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万界神女征服录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万界神女征服录: 【万界神女征服录】第十章 野草道人现身

    作者: 南曲


    2022/11/22


    又是无肉的一章


    ......


    「咔......咔擦......」一道清脆的声音敲响在这片空间。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从石像看不见的部位


    一道巨大的裂缝开始向下蔓延。


    「石像裂了,这里要塌了,快退!」


    「圣女大人刚刚打破的那个洞口!往哪里走!」


    余下的三十多个人施展出身法或御空的手段,飞出了那片幽闭的空间,光暗


    之间突然的交错,众人只觉得一阵晃眼,一片绿野便映入眼帘。


    「这......这是食灵草?还有神虚树!」


    「百年蛇妖天圣果!能让蛇形妖兽 蜕变的天材地宝,这里居然也有!」


    「百年檀香木,五 十年 流星花,我们 家族找了数月都没找到。」


    「啧......这觅香莲,可是九毒草之一,若无特殊手段碰都碰不得啊。」


    满地的灵草灵果,惊喜地众人狂喜,甚至忘记了刚刚发生的事情,不少修士


    已经飞身而下,欲去取走那些外界难以求得的灵草。


    凝视着那片绿野,徐甄眼中闪过一丝红芒,红色的长发飘然而起,对着那些


    修士怒喝道:


    「不想死就停下!」


    众人身形一顿,扭头转身看向眼前那个红发少年,姬莲梦也是转过身来,美


    眸中带着疑惑。


    徐甄神色沉重,冷汗已经从他的额头滑下,游经下颚,最终从下巴处流下:


    「这......这座旷野...不...这不是旷野,这是一个巨大的生命体!贸然触碰它,


    恐怕会惊扰到这个生物」


    「它的气血很强大?」


    「非常强!与成年血兽有的一拼。」


    短暂的 交流,姬莲梦面色凝重,玉手握紧了佩剑。血莲教的血兽,是血莲教


    血兽堂一脉的以自身精血培养而成的,一头成年血兽仅凭肉身至少便有地境巅峰


    期的实力,加上其气血凝实,手段更甚,破坏力更强,比之一般的地境妖兽还要


    恐怖几分。


    他人虽听不懂,但见姬莲梦如此谨慎的样子,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再


    度掏出自己的法宝兵器,谨慎地盯着四周,一时间众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啪啪啪!」就在此时一道掌声从那座幽闭的空间中传出,一道佝偻的身影


    慢慢地从中踏出,是一个老妪,老妪满头白发,咧着嘴笑眯眯的,却看不见一齿,


    一身麻布制成的布衣,脚上踩着一双极为破旧的布鞋。


    此时老妪缓缓踩着虚空走出,看向徐甄,脸上笑容更甚,她缓缓张开嘴,用


    沙哑的声音说道:


    「少侠好眼力!这是老身年轻时养的妖兽,小百山,想不到五百年过去......


    它已经长得如此大了。龙腾小说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百山?您是野草道人!」还不等徐甄回话,一个修士便惊恐地指着老妪喊


    道。他来秘境前查阅过不少典籍,此时听见百山的名号, 回忆起了在看过的一个


    野史里面记载着,野草道人曾年轻时养育了一只药山兽,取名为百山。


    至于为什么叫百山......据那野史上所载,是野草道人抓捕了一百只药山兽,


    对它们进行了惨绝人寰的炼化最终合为一只......因正史并没有关于百山的记述,


    并且对野草道人的评价都是正面积极的,那修士本来就当一乐听听就算了,可如


    今百山这一名号又重新激起了他的 回忆。


    「哦?居然有人知道百山与老身的联系,真是意外...」


    野草道人神色古怪的看了眼那修士,那修士顿然毛骨悚然,百山存在是真!


    百山是野草道人的也是真!若那野史记载的才是真相,那眼前这个野草道人......


    「咻!」还没待那修士细想,他的额头处不知被什么东西穿过,随即目中失


    去光门,摔落在百山身上。看见这一幕,周围的修士连忙退,眼中附上灵力,隐


    隐约约地看见那修士的脑袋上似乎插着一根......野草?!众人回头惶恐地盯着野


    草道人。


    (什么时候出手的?)


    这是众人心中同一的问句。


    野草道人笑了笑,没有在意他人,又继而看向徐甄:


    「血莲教的好苗子呦, 年纪轻轻便到达了黄境后期,想来也是某个至强的宝


    贝弟子,这瑶池宫黄境巅峰的女娃出来老身倒是不奇怪,你一个黄境后期这么早


    放出来,莫不是当今天下,三宗的敌人都被肃清了?」


    被野草道人盯上,徐甄也不由紧张起来,此时也不顾其他修士投来惊异与好


    奇的目光,口中道:


    「前辈,晚辈境界低微,又从小怕死,自然不敢独自出门,这不是有我师父


    在外面守着嘛。」


    徐甄的师尊自然没有来,此刻徐甄只是拿出他毕生的演技,强装镇定和运筹


    帷幄道,为的就是暗示野草道人——他背后有人!另一面心里还是有些不安:


    (师尊特意给我算了一卦,说此趟出门,我总能逢凶化吉,应该不会死吧。)


    「呵呵呵,少侠,别说你师父在了,就算你师父不在,老身也不敢对三宗弟


    子不敬啊。」


    「既如此,为何五百年前反哺悟道草的你,今日又重现世间?」


    姬莲梦翩翩落在了徐甄身旁,接过话来,神色淡然道。


    「呵呵,也许是老身的身子骨太腐臭了,悟道草看不上老身了吧。」


    「你如今出世所为何事?」


    「无事,只是想看看 风景,游山玩水」


    「那为何要设置这座诡异的秘境?」


    「小女娃,你可能搞错了,这秘境可是天下宗门加隐世至高所设,与老身何


    干?」


    姬莲梦与野草道人一问一答,姬莲梦愈问愈蹙眉,野草道人却是一脸柔和,


    全然看不出他刚刚杀了人。


    「最后一个问题......」


    「小女娃你问了这么多,该让老身也问一问了吧。」


    「您请。」


    姬莲梦颔首,美目碧瞳流转,略带歉意地看了眼徐甄,似乎是在为打扰了徐


    甄与野草道人的交谈而感到抱歉。徐甄连忙摇了摇头,他巴不得赶紧溜得远远的,


    此刻反而还感激姬莲梦为自己解围喔。


    「嗯......如今的界主是何人?」


    「白迟大人为此界界主不知几千几万年,未曾变更过。」


    「哦?那为何都这个时候了......」


    白迟死于界外,界内鲜有人知晓此事,怕的就是走漏风声,星域还未派下新


    的大界主,此时天池大陆无界主守护,极 容易遭到他界的毒手。


    野草道人露出疑惑的神情,干枯的两只手掌摩擦着,仰起首来,看向这秘境


    纯一片蔚蓝的天空。


    「你在等什么?」姬莲梦淡淡地道。


    「这不是你们小娃娃该知道的事情。」


    姬莲梦看似柔弱的眼中闪过一缕寒芒,但眼前这老妪脚踏虚空,显然已经到


    达天境,远非黄境巅峰的她能战胜的。


    又过了片刻,野草道人依旧看着天空,也微微烦躁起来:


    (怎么还没来?)


    随即扭头看向姬莲梦说道:


    「白迟界主近些年都在忙些什么喔?」


    「我一个小娃娃怎该知道这种事情。」


    「哼!三宗弟子果然心高气傲,不过老身似乎只是说不会对三宗弟子不敬,


    可未曾说过不会对三宗弟子动手......」


    「你可以试试!」


    「呼!」


    刹那间,一股强势的灵风以两人为中心扩散开来,姬莲梦脚踩一朵玉莲型的


    法器,手中握着她的佩剑,在浑身灵力的运转下,剑身发出嗡鸣声。


    野草道人亦是佝偻着身子,满是皱纹和老年斑的脸上也是展现出一丝嗜血之


    意,几根野草漂浮在她的周身,随时等待射出。


    就在这时,一道清灵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内:


    「野草,回来!」


    野草道人神情微变,收起了一身灵力,随即冷哼一声,重新走回那幽闭空间。


    「这里居然还有他人?!」


    姬莲梦低咛一声,却未曾收起灵力,此时脚踏玉莲跟着野草道人一同回到那


    片空间,其余众人面面相觑,很快便决定跟随姬莲梦一同回去,只是有些可惜地


    看了看这满是灵草的「绿野」,还有略带同情地看着那位死去的修士...


    ......


    众人回到幽闭空间内,愕然地看到眼前这奇怪的一幕


    野草道人飞到了一株浮在空中的草面前,对着那株草微微行礼,那株草闪闪


    发光,不时有金色的符文于其表一闪而过,只是远远看上一眼居然有人就感觉到


    对大道有所亲近。


    那株草旁边站着一个神色茫然的少女,少女梳着马尾辫,身上穿着白色劲装,


    显得干练无比,只是此时双目无神,显得空有形而无神。


    见到那个少女,人群中的徐甄血红的眼睛瞪的老大,显然认出来那个少女正


    是来到秘境后没有见到的白英然。


    (她怎么会在这里,怎么变成了这副模样?那绝合人那小子喔?不会死了吧!)


    「白迟来不了了,我观他的道已经沉寂下来,恐怕已经遭遇了不测。」


    那株草闪光间,竟发出了声音,那清脆的声音传入众人耳中,这才意识到刚


    刚叫住野草道人的,竟是株草。


    「难不成是我们的计划败露了?」野草道人低声回道。


    「应该不是,否则这秘境也不会这么顺利地打开,为我们提供这么多年轻的


    气血。」


    「那我们的计划......」


    「无妨,没有白迟在,只是多了些麻烦罢了,现在就开始吧。」


    「好!」


    随即就在众人的眼前,野草道人的身体居然诡异地开始慢慢融化,露出一架


    白骨,紧接着白骨也融化了起来,很快便化为了一滩模糊不清的液体,那株草落


    在了液体之上,肉眼可见地将那滩液体吸收了,随着液体地被吸入,那株草身上


    的金光更甚,符文更加凝视,最终在最后一滴液体被吸入后,那株草的光芒照耀


    了整片空间。


    众人刚感到刺眼,那株草又主动飞入了白英然的口中,随着金色光芒的消失,


    一双金瞳慢慢睁开......此时的白英然浮在空中,翘着二郎腿,一手握拳枕着下颚,


    金色的瞳孔俯视着众人,身上的白色劲装不再,换为了一身金色的战袍,她的黑


    色长发也从发根处开始变白,直至一袭银白色长发束在脑后。


    她蔑视地看向众人,傲然的声音响彻这片天地:


    「尔等是求生,还是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