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天山女侠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天山女侠: 【天山女侠】(第七十八章)

    作者: 霸天虎出发


    2022/11/20


    第七十八章


    「呀!外面是什么人?」


    官奴惊慌的声音传入霜若耳中,被人发觉的巨大羞耻感引得霜若的小穴又小


    小爆发了一波爱液,浇得玉如意飞速旋动,紧紧抵着霜若花心壶口那团红软子宫


    嫩肉上的龟头一圈圈地碾转不停,带给霜若一阵阵难以言喻的美妙滋味,令她感


    觉自己躺在了一朵绵软至极的云团上,而后又从万丈高空上急速坠下,不期而至


    的如潮快感呼啸而来,瞬间便融化掉了霜若最后残存的一点意识,全身战栗到连


    一根小拇指都动弹不得。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更多小说 ltxsba.me


    「呜呜哦哦哦???!!!!喔哦哦哦哦!!!!!!!」


    一汪清澈晶莹的淫水从霜若的屁股中宣泄而出,咕滋咕滋地喷射了好一会儿


    方才停下,可霜若小穴中的玉如意毫不停歇地持续疯狂转动,使得方才泄身的霜


    若再次达到了高潮的边缘。


    「嘿嘿,正是你口中老板娘。」


    「哼嗯嗯嗯哼嗯嗯!!!!!」


    屋内的官奴听着霜若愉悦的呻咛, 甜甜笑道:


    「这么浪骚的叫嚷声,就不怕别人听见么?嘻嘻,这个老板娘私底下竟然是


    这副模样,真是叫人。。。啊!亲爷爷。。。怎么把奴成了这个姿势。。。。」


    何勇从背后托住官奴的双腿向上一举,便将官奴娇软的娇躯凌空抬起,在他


    胯下的一根粗黑阳物昂首挺立,此刻已抵在了官奴的穴口不住地厮磨,双腿在空


    中来回摆荡的官奴不得不将她的双臂反勾在何勇的脖子上。


    官奴的阵阵柔声厮磨非但未能让何勇放她下来,反而使他继续发力,铁箍般


    的双臂有力地架着两条纤细美腿乱摆乱晃,而后何勇的两手猛地向上一蹿,便在


    官奴的颈后合握一处,让官奴的私密之处朝前暴露,饶是这官奴身经百战,见多


    识广,但被何勇摆成了如此模样,依旧让她粉颊飞起了 一抹彩霞,羞臊万分地


    嘤嘤嚷道:


    「亲爷爷,亲爷爷,奴爱死了的亲爷爷,快放下 奴家,叫 奴家遮遮羞。。。」


    何勇听到官奴如此说,忍不住笑道:


    「你还怕什么羞么?」


    「嗯,要是没得旁人,爷爷怎么玩奴都好,可现在,起、起码叫 奴家先。。。


    嗯!哦~!」


    不待官奴说完,何勇便将腰肢一扬,粗实的肉棒登时便挑开了官奴饱满骆趾


    上高隆起状的两片阴唇,噗嗤一声戳进了官奴的小穴。


    「噗啾、咕啾、噗啾、咕啾!」


    何勇对着官奴谈不上有半点怜爱之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抱着怀中娇躯阵


    阵战栗的官奴就是一顿狂抽猛肏,使得官奴娇小身体与她悬在空中的双腿一道上


    下颠簸,起伏荡漾,从她吐出的舌尖到绷紧的脚趾,一股浑厚的男子气概贯穿了


    官奴的身体,叫她全然忘却了自己身处何方,只是用尽全身的力气浪叫道:


    「啊!啊!好爷爷!嗯啊!肏死奴了!肏死奴了!要飞起来了!嗯、啊!!!」


    陶醉在高潮余韵之中,四肢依然颤抖不已的霜若听到官奴愉悦至极的呼唤,


    小腹中又是腾腾升起了一股火热的气团,小穴中的玉如意在蜜汁的润滑下滋滋碾


    转不说,就连胸前被「囚凰绳」紧紧箍着的双乳 躁动难安,开始呼咻呼咻地阵阵


    发胀发痛。


    (嗯,不行,要控制住自己,不能再、再泄了,呜呜,乳头。。。好痒,好


    像有什么东西要溢出来了。。。)


    此时霜若服食的销魂散已达一定剂量,开始渐渐发挥起催乳的功效,就在对


    此一无所知的霜若诧异于身体奇异的变化之际,一旁驻足观看许久的林如虎再也


    按压不下体内磅礴的 欲望,伸手一把攥住了霜若的头发,又扯了扯另一只手中的


    铁链,使得颈带项圈的霜若踉跄来到了林如虎身前。


    「呜呜?!!呃呜呜???!!!」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手臂被「囚凰绳」交腕捆在背后,两眼被黑布 眼罩蒙


    住的霜若根本无从反应,便被林如虎狠狠摁在了面前的屋门上,「咕滋咕滋」,


    网状的门窗在霜若酥绵柔软的双乳上不断碾压,「嗤」「嗤」两声,霜若乳峰上


    的一对坚硬乳头刺破纱纸,显露在何勇与官奴的眼前。


    「呵呵、嘿嘿、嗯嗯!!!」


    屋内官奴的小穴仍然在被何勇用他胯下巨物一下下的肏,快活的滋味令官


    奴泣不成声,口中咿呀咿呀地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呻咛,而何勇见状,也一步一步


    地举着官奴接近屋门。


    「——嗬,哈,啊哈,哈,爷爷,肏、肏啊!接着肏 奴家的骚穴烂穴,肏烂


    奴——啊!嗯。。。爷爷,是、是有什么吩咐吗?」


    何勇一箍扣在官奴颈后的双掌,被这股巨力夹得生疼的官奴登时清醒了过来,


    开口问道。


    何勇松开双臂,放下官奴,叫她双脚踩在地上,同时又从背后合十攥住了她


    的双手,官奴自然地伏下腰肢,屁股对着何勇的阳具往上一送,可何勇却并没有


    继续肏她的意思,反而对着官奴凶狠喝道:


    「给爷爷好好舔,舔得越卖力,爷爷肏你肏得越开心!」


    官奴用她近乎翻白到不见的双眸聚精一看,两颗粉嫩红润的乳球正嵌在眼前


    的门窗上。


    「呵呵,好,好漂亮的窗花,也不知道是谁的骚奶子——嗯、啊!是、是,


    好心急的爷爷,嗯唔,嘶溜——嘶溜。。。」


    官奴吐出香津四溢的小舌,张口含住左侧的那枚乳珠,缓缓吮吸起来。


    「嗯,呜呜,呜呜!!!!」


    霜若用口衔堵着的嘴巴慌乱地呼喊,一阵湿热感触已经传达至她的乳尖,迸


    发出一股电亟般的快感,这股快感迅速略过霜若的整个乳房,令她感到自己的乳


    团愈发鼓胀难耐。


    就在霜若品味官奴用樱唇厮磨她乳珠同时,站在霜若身后的林如虎已经掰开


    了霜若浑圆的蜜臀,却并未理会塞在霜若阴阜中振动不止的玉如意,径直将他的


    猩红龟头抵在霜若褶皱的后庭洞口上,心生感应的霜若娇躯猛地一颤,立即拼命


    摇头 挣扎起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内力全失又接连泄身的霜若,这时的力气就连一门之隔的官奴都远远不如,


    又怎会有挣脱开林如虎的可能,林如虎火热的目光直视着霜若紧绷的菊洞,试探


    性地用龟头轻轻一翘,霜若的身体立即爆发了一股狂野的疾颤,林如虎哈哈一笑,


    欣喜地说道:


    「好啊,看来老板娘后庭处子。。。就要留给我享用了,哈哈,哈哈哈!!!」


    「呜呜!!??呜呜呜呜!!!!」


    霜若又急又怕,使尽全身残存的气力摇曳腰肢躲闪,可前有官奴的小嘴不停


    吮吸她的乳珠,后有玉如意滋咕滋咕地在她的蜜道中大发神威,快感的冲击浪潮


    前后交织在一处,将情欲高涨的霜若推向了一个绝望与快乐并存的万丈悬崖之侧,


    摇摇欲坠。


    「啾——嗤~~」


    在霜若淫水与肛液的润滑之下,林如虎只是浅浅一压,他的小半截龟头便顺


    畅地侵入了霜若的后庭菊洞之中,锵啷一声,霜若的尊严完全地破碎,口中发出


    了从她灵魂深处传出的不甘呻咛。


    「呜!!!嗯呜呜!!!!」


    「嘶——好紧致的菊穴,真是极品。。。」


    由于异物入侵的刺激,霜若紧窄的菊洞强烈地收缩,肛门内的滑嫩的息肉从


    四面八方轮番挤压着探入其中的龟头,险些叫林如虎精关失守。


    而撑过最初的悸动之后,林如虎深吸了一口气,托住了霜若的纤腰,慢慢地


    将他的肉棒向前送去。


    「呜呜。。。呜呜呜。。。嗯~~~哼——」


    失神落魄的霜若无力地摇头哼鸣,无论如何用力也阻止不了这根坚硬如铁的


    肉棒一点点地插进她的后庭,巨大落败感使得霜若彻底放弃了抵抗,而就在她放


    弃抵抗的同时,在她体内不断冲刷回荡的快感令她的口中发出了一声性感妩媚的


    呻咛。


    一条绵软的小舌头时刻不停地挑逗着她激凸的乳珠,嗡嗡振动的玉如意在她


    的蜜穴之中钻进钻出,反复抽插不停,带给她丝毫不逊以往任何一次高潮泄身体


    验的极致快感,于是霜若的意识逐渐开始崩塌,发出了夹杂着三分疼痛,七分愉


    悦的饥渴呻咛,肉质饱满的蜜臀倏倏抖擞起来。「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哦?这么快就享受起来了么?霜奴不感觉羞耻么?」


    此时霜若耳中轰鸣不断,林如虎的话语在她听来也只是近乎一段刺啦作响的


    电流,于是没有任何反应,林如虎嘿嘿一笑,用肉棒将霜若的屁股向上轻轻挑起,


    全身瘫软的霜若早已没了半点力气,只能听从齐根没入她菊洞之中的那根肉棒的


    摆布,以挤压在门窗上的酥乳为支点,轻轻踮起脚尖,缓缓沉下腰肢,无意识地


    扭动撅高屁股,等待着林如虎对她菊洞的首次攻陷。


    阴茎在菊洞中每进一寸,便带给霜若更一股剧烈的疼痛,以及一道更激荡的


    快感。


    随着肉棒全部深深埋在菊洞之中后,疼痛便转而化作了一股更强烈的快感,


    虽然穴中的玉如意已是人间极品淫器,但终究与活生生的炙热肉棒有所区别,与


    这两根阳具隔着一层薄薄的肉壁你来我往的互相比试,前后两穴传回了两种截然


    不同的狂乱快感,使得霜若飘然欲仙,浑然陶醉。


    「呜呜。。。嗯。。。呜呜~~~」


    林如虎的肉棒一下一下地捣在霜若未经人事的后庭穴中,霜若的娇躯不断战


    栗,菊穴与蜜道一阵阵地收缩蠕动,前后贯通的快感呼啸而来,让她的喉中无法


    控制地发出了快乐的欢泣声,听得林如虎肉棒又涨大了几分,开始更为猛烈地抽


    肏霜若的后穴。


    「呜呜、嗯、呜呜、嗯、呜呜~~~」


    霜若富有节奏的妩媚呻咛使得林如虎的抽插持续加速,随着林如虎倾辛勤的


    耕耘,霜若原本紧绷的菊穴也和前面被玉如意 肆意玩的蜜穴一样放松下来,开


    始分泌起湿滑的液体,迎合着肉棒的搅动阵阵规律脉动,「咕叽、咕叽、咕叽」


    林如虎进入了状态,几乎捅穿了霜若后穴的肉棒一下比一下猛烈,一下比一下迅


    疾,它与玉如意一前一后的夹击,令霜若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充实快感,一股接着


    一股的酥麻快感叫霜若再也按耐不住,一道无比舒畅的快感袭遍全身之后,霜若


    感觉自己的身体失去了重心,蜜穴之中轰隆隆地巨烈响动,就此泄了身子。


    「噗啾!啪啪啪——」


    一道小指粗细的爱液水柱从霜若肉穴与玉如意的夹缝之中激射而出,滋啦滋


    啦的浇注在了她身前的屋门上,化作了一片迷蒙的水潮雾气,飘然向上散开,而


    就在爱液喷出的那一瞬间,霜若便已失去了意识,软绵绵的娇躯被林如虎的肉棒


    如同战利品一般挺举在半空之中,林如虎嘿嘿一笑,托起霜若的下颚,将她的脑


    袋向后高扬,又拉下蒙在她眼睛上的 眼罩,开始惬意欣赏着霜若双目翻白,潮红


    满面的失神表情。


    。。。。。。


    「得罪了,大师伯!」


    方玲将手中黄绳一挥,往近在咫尺的冯芸一身上套去。


    不料冯芸一似是早有准备,她的左臂一抬,右掌便穿肋而出,「呼」地一声,


    一阵劲道十足的掌风迷住了方玲的双眼,刹那间便令方玲失去了方向,待到她睁


    开双眼,满面春风的冯芸一抱胸站在了她面前,这时方玲低头一看,那根囚凰绳


    不知何时已裹在了她的一对巨乳上。


    。。。。。。


    「嗯呜!!呜呜呜!!!」


    「大、大师伯,怎么了?!」


    屋外一众弟子们慌乱的问道,屋内之人却大声笑道:


    「都散了散了!一个个的慌张什么?大师伯今天开开荤,你们都给我躲得远


    远的,谁要是打搅了师伯的好事,师伯可不轻饶!」


    虽然璇女派掌门洛华奉道静修,但她门下的徒子徒孙也并非不问 红尘,尤其


    以冯芸一为首的不少弟子,都沾染了不少山下换世的新鲜风气。


    与行侠仗义的几名师妹 不同,和山下的年轻女子亵玩交合乃是冯芸 一的一项


    私密爱好,每逢洛华下山或是闭关,她便要掠上几名女子上山过夜消遣一番,这


    些女子有时是良家妇女,有时是官奴私婢,被掠来的女子大都被蒙着 眼罩堵着耳


    朵,所以她们也只当自己 做了一场春梦,从未有过察觉之人。


    洛华虽然每次都会在事后重重责罚冯芸一,但是一来她分寸拿捏地极佳,不


    曾伤及无辜,二来此事又决不能宣扬出去,坏了璇女派的名声,所以洛华也只能


    无可奈何地睁一眼闭一眼,纵容冯芸一偶尔为之,余下几名师妹每次劝诫冯芸一,


    冯芸一也总是振振有词地反驳道:


    「谁说练就了一身武功,就要用来行侠仗义?哪条门规如此写的?师妹们若


    是想要替那些可人儿们讨回公道,一剑杀了我便是!」


    每每辩驳到最后,冯芸一便开始撒泼胡闹,令几名师妹哑口无言,束手无策。


    璇女弟子们素来知道这位师伯的放荡秉性,于是聚集在屋外的几人一哄而散,


    不敢再在她面前造次。


    囚凰绳将方玲的双手与巨乳牢牢捆住,扎 做了一团,反抗不得的方玲双腿不


    住地胡乱踩踏,而仰面躺在在方玲身上的冯芸一身穿一袭短袖褶裙,翘着一双墨


    色黑丝美腿,脚趾勾着一方莲丝方履不停摆荡的同时,已用自己的一团紧实蜜臀


    甲将慌乱 挣扎的方玲从容地压在身下,一只手把方玲的脑袋死死摁在被褥之中,


    另一只手却在不停把玩着那三枚胭脂盒,使其在她的指尖上下翻飞,来回流转,


    俄而仰面叹息说道:


    「就这么瞧不起你们的大师伯么?你当我是什么人?这般低劣的偷袭伎俩也


    想在用在我身上么?真是放肆!」


    说罢,冯芸一运功扬起玉臂,咻地一掌印在了方玲的背上。


    「唔——」


    方玲闷哼一声,娇躯一软,就此晕厥过去。


    「嘶——几日不见,这 丫头竟有如此长进?」


    冯芸一看着自己微微红肿的手掌,不解地望着身下的方玲,刺啦一声,冯芸


    一扯下了方玲的上衣,眼见方玲背上那道微红的掌痕在她眼前缓缓消散,冯芸一


    惊奇地说道:


    「这一掌我可是用上了五分力度,没想到竟然被她的护体真气挡下了大半,


    怪不得敢来偷袭我,原来是仗着自己的内力大有长进。。。噗,可惜这 丫头临敌


    应变的经验太少,抵挡招式实在是过于拙劣,不然恐怕还真不好说喔。。。嗯?」


    看着自己被褥上的濡湿印痕,冯芸一好奇地翻过了方玲的身子。


    原来方玲浑圆巨乳上的两颗樱红乳珠不但高高翘起,此刻还在咕滋咕滋地喷


    射着白浊的乳汁,而她的脸上则是洋溢着一副高潮泄身后才有的欢喜愉悦,着实


    令冯芸一大为不解。


    「好香的奶味儿,也不枉这 丫头带着这样的一对『利器』,身上透着如此多


    的古怪,看来也只有问问你了。。。哦,你叫什么来着?」


    冯芸一娇笑一声,抬手挥出一道长绫,轻轻拉开了屋门。


    门外的天仙踏步进入,反身关上了屋门之后,不卑不亢地从容说道:


    「弟子王玉环,参见四师伯。」


    「嗯,说说吧,你是怎么勾连我派中不成器的弟子——」


    说着冯芸一揪着方玲脖颈上的长绳,将失去意识的方玲吊在手中高高举起,


    方玲的娇躯在空中 肆意摆荡,在她胸前的一对豪乳乳尖上,有两道白浊的乳汁如


    泉涌出,淅淅沥沥地向前喷洒,使得一股喷香的鲜奶滋味蔓延在空气之中。


    「——潜入我派又有什么目的?」


    冯芸一一收平日里的懒散模样,双眸之中爆射出一道刀锋般的骇人寒光,而


    天仙脸上却不见丝毫畏惧之情,气定神闲地缓缓说道:


    「既然大师伯发问,自是不敢隐瞒,这就如实道来。」


    「哼,说吧。」


    冯芸一的手臂吊着方玲的身子,很快便感到了微微酸麻,于是随手一挥,将


    方玲的身子扔到了一旁,一条半裸娇躯裹着两坨丰腴巨乳咕噜咕噜滚转了几圈,


    又喷出了不少乳汁之后方才停下。


    眼见天仙如此识相,冯芸一的神情也稍稍放松下来,这便用手掌反托起她的


    香腮,将她的一对墨色黑丝美腿一前一后地在空中划了个半圆,舒服地搭在了桌


    案上,静待着天仙的回答。


    「先回答大师伯的第一个问题,我是如何勾连派中的这位不成器弟子方玲的——


    「


    于是天仙果真一五一十地将如何 引诱方玲入局,又如何调教方玲为奴的过程


    和盘托出,听得冯芸一脸上泛起了片片绯红。


    「。。。住口!我不是听你说这些的!」


    等到天仙讲起自己是如何给方玲喂食珍奇淫物,使得方玲的身体变得嗜淫如


    命之时,冯芸一便再也听不下去了。


    「可我正讲到要紧之处。。。」


    冯芸一恼怒至极,拍桌厉声喝道:


    「够了!」


    「嗡——!」


    一阵失衡感扑面而来,冯芸一身子一晃,险些摔下桌椅,她放下搭在桌上双


    腿,强凝心神,吐纳调息,却发觉自己的丹田之中 空空如也,惊诧万分的冯芸一


    抬起头,死死盯着天仙,不解地问道:


    「。。。是你做的?」


    「嘻嘻,别心急啊,大师伯,我刚要说道——『奶玲』,哦,也就是方玲师


    姐,长期服食烈性春药,体质畸变,现在无时无刻不再发情,蜜汁和奶水是止也


    止不住的,不过拜其所赐,现在的奶玲就是一副行走的淫药袋子,尤其是她的那


    对巨乳,更是贮藏着几乎可以迷倒半个璇女派的饱满 淫毒奶汁,莫说是直接饮入,


    就算只是嗅一嗅它的气味,便足以令人着迷,而在这些淫药之中,有一味名唤


    『销魂散』,它的厉害,大师伯已经体验到了吧?」


    「。。。原来如此,好狠毒的心肠,竟然如此对待我派弟子。。。」


    冯芸一瞥了一眼倒地不起的方玲,愤恨地说道。


    「狠毒?接下来我会让大师伯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狠毒,首先,我会先把你


    变成一条绝不逊色奶玲的嗜虐母狗,然后再将。。。嗯、啊?!」


    虽然冯芸一此刻内力全失,但底子仍在,就在天仙自鸣得意、侃侃而谈之际,


    冯芸一突然暴起朝天仙扑来,猝不及防的天仙被她掐住了脖子,扑倒在地。


    「啊,啊哈,哈。。。」


    不过多时,汗如雨下的冯芸一便开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被她扼住咽喉的


    天仙扬起自己涨红的脸蛋儿,胸有成竹地说道:


    「咳咳!忘、忘记和大师伯说,愈是发力,这销魂散。。。在经脉。。。便


    越是迅疾,咳咳,大师伯。。。省省力气,等我。。。咳咳。。。」


    正如天仙所说,冯芸一吸入了大量由方玲体液散发出的奶香气味,此刻她的


    一颗心脏正在扑腾扑腾地跳个不停,而手足也是阵阵发软,脑袋更觉昏昏欲眠,


    私处反而一阵阵地肿胀发烫,当下已经渗了少许些蜜汁出来。


    「呃、啊,也罢,今日就便宜了你这毒妇。。。」


    娇喘连绵的冯芸一将自己上 衣一脱,露出了由锦绣半镂空胸衣紧托的丰满美


    乳,和她光坦平滑的小腹,扭动起蛮腰,骑跨在了天仙的肚皮上。


    天仙似乎大吃一惊,急忙说道:


    「你、你要干什么?嗯、呀??!!」


    冯芸一伸手往天仙亵裤中一挑,指尖勾出了一道细亮晶莹的水丝,冯芸一将


    手指往羞红满面的天仙眼前一晃,便含入了口腔之中,轻轻吮吸着说道:


    「嘶溜。。。咕,味道还不错嘛,虽说我被这股 淫毒熏了半天,可你吸入的


    也绝不会比我少多少,你瞧这是什么?小淫妇。。。」


    冯芸一看着天仙慌乱的表情,继续嘻笑道:


    「既然如此,咱们便一通逍遥快活儿一遭,岂不美载?放心,我会令你感到


    欲仙欲死,然后你就会乖乖地如实交代了。。。」


    「呜呜、不,不要。。。」


    。。。。。。


    如此一夜过去,换岗的弟子努力抬起惺忪的睡眼,来到了值夜弟子跟前,看


    着值夜弟子浓浓的黑眼圈,她不解地问道:


    「唔?发生什么事了么?」


    值夜弟子无奈地一指冯芸一的厢房,娇羞满面地说道:


    「大师伯。。。又带山下的人上山过夜了,哎,掌门师祖闭关以后,便没人


    能管得住大师伯了,她的武艺又高,出手又缜密,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子。。。」


    「嘘!乱说什么?小心大师伯把你也擒了去!」


    「呜呜呜呜!!嗯嗯呜呜呜!!!」


    爽朗至极的愉悦浪叫从冯芸一屋中阵阵传出,听得两人面红耳赤,尴尬不已。


    「整整一夜还不消停!好在今日不用早课,不然可真叫人吃不消。。。」


    厢房之中,两道赤条条的婀娜身影纠缠不清地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副百媚


    千娇、美艳绝伦的春宫图画。


    冯芸一斜躺在她的香垫软床上,左腿上的墨色丝袜不知去向,而右腿上的那


    副也已褪至膝边,此时正被人捏着脚踝高举在半空之中,不住地发颤战栗,捏着


    她脚踝的正是满面兴奋的天仙。


    天仙盈盈一笑,将塞在冯芸一蜜穴中不住抠挖的中指与无名指咕洼一声抽了


    出来,噗滋、噗滋、无数晶莹透彻的汁液从冯芸一的小穴之中喷涌而出,在冯芸


    一雪臀周遭已经晕开了一大滩阴暗的水痕,天仙回头一看,从冯芸一蜜道中淌出


    的爱液原来已经打湿了大半张床榻。


    「嗯、嗯哼哼、呃呐~~!!!」


    秀发半遮的面容之下,冯芸一迷离的双眸再一次地翻白了过去,口中更是发


    出了黏糊不清的妩媚浪声。


    「哦?又快要高潮吗?大师伯的身体还真是敏感。。。」


    天仙笑着抿了抿自己指尖上的爱液,攥住冯芸一脚踝的手掌突然松开,于是


    冯芸一绵软的右腿便呼咻一声砸在了她的左腿上,美肉相撞,立即发出了清脆的


    啪嗒声响。


    「哎。。。我还没有怎么尽兴,大师伯就变成了这副死猪模样,叫人大失所


    望。。。」


    天仙摇摇头,叹了口气,可她手上的动作却从未停下,先是把冯芸一侧躺着


    的身子一翻,解开了被她自己的丝袜捆交腕紧紧在背后的一对玉臂,而后便将着


    两条纤细的胳膊随手一丢,甩在了她的耳畔,原本如同木偶般任由天仙摆布的冯


    芸一娇躯一颤,似乎是恢复了少许力气,可她刚要起身,天仙便一抬屁股稳稳地


    坐在了她的背脊上,将她又压在了身下,而后开始骑着冯芸一的雪脊轻摇慢晃,


    使冯芸一胸前的两团乳饼和沾满了爱液的床单咕啾咕啾地不住纠缠打结。


    摇了小半柱香的功夫之后,天仙左手托着冯芸一的下颚向上一抬,使其不得


    不高高向后仰首天仙立即便将自己那对小巧洁白的蜜乳重重压在了她的头上,将


    手一扬,掌心捂在了冯芸一的口鼻上死死摁着。


    「嗯呜呜呜!!呜呜呜!!!!」


    待到冯芸一一阵 挣扎再度耗尽了力量,天仙这才松开一道口子放她呼吸,又


    使食中二指探入了冯芸一的口腔之中,缓缓夹出了塞在她口腔里的一道亵裤。


    「嗯!额。。。呲溜呲溜。。。咕、咳咳、咳咳咳。。。」


    冯芸一的不住咳嗽,呕出了大股大股的津液,天仙将自己穿过的亵裤甩到了


    一旁方玲的脸上,昏迷之中的方玲娇躯一颤,低声哼道:


    「唔。。。」


    「哦,奶玲醒了?」


    听到天仙的声音,方玲一个激灵,精神起来。


    「这。。。公主您。。。」


    方玲张大了嘴巴,惊讶地看着自己眼前发生的一切。


    昨夜在她面前不可一世的大师伯,脸上露出了被玩到高潮失神才会有的表


    情,她的双目眯成一道细缝,泪涕横流地张嘴吐出了舌头,天仙几乎她五根纤细


    的青葱玉指发挥到了极致,贴在冯芸一面容上的食指与拇指不停揉捻着粉盈的左


    腮脸颊,中指与无名指死死压着冯芸一的鲜红舌苔不断地再往冯芸一口腔深处探


    索,抵在冯芸一右腮脸颊上的小拇指又戳又挑,将冯芸一艳绝璇女的面容彻底变


    成了她的掌中 玩物,随意蹂躏, 肆意捉。


    「看够了吗?哼。。。」


    天仙的不满令方玲彻底清醒过来,虽然双手被囚凰绳捆在了自己的豪乳两侧,


    以至于无法完成五体投地的叩首大礼,所以方玲只好咕咚咕咚地连磕了五个响头,


    颤声说道:


    「奶玲罪该万死!没能办好公主交待的差事,请、请公主。。。惩、惩罚。。。


    「


    「嗯、唔!咳咳、咳咳!!」


    天仙得意地一笑,中指与无名指在冯芸一的小舌上一夹,令冯芸一又咕噜咕


    噜地吐出了一大滩津液,而后满足地从冯芸一的口腔中抽出手掌,沾满了冯芸一


    口水的手掌往方玲的秀发上反复擦蹭着说道:


    「也罢,一来是这家伙确实有几分实力,也不能全怪你大意,二来嘛,现在


    我玩得正尽兴,就轻罚你。。。自渎三个时辰,不许高潮吧。」


    「谢、谢公主开恩!」


    听到天仙格外仁慈,方玲激动地磕头说道。


    天仙分心与方玲的对话让冯芸一有了难道的喘息机会,稍稍凝回了些许消散


    的意识。


    (这个人的手法。。。怎会如此恐怕,居然。。。完全把握了我全身上下的


    所有敏感地带,令我无时无刻、不处在没有丝毫间隙的连续泄身快感之中,几乎


    就连。。。喘气的时间也没有,在她的操控下,我的身体只能。。。一刻不停地


    连续泄身,实在是。。。太舒服了,意识完全碎掉了啊,感觉就、就连脑浆都被


    这种东西,搅和成一团。。。她、到底是什么人。。。。)


    娇喘不止的冯芸一心悸地 回忆着昨晚的一切,直到此时仍然不敢相信。


    虽然冯芸一在风月场上也算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但比较起天仙,稚嫩地就像


    是个三岁孩提,她对天仙小穴的进攻被天仙轻而易举地承受下来,紧接着天仙便


    开始对冯芸一发起反攻,面对天仙的反击,冯芸一丝毫没有防备,在天仙亲吻着


    冯芸一的柔嫩豆蔻,用手指探入她蜜穴之中不停抠挖的那一刻起,冯芸一的身体


    便完全脱离了自己的掌控,彻底沦陷在天仙高超的性技之下。


    「哟,不愧是身经百战的大师伯,这么快就又能动了么,很好。。。」


    「啪!」


    「嗯、啊!!!」


    天仙手臂在空中划了个半圆,而后便是重重地一巴掌,响亮地拍在了冯芸一


    的雪臀上,在她雪白的股肉上留下了一道鲜红的掌印,火辣辣的疼痛沿着脊髓烧


    灼而起,让冯芸一淌着眼泪尖叫起来。


    「大师伯全身上下,除了脸蛋,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一团又宽又厚,手感极佳


    的大屁股了,来,撅起屁股。。。」


    冯芸一羞怒至极,不觉紧紧攥住了双拳,并未理会天仙的话语,反而发泄般


    地晃动起娇躯,意欲将骑在她身上的天仙甩下,可天仙并未等她的翻动奏效,便


    又是狠狠的一巴掌拍在了冯芸一另一瓣屁股上。


    「啪!」


    「嗯!!嘶——!」


    此刻冯芸一真气涣散,又经过了一晚持续不断地泄身高潮,身上早已没了半


    点力气,天仙这结实的一记巴掌便又打散了她的意识,冯芸一蹙着眉头抿紧了红


    唇,不再 挣扎,紧绷着娇躯沉默下来。


    「啪!啪!啪!啪!啪!!!」


    天仙兴奋地挥舞双手,对冯芸一的桃心蜜臀进行轮番拍打,顿时便把冯芸一


    雪白的股肉肌肤染作了耀目的粉艳颜色,一道道烧灼疼痛从蜜臀上传回,冯芸一


    的眼眶中流下了晶莹的泪水,忍不住低声呜咽起来。


    「啪、啪!啪啪啪!啪!!」


    在天仙不知疲倦地疯狂拍打了十几轮巴掌之后,冯芸一抵抗的意识完全消磨


    殆尽,哀声求饶道:


    「呜呜、别、别打了。。。别打了。。。」


    「呼,呼,大师伯看来是没怎么吃过苦头,居然这么快就求饶了。。。」


    天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嘿嘿一笑,竟然又接着继续打起了冯芸一的屁股。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啊!疼、疼!求求你、别、别在打了。。。呜呜。。。别打了。。。!!」


    「撅起屁股来。」


    听到这句话的冯芸一犹如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连忙 挣扎着高高翘起屁股,


    可换来的依旧是天仙又一记响亮的巴掌。


    「啪!」


    「啊!」


    「我叫你停下来了么?继续撅!」


    「呜呜呜。。。呜呜。。。」


    在天仙凌厉手段的摧残之下,冯芸一完全没了半点脾气,此刻娇躯更是在天


    仙训斥声中害怕地战栗不止,已经将自己的屁股撅到最高,再无办法的冯芸一突


    然福至心灵,领会到了天仙的意图,于是羞耻不已地用双臂撑住床榻,缓缓跪起,


    将天仙托在了自己背上。


    「聪明~!奶玲第一次可是挨了几百下巴掌才领悟过来的,看来大师伯天生就


    是块为奴的材料~」


    天仙的话语令冯芸一羞惭至极,她抬头望了一眼方玲,一惊之下双臂倏然一


    软,险些将身上天仙摔下来。


    此时方玲已经解下了捆住自己双乳手臂的囚凰绳,双足贴跟对立着轻轻踮起


    了脚跟,两腿平行岔开着蹲在天仙面前,露出了没有半根耻的毛光秃阴户。


    只见她一手扣在那枚翻出阴唇的阴蒂豆蔻上上下揉捻,一手托着自己的一坨


    豪乳往嘴边一举,而后便叼在口中,随即又捏住自己的另一团乳球不住捏攥抓放,


    两枚迷离的媚眼半睁半闭,一弯浅浅樱桃小嘴轻启微嗔,脸上已是一副陶醉至极


    的表情。


    随着身体的不断颤抖,方玲的一对巨乳也摇荡地更加剧烈疯狂,由她乳尖不


    断喷涌的乳汁越流越多,不单喷洒在她的身前,聚集成了一汪白浊的水潭,也渐


    渐灌满口腔,汩汩冒着温热白雾的乳汁从她的嘴角缓缓淌下,在高潮边缘不断徘


    徊的娇躯乍绷乍酥,使得方玲的呻咛又是愉悦,又是酸楚。


    可天仙不能高潮的命令让方玲无论如何也不敢更进一步,于是原本愉悦欢喜


    的脸庞霎时间变得挤满了不堪的痛苦,即便如此,方玲也不敢令自己泄身高潮出


    来,所以只有放缓手上的动作,硬是生生忍耐快感直到它消散为止,在一阵剧烈


    的喘息之后,方玲没有半点停歇,又周而复始地玩起自己的身体。


    「啊。。。啊。。。」


    冯芸一张大了嘴巴,怔在原地,而天仙见状,也不容她多看,伸手将她的头


    摁了下去,不容她继续走神下去,接着又将自己的双腿交错一盘,仰坐在了她的


    背上。


    「羡慕什么,你终究也会有这么一天的——」


    「不、不要。。。哦?!嗯~~!!」


    天仙随意却又不容置疑的口吻令冯芸一娇躯一颤,还未开口反驳,她的小穴


    之中便又戳入了天仙的四根手指。


    (什。。。么?!一瞬间就找到了我最敏感的肉褶,嗯、呀!好、好用力一


    拧,我的天呐~~!!不、不会。。。又高、高潮了嗯哼哼???!!!)


    冯芸一撑着地面的双手紧紧攥住了床单,娇躯又是阵阵急颤,开始咬紧牙关、


    迎接着来自蜜穴的猛烈快感。


    「啊、哈、哈,要、要不行了,又、又泄、泄出来了???!!!」


    天仙插在冯芸一蜜道之中的四根手指就如同四条灵巧的毒蛇,每一口都精准


    地命中了冯芸一腔道之中敏感地带,带给她一道道锥心刺骨的绝美与直达心灵深


    处的震撼,让她欲罢不能地从口中不断冒出连绵娇喘。


    「嗯、噢噢,嗯嗯嗯~~~!!!!」


    「咕洼、咕洼」


    天仙的手指每每耸动一下,都会有一汪清泉从冯芸一的蜜穴之中喷洒出来,


    四根手指默契的轮番配合,使得冯芸一的蜜壶好似变成了一瓮漏水的大缸,不停


    地从中泄出涓涓细流,一次又一次的泄身高潮令冯芸一的半边身子变得麻木不堪,


    唯一能够感受到的便是来自她蜜壶深处的美妙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