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沉沦的姐姐/得寸进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沉沦的姐姐/得寸进尺: 【沉沦的姐姐/得寸进尺】(第七章:危机)

    作者:送子观音老黄


    20/11/19


    第七章:危机


    ...


    姐姐没再说话,她双手抱紧枕头,算是默许了。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a href="mailto:sba@gmail.com">sba@gmail.com</a>


    司徒皓小心翼翼地分开了姐姐的双腿,跪在了姐姐的两腿间。他伸出双手抓


    了抓姐姐的臀部,然后轻轻抚摸着。


    姐姐的屁股说不上丰腴,但小巧可爱,而且洁白光滑,配上她那吹弹可破的


    肌肤,相信摸上去的手感一定很舒服。


    司徒皓的手指顺着姐姐臀部的曲线游走,一会略过山峦,一会陷入沟壑,五


    指在姐姐的屁股上此起彼伏,看样子他是摸得不亦乐乎。


    但这番不规矩的举动很快就引起了姐姐的注意,她「哼」了一声,嘴角刚动,


    司徒皓就抢着说道:「知道了,我这就来,这就来。」


    说完司徒皓就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掰开姐姐的屁股,慢慢地插了进去。


    本以为司徒皓会一杆进洞、径直地插入姐姐的小穴里。结果他只是腰部稍微


    挺了挺,然后就停了下来。


    只见司徒皓依旧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摸着姐姐的屁股。他一直维持着这个姿


    势,只有双手在微微动着,因为姐姐的大腿挡住了她们的交合处,我看不清司徒


    皓的动作细节。


    我把注意力移到了姐姐处。此刻姐姐趴在枕头上,双手抱着枕头。她的眼睛


    已经闭上了,而且眉头紧锁,上齿轻咬着下唇,时不时张开娇唇微喘。


    姐姐这一副饱含春色的表情配上微红的脸颊,显得格外诱人。她这般模样,


    说明司徒皓的动作让她感到十分舒服。


    司徒皓究竟在做什么,会让姐姐露出这种表情。带着好奇我把视线移回他俩


    的交合处,看到司徒皓的手扶着肉棒轻轻晃动着,时不时地看向姐姐。他似乎十


    分在意姐姐的表情,并以此调整自己的动作。


    难道司徒皓是在用龟头研磨着姐姐的阴唇?


    在上一个视频时也是这般,难道是这种如同蜻蜓点水的刺激一丝一丝地侵蚀


    着姐姐的快感神经、点燃了她的欲火?


    姐姐就是这样一点一点沦陷的吗,我的心泛起了一股悲凉和苦涩。


    随着姐姐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她的下唇也越咬越紧。司徒皓却是一副不着急


    的模样,他扶着肉棒慢慢地在姐姐的蜜穴外蹭着,始终不肯插入。


    就在姐姐快压制不住自己的哼唧声时,司徒皓的腰终于开始动了起来。


    司徒皓的龟头一点一点地挤开姐姐紧窄的小阴唇,缓缓插入了姐姐的阴道内。


    感受到那坚硬的肉棒丝丝进入自己体内的姐姐眉头紧缩皱,皓齿咬住了下唇。


    在司徒皓的肉棒全部插入姐姐的小穴后,姐姐的眉头如释重负一下松开,娇


    小的双唇也微微张大,然后舒爽地呼了口气。


    这瞬间,姐姐似乎露出了奇怪的表情。


    我把视频后退了几秒,重新观看姐姐被司徒皓净根没入后的表情变化。姐姐


    那从极力忍耐到舒爽放松的模样出现在画面里,这一幕深深刺激着我,仿佛一块


    炙热的铁片烙在我的大脑中,灼烧着我的心。


    我无法想象平日里那个贤良淑德的姐姐会露出这般表情。


    司徒皓完全插入后,他静止了一会,然后开始缓慢地前后动着。姐姐也调整


    了自己的呼吸,跟着司徒皓抽插的节奏轻轻哼着。


    司徒皓轻轻地挺腰,像是哄小孩睡觉那样微微晃着,丝毫没有用力。虽然他


    的动作十分轻细,但姐姐脸上的表情却迷离起来。


    慢慢地,姐姐的呼吸变重了,她开始不自主地发出一些细微的哼唧声。或许


    是意识到这些声音让她丢脸,姐姐马上伸出一只手捂着嘴巴,试图阻止这种声音


    传出。


    这种掩耳盗铃式的动作让我感到有些可笑。


    尽管姐姐在有意压抑着,但那哼唧声还是从视频里传了出来。司徒皓自然也


    是觉察到了,但他表情平静,似乎没有在意。


    我想司徒皓心里一定十分得意,看着胯下的女人在自己的耕耘下一点一点沦


    陷,这种征服的快感没有哪个男人不着魔。『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a href="mailto:sba@gmail.com">sba@gmail.com</a> 』而且也意味着姐姐在身体上开始接受


    他了。


    听到姐姐的哼唧声,司徒皓的胯下逐渐加速起来,他的双手也开始不安分地


    往姐姐身上摸去。


    或许是姐姐过于专注在压制自己的呻吟,全然没有发现司徒皓的双手从她的


    屁股摸到了她的细腰。


    但姐姐一直没有制止司徒皓这出格的举动,这让我既不解又难受。


    难道是她默许了?


    在最早的视频里,姐姐是明确禁止司徒皓用手去触碰她的,只是后来不知怎


    么地默许了司徒皓抚摸她的大腿,接又默许了抚摸她的阴阜,现在上移到了腰部,


    这样下去,是不是下一次就是摸胸部了?!


    司徒皓双手轻柔地握住姐姐的细腰。有了姐姐的腰部作为发力点,他的下身


    抽插地更有力量了,两人的交合处开始发出响亮的肉体碰撞声。


    「啪啪啪……」这淫靡的声音不绝于耳。


    如果细心去听,会注意到每隔几下就会有一次重重的撞击声。每当这时,姐


    姐的眉头就紧紧皱着,然后大力地咬着自己的下唇,似乎在极力忍耐着。


    一会后,司徒皓双手从姐姐的腰上移开。他弯下身体,一手攀到姐姐的阴阜


    上方,一手伸到姐姐的两瓣屁股中间。


    我正诧异姐姐为什么会默许他这番过分的举动时,姐姐紧紧地抱着枕头,然


    后身体弓了起来。


    姐姐高潮了……


    姐姐把脸死死地埋在枕头里,身体不受控制地紧绷着,一直持续了好几秒才


    缓和过来,然后一下子松弛地躺在床上。


    司徒皓抽回了在姐姐屁股间的手,轻轻地摸着姐姐的后背。姐姐的头依旧埋


    在枕头里,但一起一伏的雪背告诉我她在剧烈地喘气。


    司徒皓让姐姐歇息了大约半分钟后,抽回双手,摸着姐姐的屁股,继续开始


    抽插。


    「山楂,你把头伸出来,这样呼吸顺畅点。」


    司徒皓一边挺着腰一边说到。


    姐姐迟疑了一会后,听话地把头伸出来,趴在了枕头上。


    姐姐得以重见天日的鼻子贪婪地喘着气,呼吸很快就平复了,她再次跟着司


    徒皓的节奏哼唧着。


    司徒皓看到姐姐的胸腔不再起伏,便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这次司徒皓的力道更加迅猛了,他开始用力抽插,腰扭动的幅度也逐渐增大。


    姐姐很快招架不住,她的双眼紧紧闭着,神情开始变得不受控制,即便把下


    唇咬到快出血也无法压抑那阵阵的呻吟声。


    姐姐害羞地把头埋在了枕头里,但我注意到她偷偷地把屁股翘了起来。


    「啪……啪……啪……」


    不仅仅是肉体的碰撞声,那之中还夹杂了黏糊糊的水声,这声音听起来是如


    此色情。


    「唔……唔……」


    姐姐开始压制不住自己的呻吟,隔着枕头传了出来。


    很快,姐姐再次迎来了高潮,她像之前那样弓起了身体,手脚紧绷,然后把


    头深深埋在枕头里。


    司徒皓则重复着之前的动作,一手伸到姐姐的阴阜上方按着,一手伸到了姐


    姐的两瓣屁股间。


    司徒皓的这个动作引起了我的注意,似乎每次姐姐高潮时他都把手按在姐姐


    的小腹处,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在屁股间的手动了几下后,司徒皓把它伸到了姐姐的后背上,再次轻抚着。


    「别被枕头憋着了。」司徒皓一边扫着姐姐的雪背一边说。


    姐姐听到后把头伸出来喘气,这时司徒皓突然双手握住姐姐的细腰,再次动


    了起来。


    「唔……」姐姐被司徒皓突如其来的动作下了一跳,不自觉地叫了出来,但


    她马上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嘴。


    姐姐迅速把头埋在了枕头里,然后隔着那枕头呻吟着。


    「唔……唔……」


    「山楂,你把头伸出来呗,这样会憋伤的。」


    司徒皓一边抽插一边说着。


    「不要……唔……」姐姐说话时都不由自主地闷哼着。


    不到一小会,姐姐身体又绷了起来,但这次她显然没什么力气了,连枕头也


    没法抱紧。


    司徒皓没有停下,他只是一手伸到腹部一手伸到屁股间,然后下身继续抽插


    着。


    「呜……」姐姐的声音不断地从枕头里传出。


    「不行……了……」虽然姐姐四肢无力,但她的声音听上去十分高亢。


    司徒皓没有停下,他的动作反而越来越快。


    他弯低身体,在姐姐耳边说道:「呼……山楂,我爱你。」


    这番话听得我犯恶心。


    姐姐没有回应他,只是不断在含糊地说着什么。


    「呜……不……别……」


    一阵疯狂地抽插后,司徒皓停了下来,他贴在姐姐的后背上,一手摸着姐姐


    的头,另一只手一直按在姐姐的腹部。


    姐姐的身体无力地抽搐着,她一言不发,在拼命喘着气。


    司徒皓和姐姐贴了一会后,在姐姐的泛红的雪背上亲了亲,然后慢慢起身。


    他拔出了插在姐姐小穴里的那根肉棒,肉棒依旧坚挺,高高翘着。套在上面的避


    孕套沾满了姐姐的爱液,看上去格外粘稠。


    把肉棒拔出后,司徒皓弯下身,两手掰开姐姐的屁股,把头埋了进去。


    「咻~」


    下流的舔舐声音传了出来。


    司徒皓这是在给姐姐舔上了?


    姐姐陷在枕头里的头动了动,然后抬起来枕在枕头上。她脸上布满潮红,眼


    睛紧闭,呼吸已经畅顺不少。


    随着司徒皓的口舌在姐姐的蜜穴上游走,姐姐的表情也开始变成刚开始那样


    舒爽愉悦。姐姐的眼睛一直紧闭着,微微张开了嘴巴喘气,透过嘴巴还能看到那


    条可爱的小香舌。


    姐姐应该从那疯狂的高潮中回过神了,为什么不去阻止司徒皓的舔舐?


    「嘶溜~」


    司徒皓吮吸姐姐爱液的声音格外响亮,似乎在述说着姐姐的爱液是如何美味。


    他那掰着屁股的两只手也不老实,手指一直在屁股缝隙处抚摸着。


    司徒皓现在在摸的那个位置是菊花吧,这样的行为姐姐也不去阻止吗?


    我突然对姐姐有了一丝失望。


    过了好一会,姐姐才伸手推了推他的头,暗示他适可而止了。


    司徒皓很听话地停下了舔舐,他把头抬了起来,然后在姐姐圆润的屁股上亲


    了一口。


    「山楂,你的屁屁真好看。」司徒皓亲完姐姐的屁股后说了句。


    「哼~」姐姐娇娇滴滴地哼了一声。


    画面逐渐暗了下来,视频就这么结束了。


    一股前所未有的危机感袭来。


    视频里姐姐不仅同意司徒皓的后入请求,还默许了他的出格举动,包括视频


    最后让他舔了自己的小穴。


    这种种迹象显示着姐姐在一点一点地接受司徒皓。


    我感觉这样下去,姐姐很快就沦陷了。


    挽回姐姐的行动刻不容缓!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防盗门被打开的声音。我马上关闭电脑,坐回书桌上看


    起书。


    「阿弟,不好意思姐回来晚了,你饿了吗?」


    姐姐一回到家就说到。


    我看了眼时钟,已经快12点了,姐姐今天的出门时间有点长。


    听到姐姐说话后我出到客厅,一边帮姐姐提东西,一边说:「有点饿了。」


    「那姐现在就去给你做饭。」姐姐说完后马上回到房间换衣服。


    刚才帮姐姐提东西的时候,我特意仔细观察了姐姐。她的头发很整齐,脸上


    化了点淡妆,除了脸颊有少许红晕外其他与平时无异,身上穿着平时出门的便装,


    一条普通的连衣裙,看上去干净整洁,没有什么奇怪的痕迹。


    除了身上散发着一股热量外,姐姐一切都正常。


    我在网上看过,女孩子装扮的用心程度,可以体现出她对约会对象有多重视。


    若姐姐上午真的是被司徒皓约出门了,那是不是说明在她心中司徒皓的地位


    并不重要呢。


    但即便姐姐真的不重视司徒皓,这也只是暂时的,我不能抱有任何的侥幸心


    里。


    我把姐姐买的菜放入厨房后,对着姐姐说道:「姐姐,我想玩会手机。」


    「可以的,姐拿给你。不过待会我做完饭后你就要过来吃了哦。」


    说完姐姐从她房间里拿了手机给我。


    「好的。」我答应到。


    接过手机后,我马上打开willtalk,给雯馨姐姐发了条信息过去。


    f·at


    『雯馨姐姐,在吗?』


    雯馨姐姐


    『在,怎么啦』


    f·at


    『我有点事想找你。』


    雯馨姐姐


    『嗯?』


    f·at


    『willtalk里说不清楚,这两天有空吗?我们出来见个面。』


    雯馨姐姐


    『怎么了?听你说得很严重一样』


    f·at


    『是挺严重的。』


    雯馨姐姐


    『我明天上午有空,要不约明天上午?』


    f·at


    『好,那就约明天上午10点。到时我去你们学校北门等你吧。』


    雯馨姐姐


    『好,那就明天十点北门见』


    『可是你能不能先简单说说什么事呀,被你弄得我有点紧张』


    看到这,我思考了一会。


    早在发现姐姐被人玷污时,我就做好了这一步的打算。一开始因为这件事对


    姐姐的清白影响很大,所以我想着尽量避免让更多人知道。


    最初我的想法是尝试自己去解决,因为那时姐姐对司徒皓还是明显的抵触。


    但眼下司徒皓攻略姐姐的速度远超我的想象,已经到了和他争分夺秒的时候了。


    所以只能把这事告诉雯馨姐姐,让她出手帮忙。


    雯馨姐姐作为姐姐的闺蜜,有大量时间陪着姐姐,而且她有机会去接触司徒


    皓,可以更好的找到切入点。


    退一步说,即便雯馨姐姐没法去解决这事,她至少能帮我打听到更多的司徒


    皓的信息,方便我下一步计划。


    所以把这事告诉雯馨姐姐是目前最合适的做法,我相信姐姐也会原谅我的。


    f·at


    『你觉得姐姐最近怎样?』


    雯馨姐姐


    『比前几个礼拜好多了,平时有说有笑的。之前那状态太吓人了,我都以为你们


    家里出了什么大事呢』


    『你要说的事说和依依有关?』


    f·at


    『嗯,但willtalk里真的说不清,明天再详聊吧。』


    雯馨姐姐


    『那好吧。』


    『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就更好奇了』


    f·at


    『不好意思,但我不是有意吊你胃口的。』


    『我准备去吃饭了,明天见。』


    雯馨姐姐


    『行,你先去吃饭吧,拜拜』


    f·at


    『8』


    约完雯馨姐姐后,我把手机放回了姐姐的房间,同时思考着明天该怎样和雯


    馨姐姐说这事。


    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告诉姐姐明天约了朋友出门,但我没告诉她我约的是雯


    馨姐姐。


    姐姐简单问了几句后就同意了。


    「那你中午回来吃饭吗?」姐姐问到。


    「回来,跟姐姐的手艺比起来外面的东西都是泔水。」我边吃着鸡丁边说到。


    「呵呵,阿弟你说得太夸张啦。」姐姐开心地笑了笑。


    其实一点也不夸张,我现在嘴里吃的是姐姐做的宫保鸡丁,鸡肉嫩滑,花生


    酥香,鲜甜麻辣,比外面的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


    吃完饭后,我歇了一会,然后在姐姐的辅导下开始做作业。


    今天姐姐也没再出门,一直在家里陪着我学习。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