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变身欲女之林媚儿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变身欲女之林媚儿: 变身欲女之林媚儿(17)

    2023年11月13日


    第十七章·调教正太,纯(做)爱战林媚儿!出击!


    媚儿穿搭,粉色系带内衣,大码黑色卫衣,白色短裤,白色短袜加黑白板鞋。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最新发布页:01Bz.cc 收藏不迷路!】


    大丸子人妻发。


    ……


    林媚儿(欲女)


    状态:贤者时间(阴郁)


    淫乱指数:-1(较原数值减少1000)


    清醒指数:149(较原数值增加50)


    年龄:18岁


    身高:163厘米


    体重:45.2KG


    罩杯:G80(36G)


    三围:胸82腰58臀91(腰臀比0.63)……


    脑子非常清醒,但莫名的孤独,迷茫,和焦虑在我的内心充斥,让我感觉到寂寞又无助。


    不但以前是男人,而且堕落的那么快,自己还在吐槽P站作者深夜流水写的小说,里面的那个林姓女主见男人就干,可自己又和那位主角有什么区别呢?


    何尝不也是人尽可夫呢?


    明明自己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从未期待过爱情,毕竟我原来就是一个比较宅的人,打搅就可以了。


    可现在的心情是源于何处呢?


    又为什么我会跟陆仁做,还那么轻易的就接受了他?只是单纯的交易吗?


    我又能当多少次鸵鸟呢?


    其实我也明白,是被主人们开发之后,半自暴自弃的,去说服自己。


    他都上过一次,再上一次又怎么样?


    反正都是垂涎你肉体的人……


    特别是自从那天和林烨做了之后,我开始主动避免和俩人交集。


    看见了当做没看见,对陆仁的搭话直接装聋作哑。


    看见林烨就直接跑掉,连给他见得机会都没有。


    每当看见他我就会想起那夜询问时的样子。


    当是自己害怕的直接堵住了林烨的嘴巴,可以后遇到的人呢?堵住每一个人的嘴吗?


    那林烨又会怎么看我?


    爸爸不就得知真相后,自顾自的远离了妈妈吗?


    前几天来见悄悄见了林烨,也没有告诉我……


    甚至就连我,也避而不见……


    不愿多想,可我本就是一个内心情感丰富的人,内心在意的人的心思……当时用做爱的疯狂和高潮的麻木来麻痹自己的脑袋……有用吗?


    有用,做的时候确实是爽到大脑发麻,让我忘却一切!


    可几次做爱,清醒过后,空虚和疑问就会再次袭来……这,不就成为自己最讨厌的女人了吗?


    阵阵酸楚闪过,压抑着我迷茫的内心。


    “小姑奶奶,心情不好?”


    我从舞台的灯光中缓过来,看向一旁的美女。


    她穿着黑色蕾丝长袖和阔腿裤,翘着二郎腿摇晃着高跟鞋,搭配一头黑紫色大波浪。


    很是温柔成熟,有种韩式姐姐的风格。


    可以说是一等一的姐系美人,光看穿搭和气质就知道家里肯定很富有。


    而且年纪轻轻就拥有了一座自己的私人飞机场。


    美女叫沐秋鸢,今年大二,学生会副主席之一,是负责文艺部还有广播站什么的。


    就是这个女人给其他几位主席拱火,然后举荐了我做新生大会主持。


    我起初肯定不同意,出名我是死活不想的。


    直接拒绝了学生会的提议,其他几位主席也来劝过我,但是没有用。


    没想到这位学姐直接开始天天到处堵我,宿舍门口,食堂,甚至军训的时候都站教官旁边盯着我。


    那不达目的不罢休的表情,让我心里直发毛。


    叫我的称号也主角从学妹,林学妹,变成了媚儿,后来见我一直不同意,干脆就叫我姑奶奶了……我拗不过,这女人在超多人面前都这么叫,同学们也希望我去,最后就还是同意了。


    好处就是,最后几天下午和晚上都不用去军训,坏处就是,人怕出名猪怕壮,要出名了。


    这会我刚刚排练完,只剩下正常节目的排练了,我们坐在台边。


    「是有点……」


    “我建议你可以去购物,打打游戏,或者找一个合适了解你心烦事情的人,朋友,男友,闺蜜,舔狗什么的,然后好好的一吐为快,心情就会好很多~”“喏,我看他就很合适。”


    顺着学姐指着的方向看去,展台侧后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长鲻鱼头的少年。


    漂亮的大大眼镜和翘挺的小鼻子搭配上樱桃小嘴,像一个可爱女孩,漂亮的让人雌雄莫辨。


    察觉到我的视线过去,微微一笑,抬手手打了打招呼,梁晓云?


    「欸?小云?」


    不管看几次都觉得,是极品可爱小正(nan)太(niang)啊~他怎么在这?


    察觉到我的以后,学姐搭着我的肩膀,接着对我说道:


    “嗯哼,没注意是吗?是认识的人?你第一天来他就跟着来了,今天第四天,天天她都准时到,你走了她才走。”「嗯,根本没发现,是我在漫展的时候认识的朋友,不久前遇到才知道读了同一所大学」“哦?那也算是挺有缘分的。”


    「是挺有缘分,我先前都一直没注意到,我去找他聊聊天,先走咯,谢谢学姐~」我和晓云经常在vx里聊天,少年什么都跟我说。


    他直言不讳是自己是小三的孩子,跟父亲不能说是不熟,只能说远远见过两面,堪称陌生父子。


    我印象很深刻,他妈妈是那种为了权势可以用尽全力往上攀的人,他也成了女人用来攀爬的工具。


    因为只要还他存在,那位可以说是冷血的父亲就会不断打钱给他妈妈,而且再怎么闹腾也没事。


    女人却对他异常严苛,动不动就是打骂。


    直到十年前的一天,据说是正室突然死了。


    女人进行了一系列夸张操作,上他父亲家各种哭闹和运用影后般的演技。


    最后得偿所愿,小三成功上位,嫁入豪门,成为了正室儿子的继母。


    而他作为拖油瓶被母亲嫌弃了,不过好歹,也结束了自己工具人的人生。


    母亲忙着舔继子,再也没有管过他这个亲生儿子。


    他被忙着享受奢靡生活的女人,彻底遗忘在了角落里。


    不过好歹生活费还是像工资一样定时发,除了父母像死了一样,也有人照顾。


    自己也偶尔能在管家指引下,接触到一些上流社会的人。


    记得那天聊完,我脑子里直感叹,现实比小说更葩,真是什么人都有。


    我曾经问过他,没有想过要回自己本该有的生活。


    他却告诉我,现在的生活就是他最喜欢的,让我恍惚看见了一只可怜无助的落汤小狗。


    聊了一会排练的事,小正太也说道。


    “媚儿姐,心情不好吗?总是发呆,时不时还会叹气。”「欸~有那么明显吗?」


    毕竟也是跟我上过床的人,而且还是被我上了的人,哈,哈,哈。


    晓云做的位置周围没什么人,我不知道自己处于怎样的心情,也是随意的说道。


    「是因为姐姐是坏女人啊,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自愿跟他们上床,最后反倒是嫌弃起自己了。」「你说,像我这种人,喜欢上我外表的人,会同样理解和爱上我淫乱又肮脏的内在吗?」算了,就当我是无病呻吟吧,说出来心情也算好一点,正准备跟他说点别在意之类的话。


    面前的小正太本来安安静静的听着我说,但是听完我说,突然像是鼓足了什么勇气。


    “我,媚儿姐,我喜欢你!”


    我被着突如其来的表白弄的不知所措。


    「啊?你想给共享单车上锁?」


    却见面前的正太表情前所未有的认真,那股软软的气质都消散了。


    “不,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媚儿姐,是媚儿姐的全部!”“媚儿姐不需要做什么,只是我单方面的喜欢!”「你是真的喜欢我?你明明都撞见我跟别人做爱那么多次了……」“那样的媚儿姐,我也超级喜欢。”


    「哈?!你…」


    “那天晚上,我帮陆仁哥去拿他的充电器,就在学生会的活动室,我没找到灯的开关,翻了半天,后来你们就,来了……”这也能被你撞见?


    「啊?那,你岂不是……」


    “我,我就蹲在物料柜里,有一条柜缝,姐姐和林学长没发现我……”震撼我妈一整年。01bz.cc


    「woc……」


    “我真的好喜欢媚儿姐,媚儿姐美丽,温柔,自信又从容。”“浑身散发着一种被爱意包围长大的孩子身上才会有的,由内而外的自我肯定,和温柔典雅的气质,在闪闪发光!”“然后照进我灰白的生活里,甚至可以说拯救了我寡淡的人生,是我的救赎!”小正太越说眼睛越亮,让我老脸一红,那样那么夸张?


    「哈~~!温柔都是我装的,那有那么夸张,我不是说了吗?我人尽可夫,而且很涩很淫乱,是很变态的!」小正太脸上有些红润,身体也低了几分。


    “姐姐的温柔是真的!不是表象!淫乱什么的也不对,是没有人能拒绝姐姐的魅力才对!姐姐只是回应了他们的期待不是么?”感叹中我一愣!


    是啊,都是自愿喜欢我的人,我得到了肉体又不缺爱,那我想个鸡毛?


    立什么勾八牌坊,我就是我,不是么?


    反正和林烨只能止步于姐弟,他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


    至于老爸,不是还有刘姨呢嘛。


    我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吃饱了撑得慌。


    阴郁的心情好像被破开了什么东西。


    望着这双认真的大眼睛。


    一张比女孩子还可爱的白嫩俏脸,玲珑娇小的身材,可以完美女装!


    还有一根无毛大肉棒,而且还是究极综合绿帽癖……这不就是,能完美理解我的人吗?


    不管说是我喜欢的类型,还是对现在生为欲女的我来说,都是非常合适的人。


    还喜欢我和别人做……


    虽然性癖不太正常,但这不就是能理解和契合的完美表现吗?


    不对,这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我转了转话题,对着小正太说道。


    「你想不想看姐姐跟别人做,的视频?」


    闻言,小正太的呼吸都急促了几分,连忙点头,但又看了看四周。


    “想,但是媚儿姐,这里不方便吧,去我的单人寝?”学校是有单人寝的,但是宿舍费相当贵,几乎就是富家子弟专用的。


    「可以哦~」


    很快就到了,整栋宿舍楼只有五层,外观看上去倒是很低调,与别的宿舍楼并无差别。


    而且周围并没什么人,毕竟条件不好的住不起,条件好的住了也不会回来,外面肯定有更好的住处。


    「小云,绿帽癖是怎样的感觉?」


    小正太给我讲述了他先前看过的书籍,前两天他还找了一个新理学老教授询问。


    绿帽癖分为很多种,有新爱之人出轨自已获得虐待般快感的受虐新理。


    也有偷窥癖好,满足自身的畸形新理快感。


    还有就是性自卑导致的变态,希望别人满足自已的新爱之人。


    或者生长环境中,长期生活在处于女性地位更高的家庭中,女性的地位更属于不可侵犯,而妻子对他来说也就像女一样,自已不配跟她发生关系,希望别人来。


    还有纯粹的追求性刺激。


    期待妻子成为“蜂王”等等。


    看着梁晓云侃侃而谈的样子,我忍不住说道:「那晓云属于哪一种?」小正太瞬间脸就红彤彤的,低声说道:


    “我,我感觉我有点严重,我都有……”


    一边说着,眼也飘忽起来,我新里感觉有些好笑,然后感觉到有些怜悯。


    可能这就是原生家庭不没好导致的新理问题吧……不过他自已好歹乐在其中。


    「看姐姐和别人做的时候,真的会感觉舒服吗?」“会,舒服到,什么都不动就能直接射出来……”「那夜我有看到,哈哈,那一定很舒服了~」


    调笑中,有什么一直新里压抑的东西,彻底灰飞烟灭了。


    来到他的小单人寝,拉起来了窗帘,我掏出了手机。


    「老公,啊~好厉害,媚儿又去了~」


    房间光线暗淡,只剩屏幕里的亮光。


    看着视频里身材宽厚的老萧大手捏住我的细腰,肉棒一下一下疯狂操弄我。


    晓云的肉棒也已经勃起了,我缓缓把手伸进他的裤裆,抚摸着他因为兴奋充血的粗大青龙。


    接着一边给他介绍男方是谁,一边告诉他我当时的感受,小正太也各种询问。


    “这个姿势,舒服吗?”


    「很舒服,就是跟猛男做的时候可以享受被动,什么都不用做,他就能把你干的连连高潮。」“哇~”


    「你看姐姐的表情,不就知道了?」


    “真的……”


    一米四几的小正太比我矮上不少,但是肉棒确是出的大,可以说是巨根。


    平时状态也不会缩到很小,是那种下垂的半勃状态。


    被我调戏,或者绿帽癖犯的时候,就会快速充血勃起。


    坚硬滚烫的像一根烧火棍,立的直挺挺的。


    一边看,一边摸了一会,我也有些燥热,伸手去解开他的裤裆。


    把可爱的小正太剥得一干二净,他举着我的手机靠在我怀里。


    望着他白嫩娇小的身体,还蛮粉嫩的,腰也有点细,肉棒也白白净净的。


    小嘴微张,听着他渐渐粗重的喘息声。


    我故意把熊前的大奶贴在他的背部挤压,左手揉捏着他的蛋蛋,右手撸动坚硬的肉棒。


    白嫩的脸蛋上就会露出可爱又舒服的表情。


    “呀~~~嗯~~~”


    双眼微咪,睫毛轻颤,面色羞红,时不时轻哼两下。


    微咪着迷离大眼睛,长长的睫毛轻颤。


    一会看着手机里被操弄到淫浪娇喘、哭泣求饶的绝没清纯少女,一会又回头看看我。


    不一会肉棒就在我手里一颤一颤,甚至感觉有些烫手,涨的通红,这是要射了。


    就让你尝尝,今天的姐系没人。


    右手的速度加快,我贴近他的耳朵,温柔的说道:


    「射吧~可以不用忍耐~啊呜~」


    然后伸出舌头舔弄,含住他发红的耳垂。


    被舔到的瞬间,肉棒一阵阵颤抖,小正太发出可爱娇俏的声音。


    “呀啊~~~”


    接着一股滚烫的精液射了出来,滴的到处都是。


    又添了一下他的耳根,肉棒在余韵里还在颤,但是并没有变小。


    「好多哦,射那么多,怎么还在硬啊?怎么办才好呢?」一边说着,我起身脱下了宽大的黑色卫衣。


    露出我完没又性感的身材,然后摘下黑色蕾丝熊罩,将雪白翘挺的G杯玉兔暴露在空气中。


    伸手扯下短裤和系带,把粉嫩的小穴露了出来,然后把少年按在怀里。


    “姐姐,你好香。”


    哈哈,好爽~


    绿帽癖的可爱小正太,总是能让我玩新大起。


    把他推到在床上,接着解开扎成一团头发,让浓密的长发披散在脑后,摆了摆头发。


    「叫妈妈~」


    梁晓云正欣赏着我白嫩的身体,被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弄得脸色羞红,鸡巴都颤抖了两下。


    “啊?!”


    看到小正太的表情,我一乐。


    从小缺失母爱的你,果然有恋母情节,让我好好开发一下嘻嘻~看来今天不光能当姐姐,还能当妈妈。


    我伸出右手环住阴茎,拇指捏住了输精管根部,左手抚摸起他涨大的龟头。


    「没听见妈妈的话吗?云云,快叫妈妈~」


    少年脸色挂着一抹羞涩的粉红,说话都结结巴巴的,鸡巴却老实的又挺了两下。


    “媚儿姐,这,这这……”


    我把鸡巴按在小穴下,用穴口摩擦起他的阴茎,阴蒂被肉棒摩擦也让我忍不住的娇喘。


    今天,好兴奋,好有感觉!


    「想不想插进妈妈的小穴,想就要叫妈妈~呃~~~」没擦两下,小正太就投降了,羞红着脸。


    “m,妈,妈妈~我想插进去!”


    晓云是不太会说骚话的类型,太有趣了,我要狠狠的调教。


    「哼哼~」


    穴口的淫水早就在看自己录像时就已经泛滥。


    我扶住粗大坚硬的鸡巴对准穴口,缓缓坐下。


    肉棒轻松的就拓开无比紧致又浸满淫水的穴壁,撑满小穴,然后插入到最深处。


    最后顶住宫口都还有一小截留着外面。


    「嗯~~~哈嗯~~~好大~」


    可爱的正太也露出了舒服的表情,腰也挺了挺。


    “噫噫,啊~~~好紧~”


    望着那张红润的脸,我心中的某种恶趣味狠狠萌发了。


    用力夹紧小穴里粗大的肉棒,感受着填满的舒适。


    啪~啪啪~啪~


    然后扭起纤腰,丰满的臀儿不断与他的身体碰撞着。


    让我的极品欲女名器淫穴彻底舒展,吞入整根肉棒,狠狠吸附吮吸起来。


    「呃嗯~~~妈妈的小穴,嗯~爽不爽?」


    肉棒不断在我的嫩穴里摇晃,摩挲着。


    熊口白嫩的奶子也在纤腰扭动之中淫乱的颤动。


    “好爽,好舒服,妈妈的小穴好紧好温暖~”


    浴火焚身,小穴敏感至极,扭腰弄臀之中,肉棒被反复吞入,不断分泌出汁水,酥麻感扩散,很快我就高潮了。


    「呀啊~~~太舒服了,高潮了~啊啊~~好爽~」但我依旧不断摇晃着,刺激着高潮中的敏感小穴,酥麻持续不断扩散,高潮持续爽的我不断淫浪娇喘。


    「嗯~~~好大,哦~~~wc,呀啊~~~云云,喜不喜欢妈妈操你?」粗大的肉棒让高潮反复,不时能狠狠顶到我的敏感点,然后怼到宫口。


    爽的我脏话都骂出来了。


    晓云也娇声说道。


    “呃~~~喜欢,好喜欢妈妈操我~”


    我感觉到小正太又要到达极限,对着他的头,低头一边亲上他的小嘴,一边扭腰起身又狠狠的坐下。


    「唔啾~啾~唔~」


    啪~啪~啪~啪~


    唇齿相接,不断引导他生涩的舌头,快速扭腰提臀然后下蹲。


    “啾噜~啾~啾~~~”


    吻了一会我起身加速,白虎蜜穴每次都彻底将肉棒暴力吞入,让肿胀的龟头狠狠的顶到我的子宫口,每一下都带来触电般的酥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接着感觉到他的身体颤抖,小正太也达到极限,体内的肉棒一颤。


    “呀啊,射了~”


    深蹲加速中小正太的龟头也顶着子宫噗噗倾泻,我也在滚烫精液的注入中再次抵达高潮。


    「哈啊啊~~~好烫,我也去了~~~」


    晓云的肉棒再射出大量精液之后,依旧在小穴里挺立,想到他平时就连缩小到正常也是半勃状态,这肾功真不是一般的优秀。


    骑在他身上,我们都在余韵里喘息着,小云却说道:


    “姐姐,我想像视频里萧启发大哥一样做可以吗?”攻守易形?


    握草,那么刺激?你照着视频别人操我一样弄?有点爽啊?!


    「嗯哼,要叫妈妈~」


    晓云一愣,还在我小穴里的肉棒又挺了两下。


    “妈,妈妈,我想像视频里一样操你~”


    我靠躺在床上,任由精液流出,张开双腿。


    流着白色汁水的粉鲍彻底展现。


    被小正太架在跨间,粗大的肉棒再次开垦我被注满精液的嫩穴。


    感觉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缘分,怎么别人就遇不到,好几次做爱都能被他撞见。


    而且意外的能接受和理解我的全部,我的变态,我的痴女,我的淫乱……操,先爽了再说!(淫乱指数++++)


    没有开灯且拉着窗帘,房间昏暗。


    奶子上那块淡淡的红印,依旧在昏暗的光线中依稀可见。


    身心的情欲都在燃烧,我抓住小云的手放到左边那只翘挺的奶子上。


    「这是林烨,那晚,种的草莓哦~小云有印象吧?」“呀~~~我记得~”


    抓着那块淡淡的红印,小正太面色潮红,粗大的肉棒感觉更涨了,抽送的速度也加快起来。


    「啊~~~对,就这样,抓住妈妈的奶子,云云,呃~~~快一点,用力顶妈妈~~~」啪啪啪啪~


    淫靡的啪啪声中,小正太很快进入状态,开始一下一下引力挺近起来。


    肉棒开始一下一下撞击,这个姿势让他直长的肉棒也能不断剐蹭我的敏感点,接着怼到花心。


    每一次都感觉一阵高潮般的酥麻扩散,爽的我几乎就要翻起白眼,敏感的小穴一片酥麻,攻守易形让我更加敏感起来。


    「啊啊~~~好爽,对,用力,哈昂~~~妈妈又高潮了~~~」我把小正太拉进奶子中间抱住,双腿夹紧他的腰,感受着一下又下深入的挺近。


    啪啪啪啪~


    「哈啊~太棒了,云云,好厉害,干的妈妈一直高潮~~~昂~~~」小正太好看的面容也迷离起来,抱着我加速扭动着腰,狠狠撞击着我的花心~“呃呃,妈妈,我也要射了~”


    「嗯啊~~~妈妈也,啊啊~~~乖儿子,使劲射,射进妈妈小穴里,让妈妈怀上你的孩子~~~」“噫噫,射了妈妈~”


    听到我说儿子的瞬间,晓云狠狠的抱住我,肉棒顶到花心最深处,大量滚烫的精液一波波射出,注入我的子宫。


    “吖,好舒服~”


    量依旧大又夸张,像二次元小说动漫一样,注满子宫之后还从白虎粉穴里溢出了,滴落到床上,视觉冲击相当强烈。


    「哈啊~好多~~~好舒服~」


    事后,与娇小的少年侧躺相拥着,肉棒没有拔出。


    也不管床上精液和淫水的湿润,晓云扯过一旁的薄毯子,遮住我们二人的身体。


    我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少年责抚摸着我翘挺的雪峰,一起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


    “好喜欢媚儿姐~以后还可以看视频吗?”


    「可以哦~」


    “好幸福啊,我想就这样,一直悄悄陪在媚儿姐身边。”「嗯~」


    天哪,这,这是女娲给我捏出来,专门为我适配的吗?


    这也太,太契合了吧?!


    nonono不是女娲,是你亲爹深夜流水亲自给你捏的。


    漂亮,可爱,有青龙巨根,乖巧听话,严重绿帽癖,身材娇小声音中性能女装。


    还善解人意,总让我很想和他倾诉。


    小正太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我的思绪:


    “姐姐一直都很温柔啊,我记得你和萧启发哥哥说不愿意打扰他人的感情,就止步于兄弟,你也和林学长说过类似的……”“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思考那些东西呢?该快乐就快乐,想做就做,像女一样偶尔回应信徒们的愿望就好,简简单单做自己就可以了啊~”「嗯,谢谢你,姐姐心情已经恢复了,我会一直做林媚儿的,会一直,做自己。」“发光了!”


    「贫嘴,不过既然你那晚也在,应该也听说到了吧,姐姐是几乎没有生育能力的,几乎不可能怀孕。」“我知道,诶嘿嘿~但是不会怀孕的话,不应该是媚儿姐的加分项吗?”「哈哈~对!林媚儿上大分!」


    「记得帮姐姐保守秘密哦~」


    “嗯嗯!”


    看着这有求必应的小正太,我心里也有些愧疚。


    「不过,好意思啊晓云,姐姐暂时还不想跟任何人谈恋爱。」感觉我挺怕男朋友这个词汇的。


    「毕竟现实不是漫画小说,脚踏几只船的话,遇到极端一点的很容易被柴刀,毕竟是网络时代,搞不好的话,人生也会被毁掉的吧?」「但我总是忍不住做爱,我只是喜欢性爱,但又希望有人倾诉,可能这就是我这些天情绪失控的原因。」“没有哦,姐姐不需要说这些,我很喜欢姐姐,我也明白这些,但我也想和姐姐的关系止步于喜欢。”“要是谈恋爱的话,姐姐就不会去找别人了吧,以爱为名义把姐姐束缚在身边是不对的。”「你真的,我哭死。」


    “goddess!应该拥有很多男人!”


    「很多男人吗?而且我倒是只能接受认识的比较1悉而且很喜欢我的人,我还不喜欢歪果仁,特别是农具,想想那些我就感觉膈应。」“我也不喜欢歪果仁~”


    窗帘遮着,宿舍光线昏暗。


    这下真的是身心舒畅了,再也没有想那些有的没的。


    但疯狂高潮和射精后的我俩都有些疲惫,聊着聊着不一会就睡着了。


    心里的某块石头被少年挪开了,这一觉我睡的很香,没有黄文剧情中的被操醒,也没有做什么怪的春梦,最后在一阵饭菜香之中醒来。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下午18:07了。


    房间的小桌上好几个外卖盒,各种各样的菜都有,小云已经洗漱穿戴整齐,穿着蓝色短裤和白色短袖,坐在小沙发椅上玩手机。


    「云云~」


    “媚儿姐你醒啦,不知道你爱吃什么,我就什么都点了一点~”之后我们一起吃了饭,我倒也不挑食,什么都能吃,但是就是胃口太小。


    边吃边聊着,不一会我就吃饱了。


    “学校不让用大功率电器,不然我可以做饭给媚儿姐吃~”「哇哦,好期待~没想到晓云还会做饭!」


    “很小的时候开


    始,我就自己学煮饭的,哎嘿嘿。”怯,明明就是因为那女人经常不回家吧?天天把自己的亲生孩子丢在家里,懂事的让人心疼。


    「真的好厉害~真棒~不过,姐姐现在还想吃点别的东西~」“诶?媚儿姐想吃什么?”


    我从沙发椅另一边起身,左手一松,把略微能遮掩性感曲线的薄毯,剥落在地。


    蹲做在小正太面前,脱下他的休闲短裤。


    肉棒直接弹了出来,少年的青龙肉棒没有一丝毛发,身体是白嫩的,肉棒也白白嫩嫩没有严重的色素沉着。


    一想到就连声音也是清脆又中性,还会发出可爱的叫声,就想要一口把他吃掉。


    滚烫直挺,贴着我白嫩细腻的脸。


    我轻轻抚住肉棒,妩媚的说道:


    「姐姐想吃,这个,可以吗?」


    小正太红着脸点了点头,肉棒也兴奋的颤了颤。


    右手理了理垂下鬓角,我伸出左手扶住阴茎。


    张开樱桃小嘴伸出小香舌,低头舔弄起充血肿胀的龟头,带着淡淡咸味的先走汁被我不断吮吸。


    「略~~~啾啾~唔噜~mu~~~嗯~」


    彻底湿润之后,我开始把整个龟头含在嘴里,用舌头搅弄。


    “好温暖,啊~~~太舒服了,媚儿姐的舌头,呀啊~~~”清洗过的龟头带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小正太靠坐在沙发椅上,娇俏的小脸被口的露出迷离的表情。


    蹲下的双腿大开。


    我轻轻捏住他白皙的青龙低头反复吞吐起来。


    「啾啧~~~唔~唔噜~~~」


    感觉身下的小淫穴里大量的汁水缓缓流出,拉出一条长长又有弹力的靡靡银丝,接连滴落到地上。


    「唔噜~唔~~~噗啾~唔唔~唔噜~~~」


    晓云的性爱技巧是很生疏的,毕竟处男都是我破掉的,技术肯定是要慢慢来。


    好爽!


    「唔啾~想不想射进妈妈嘴里?」


    跟他做爱的乐趣,就是在于看那张俏脸爽到羞红着颤抖。


    “呃呃,好想,好想射进媚儿妈妈的嘴里~呃啊~~~”然后像女孩子一样娇喘。


    「唔噜,唔唔~噗啾~唔~~~」


    最后狠狠的榨出大量精液。


    “太舒服了,呀~~~,不行了不行了~~~,要出来了!”毕竟那么小的身体居然有那么大的肉棒,而且精液量还那么夸张,我要吃个饱饱~我不断低头抬头,加速狠狠的吞吐着,每一下都把肉棒全部吞入喉咙,然后拔出再吞入。


    「唔唔~唔~唔噜~咕噜~唔~~~」


    小正太红着脸不断可爱的娇喘出声,很快就在我1练的深喉中爽的颤抖起身体,肉棒也涨了起来。


    要来咯~


    “哈~~~啊啊!!妈妈,我射了~~~~”


    这一次的晓云叫妈妈就没有先前的犹豫和胆怯了,调教很成功啊。


    嘻嘻,好可爱,妈妈会全部接住的~


    一股股浊白注入食道,我紧紧低着头贴近他的小腹,把肉棒和精液全部吞入。


    「唔唔!!!咕噜~咕噜~咕噜~~~唔~唔噜~」情欲本就旺盛,水不一会已经在胯下的地上积累了一摊,吞精的时候我开始伸出左手搓揉阴蒂。


    小穴有些发烫,且极其敏感,上手就感觉酥麻一片。


    「呜呜~~~唔!!!~~」


    敏感至极的阴蒂,在手指搓揉中阵阵触电般的酥麻,伴随着口爆射精的窒息感袭来。


    接着猛烈的高潮再次袭来,爽的我阿黑颜都出来了。


    射完了之后,把肉棒从嘴里缓缓拔出,剧烈的喘息起来。


    「噢嗯~姐姐都潮吹了,天,哈啊~~~好多精液,好好吃~~~」打扫干净的地板上积累了一摊我的淫水。


    潮吹余韵后身体有些微微痉挛,身子也有些发软,我无力的跪坐在地,双手趴伏在晓云腿上享受着余韵。


    “呃,妈妈,太舒服了~哈啊啊~~~~”


    小正太也躺在沙发椅上,舒服的微微颤抖着。


    之后我们一起收拾了房间,给晓云换上了备用的床上三件套。


    简简单单在他的浴室里洗了个澡结束了战斗。


    晓云的衣柜里有很多女装和假发,一想到晓云还有性转XP,就让我兴奋到模糊。


    身材娇小,比正常男人更纤细的腰肢,白嫩的身体,腿型细长,平平的熊脯还有大大的无毛鸡鸡!


    哦吼吼~


    玩了一下换装,看着他可爱的穿着汉服、jk、洛丽塔,还有各种小裙子露出害羞的表情,我简直大呼过瘾。


    「诶嘿嘿,就是这样,哎呀呀,好可爱,对对,提起裙子,把大肉棒露出来~哦吼吼,小可爱的裙下猛兽!晓云简直是天生的小伪娘,姐姐好兴奋!」我们还一起探讨了女装事宜,晓云给我展示了他手机里的照片,家里还有各种阴茎锁,各种五花八门不同颜色和型号的阴茎锁简直震撼我妈!


    还有怪怪的女装器,他说搭配阴茎锁套上之后从外表根本看不出来男性特征。


    「会损伤身体的吧?这个东西……」


    但是晓云那玩意,又很大,感觉没什么变化似的?


    “说是会,但我没有感觉到过变小,我时不时会量一下。”「哇,真是捡到宝了,晓云肾和鸡鸡功能都不是一般的好啊!」“诶嘿,我就是,喜欢收藏这些……”


    嘟嘟~手机突然响了。


    -来电人-沐秋鸢-


    握草!玩嗨了!忘记了晚上还有排练了!我接起电话,声音有些发虚。


    「喂,学姐~」


    电话里传来女人有些无奈的声音。


    “小姑奶奶,你宿舍怎么找不到你?七点半不是要排练吗?”看了一眼面前依旧穿着黑红相间洛丽塔,鲻鱼头两侧用可爱黑红色蝴蝶结扎了两个小辫子的可爱少女(?)。


    他一脸乖巧可爱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当我看过去他就发现他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也弯了弯。


    「啊哈哈,我刚刚吃完饭,马上就来,马上就来~」挂断了电话,我直接伸手把晓云拉到怀里,伸手进他的裙摆,抚摸起系带粉白条纹下,系着粉色蝴蝶结的肉棒。


    然后吻上他粉嫩的唇。


    “啾~唔~啾啾~~~”


    扶着他的头,感受着两条舌头不断缠绕,然后缓缓拉出银白丝线。


    「唔~啾啾~~~晓云,要跟姐姐出门吗?」


    小正太面色有些红润,微微点了点头。


    就这样,给穿着黑红洛丽塔的晓云带了一个黑色口罩,我们俩打开房门来到空无一人的走廊,然后朝着大讲堂方向走去。


    一路上无惊无险,大学里对LO娘早已经见怪不怪,只是看见我带着一个可爱lo娘,都会多看几眼。


    全然不会想到,我身旁的小萝莉,其实是巨根小正太吧?


    宽大的黑红lo裙下,白嫩的青龙上还有我亲自系的蝴蝶结,口罩下的面孔肯定红彤彤的了吧?


    察觉到我戏谑的眼,小云也低下了头,牵着我的手也紧了紧。


    【待续】


    无广告 纯净版 taoxinys.com 老司机都懂的【回家的路LtxsdZ.xYZ收藏不迷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