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蛟化真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蛟化真龙: 【蛟化真龙】第九章、第十章(母子/后宫/大奉同人)

    作者: 大草莓


    2022/11/18


    第九章 茶艺大师


    「果然,那许梦岫确有问题!」怀庆断言。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01bz.cc


    「母亲,那该如何去做?」太子心慌道。


    怀庆盯着自己下出来的崽儿,心说,怎么不像自己,像自己那太子兄长,临


    安那位亲哥哥。民间说外甥似舅舅,许青衣似自己亲舅舅炎亲王也算。


    怀庆陛下觉得炎亲王比废太子强那么一丢丢。


    「你先说说看。」女帝在考教未来的大奉国的继承者。


    「孩儿给许梦岫送了只胡姬,那胡姬的母国有求于孩儿,孩儿让她做什么,


    她就能做什么......」许晴衣假装意味深长的笑笑。


    在怀庆看来,那笑意却肤浅的很,「太子为储君,行事当正大光明,不做歪


    门邪道,此乃为人君的道理。」总归是自己亲儿子,该有的教导还是得继续。


    「知道了......」许青衣心里是不服气的,就这处宅子和里面进行过的勾当,


    「正大光明?呵呵......」


    「就是需要些手段,也得由暗中另设班底,由他人执行。必要时也能及时抛


    开。」怀庆哪不知太子脑子里在想什么,又解释道,「胡姬是你亲自送出去的,


    由她去办事,极是不妥。」


    怀庆想把这孽障揉碎了再塞回肚子里,怎能智障到如此程度?


    能把儒门超凡练到五品地步,太子本质上不笨,但从懂事起,身边所有人都


    在给他灌输,老爹神话般的事迹,现在遇到个有可能和老爹许七安一样命格的人,


    心里发毛才反常。


    关心则乱,心慌则更乱。


    许青衣失了方寸。


    怀庆张口又要教训几句,看到儿子仍显稚嫩的脸,长出一口气,说道,「未


    必是坏事,儿先回去仔细斟酌,此事不急,再议。」


    目送许青衣的身影走出正堂,怀庆站起身在堂内来回踱步。她是大奉历史上


    最惊才绝艳的女帝,哪怕在天生许银锣的光辉下,怀庆帝的名头依然自成体统,


    朝廷、禁军、打更人衙门都在她牢牢的掌控下。


    许梦岫的真实身份,让她的心思开始活泛。


    一个带有前世 记忆的正常男子,和 夺舍他人的超凡者有什么区别? 夺舍者生


    在美女如云的贵家,会有什么想法?


    九州历史上曾有过类似的事情, 夺舍的人,不少在女人身上百无禁忌。


    有位道门散修大能,曾把这段淫靡的经历写出来,名叫《附体记》,至今仍


    是禁书,但禁令形同虚设,大概每个喜好小说杂记的男子都看过。


    大能 回忆的经历不复杂,却让每个通读的男子心神向往。


    怀庆处于好奇也看过,她心性上颇有男子气,能站在男子的角度,体会经过


    各种努力收用了美艳的嫡母、纤柔的生母以及漂亮姐姐妹妹一大群......是多么舒


    爽的 人生。


    他......许梦岫,会不会羡慕那位大能?


    「需要亲自和那小子谈一谈。」怀庆已经等不及了,她传来几个老内侍一番


    布置。


    ......


    卫宏娘骨子里是那种视夫为天的女人,被小情郎破了身子,又美美的泄了两


    回,平日精明干练的卫尚宫,只想蜷缩在身量和她差不多的许梦岫怀里。


    她认为自己此生都从属了小情郎。


    两人肌肤相亲,许梦岫却没那多感慨,只觉得卫姐姐的滋味也就那样,不如


    那预备师尊好。


    当然,他也将怀里的处子少妇当做了自己女人,只是重视程度并不对等。


    卫宏娘将自己的一双乳儿贴在男人的胸前,云雨过后散发潮红的脸庞藏在男


    人的颈侧,身躯半侧,柔柔的压在情郎的身上。「小岫,小岫,小岫,你知道吗?


    妾身曾想过的,有朝一日成为你的女人,就是后来......后来......」


    刚破身的处子美少妇,正是对郎君的情谊最浓的时候。由于以前的经历,让


    她隐隐有些自卑,她恨不得把自己刨开,拿出身体里最滚烫的心向小岫辩白。


    便是再不懂女人心,许梦岫也能感受到身边人那喘喘不安的心思,「明白的,


    姐姐,你瞧!」缓缓推开美少妇,手指指在布满爱迹的绸单上,那最艳丽的红斑,


    「姐姐和我情谊最好的证明,我若负你,定遭天打雷劈,不得好......呜......」


    美少妇的素手用力捂在许梦岫的嘴上,最后一个字没说出来,「不要这样说,


    殿下何等尊贵的人儿,婢子可收受不起,要折福折寿的。」


    许梦岫开口轻轻用舌尖舔了一下美少妇的手心,卫宏娘觉得甚痒,「嗖」的


    将手缩下去。


    能清楚说话的少年调笑道,「那亲个嘴儿!亲完后忘了这茬,行不行?」说


    完也不等美少妇愿不愿意,伸手控住她的后颈,张开大嘴将那香喷喷、粉艳艳的


    丰腴唇儿彻底覆盖住。


    一顿狼吻,让卫宏娘那点小性全不知飞哪里去了。


    到底是青年男子,口鼻间感受到妇人的味道,肌体上摩擦着美人的滑腻,半


    刻前才出完精的肉棍,悄咪咪的再次充盈,再次壮大,再次变的坚硬。


    感觉到小腹处那让自己欲仙欲死的物件又在茁壮成长,卫宏娘的心弦也被撩


    拔的纷乱,空旷了近三 十年的女体,哪能只被一注精水浇灌满足。


    她的乳尖也在慢慢胀大,柔媚的腰臀不由自主的厮磨在小情郎的雄性躯体上。


    美少妇情欲的不耐清晰的传达给了许梦岫,他正是贪的 年纪,正是需要可以


    配合他情欲的 尤物陪他,好浇灭少年郎那无处存放的欲火。


    「卫姐姐,我还想要你,能受的住吗?」男人要主动,见美少妇嘤咛一声,


    把头侧过去,就什么都懂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让美少妇趴在自己身上,许梦岫用双手卡在那双浑圆的大腿上,微微用力掰


    开。调整好肉棍的位置,让湿漉漉的阴户夹在两侧。


    「嗯......」那柔嫩的肉感挤压,少年在酥麻下哼出声。


    「姐姐,你先把身子上探。」火热的肉棒急需回到它的容身之地,再次品尝


    美少妇膣内软肉的抚触。


    龟首已经对准了膣口,那两小片裸露在外的膣肉主动 缠绕到龟首周围,卫宏


    娘感到那羞处又肿又疼,但钻到脑门的心痒却使她主动将身子向下凑去。


    「疼......小岫......殿下......慢点,慢点。」娇媚的呻咛从唇口不断传出,火


    热的喘息打在男人的脸上。其实身下的男人真的没动过,主动把自己套在那火热


    肉棍上的,是卫宏娘自己。


    当然,美少妇不会承认是自己发情,龟首卡到花心处时,她逐渐放松了身子。


    再成熟的女体,那膣肉也是第一次受用鱼水,充血肿胀是免不了。许梦岫那


    肉棍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感觉。身上美少妇整个膣腔变的火热、变的脆嫩,用力


    揉搓挤压着让它们受创的罪魁祸首。最内的花心一张一啄,轻轻吻着小情郎的龟


    口,好像要再吸口浓精出来补一补身体。


    虽然想再次大快朵颐美少妇,许梦岫也明白她到了极限。在卫宏娘的配合下,


    他微微晃动腰胯,用起了水磨功夫。


    「姐姐,我娘亲从宫正司借的那《姬氏育嗣秘典》,能不能给我瞧瞧她要看


    的?」


    「哦......啊......有还回来的,小岫你先看?呀!呀!轻点点!」在阴膣里缓


    缓抽动的肉棍,突然快速砸在花心上。


    是许梦岫用力顶了三下,以做惩罚,「姐姐明知我要做什么......」又用力顶


    了一下,感到身上肌肤相亲的美少妇,呼吸都粗重了,「提前看看,指不定就能


    知道娘亲要做什么,好未雨绸缪。」


    卫宏娘想想,提前让小岫看看,好像也没啥要紧的,「那你......有空来宫正


    司,妾身带你到......藏珍库那里,只在那里看,不能带除去,万一国师娘娘要,


    那就糟了。『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那是自然。」许梦岫满口答应。他之前看到那书后,开了脑洞,想是不是


    在书里加点佐料,譬如在书某页加几段关于「娘亲亲自性 教育,有益于儿子成长」


    的内容。仔细想想后,全是漏洞。


    首先第一点,他手下没有可信、可用的人手,也没有多少供他使用的钱财,


    不管伪造笔迹,还是加入伪造书页,对现在的许梦岫来说,都属于不可能完成的


    事情。


    只这一点就否了脑洞。


    不过,前世一句嚼烂的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先看看便宜亲娘会用


    什么套路 教育自己,总是好的。


    思绪飘荡,许梦岫感到美少妇肿胀的阴膣嫩肉,竟然被他的水磨功夫消了肿,


    又变的软糯。


    试探性的用力顶了几下,美少妇没有像方才一般惨哼。


    「姐姐,可以吗?」见卫姐姐微不可查的点头同意,许梦岫将身上的美少妇


    翻转到身下,调整好姿势,把女人一双玉腿压到她的身前。


    先舒缓的整根抽插,见美少妇将自己的臀跨送起,知她已经暂时恢复,便逐


    渐加速,只追求软肉和肉棒摩擦的快感。


    一阵狂风暴雨把卫宏娘卷的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只知道用雌性的本能,用阴


    膣和花心来体验小情郎的爱意。


    随着少年最后抽搐似的撞击,她也同样再次欢尝到男女之爱的巅峰,那一股


    股灼热的精水好似能盈满身体,让她紧紧搂住小情郎,并送上自己的香唇让情郎


    品鉴。


    云收雨散,两人有温存了一小会儿,散掉情欲后,才惊觉需要收拾打扫屋子。


    院子里有仆妇,许梦岫觉得,反正她们应该听到动静了,就让这几个仆妇来


    打扫算了。


    卫宏娘坚决不许,只问要过了那染了梅花的绸单,其他都是她自己来打扫。


    目送卫宏娘好像没事人一样离开,贤者时间的男人是最睿智的生物,他思考


    起卫宏娘的行为。


    一位经过宫廷 严格训练的女官,必然是礼仪端正、行事稳妥、心思玲珑的,


    卫宏娘能顺着他 一时兴起的胡混,要么真的是爱煞了他许梦岫,要么是有人授意。


    回头看看便宜亲娘的卧房,能给卫宏娘做主的,大概是那卧房原来的主人。


    许梦岫不知道的是,虽然卫宏娘确实是洛玉衡派来的,但让她敢于跟着许梦


    岫荒唐,是慕南栀在假传懿旨。


    美少妇已走到院门,到门槛处迈脚,却张不开腿。顿一顿,许是在想怎么才


    能优雅的过去。见她侧过身体,眼神多半向让她遭罪的许梦岫瞅过来,拉起裙裾,


    提起右小腿,跨在门槛的外边,然后是左小腿。


    最后她头也不回的拐出许梦岫的视线。


    「嘿嘿!」


    ......


    傍晚,凤藻宫内。


    是许玲月在向洛国师请安,妹妹向长嫂端茶请安,非常正常。


    堪称典范的眼影与容妆,秀发一丝不苟高高挽起,岁月让这位绿茶大师眼角


    填了些许浅浅的纹路,两支墨翠缠丝步摇衬托下,许玲月浑身上下散发着「精致」


    两个字。


    在洛玉衡眼里,对面女人却透露出娇柔拿捏的姿态,不太讨喜。


    两人唠完闲话,许玲月进入正题。


    「国师娘娘,开国奉圣夫人有请您回趟府里,她老人家有要事相商。」相处


    十多年,精明的许玲月早明白,清雅冷艳的洛国师从来不大看得上她,就连许府


    那里都瞧不大起。十多年里,也就年节里会到许府里住两晚,以示她洛玉衡是许


    家人,她的儿女是许家后代。


    所以言语尽量用官方敬称,一方面表示尊敬,一方面表示疏远。


    「不知老夫人何时有闲暇?若是老夫人相邀,就随她意愿。」洛国师回道。


    「开国奉圣夫人说,只要国师娘娘到就可以。」


    「那明日辰时必到。」洛玉衡玉手握起茶盅,嘴唇轻轻触到盅沿,又放下。


    见洛国师的意思明了,要端茶送客,许玲月便借口府里还有事,起身告辞。


    既然许玲月不说,洛玉衡就没问,明日装个样子去就是了,横竖她姬白晴能


    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事?


    人伦道理上,姬白晴是洛玉衡的婆母,即便年龄小几岁,也是洛玉衡的长辈。


    但洛玉衡有很多理由对这婆母尊重不起来。许七安睡过什么女人,别人可能


    不清楚,她洛玉衡是一品陆地神仙,六感敏锐,怎么能察觉不出来?


    姬白晴沐浴时放云州特产的一种白梅花香精,气味丝甜素雅。但凡许七安和


    他娘开国奉圣夫人处在一个宅子,他的身上必然会沾染那白梅花味道。


    以洛国师的见多识广,高门大户里,家教家风稍有不严谨,你淫我烝的事情


    就少不了,能爬灰的爬灰,该养小叔的养小叔,兄妹、婶侄抱一起上床,偶尔嫡


    母庶子,或者庶母嫡子间有点瓜葛也正常。可为了讨好儿子,亲娘亲自上阵的还


    是不多见,更过分的是......


    洛玉衡太明白,云州行宫那里所谓收养的一对儿女是怎么回事。他们就是许


    七安的亲儿女,叫亲兄妹也正确。


    不过自己这道侣许宁宴,实力震古烁今,超品武夫威压天下,更作了守门人


    代言 天道,谁敢说他的不是?


    这九州天地,本质已经是许七安的玩乐场,洛玉衡虽对他在内宅的荒淫作为


    不满,但仔细想想,他很收敛着性子,并不算作威作福。


    心里一点点芥蒂总是免不了。


    好在自己的儿子,最近上进了不少。据十王府里的线报,他没祸祸过府里的


    下人,那俩暖床 丫头的身子都没破。


    至于那卫宏娘,洛玉衡乐见其成。将来许梦岫娶的正妻未必是顺自己心意的,


    不如早安插进一个。


    ......


    专门去见婆母,为了避免让外人说嘴,洛玉衡每次带有礼物。


    以示对无法亲口叫「婆母」的补偿。


    十几年了,洛玉衡一直称呼姬白晴为「老夫人」,当初许七安 对比了下两人


    的年龄,甚至觉得委屈了「小姨」。


    洛玉衡虽性子高冷,但作为人宗道首,世间该有的礼数,该有的人情世故,


    她肯定不会忘了。


    礼物简单而贵重,是真正能延年益寿、驻容养颜的丹药。


    存储这些贵重丹药需要专门的道门法器蕴养,需要洛玉衡回灵宝观内去取。


    那法器就在洛玉衡以前卧房的某处暗格内。


    一道金光闪过,洛国师从凤藻宫到达灵宝观内。观内的弟子习以为常,早认


    得那是道首的遁光。


    两个管庶务的道姑立即整理出需要道首签字画押的文书,倒腾着腿儿,一路


    小跑向道首的卧房。


    遁光是降落到那里的。


    洛国师今日没处理庶务的心思,她进来后就吩咐看院子的婆子,只是来取物


    件,马上要走。


    那俩道姑怀抱一摞文书,悻悻而回。


    开门,进入卧房,洛国师六识何等敏锐?屋内存着淡淡的一股子男女情欲的


    味道,尤其是她当年睡的榻上,味道更浓郁。


    「莫非是灵宝观里的弟子来这里 偷情?」道门人宗传法对男女弟子一视同仁,


    也不忌讳婚娶。


    灵宝观内分别有男女弟子几百人,偶尔有弟子耐不住清修寂寞,找个道侣,


    观内长老还帮助办理仪式。


    所以有 偷情的不奇怪,奇怪的是能跑到宗门道首、当朝国师、同皇后位的洛


    玉衡的榻上。


    洛玉衡首先排除了邪道人士的挑衅,十多年来在许银锣的号召下,正道宗门


    配合打更人衙门,不仅在抓捕佛陀余孽,也顺便处理了大大小小的各种邪道宗门。


    邪道人士为恶小的多被抓起来劳改(许七安的想法),有大恶的直接被杀了


    头。


    极少数运气好的,逃往了海外,或者藏到了深山里,从此不见踪影。


    若真是门内弟子做的,这种事情随便问问,就能知道答案。


    洛玉衡招来负责此处扫撒的几个婆子,她们都是弟子的家人,极为可靠。


    不过几个婆子却扭捏半天,洛国师终于从她们吞吞吐吐的话语中,还原出事


    情的真相。许梦岫收拾「战场」时还问婆子要过了有落红的床单。


    「这赖悖小子!」这事儿难住了冷艳聪慧的洛国师。混账儿子现在就在观内,


    她想传他来,训斥一通,又不知道从何处下嘴合适。


    她纵横天下数 十年,真没明白如何处理「儿子在亲娘床上玩女人」这种


    事情。


    洛国师对不懂的事情,从不吝惜寻人赐教,于是她第一时间想找闺中 密友慕


    南栀商量,想想又作罢。


    事儿太丢人,那慕南栀的嘴有时候不把门,万一传出去就糟了。


    她突然想到闺蜜曾经给她介绍的那本「教子秘籍」,她召人从宫正司借阅了


    两本后,感觉内容甚有道理,但最近几日事情,多没有继续参详。


    打定主意,洛玉衡决定在近些时候,一定亲自去宫正司找后续的「秘籍」。


    既然到宫正司,对卫宏娘也得说道说道。


    正经任命的内院女官,由着皇子性子荒唐,成何体统!


    第十章 怀庆的阴谋


    神清气爽的睡了一晚,许梦岫做完早课,便随便找借口要去内院。


    他是大奉正经三皇子,又是道首的亲子,平日功课当的一个「勤」字,那些


    许小事自然无人去查证是否真实。


    他顺利的出了灵宝观,进入皇宫内院。


    「殿下?!」许梦岫刚跨进宫正司的院子,一个小宫娥直接迎上前,轻声叫


    住他。


    「何事?」他是来找卫宏娘看《姬氏育嗣秘典》的。


    「请殿下先跟奴婢来,有‘奇变偶不变’的贵人想见您。」


    许梦岫一惊,首先想到了是太子,莫非......


    宫正司西侧一座常年封闭不用的宫室内。


    有位身穿 长袍儒衫的女子背对站立其中。


    这身影太过熟悉,许梦岫刚进室内就认出,是大奉帝国的至尊,怀庆陛下。


    毕竟整个内院,喜穿男子服饰的女子就她一个。


    许梦岫躬身,「陛下!」私下场合,怀庆要求后代们鞠躬行礼即可,不用行


    大礼。


    「免礼。」怀庆转身,眼眸仔细打量对面的少年。他眉宇间颇似洛玉衡,脸


    型与许七安相似,确实那俩人的血脉种子,谁知种子的内里却成了他人。「你叫


    什么?」怀庆开门见山。


    这问话如此直接,让许梦岫稍稍一滞,不过怀庆的风格便是这样,他倒不意


    外。


    显然,怀庆的意思不是让他再复述一遍自己现在的名字「许梦岫」,而是让


    他重新介绍真实的自己。


    「陛下,我现在确实姓许名梦岫,开诚布公的说,我另一个名字叫穆罕默德


    ·冯·巴图鲁·迪克·普洛耶夫斯基。」少年一边叙述一边做了个前世西方的背


    手抚胸鞠躬礼,以增加自己话语的可信度,「前世的我也是个人族,不是妖魔鬼


    怪。」


    「哦?听名字,语言与大奉语言大不相同,说明你来自异文化,如何知道许


    银锣的暗语?」怀庆怀疑道。


    有点把大奉世界权力的顶端当傻子了,许梦岫连忙补救,「在我前世的世界,


    有与大奉文化及其相似的华夏文化,它非常伟大,邻国都仰慕华夏,以懂华夏文


    化为荣。猜测父亲就出生在那里。」


    「既然是人族,朕暂且饶了你的性命,九州历史上有过外魔入侵,曾给百姓


    造成祸患。」怀庆凤目含煞,威胁道。


    「陛下请您放心,虽有前世 记忆,但我转生在大奉,此生当做大奉人,否则


    天打雷劈不得好死。」许梦岫赌咒发誓。


    「另外,原来的许梦岫喔?」


    「孩儿依然是许梦岫,该有的人格、 记忆孩儿都还在,只是多了一段前世的


    记忆而已。」许梦岫交代道,这段他没诓怀庆。


    「你对洛玉衡怎么看?」怀庆突然问道。


    这句话问的突兀,许梦岫没听出语气里的不怀好意,斟酌一息,「孩儿今世


    的最亲近的人,最尊敬的母亲。」


    怀庆语带揶揄道,「真的只是如此吗?洛玉衡当年可是屈指可以与慕南栀相


    比一下的美人,冷艳无双,气质超凡,多少英雄侠少欲讨佳人一笑而不得;废帝


    曾富有天下,想求双修而不能。」从来不在外流露女性柔媚的怀庆,言语婉转间


    带着极大诱惑,「你,在夜深人静时,没有一点点的想过吗?」


    「她是我的娘亲!是这世界上最关心我的人!」少年在抵抗,但他哪是已经


    动用手段的怀庆的对手。


    怀庆在里间安排了一位半步三品的梦巫,一位练有心蛊的四品蛊师,来影响


    许梦岫的心智。


    「许七安就要回来了,他到这后宫,他会与你最喜欢的人耳鬓厮磨,他会与


    你最喜欢的人交颈相拥,他回与你最喜欢的人鱼水交欢。你,和他来自同样地方


    的人,甘心吗?」怀庆的声音已经近乎女子交欢时的呻咛。


    此时在许梦岫眼前,又浮现出深刻在 记忆中的 画面,一家人酒足饭饱后,许


    七安搂抱着洛玉衡回到后院,两人相对而视,眼中流淌的都是幸福的模样。


    「他们是我的父母,他们应该相亲相爱!」


    「你没有一丝,想取代许七安的想法吗?就一丝,就那么一刻。他不过比你


    早来几年,就什么都有了。」喔喃的女声钻入许梦岫的耳中,「而你,你得到想


    要的了吗?」


    「大奉书里就那么写着,我能有什么办法?原书设定就是这样!作者就是天。」


    已经被三位高品超凡者压制崩溃的许梦岫,说出了心里最终的秘密。


    「哦?!」怀庆感觉自己听到了了不得的事情。她的思绪高速回转,把握住


    了许梦岫话语的关键。


    原来在这小子原来的世界里,九州世界就是一本杂记,或者就是一部话本?


    这就有意思了。


    怀庆不纠结世界根源是真是假的哲学问题,她是个现实的人,在经过大劫后,


    她行事变的更实际了。


    在怀庆看来,九州世界的起源, 天道的机理,还是交给司天监褚采薇他们研


    究比较好,她负责拨银子,过后最多观摩验收一下成果,瞧个新鲜劲儿。


    不过,「挖到宝了!」, 如果九州世界是一本书,那这小子也许知道些怀庆


    也不知道的秘密,用许梦岫的气运和命格流放许七安的把握就更大了。


    男装女帝摆手,许梦岫所受的精神压制瞬间消失,他对刚才事情有完整的记


    忆,怂拉个脑袋杵在那里。


    「你很有价值!」怀庆无比坦荡的说道,「和朕做个交易吧。」


    许梦岫很想拒绝,然而形势比人强,他怎么拒绝?另一方面,他隐约察觉到,


    怀庆大概不是父亲许七安那边的,她好像不打算将自己是 穿越者这事透露给许七


    安。


    既然不想让许七安知道,那多半对许七安不利了,至少会让他很不高兴。


    「陛下想教孩儿做什么?」


    「反!许!银!锣!敢不敢?!」怀庆开门见山道。


    按原著中的情况,怀庆和许七安的感情基础还是很坚固的,也不知如何才搞


    到这版地步?


    「孩儿还有的选吗?」许梦岫回答。


    「既然朕说这是交易,你不问问朕要给你什么?」怀庆坐下,用手势示意周


    围的随从们都出去,她又秘事要谈。


    紧张的气氛缓和下来,许梦岫开口问道,「孩儿先想问陛下,为何要反我父?」


    刚问完,他感到庞然的精神压力再一次 降临到身上,和刚刚充满诱惑与魅惑


    的力量 不同,是单从怀庆身上发出的。


    这股精神力量何等的苍凉、浩大,引导着许梦岫回顾了从开国至大劫,大奉


    帝国几百年的苍茫历史。


    有雄才伟略的帝王、有足智多谋的统帅、有正气凌然的学士、有为民请命的


    强项令。一次次战役中,忠诚的将士们在大奉帝国的旗帜下浴血杀敌,要么赢得


    胜利,要么与敌皆亡。一回回政争里,正义的文吏们在大奉朝廷的大义下舍身忘


    死,要么强谏成功,要么肝脑涂地。


    延续近千年的大国, 传承捌佰年的血脉,现在就在她怀庆帝的掌握下。


    「虽废帝误国,但终究是朕掌了这大奉,朕不想百年后,去见列祖列宗时被


    骂,换了种!」怀庆道出了理由。


    相同的戏码,许梦岫没有在马腾的 记忆中找到,但华夏历史上因皇权归属,


    父子反目、母子相残、兄弟闫墙比比皆是。怀庆有这样的想法,一点不新鲜。


    甚至,对面的男装丽人,让许梦岫第一次对这大奉世界有了彻底的实感,「


    原来他们也是活生生的人,不是书里衍生世界的npc 啊。」


    既然是活人,就有怨怼,互相间有矛盾,有斗争。


    「敢问陛下,孩儿的大哥许青衣稳坐太子之位,何来换种一说。」许梦岫问


    道。


    「大奉朝的大统,乃父属意的是你姐姐许梦翡。」怀庆继续开诚布公的解释


    道,「所以许梦翡现在在边陲带兵,所以他用自己威望召全京城的百姓迎接你姐


    姐。」


    「那孩儿又能做什么?孩儿资质愚钝,恐不堪陛下重任。」现在谈的是反一


    位超品武夫,许梦岫认为必须将前因后果搞清楚。


    「乃母洛玉衡,原本打算将你姐姐培育为下一任人宗道首,让你做个太平王


    爷。后来得知乃父的规划,她倒不置可否,只是见许七安将许梦翡立为皇太女的


    意志已定,便把你又拎出来,试试看能否继承人宗。」


    「孩儿倒是有察觉。」许梦岫在怀庆面前被扒光,那索性就光棍点,「陛下,


    前世我看的那本小说叫《大奉打更人》,内里的情节与孩儿出生前发生的一模一


    样,但毕竟隔了好几年,具体细节记得不是太清。」少年在展现自己的诚意,「


    陛下与许七安第一次见面,当在某次对废帝的行刺后......嗯......记得陛下是地书


    碎片的一号。」


    听到这里,怀庆更确信许梦岫是反许七安的关键。


    怀庆胸怀天下,从不吝啬,「你助朕成事,天下女人,你看上哪个,朕给你,


    包括那洛玉衡。」


    许梦岫口中称谢。


    两人又密探一阵,离开前,怀庆给了许梦岫一块颜色漆黑的镜子。


    「这是地书碎片的仿品,只能做传讯用,你若有事联络,就在上边写。」怀


    庆交代完,「你先去做你的事吧。」


    又站在宫正司门口,许梦岫才感到背后中衣已经被冷汗濡湿一片。


    他强烈的感受到,在大奉帝国有心的顶尖人士面前,自己那点小心思、小伪


    装,早被人家看的透透的。


    也幸好,怀庆是有不可告人的图谋,才寻上的许梦岫。要事她还与便宜爹一


    条心,那许梦岫的故事,今日多半要大结局,少半会变成没啥可讲的肥皂剧。


    至于怀庆帝和便宜爹的矛盾,怀庆那边应当藏的很好,许七安没发现。 如果


    没有他许梦岫的存在,怀庆应该会一直引而不发。


    封建统治者心里那点小九九,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打下一片土地,就开始


    计划统一天下,统一天下后就开始 妄想千秋万代,她怀庆不会例外。


    问题在,九州这方天地是个妥妥的高武超凡世界,便宜老爹许七安是位格上


    的超品,武力上的顶尖,还是 天道的代言人,「门」的守护者。


    哪怕怀庆从自己这里获得某些「秘密」,她也不大可能对抗的了许七安。


    「管她喔,还有逆道经这底牌。」多想无益,事已至此,许梦岫决定走一步


    看一步。


    ......


    宫正司藏珍库内,许梦岫蹲地上在翻那本《姬氏育嗣秘典》。


    领他进来的卫宏娘,因为另有公事处理,娇声嘱咐他不要乱翻藏品后,便离


    开了。


    上次只是 走马观花,随便翻翻,这回他瞧仔细了。他拿手里的是秘典的第八


    卷,里面详细讲述了大奉皇室秘传的房中术之类。


    虽然图文并茂,女子还画的惟妙惟肖,但经过现代成人文艺作品洗礼的少年,


    注意力只光在文字叙述的内容上了。


    许梦岫觉得秘典里的房中术正经的过了头。


    没有一句在说如何享乐,内容干巴巴的,看着倒是像「大奉皇家种猪配种手


    册」,全是提高女方怀孕几率的东西。


    明年成了天尊的亲传弟子后,倒是用得上。许梦岫想象那气质冰冷素颜的冰


    夷元君,挺着大肚子,在床上任他蹂躏,心里热燥的不行。


    想着想着,那大肚婆的面庞,从谢清薇慢慢变成了洛玉衡。少年胯下的肉棍


    也燥热起来,把裆部顶起座帐篷。


    许梦岫决定,等卫宏娘忙完了,找她凑合来一发泄泄火气。


    放下第八卷,翻开第九卷。内容是教导皇子、皇女如何御使他人的。


    连想到方才与怀庆承诺的「合作」,那女帝是不是也是按这卷所述培养出来


    的?


    「等等!」许梦岫灵机一动, 回忆起先前那个脑洞,是否可以借用怀庆的力


    量,更改《姬氏育嗣秘典》的内容?


    别看便宜爹许七安的声望、实力无人能比,可大奉朝廷其实是掌握在怀庆手


    里的。她手下必然能人异士无数,伪造书籍简直手拿把攥。


    说干就干,他从怀里摸出刚得到的仿地书碎片,左手拿住,右手伸一根手指


    放嘴里,蘸点口水开始在上面写画。


    「陛下,孩儿需要您支援。」


    也就过了一息,仿地书碎片发热震动,表面浮现出一段文字,「何事?」


    许梦岫觉得这玩意儿用的真是熟悉,「能否帮孩儿仿造两本书?」


    「上次大劫的起因是什么?」显然怀庆在要价了。


    「众超品在争夺 天道的控制权,具体就是争夺那扇门。」


    「你要仿制什么书?内容喔?」怀庆对答案比较满意了。


    「几卷叫《姬氏育嗣秘典》的书,孩儿要在里面加几页内容。」


    过了好一会儿怀庆才回信,「朕大概明白你这小淫棍要做什么。可以帮你仿,


    但你不要报希望,成功的几率基本为零。你不如待朕成功了,将那女人送你榻上。」


    「孩儿先试试。」许梦岫还有逆道经配合,他认为自己有点把握。就是不成


    功,也不会损失什么。


    「可以,三日后仿书便会制好。」


    啪!许梦岫后脑挨了重重一击,惊的他跳起来。


    「谁?!!」


    ps:心情不美丽,略写不动。


    自己通读一遍,感觉太都合了。又捋了捋大纲, 如果写的不都合,得在扩大


    20万字。自觉没那个精力。


    计划不变,还是20万字内把洛玉衡写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