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爱与欲的年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爱与欲的年华: 【爱与欲的年华】(61)

    作者: 夜月


    2022/11/21


    本章为肉戏章,但由于前面字数写多了,所以肉戏只能分为上下两章,下一


    章依然是肉戏章。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ba.top


    ================= 分界线=======================


    第61章:控制与被控制


    「你怎么了?」


    萧雪的声音似乎没有了往昔冷淡,处于愣神状态的陆明听着如仙乐灌耳,忍


    不住被她的容貌吸引住了。


    扎起来的黑发马尾像跳动的精灵般闯进他心扉,细长的柳叶眉也收敛了锋芒


    变得柔和,双瞳翦水惹人怜惜,脸蛋没有了寒意,只剩几分温婉犹怜,那樱桃小


    口一张一合,牵动着陆明所有心神,某种情愫几乎要从他的胸膛炸开,恨不得立


    即靠近她。


    这种感觉,他只有在初见林珞萱的时候才会产生,如今时隔六年再次冒泡,


    警惕心油然而生,陆明瞬间清醒了过来,才发现自己往前踏了几步,而对面的萧


    雪平静地注视他。


    「你没事吧?」


    「嗯,还好。」陆明的心脏不争气地跳动起来,他擦了擦鼻子血迹,定神片


    刻后,眼神里的刚毅恢复如初。


    萧雪见他没有异样,便抡起拳头再次冲来,开始了新一轮武斗交锋。


    当近身时,陆明很快又闻到她身上飘溢的古怪香味,尤其和萧雪的身体接触


    时,她身上流淌的汗水,还有琼鼻呼出的气息,竟产生了一个联系紧密的气场,


    牢牢将陆明锁在里面。


    他的拳风越来越弱,使拳的劲完全提不起来,倒不是被莫名削弱了,而是潜


    意识里不愿伤害到眼前女子,萧雪似乎已经成为他重点呵护的对象。


    「砰——!」


    萧雪的拳劲惊人,而陆明已经放弃了格挡,任由她轰向自己的胸膛,整个人


    趔趄着往后退了半米。


    「我看你心神不宁,要不......今天就到这里吧。」


    陆明苦笑,低头看着微微颤抖的手腕:「好,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萧雪并不感到意外,轻声说:「你跟我来吧,我帮你找找原因。」


    她语气很平淡,可陆明潜意识里选择听她的话,默默跟在了后面。


    两人来到一处私人休息区,里面还有一位穿着职业制服的长发女性,她抱住


    文件站在旁边,正是萧雪的贴身秘书司琴。


    萧雪指了指长凳:「坐下吧。」


    她话带有一丝神奇魔力,陆明仅犹豫了会,便坐在凳子上。


    随后,萧雪抿了抿唇,分开双腿竟也坐在陆明腿上,双手搂住他脖子,两人


    的鼻尖几乎碰到一起。


    「陆明,我能感受到,你很紧张,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面对萧雪的提问,陆明变得口干舌燥,没有任何隐瞒:「很不安,很奇怪,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我一靠近你,就想要用力抱着你,渴望和你亲吻,不想你


    离开。」


    「是吗,那你想和我亲吻,对吗?」


    「想,很想。」


    萧雪转头看了看司琴,见后者微微点头,她内心了然,随即轻启芳唇:「那


    我满足你。」


    说完,她柔软的唇瓣凑了上来,和陆明吻在一起。


    霎间,陆明的精神世界被沦陷了,他主动索吻,两人唇齿接触,只觉得芬芳


    幽醉,沁 香迷人。


    吻了好一会,萧雪脸靥发烫,轻轻分开了他,重新站起来,司琴则在旁边小


    声提醒:「主人,先测试一下。」


    萧雪轻嗯,接着对陆明说:「你站起来,然后......脱掉裤子,将阴茎掏出来。」


    这个命令果然对陆明充满纠结,他迟疑地脱掉裤子,迟迟不肯进行下一步,


    满脸不解地:「你要我做什么?」


    司琴又凑到她耳边:「主人,他在尝试忤 逆命令,我们需要继续加码。」


    萧雪脸蛋微红,点了点头:「那你去门外守着,我自己来就行。」


    「好的,主人。」


    司琴离开了休息室,萧雪来到陆明身后,她轻咬贝齿,将手伸进两腿之间。


    陆明不清楚萧雪在干什么,但能听到后面的一点轻微动静,像是有水花流溅,


    又像是衣服面料的摩擦,空气中的那缕熟悉香气更多了。


    他的注意力,更多集中在萧雪刚才的指令,反复拷问自己为什么要听她的话,


    内心里那道稳固枷锁,正随着他的质疑一点点冲破。


    也是这时候,萧雪来到他面前,伸出玉指递到他嘴唇边,冷声说:「舔干净。」


    她的指头全是透明清冽的水渍,带有一丝黏滑,馥郁香气萦绕在陆明鼻腔,


    他怔怔看着前方,随后张开嘴含住几根手指,很快,原本快要恢复清明的眼神,


    又逐渐变得混沌。


    在一阵阵模糊中,陆明终于构建了新认知,种种质疑灰飞烟灭......其实他深


    爱着萧雪,而萧雪是自己的主人,因此他要无条件服从主人的任何命令,哪怕是


    死亡。


    「陆明,听得到我说话吗?」


    「能听到。」


    「刚才那个女人叫我主人, 如果你也叫我主人,你愿意吗?」


    「我愿意。」


    「那我下达任何命令,你都会完美执行,对吗?」


    「是的,主人。」


    「很好,那你脱掉内裤,我要看看你的阴茎。」


    陆明听话地脱下内裤,露出硬肿肉棒,它昂扬向上充满了杀气。


    萧雪松了口气,这下应该成功了,于是挥挥手:「穿回去吧。」


    虽然她是双性恋,却很少对男人的这坨肉感兴趣,更不要她始终看不惯的陆


    明了。


    当萧雪掌握主动权后,语气更加从容:「你告诉我,为什么要和萧家合作,


    你真正图谋着什么?」


    陆明想了想,如实回答:「我需要萧家的资源,一起联手对抗未来的风险,


    另外我也相信萧黛,她很真诚。」


    萧雪眼神微凝,沉声道:「你喜欢萧黛吗?你对她是什么感受?」


    陆明犹豫了会:「我不确定。」


    萧雪调整了一下问法:「陆明,你不用顾忌主人的想法,直接说出来真实感


    受,你是不是喜欢萧黛?」


    陆明的眼神恢复了坦诚:「喜欢。」


    萧雪皱起眉头:「那林珞萱喔?」


    「我也喜欢。」


    「你的嫂子,唐妩喔?」


    「我很喜欢。」


    「......」


    萧雪的额头顿时冒黑线:「那我喔,你喜欢主人吗?」


    「我永远爱着主人。」


    她忍住想揍人冲动,此时手机突然传来消息,是萧黛的语音:「姐,你在哪


    啊,你不是在格斗室吗?」


    萧雪用文字回了一句:我有点事要忙,等会见。


    她抬头看了看陆明,嘴角含笑:「好,我有个任务要交给你,我念什么你就


    复述什么,明白了吗?」


    「明白!」


    当萧黛走出格斗室,陆明紧随其后追了出来,喊住她:「喂,萧黛。『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咋了,你刚和姐姐在一起吗?」


    「我现在有事要和你说。」


    萧黛只觉得他的脸色僵硬,带着一点陌生,轻声道:「嗯,你说。」


    「萧黛,我想了很久,有必要和你说清楚,我的内心真实感受究竟是什么,


    我知道你一直喜欢着我,暗恋我,而我之前没有表态,是怕伤害了你,但是,一


    直拖下去也不是办法。」


    萧黛不自觉地捏住指尖,眼眸低垂,平静地说:「那你的意思是?」


    陆明的声音机械生硬:「我不喜欢你,我甚至很讨厌你, 对不起,请原谅我


    的直率,我更喜欢干净一点的女孩,不喜欢很脏的,所以,你不是我要的那一款。」


    萧黛愣了愣,旋即掩嘴:「不会吧,你怎么会觉得我喜欢你呀,笨。」


    陆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那就好,祝你和吴磊两人幸福。」


    「好啦,先这样,拜~ 」萧黛如风而来,又一阵风而去,很快消失在了陆明


    眼前。


    陆明站在原地,感觉内心的某一块突然缺失了,他迷茫地看向四周。


    在远处角落观察的司琴,马上向萧雪汇报最新情况:「主人,陆明按照命令


    执行,只是......不太完美。」


    萧雪走到了门口,看向她:「怎么说?」


    「dcp-a 作为唯一的男性药剂,控制能力不弱于其它型号,但副作用也更大,


    陆明无论举止形态还是说话表情,都非常僵硬,缺少灵活性和自主思考能力。」


    萧雪很快明白她的意思。


    同样是服用了dcp 的药剂,司琴不仅永远忠诚萧雪,而且不会影响到她原有


    的思维,有自我判断,是完全独立的人格。


    可陆明呈现出来的更像是一个半人格体,他需要引导,需要下达各种细致命


    令才能完成任务,这和萧雪预料的情况不一样。


    「先让陆明呆在你身边,然后你仔细观察他的反应。」


    「是,主人。」


    萧雪说完后匆忙离去,她还要好好安慰伤心的妹妹喔。


    她回到了一处别墅,轻轻推开妹妹的卧室门,发现她将头埋进枕头里啜泣,


    旁边全是一个个揉成团的纸巾。


    「黛儿,怎么了?」


    「姐姐......」萧黛的眸子失去神采,泪眼朦胧,显得楚楚可怜,一下子戳进


    了萧雪的灵魂深处。


    她连忙抱着妹妹:「好妹妹,谁欺负你了。」


    萧黛摇头,擦着越掉越多的眼泪:「没有人欺负我,是我自作多情。」


    「那,姐姐能听一听吗?」


    萧黛想了想,便如实复述刚才陆明对她说过的那番话,萧雪闻言大怒:「这


    个陆明,混账东西,我立即找他算账!」


    「姐姐,不要去。」


    萧黛垂下了头:「他没有说错,我的身子本来就是脏的,我没有资格,我不


    配。」


    萧雪立即皱眉:「是他没有资格,他三心二意,既喜欢林家姐妹,又觊觎自


    己的嫂子,现在还想勾住你的心,这种臭男人就应该阉了。」


    「姐姐......」萧黛抓住她的手,全然没有以往的神采飞扬。


    萧雪的内心更郁闷了,哪怕陆明这般出言不逊,似乎也无法让萧黛完全死心,


    这该怎么办好?


    萧黛却已经说起另一件事:「姐姐,那件事,会不会是吴磊做的?」


    「不可能,他没有这个动机, 如果他真的这么做,那他肯定是疯了,不仅给


    军区树立了一个庞大外敌,恐怕连他爸的司令位置都坐不稳,华南军区也不是他


    们吴家能一手遮天的。」


    「也是。」


    萧雪轻声安慰:「当然,至少孟晓晓这个劲敌已经去除了。」


    萧黛 不同意她的说法:「她是无辜的。」


    萧雪轻拍她的肩,又安慰了几句后,转身去了怡 海山庄的另一面禁区,直接


    和陈伯碰面。


    陈伯刚从实验室里出来,耐心听着萧雪阐述,缓缓道:「所以,最后一瓶药


    剂你还是用了,对吗?」


    「嗯,这么多年,我终于找到了合适的男性人选。」


    「据我所知,它还是可以用在女性身上的,所以,你为什么不选择程璎喔?」


    「因为控制了陆明,也就等于控制程璎了。」


    陈伯轻声叹息:「不过你也要知道,这始终不是一个良性的招人手段,我们


    的高级成员只剩杜鹃、水仙、兰花和月季了,牡丹前段时间叛变,至于最早期的


    几个女孩,要么任务失败,要么精神发作自杀身亡,嗯......你也很清楚。」


    「陈伯,这些我清楚。」


    萧雪的语气低沉:「我当初就应该坚持让木子服用药剂,只是黛儿好像察觉


    出来我的意图,她坚决将人要了过去,所以我才没有机会下手。」


    陈伯又说出了另一个事实:「对了,我刚刚打听到一件事,那个女孩,程璎,


    就是程景天夫妇的女儿。」


    「你确定?」


    「我很确定,我还专门调取了孤儿院的资料,多方核实,她原名叫程玉筠,


    后来改名,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然后才加入行动局。」


    萧雪沉默不语,陈伯曾经和她讲过这对夫妻的事迹。


    二 十年前,程璎父母还是三井实验室的高级研究员,他们在华夏西北地区搜


    寻药材时,偶然在一座村里认识了一个叫老赵的耄耋老人,他浑身邋遢不修边幅,


    却有无数女人踏破他家门槛,只为了求得一晚愉悦。


    程景天花了许多心思,终于从老赵嘴里挖掘到了风流的秘密,一切归功于埋


    藏在后山的一种叫龙阳果的果实。


    程景天夫妻在他的引路下,顺利采摘到了最后五枚果实,带回日本实验室开


    始逆向分析,并从龙阳果里提取出含有dcp 因子的成分,顺利制成了精神药剂。


    初代的精神药剂毒性很高,受控者会被抹掉自我意识,完全听命于主人,而


    且寿命只有短短五年。


    于是,三井实验室开始了一代代改进,直到dcp-50版本,精神药剂总算可以


    保留女性的自我意识,而且也大幅减轻了副作用。


    也是这一代版本,让程景天夫妻产生担忧,害怕会被坏人拿去作恶,于是携


    带着一整箱的药剂潜逃回华夏。


    阿萨辛组织奉命拿回研究资料和药剂,但无论如何严刑逼供,这对夫妻始终


    没有开口,临死前终于被陈伯救了下来,一整箱药剂也就到了萧家手里。


    这箱药剂一共有十支dcp-50,并且只作用于女性;还有一支实验品dcp-a ,


    可以作用于男性身上。


    这么多年来,萧雪通过十支dcp-50,俘虏了众多顶级高手,并以华夏的传统


    十大名花取名,最后只剩无人问津的dcp-a ,因为她实在想不到该用在谁身上,


    也是这时候,陆明出现了。


    陈伯稍微提醒:「你还没和我说,陆明的情况是怎样。」


    萧雪点头,阐述起他的症状,陈伯认真听完后,皱眉:「那就再观察一下吧,


    陆明是个强力外援,我们只要将他收为己有,萧家的力量就会大幅增强。」


    「对了,西南军区在持续恶化,根据线人情报,军区已经叛逃了一千人,其


    中甚至有两名团长。」


    萧雪紧皱眉头:「他们都黑化了?」


    陈伯也不确定:「背后是否有阴影军团的操控,还不好说,但这种蔓延速度


    相当可怕,像极了传染病,西南军区里还潜伏着多少阴影人,大家都不清楚,而


    全球各国又有多少阴影人成为了高层?唉......」


    萧雪意识到了严重性,试着分析:「陈伯,黑王既然也是阴影人,他现在赶


    走了夸父和媚后,又控制住阿萨辛总部,那下一步,他会做什么?」


    「远的我不清楚,近的话,可能中亚一些国家的政权会被颠覆。」


    陈伯说着说着,忍不住笑了:「据我所知,媚后和夸父不愿加入阴影军团,


    两人已经跑去了东南亚,估计想东山再起吧,虽然我和夸父是死敌,但不得不说,


    他这一点还挺合我胃口,也不知他能不能撑到跑去东南亚。」


    此时,在东南亚缅国的一处军营里,已经狼烟四起,到处是爆炸和焰火,尸


    横遍野一片狼藉。


    躺在地上的一名军官满脸血渍,他小心翼翼地观察四周,然后拿起一把沾满


    血的手枪,瞄向前方的黑袍女子。


    可他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一柄飞刀精准地穿过扳机位置,将他的手掌钉在


    了地上,发出了痛苦惨叫。


    媚后偏过头,看着军官被打成了筛子,平淡眸子里没有任何色彩,漠然注视


    着眼前的血腥阿鼻地狱。


    拥有白色披风的蒙面长发女子手持利刃,警惕地看向四周,小声说:「我的


    主人,西侧解除危险,一切顺利。」


    另一名有蓝色披风的蒙面短发女子来到媚后身边,不甘示弱:「主人,东侧


    也没有任何敌人啦。」


    长发白袍女子叫白月,短发蓝袍女子叫晨星,都是媚后从小培养起来的顶尖


    女刺客,也是追随她征战的左膀右臂。


    「很好,既然震慑目的达到了,我们就回去吧。」


    「好呀~ 」


    晨星朝白月 做了一个鬼脸,她紧紧地跟在媚后身边。


    白月比较成熟稳重,没有理会这个处处和自己攀比的女人,她朝身后的刺客


    们挥手,收拾剩余残局。


    晨星比较活泼,一直在媚后旁边叽叽喳喳,聊起刚才的战斗经过,聊起敌人


    头领,而媚后只是安静地听着,没有出声。


    「对了主人,我们的临时总部,是叫阿萨辛嘛?还是有其它名字呀?」


    这确实是一个好问题,媚后稍微思考了会,轻吐香息:「就叫后裔联盟吧,


    我们要拉拢东南亚的一系列零散组织,共同组成联盟。」


    晨星恍然大悟,掰着指头细数:「联盟联盟,我数一下噢,黑虎帮、四面佛、


    山南、华侨会、青洪门,咿......有好多个喔,主人,这些都要联盟嘛?」


    媚后笑了:「我们是外来势力,能拉拢到三分之一已经很不错了。」


    「也对哦。」


    这时,媚后的语气严肃起来:「联盟成立后,具体的商业经营,由你和白月


    负责,我只有一个铁律,那就是禁止贩毒和拐卖,明白了吗。」


    晨星如同小鸡啄米,使劲地点头:「遵命,遵命!」


    ......


    临近傍晚,某处私人别墅里。


    萧雪穿着一件浅白色大衣,里面是同样白色的连衣裙,还有一双白色高跟鞋,


    和往常一样的白色系穿搭,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司琴对一个裸体男子行刑,


    旁边地上摆满了各种sm道具。


    下午四点,萧雪让陆明来到这处秘密的私人豪宅里,然后命令他脱光全身衣


    服,配合着司琴的凌辱调教。


    最初是不痛不痒的鞭打和滴蜡,陆明的浑身皮肤都有淡淡红印,但很快就愈


    合了。


    于是,司琴加大调教力度,让陆明躺在地上,然后用高跟鞋踩踏下体和阴囊,


    果然,陆明的表情 十分疼痛,只是因为命令而不敢动弹。


    萧雪一直观察他的反应,微微摇头:「这点程度还不够,试试后门吧。」


    司琴点头,拿出一条装有黑色假阳具的内裤,穿在自己身上,命令陆明跪在


    地上抬起屁股,随后她稍微润滑了一下假阳具,整整18cm粗一下子捅进了菊部。


    陆明的表情变得狰狞,手上和脖颈青筋暴起,豆大汗珠从他额头滑落,承受


    着后庭的钻心刺痛。


    萧雪蹲在他旁边,注视着陆明的狰狞表情,语气冷淡:「你是在生气吗,是


    恨我吗?」


    陆明艰难摇头:「我......没有。」


    「你明明很难受,是不喜欢我这么对你?」


    「主人,我不知道......」


    萧雪继续锲而不舍:「陆明,你只要喊一声停,司琴就不会继续干你了,你


    要喊吗?」


    「我不敢。」


    萧雪虽然有点失望,却也露出满意的表情:「很好。」


    由于主人没有喊停,司琴继续执行爆菊任务,她扶住陆明的腰,假阳具在菊


    部用力捣,上面还沾了一些血丝。


    「主人,他始终没有任何逾越,或者说不敢闯过那道心境,怎么办呀?」


    萧雪的脸色恢复平静:「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至少我下达的命令他能完美


    执行,这不就可以了,把他当成一个听话的机器,也挺好。」


    司琴又折腾了好一会才离开陆明身体,随后她奉萧雪的命令,端来一个盘子,


    上面摆满了手术刀和消毒棉,还有几管针水。


    司琴熟练地戴上医用手套,然后拿起锋利手术刀,示意陆明平躺在临时搭架


    的床上。


    萧雪有洁癖,但这次她轻轻抚着陆明阴茎,小声说:「对不起了,为了让


    我们的相处更加融洽,也为了让萧黛死心,我只能帮你做去势手术,摘掉阴囊和


    阴茎,整个过程可能会痛,你要忍耐一下。」


    「谢谢主人。」陆明的话越加冰冷,毫无感情。


    他看向墙面时钟,分针转动得很慢,快要到18点了,此时睾丸已经传来一阵


    凉意,那是酒精擦拭后的冰冷警告,司琴拿起手术刀磨刀霍霍。


    陆明的眼角有微微湿润,呼吸变得急促,当时钟停留在18点整时,他怒吼一


    声,身体猛烈 挣扎。


    「啊——」


    司琴在猝不及防下,就被呼啸而来的膝踢当场击晕。


    萧雪瞳孔微缩,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个凌空飞踢袭向陆明脑门。


    陆明处于极度愤怒中,完全不管轰向自己太阳穴的高跟鞋,竟硬生生顶住了,


    随后大手掐住萧雪的脖子,将她猛地摔向地面。


    「砰——!」


    木地板地面被轰碎,形成一个浅坑,萧雪当成晕厥了过去,嘴角溢出一丝血


    液。


    陆明的眼神相当狰狞,他指骨不断颤抖,拿起手术刀后,恨不得插进她眼睛,


    各种疯狂的负面情绪袭来。


    在最后关头,陆明努力平息了激烈起伏的胸膛,将刀扔到一旁,然后喘着粗


    气坐在旁边。


    他回想起惊心动魄的一天,仍然心有余悸。


    自从被萧雪下毒后,他竟然无法控制自己的举止言行,内心任何情绪都难以


    表现出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像一具行尸走肉,萧雪让做什么他就做什么。简


    单的体肤折磨也就算了,最让他痛苦的还是爆菊,到现在屁股还是火辣辣的,简


    直是男人耻辱。


    从司琴嘴里,他知道自己服下的是dcp-a 药剂,突然想起源野雄说过的话,


    要想解除dcp 药剂的控制,只需要一滴圣灵药剂就行。


    而现在还唯一保留圣灵药剂的,就只有程璎了,此时离第二天清晨还有12小


    时,陆明内心大定,激动地站了起来


    两个女人就这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陆明拿来绳子,将她们捆绑在椅子上,


    随后穿回衣服,踉踉跄跄地走出房间。他缓了好一会,臀部的火辣痛楚有所减轻。


    整栋别墅没有其他人,陆明也懒得巡视了,走回自己车里,在主驾驶室的座


    舱底部打开暗格,从里面拿出一支装满暗红色液体的药剂,握紧在手里。


    他嘴角苦笑:「程璎,对不住了,我当初就猜到你会扔掉药剂,我原本也不


    打算用的,可惜,人心难测......」


    陆明回到了二楼卧室,捏住萧雪嘴唇,将红色药剂全倒进她嘴里,一滴不剩。


    「咳咳......」


    萧雪在一阵咳嗽声中醒来,大家同样是挨了一顿打,司琴没有几个小时不可


    能醒来,她只是昏迷了好一会,强悍体质可见一斑。


    见陆明冷着脸站在自己面前,萧雪却没有多少意外,皱着眉说:「药效没用?


    不可能,你是怎么逃离我的控制?」


    陆明搬来一张凳子坐着,但菊花痛楚让他很快站了起来,语气更冷了:「你


    先回答我,为什么要用这么恶毒的方式来控制我?」


    「我不相信你,就这么简单。」


    萧雪的双手被反绑在背后,却不阻碍她翘起二郎腿,露出修长凝滑的美腿,


    美腿肌肤覆盖了一层纤薄的白色丝袜,高跟鞋微微摇晃。


    「唉......」


    陆明感到由衷失望:「可惜我却相信了你,程璎多次向我保证,说你是靠得


    住的,果然女人都是......不,是你特别靠不住。」


    萧雪没有任何阶下囚的觉悟,继续问他:「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你能解


    除我的药剂控制?」


    陆明摇头:「我不清楚,我也只是在赌,赌晚上六点一过,我就能控制住自


    己,然后,突然成功了。」


    这条模糊的信息让萧雪身上的寒意大增,她死死盯着陆明:「你不是陆明?」


    「我当然是陆明,不然是谁?」


    「阴影人。」


    陆明马上来了兴趣:「来说说,什么是阴影人?」


    萧雪愣了愣,眼神闪烁着寒芒:「看来你不是,但你身上流淌的气息,特别


    黑暗诡异,就好像你换了 一个人。」


    「嗯,我也感受过这种气质,在和黑王交锋的时候,我就知道他代替了狼王


    的人格。」


    「你知道黑王?」


    「当然。」


    陆明又将话题引回来:「所以,你还没有和我说,什么是阴影人?」


    「我 如果说了,你要立刻放了我。」


    陆明的双眸有冷意流转,缓缓点头:「可以。」


    萧雪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问他:「你知道圣约会吗?」


    「圣约会啊,我当然知道,这不是地摊小说的常驻题材吗,什么全球领袖傀


    儡,世界 末日,重构秩序,金字塔等等,怎么,难道和阴影人有关?」


    萧雪忽略了他的调侃,沉声说:「圣约会是真实存在的,它已经延续了上千


    年,使命也确实是毁灭世界,重构新秩序,我知道你不在乎,但他们明面上的力


    量,已经可以匹敌一个国家了,不容小觑。」


    「比如?」


    「主宰欧洲地下世界的十字军,在美国呼风唤雨的圣殿骑士,日本的三井财


    团,还有在中东重组的阿萨辛组织,都是圣约会的明面力量。」


    陆明认真起来:「那我们国内喔?」


    萧雪对视了他一眼:「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北疆军区和西南军区的乱象,几


    年了,持续到今天始终没有解决,元老院内部更是吵成一团,根本没有人过去趟


    浑水。」


    陆明耸肩:「 如果是这样,也只能算小打小闹,不足为惧。」


    萧雪苦笑:「你不知道,过去 十年,全球的有核大国一共失踪了五百枚核弹,


    在当前全球局势紧张的氛围下,任何摩擦都会一触即发引发大战。」


    「五百枚核弹虽然很多,但可能连莫斯科都毁灭不了,现在的军事建筑和避


    难所相当齐全,核弹洗城的作用已经远不如以前。」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但这个圣约会最可怕的地方,还是阴影军团。」


    陆明的心脏快速跳了一下:「怎么说?」


    「他们依托于圣灵药剂,研发出可批量复制的阴影药剂,只要通过空气传播,


    就能产生一个充满负面情绪的暗黑人格,并且会一步步吞噬掉原有主人格。」


    陆明马上想到 寄生于狼王身上的黑王,这种阴影药剂,似乎更像是让宿主产


    生精神错乱、人格分裂的效果。


    他皱着眉说:「哪怕变成了暗黑人格,圣约会又如何使唤他们喔?」


    「一、暗黑体人格如过街老鼠,各国都在严防死守,发现一例消灭一例;二、


    他们需要定期服用阴影药剂,否则会暴毙而亡,我们曾查阅过一些审讯资料,他


    们半年就要补一次,这足以成为圣约会操纵阴影军团的利器。」


    「阴影药剂,现在有多少?」


    「保守估计,300 万剂,适当使用的话,可以传染给1000万人。」


    陆明的眼皮跳了跳:「那要如何分辨?」


    「除非宿主自曝,不然只能等到晚上观察了,但效果很弱。」


    陆明马上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究竟谁是卧底,不清楚,没有规律,从最


    底层到最高层可能都有阴影人的存在,他们会同仇敌忾,共进退,在圣约会的胁


    迫下做出许多愚蠢举动。


    萧雪的语气变得很淡:「等着吧,好戏才刚开始喔,接下来会有许多国家展


    开公投,民族更加分裂,战事也会不停,我们就像是乘坐在一辆即将散架的车里,


    却无可奈何。」


    「但这不是你搞我的理由。」


    陆明苦笑着摇头:「我不确定到了明天早上,我还会不会被你控制,你只需


    要下达一个听我命令的指使,我就真的失去了人身 自由,甚至失去作为男人的象


    征,萧雪啊,你是真狠毒。」


    萧雪徒然察觉到他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杀气,内心微凛:「陆明,我诚挚和你


    说一声对不起,我如实和你说吧,我身上没有解药,但今后我向你承诺,以后见


    到你我就绕着走,绝不会多说一句话,那70亿我退回给你一半。」


    「成年人做错了事,不是一句对不起就可以揭过的,你总需要付出点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