,好命苦啊,我有人追结果被萌萌给制止了,小心也有人追,还被鼓励了”颜语看了看邓资和小心两人然后轻笑着叹了口气说道。


    “切,那玩意,配得上你吗,你现在可是我萌大爷的”君萌萌转过头,看着颜语笑嘻嘻的说道。


    “别,拉拉,你找小心,贝贝,她们比较适合”颜语听到君萌萌的话,脸上满是抗拒的开口说道。


    “什么什么呀,我才不拉拉”小心转头看向两人,开口说道。


    “行啦,不和你们闲扯了,我家到了,我们就在这里分开吧”君萌萌看着前方的道路,松开颜语和小心挽着的手。


    “萌姐再见”站在一旁的大块头邓资开口说道。


    “萌萌拜拜”颜语和小心抬起手摆了摆说道。


    “走了,拜拜”君萌萌转身向着巷子中走去,头也不回的背对着众人,抬起手摆了摆。


    待到君萌萌消失在视野中之后,三人才又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想着回家的方向走去。


    .....................


    一处位于县城东边的老城区内的民房中。


    身上围着围裙风韵动人的俏厨娘单芷晨,站在灶台旁,手持着锅铲,翻动着锅中的食材,一股食物的香味,弥漫在这间民房中。


    单芷晨一边翻炒着锅中的菜肴,一边时不时的转头看向,厨房内,在水槽旁洗着蔬菜的孙梦曦,美眸中仅是柔和的笑意。


    这孩子,真不错,有礼貌,又勤劳,还这么漂亮,小卿傻小子有福,单芷晨回想着孙梦曦午睡醒来后,看到自己在忙活,要来帮忙的场景,心中说不出的高兴。


    “阿姨,这些菜已经洗好了,放在那里?”孙梦曦抖了抖手上的水渍,然后端着菜篮子对着单芷晨问道。


    “放那就行啦,梦梦,菜也洗完了,厨房里油烟大,你先去客厅坐会”单芷晨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孙梦曦看了一下,确实,没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只好点了点头说道:“那,阿姨我先出去了,麻烦你了”。


    “客气了,梦梦,快去吧”单芷晨笑着挥了挥手说道,待到孙梦曦离开后,继续翻炒着锅中的菜肴,要为未来媳妇做一顿美味佳肴。


    “我回来啦”一声清脆的呼喊声响起。


    .............


    坐在客厅的孙梦曦,听到一声清脆的高呼声,转头望去,只见,一个娇小的身影,背着书包,蹦蹦跳跳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萌萌”孙梦曦看着君萌萌从门外走了进来,站起身笑着叫到。


    “梦梦姐”君萌萌也笑嘻嘻的叫了一声,然后走上前去,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看着站在一旁的孙梦曦,伸手拉了拉孙梦曦的玉手,说道:“坐啊,别那么客气,你是我哥哥的女朋友,我们就是一家人”。


    看着眼前活泼可爱的君萌萌,孙梦曦笑了笑,俯下身,端坐在君萌萌的身边。


    “对了,梦梦姐,听说你是我姐姐的舍友,我姐姐在学校怎么样?我已经好久没见到姐姐了”君萌萌想了想开口问道。


    “很好啊,小妾在学校有很 多人喜欢她”孙梦曦想了想笑着说道。


    “那是,我姐姐那么漂亮,肯定很 多人喜欢,梦梦姐你也漂亮”君萌萌小嘴仿佛抹了蜜一般的笑嘻嘻说道。


    “萌萌回来啦?”这是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只见单芷晨探出头看着沙发上的君萌萌说道:“萌萌你先把作业做了,一会准备吃饭”。


    “哦,好的妈”君萌萌听到母亲的声音脸色一囧,不情不愿的打开书包,然后拿出作业,放在茶几上,然后转头看向孙梦曦说道:“梦梦姐,我先做作业,晚些再和你聊天哈”。


    “好”孙梦曦轻轻的点了点头,笑着应道,然后看着眼前翻开作业,缓缓书写的君萌萌。


    过了一会。


    “唔~”正在写作业的君萌萌,停下了笔,抬起手笔头顶着腮帮子,皱着眉头看着茶几上的作业本,冥思苦想。


    坐在一旁的孙梦曦,看到君萌萌似乎被题目给难倒了,微微的探过身看向作业本。


    察觉到孙梦曦动作的君萌萌,转过头看向一旁的孙梦曦,紧接着美眸一亮,开口问道:“梦梦姐,这题你会吗?”。


    孙梦曦听到君萌萌的话,又看了看题目,然后微微的点了点头。


    “来,教教我,嘻嘻”君萌萌说着伸手挽住孙梦曦的玉臂笑着说道。


    “我给你讲解一下吧”孙梦曦看着满脸求解的君萌萌俯下身,抬起手指着作业本上的题目,轻启红唇,缓缓的开口说道:“原不等式等价于证明函数f(b)=b^2-(a 1)b a^2-a 1>=0,判别式=(a 1)^2-4(a^2-a 1)=-3(a-1)^2<=0又二次项系数大于0....”。


    君萌萌听着孙梦曦的话,眼中还是时不时的闪过一丝迷茫,拿着笔在草稿纸上,写了写,有停了停。


    孙梦曦看着君萌萌没有听懂,伸手去过君萌萌手中的笔,然后在草稿纸上,一边写一边解说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君萌萌看着草稿纸上,孙梦曦所写的公式以及听着她的解锁,眼中露出明了的声色。


    “嗯,好了,你在算一下,然后看看”孙梦曦点了点头,将笔递给君萌萌笑着说道。


    “嗯嗯”君萌萌接过笔,在草稿纸上算了一遍,然后转头看向孙梦曦,见到孙梦曦点头,然后再讲答案写在作业本上。


    “谢谢,梦梦姐”君萌萌笑盈盈的说道。


    “谢什么,别客气”孙梦曦笑着摇摇头。


    “梦梦姐,这题你帮我看一下”过了一会,君萌萌的声音再次响起。


    “嗯,我看看哈”孙梦曦看了一下作业本上的题目,然后沉咛了一会,拿起笔在草稿纸上,一边演算着一边对君萌萌解说着。


    时间就这样,在两人一问一教的作业中度过。


    .............


    当单芷晨端着菜肴走出厨房时,看到坐在沙发上,请教的两人,嘴角不由的露出一丝笑意,将手中的菜肴放在桌子上,然后走去过去,听着孙梦曦教导君萌萌作业的声音,开口柔声说道:“萌萌,梦梦,饭菜做好了,先来吃饭”。


    “哦,好啊,好啊”君萌萌一听,便放下手中的笔,伸手拉着孙梦曦的玉手,笑嘻嘻的说道:“走,梦梦姐,我们先去洗手”。


    孙梦曦被君萌萌拉起身,转头看向单芷晨笑着说道:“辛苦阿姨了”。


    “辛苦什么,快去洗手吧,我去把剩下的菜端出来”单芷晨摆了摆手笑着说道。


    不一会,孙梦曦和君萌萌两人便洗完手,来到饭桌前,看着满桌精美的佳肴,君萌萌不由的瞪大了美眸,张口惊声说道:“这么多好吃的”。


    “是啊,赶紧坐下吧,小馋猫”单芷晨端着饭碗走了,笑盈盈的开口说道。


    “阿姨我来帮你”孙梦曦看着单芷晨手中的碗筷以及米饭连忙走了过去,伸手接过碗筷。


    “行了,快坐下吧”来到桌前,看着将碗筷分好的孙梦曦和正在偷吃的君萌萌,单芷晨苦笑着摇摇头说道。


    待到众人都一一落座,君萌萌端着放碗,夹起一块红烧肉放在碗中,正准备享用的时候,才后知 后觉的发现好像少了一人,然后转头四顾的看了一下,开口问道:“妈,哥喔?”。


    “你哥去君老哪里了,一会应该就回来了”单芷晨笑着说道。


    “哦”君萌萌哦了一声之后,便低下头,享用碗中的红烧肉,嗯,美味。


    “我回来了”这是一声心事重重的声音响了起来。


    桌上众人转头望去,只见一身白衣的君惜卿,抬步想着屋内走来。


    “赶紧去洗个手坐下吃饭”单芷晨看着回来的儿子,笑着说道。


    “惜卿”孙梦曦笑盈盈的点了点头柔声叫到。


    君萌萌看了一眼,然后继续和碗里的红烧肉搏斗了起来。


    .............


    夜色 降临,天色黯淡,清冷的月光,洒向苍茫大地。


    洗漱完的君惜卿,赤裸着上身,靠在床头,目光看向窗外的 月色,不知道思索着什么,许久无语。


    “笃笃笃..”几声敲门声响起。


    君惜卿回过神来,看向房门,开口说道:“进来”。


    “咔~”一声轻响,房门打开。


    随着一股暗香浮动,身穿一身白色睡裙的孙梦曦缓缓的走进房间。


    “又没穿衣服”孙梦曦看着座靠在床头赤裸着上身的君惜卿,脸色一红,轻啐了一声说道。


    君惜卿看着走了的孙梦曦,站起身,迎了上去,伸手搂住孙梦曦的腰肢,将脑袋靠在孙梦曦的雪肩上,微闭着眼睛,闻着鼻腔间那淡淡的馨香开口柔声说道:“真香”。


    孙梦曦听到君惜卿的话,俏脸闪过一丝嫣红,轻抖了抖雪肩,开口说道:“又起坏心思了你,臭流氓,哼~”。


    君惜卿笑了笑,没有说话,直起身,搂着孙梦曦的腰肢,想着窗边走去,抬眼看着窗外的 月色。


    “你今天怎么了?赶回来的时候,就觉得你有些心事重重”孙梦曦看着身边的男友,沉咛了一会,开口问道。


    “是啊”君惜卿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是什么事,能和我说说嘛?”孙梦曦看着身边的君惜卿,缓缓的抬起手,伸手挽住君惜卿的臂膀,然后歪着脑袋,枕在君惜卿的肩膀上,开口柔声问道。


    “美人师傅,全身经脉尽断,精血缺失,丹田混乱,变成了废人,躺在床上不能动”君惜卿沉咛了一会,缓缓的开口说道。


    “啊?”孙梦曦听到君惜卿的话,不由得抬起手,请捂红唇,惊呼了一声,眼中闪过不忍的神色,接着开口问道:“你和你那个老师傅,医术那么高,没办法医治吗?”。


    听到孙梦曦的话,君惜卿不由的低下头,看向靠在自己肩上的俏脸,看着那湛蓝色的美眸,深吸了一口气,沉咛了许久,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能救,不过,却是双...”君惜卿话还未说完,却被孙梦曦一口打断。


    “既然能救,那不管什么困难都要救她,我记得你昨天,昨天晚上那,那个后和我说过,你有两个师傅,医术是那个老师傅教的,武功是哪个女师傅教的,她对你非常好,你在京都被人欺负了,她给你报仇,你没有兵器,她送你的,你被压在上下没出事,是她扛着巨石,保护了你一夜,所以,惜卿,我们不能做忘恩的人”孙梦曦不想让自己的男友变成那种让自己讨厌的人,因此开口劝说道。


    只是她不知道是如何救夏诗雨的,若是知道恐怕,直接连夜回沿海,她可不想自己被绿。


    君惜卿看着眼前的孙梦曦张了张口,不知道说什么,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伸手一把搂住孙梦曦说道:“你可真大方”。


    “什么?”孙梦曦听到君惜卿的话,愣了一下开口疑惑的问道。


    “没什么,坐会吧”君惜卿想了想摇摇头,没有多说,伸手搂着孙梦曦的腰肢,想着床边走去。


    坐在床边,孙梦曦想起一件事,开口说道:“对了,我明天要先回沿海了”。


    “嗯?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君惜卿有些疑惑的开口问道。


    “我 妈妈,让我回去,她不放心我,今天打了三个电话给我”孙梦曦苦笑着说道。


    “原来是 岳母大人寻女心切啊,那你明天怎么回去?”君惜卿目前自然是走不了,开口问道。


    “呸,什么 岳母大人,正经点,臭流氓”孙梦曦脸色一红,轻呸了一声,然后开口说道:“明天我直接坐飞机回去吧”。


    “那行吧,明天我先送你去机场”君惜卿想了想点点头说道。


    “嗯,那,到时候沿海见咯,好了我回去了,拜拜”孙梦曦看着眼前男友的脸庞,点了点头,俏颜展现笑意的开口说道,说完探过头,在君惜卿的嘴角亲吻了一下,红着脸,准备起身离开。


    君惜卿被偷袭了,自然不会这么 容易放过对方,伸手一把拦住孙梦曦的腰肢,一个翻身,将其压在身下,闻着鼻腔间那淡淡的馨香,开口说笑着道“偷亲一下就跑,哪有这么好的事”说着低下头,一口吻在了孙梦曦的红唇上。


    “呜呜~~”孙梦曦被君惜卿压在身下,脸色一红,正准备开口说话,却被君惜卿一口吻住了红唇,所有的话语都都化成了呜呜声。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