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蛟化真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蛟化真龙: 【蛟化真龙】第一章、第二章(母子/后宫/大奉同人)

    作者: 大草莓


    2022/10/19


    纸裤裆是他许七安先起的头,凭什么我不可以?


    第一章 我不甘心


    马腾认为他现在的日子真是无聊,天没亮就被公鸭嗓子叫起床,习文练武背


    典籍,还得学习礼制。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虽说被不少貌美的小菇凉、大姐姐伺候着,但身体没发育什么也做不了。他


    想摸摸抓抓逞一番手足之欲,问题是他的母亲是那位以严厉著称的道门魁首、大


    奉国师洛玉衡。


    他并没有胆子去违反亲娘定下的各种规矩。


    没错,马腾 穿越到了大奉打更人的世界,还魂穿成主角许七安的儿子。


    如今的大奉世界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在 天道代言人许七安的看护下,可预


    见的将来不大可能出现什么危机。


    换种说法,这方世界的故事已经大结局,马腾作为新 穿越者只能循规蹈矩,


    然后混吃等死。


    想想看,最强的武艺已经被便宜爹学过了,最大的权力被便宜爹把攥着,最


    尊贵的位格已经被便宜爹占据了,甚至最漂亮的妞都被便宜爹变成了自己的亲娘


    和姨娘。


    只能脑海里默念,「好气啊!」


    尤其是亲眼看到几位女主角的容颜、身段和气质后,他就更气了。


    马腾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三年了, 穿越过程和各种书上写的不大一样。


    他这 穿越更像是属于马腾的 记忆在确定的契机下解锁,马腾明确记得,那是


    九岁时的冬天,他白日里第一次将体内灵气运行一周天,睡了一觉后,马腾的记


    忆和原身的 记忆就已融合在一起。


    融合的过程特别自然,没有不适感。


    出于最基本的自我保护意识,他没向别人透露自己觉醒了一段不属于这个世


    界的 记忆。


    曾经马腾准备向亲娘洛玉衡说,但当晚看到便宜爹神采奕奕的搂着亲娘的腰


    肢走进卧房后,他又不想说了。


    雍容的陛下姨娘、娇媚的临安姨娘、典雅的慕南栀姨娘、知性的钟璃姨娘、


    飒爽的蓝莲姨娘等等......以及冷艳矜贵的娘亲,她们都在精彩的故事中与父亲结


    下比山高比海深的情谊。


    他只是父母感情的成果与见证,是故事的狗尾续貂,如此而已。


    甚至,他是不那么成功的成果。马腾还有个同父同母的亲姐姐许梦翡,比他


    早生半刻,属于那种真正的天之娇女。一个例证,怀庆陛下让许梦翡与太子大兄


    一起受 教育,学的是帝王学识。而其他兄弟姐妹,包括马腾,接受的是普通的皇


    家 教育,主要内容是修身养性。


    在世人眼里, 年纪轻轻的马腾有好几个身份,说出去都贵不可言。


    譬如道门人宗少道首(不出意外没继承权),譬如大奉皇朝三皇子(不出意


    外没继承权),譬如许银锣许府三少爷,譬如云鹿书院院首记名弟子等等......譬


    如他现在担当的身份「当代道门天宗圣子」(候选)。


    说起来这个圣子(候选)身份来的挺随意的。


    前代天宗圣子李灵素脱离天宗后,天宗内一帮已经太上忘情的嗜佬们觉得以


    前圣子圣女制度有问题,大劫已过,是时候重订制度了。


    经过十数年数百次的激烈讨论,嗜佬们一致决定,必须大大改革天宗圣子的


    培育方式。


    具体改革内容为,圣子的候选弟子由三人变为四人。


    然而道门天宗本代人口本就不多,能作为圣子培养的好苗子也就三人,候选


    弟子人数不符合议定的改革方案,必须在外面新寻一名。


    天宗议事堂,角落里某位半咪咪眼的老朽道人朗声提议,「既然道门三宗的


    恩怨已解,不如从人宗或地宗引进适龄少年弟子。」


    议论门派典仪制度时,这位老道人很少发表意见。


    他的提议给莫得感情的高品道士、道姑们打开了思路,众人纷纷称是附和,


    原因很简单,三宗功法系出同源,在根底基础上不说及其相似,只能说完全相同。


    新弟子入门后,不需要重新教授开蒙,只需要在长辈看护下转练天宗功法就


    可以快速成为合格的候选圣子。


    这次议事中,一直端坐上首不说话的当代天尊开口,「人宗弟子,可!」


    言外之意地宗弟子不可。


    见下面不少门人茫然又尊敬的望向自己,天尊又多说了一句,「功德业障!」


    不懂的众人做恍然大悟状,也不知是真懂了还是假懂了。


    不过这都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是决定由谁来去人宗那边开这个口。


    有知道些 往事的长老提议由李灵素的师父雷正去做这个活计,然而被天尊否


    了。


    又不知是谁朗声道,「可以委托神霄派掌门协助办理。」


    众嗜佬都认为不妥,纷纷开口反对,新天尊却点头道,「可,可,可!」


    众人散了后,道门天宗以门派名义向神霄派掌门李灵素写了封信。


    这封信由两位四品境界的高阶弟子护送到最近的府城衙门,两位元婴高手将


    肥胖的知府夹在中间,和蔼的要求他用最快的方式将信送到皇宫。


    这知府自是不敢怠慢,立即吩咐手下吏员,走军机要事的信道将信送去京城。


    三日后李灵素接到了信件,他读后很高兴,当晚又玩了把许久没玩的「大被


    同眠」。


    他的妻妾们一样很高兴。


    第二天李灵素去皇宫求见许七安,得知许七安不在,前日陪家里人去云州。


    他稍想了想,直接向司礼监递拜帖,求见道门人宗道首洛玉衡。


    大劫过后,许七安成为实质上的天下第一人,洛玉衡虽说还顶着个国师的名


    头,但实际上天下人都知道她为许七安的嫔妃。


    怀庆为天下伦理纲常计,请求洛玉衡住到皇宫内院里。


    洛玉衡没有拒绝,还算了个吉祥日子才搬进皇宫内院。


    倒不是她贪图内院里的奢侈生活,即使是一品的陆地神仙,在皇宫外院的道


    观里照顾两个小孩子也实在是不方便。再说许梦翡和许梦岫也是皇女、皇子,朝


    廷制度要求他们必须接受皇家 教育。


    人宗讲究的是入世修行,洛道首不排斥人间的功名利禄,在怀庆给她配置皇


    后的礼仪用度,而慕南栀是贵妃的礼仪用度后,她就更 坦然受之了。


    许七安的正妻婊婊殿下当然不愿被人压一头,年轻的如钟璃几个也不想和上


    一辈老太太们混一起。结果许七安的后宫分了两头,一头是怀庆帝为首的皇宫派,


    一头是驻扎许府以临安为名义首领的许府派。


    褚采薇觉得自己年龄不大应该住许府的,但随着担任监正的时日渐久,越发


    觉得和这几个整天无所事事的小娘们没共同语言,她便以方便公务为由,常住到


    了皇宫里。


    洛玉衡用皇后的仪仗和规矩召见了李灵素,这些年她已经用习惯了。


    天宗前圣子知道许七安也得在这娘们前伏低做小,也就顺着她的意演足了礼


    仪。


    三跪九叩后,李灵素毕竟是许七安好友,赐座,然后他将来意与洛「皇后」


    讲明白。


    这正中洛玉衡下怀,她与许七安的两个孩子是龙凤胎,女儿明显根骨奇佳,


    天生气脉畅通,是练武 修道的好苗子,稍加磨砺将来至少会接自己的体钵。儿子


    的资质就马马虎虎,经常 一个人发呆,近两年还经常将自己锁房里不知写画些什


    么。


    不过到底遗传了父母的一丝血脉,修为上还是比同龄孩子冒一头的。


    如果将儿子送到天宗,大概不会争到圣子之位,但是能学一身天宗功法本领,


    对培养女儿也是个参照。龙腾小说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洛玉衡也很高兴,她召女官去请陛下,就说商讨家里要事。


    对年龄是自己母亲辈,又实力高绝,在许七安的女人们中地位较为特殊的洛


    玉衡,怀庆一向是特别尊重的,她放下手中要事,专程到洛道首起居的凤藻宫中。


    在听李灵素第二遍叙述后,怀庆也非常高兴。道门天宗从古起就如茅坑里的


    石头,视朝廷威严如粪土。骗骗他们实力超绝,不能奈何他们分毫。


    如今天宗低头求上门来收弟子,让皇子许梦岫进去,算是让朝廷与天宗搭上


    了关系。


    大奉朝礼仪上最尊贵的女人之二,就这么决定了马腾......不对......许梦岫的


    前途。


    十二岁的 穿越者许梦岫被朝廷公开且隆重的送上道门天宗的山门,双方的司


    仪都对这些活儿不怎么熟练,工作对接的一团乱麻,好在没出什么原则性的大错。


    那天,天宗上下倾巢出动,甚至将附近附庸的几个道观的道人都请了过来充


    人数,山上阵阵道歌悠扬,仙雾气渺渺,不时有执事的高品道士、道姑腾云驾雾


    飞过,好一幅仙家气派。


    山下,上万朝廷的披甲大军只执旌旗列阵,由一队金甲的大汉将军开路,人


    宗和司天监的高阶门人簇拥着许梦岫上山,彰显朝廷威严。


    新任天尊亲自在大殿举办仪式迎接皇家皇子,又亲自主持了许梦岫的入门典


    礼。


    然后指派了一个眯眯眼老头做皇子的传功师傅。


    据说这老头在大劫中死光了弟子,非常有空闲调教徒弟。


    然而有意思的事情出现了。


    「我知道你的秘密!」在相处了半旬,某次早课后,眯眯眼老头甩着拂尘如


    是说。


    许梦岫愣一下,略感莫名其妙,装傻反问道,「弟子不知是何秘密?」


    「你是从其他世界来的,我猜你多半和那许七安是同乡。」眯眯眼老头老神


    在在。


    许梦岫额头瞬间惊出冷汗,整理了一下思路, 坦然回道,「阁下是怎么知道


    的?」他听出这老头话中应该另有意思。


    「你有没有嫉妒过许七安?嫉妒他继承 天道,嫉妒他富有天下,嫉妒他坐拥


    最美的女人,嫉妒他是你......亲爹?」拂尘在老头手中转着圈。


    「阁下还没有回答孤的问题!」许梦岫虽然不想暴露自己是 穿越者的秘密,


    但这并不算什么 把柄。


    穿越者的身份便是暴露了,他将来多半还是大奉的王爷,没准儿私下里还能


    和许七安称兄道弟一番。


    也许会被限制一部分人身 自由,仅此而已。


    「是我送你来的,或者说是另一个我送你来到此方世界。」眯眯眼老道这话


    说得高深莫测。


    许梦岫对自己怎么来这方世界的原因有过各种猜测,他通过大人们谈话的只


    言片语猜到许七安是怎么 穿越的,如果他也情况类似,那自己这场 穿越背后应该


    还站着什么大能人物。


    「是哪位老祖?」不管是儒圣、上代天尊还是巫神,或者其他同等级的大能,


    都是站在顶峰的伟大人物,该有的礼貌得有,许梦岫躬身抱拳问道。


    「我是佛陀,也不是。」老道突然睁大双眼,一双浑浊的双眼便的清亮无比,


    紧盯着许梦岫继续说道,「我只是他的一屡意念,最多再有两三年就消散了。」


    佛陀是谁,佛陀曾经做过什么,别人可能不知道,但许梦岫可是一清二楚,


    他只感到恐惧。


    「你是本座在参悟破碎虚空功法时,无数次撕裂此界空间漏进来的魂魄。本


    以为你就是传说中的域外天魔,所以本座将你的魂魄用秘法伪装了去,欲伺机在


    争斗中打入许七安的灵台,至少能短暂扰乱他的思绪。」老道又眯住眼睛,「可


    惜没有打中那许七安的灵台。」


    许梦岫当然看过大奉的原作,这段内容是书中没有的。于是他的态度转为怀


    疑,「我父亲亲口说过,佛陀已灭绝成灰灰,你绝不是佛陀。」


    「你父说的没错,佛陀确已灰灰。本座是赝品,拥有佛陀大部分的 记忆的赝


    品而已。」老道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继续说道,「本座与你坦诚,只是为


    了与你商量件事情。」


    佛陀是大奉世界中最纯粹的求道者,但也是大奉故事中最大的反派。这个世


    界也许有疯子自称佛陀,不过修为二品下的大能肯定不会冒充佛陀。


    以佛陀在大劫中的所作所为,冒充祂会成为天下共敌,都不用许七安出手就


    会被灭的连灰都不剩。


    「不敢与老祖您商量。」许梦岫对老道的真实身份信了八成,如此大能面前,


    还要保持礼仪。


    「你觉得许七安怎样?」老道盘坐在蒲团上,眯眯眼仿佛能直视人心。


    「是我亲父,也是大奉的守护神,我对他尊敬无比!」许梦岫认为他现在最


    大的靠山就是背后的便宜爹。


    「本座不问你这个,不妨说的明白些吧!你和许七安原本相同,但许七安现


    在拥有什么?你又拥有什么?」老道的声音揭开了许梦岫内心最隐秘的角落。


    「你的这具身体甚至是他许七安的一泡精,为此你得叫他爹......」


    「你所渴望的,不管是顶尖的权柄,崇高的声望,无敌的武艺,还是绝世的


    美人,现在都是他许七安的......」


    「他许七安有 无尽的寿命可以挥霍,而你在他面前就是一股轻烟。几百年以


    后他多数不会记得有过你这么个儿子。」


    老道的话语好像又魔力一般,让许梦岫找回了曾经的不甘心。


    「小子,你说梦话为何念洛玉衡的名字?她是你亲娘吧?」


    许梦岫的表情已经变的狰狞,他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晚上,许七安从百忙中抽


    出时间来看他们姐弟,好像奖赏一样。许七安在晚饭前考教了他们的功课,自己


    当然是不如姐姐的,因此被训斥了几句,和真正的皇家父子没有 不同。


    记忆的 画面最终定格在亲娘被许七安搂腰转身离去。绝世风华的洛玉衡此刻


    面容上竟满是幸福的神色,与平日几乎不近人情的严厉形象截然 不同。


    「老祖您吩咐!」许梦岫 扭曲的神色恢复舒缓,回赝品佛陀的话好像决定了


    什么。


    「小子,你自取你所念所想,本座求念头通达,不瞒你说,本座这赝品最多


    还能活个两年左右。」


    见对坐的许梦岫露出惊讶的神色。


    「以你资质,能恶心一把许七安就好,本座没打算亲自见证。」


    许梦岫不服气,「老祖当是小看我的决意。」


    「没小看,他许七安就是 天道的代表,你将来切不可和他硬碰硬,能取巧恶


    心他一回就是旷古罕有的人才了。」


    「好了,今日之事你回去想想。」老道说完以拂尘驻地站起身,「想好了,


    从明日起加一门功法修习。」


    第二章逆道经


    老道平日里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在天宗里名声极好。


    上次大劫里,他麾下的三名弟子改换身份加入了大奉禁军,为救助普通百姓


    全部战死在前线。


    道门天宗修行虽不提倡济世为民,但老道一脉的所作所为还是感动了不少中


    低品的弟子。


    这掩护了老道的真实身份。佛陀的恶行给九州生灵带来 无尽悲苦,不管人族


    还是妖类,都不打算放过佛陀麾下的佛门弟子。大劫后大奉朝廷携几大修行宗门


    清洗了全天下所有的佛门弟子,只要被查出心怀佛陀的,一律灭杀处置。


    成为许梦岫的传功师傅后,老道在众人眼中的形象正的不能再正了,至于他


    在背后偷偷给皇子教什么邪门歪道的功法,不会有人来管。


    老道教给许梦岫的这门功法叫《逆道经》,名字是佛陀取的,不过佛陀没敢


    仔细参悟这东西。


    因为这东西也是佛陀击碎空间时,从空间裂隙里漏出来的。


    空间裂隙里漏进来的残魂残魄为数不少,大部分已经成碎片,没啥有意义的


    记忆。


    当然也有少部分残魂里存有片段完整的 记忆,这份《逆道经》就是从残魂里


    抄录出的。


    佛陀以无上智慧推断出这是天外魔头的修炼功法,出于谨慎,秘令几位佛门


    后起之秀转修这本魔头功法,探索突破此方世界的方法。这些后起之秀不负佛陀


    期望,转修数年内就有小成。


    果然,魔头功法表现出的特性邪异非常。


    修炼功法后倒没有体现出天外魔头可以靠吞噬 同类增加自己实力的特性,且


    功法本身的威力一般,其产生的灵力催动法术和三流门派 传承功法的效果相似。


    但灵力如同疫病一样有污染性,它可以不知不觉的放大他人的负面因素,不


    管是实质的负面还是思绪中的负面。


    佛陀敏锐的察觉到,功法内里的规律并不属于此方世界,与他追求的道完全


    不同,自身夺取 天道的机缘不在魔头功法中,于是暂停了探索,处理掉与魔头功


    法有关的痕迹。


    老道二品修为,没有真正佛陀的伟力,然而超品大能那种可以预测未来的本


    事也许在他灵台深处还有残留,他隐隐觉得把魔头功法教给那许七安的儿子兼老


    乡,会大大的恶心一把许七安。


    在修炼前,老道已经将功法的来历毫无保留的讲给许梦岫,教他明白,功法


    可能有 未知的隐患。


    被不甘的心火灼烧着的许梦岫怎么会怕有隐患,之后除了学习天宗圣子必学


    的功法、典籍外,抽空就修炼《逆道经》。


    如此两年后,许梦岫在逆道经上小有成就,其他圣子必修的功课却学的勉勉


    强强。


    同时,老道的身体一月月一天天可见似的衰朽下去,在冒险协助许梦岫验证


    魔头功法的功效后,老道就耗尽了佛陀遗留下最后的力量,在睡梦中死去。


    佛陀在九州世界最后一个分身就此消失。


    转眼又一年过去,没有出人预料,在一次天宗内的公开考教中,许梦岫表现


    出的修为明显要弱另外三名圣子候选一截。


    论武艺技击,最厉害那个候选圣子在二十招内就能放倒他,排第三那个百招


    左右也能解决他。


    论道藏典籍,最强那位候选堪称一目十行过目不忘,倒背的典籍比很多高品


    长老正背的还要多。


    文武全部倒数第一,天宗内也放弃了对他的培养,准许他下山回京城,三年


    后正式的圣子大比中来报道就行。


    来时场面浩浩荡荡,去时待遇冷冷清清,他作为吉祥物已经完成了大奉朝廷


    与道门天宗关系改善的作用。


    再加上朝廷那边已经得知三皇子拜入天宗后修行成果一般,天宗这边明白自


    己教养三年的皇家弟子将来八成只是位太平王爷,也就相对不太重视他......许梦


    岫了。


    不被重视正是他想要的。


    「还行,方便自己行事。」


    这三年里,许梦岫如果好好努力未必能不争一把圣子的名头,但区区一个圣


    子,早不是他想追求的。


    收拾完不多的行李,孤身一人下山,山下有本地知府亲自带队伍在等他。


    好歹是大奉正牌的皇子,明面上该有的正常待遇还是有的。


    知府看到形单影只亲自挎俩包袱的三皇子殿下,忍不住吐槽了几句道门天宗


    的做派。


    内容不外乎,「太上忘情却没忘利禄......」,「趋炎附势如同野兽云云......」


    许梦岫听到后心情不错,他也是这么认为的,与那肥胖知府多调笑了几句。


    接到皇子的队伍不紧不慢,赶在太阳落山前回到最近的县城内。


    知县老爷早早将一位员外的宅院拾掇好,用来迎接皇子殿下出师下山。


    晚上少不了宴席,小县城做不出太精美的菜肴,山珍野味倒是不少,比起天


    宗山门里吃的那些寡淡无味的「灵米」、「灵菜」,味道好的不知道哪去了。


    众官员曲意奉承下,修为踏入六品的许梦岫喝的微醺,心情更佳,甚至开始


    对桌上众人耍起了王爷做派,封官许愿不在话下。


    酒喝到位了,众官的话匣子也打开,有位通判说起半年前邸报里与许梦岫有


    关的事情。


    「殿下,半年前睿平公主殿下率领伍仟禁军巡视边疆,途中接到打更人衙门


    线报,有巫神教叛徒在私产销魂散,再销往大奉境内,她老人家领一百近卫亲自


    捣毁了那毒窝,抓捕人犯数百人。」


    对许梦岫来说,优秀的同母姐姐就是那个「 别人家的孩子」,他不讨厌这位


    长相和母亲洛玉衡相似,形影气质更像怀庆姨娘的姐姐,说喜欢同样谈不上。


    常年把他比在尘埃里,再漂亮也喜欢不起来。


    不过他明白那六品红脸通判就是临时想出话题套近乎,主要目的是讨好他,


    领会意思就行。


    端起酒杯与那通判遥碰一杯,听通判继续说道,「睿平公主殿下回京时,许


    银锣亲自皇宫迎接,国师殿下也一同去了。」通判说道这脸更红了,「下官当时


    去京城刑部公干,亲眼见到京城百姓自发到街上同许银锣、国师殿下一起迎接归


    来禁军。从大劫庆典后,京城就再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许梦岫听后, 对比自身,心里开始不痛快。


    他没发作,对桌上最大才是个正五品知府的一帮小官发火儿,没什么意思。


    心头一丝郁结直到宴会散去,许梦岫洗漱更衣后,令几个做梦飞枝头的土丫


    头到隔壁耳房歇着去。


    他躺在塌上,没有睡意,好像在等待什么。


    「吱呀」 窗口传来轻轻的摩擦声,一袭玄色衣裳的女子进到屋里。


    「你可来了,我等你好久。」许梦岫说罢将身体朝榻里挪了挪,给女子腾出


    地方。


    「你等我做什么?」女子声音冷淡,一双素手却伸向衣裳的扣结。随着一件


    件衣物脱落,月光照映下,进入许梦岫眼帘的是一副只着素白小衣且绝顶曼妙的


    躯体。


    许梦岫将那女体拉倒在他身上,上下其手,感受弹软温香之余,带着邪笑道,


    「找回情感这事,还须你我多多努力。」


    「除了你那满脑 肉欲外,我没有感到有何情感。」女子任由身架明显小她半


    头的少年享受胸前一双饱满。


    「对对,现在语气就有情感了,老天尊若能看到一定很欣慰。」少年将女子


    翻了过来,压在她身上。


    女子眼睛闭着眼睛,感受到胯下一根火热的肉棍子乱顶,可能是某下顶错了


    地方,她呼吸变的急促,脸上有了点点潮红。


    「乖乖天尊,我下次回来改拜在你门下吧!」原来被许梦岫压在身下 肆意亵


    玩的女子,竟然是当代天尊冰夷元君谢清薇。


    「我知你在想什么,下次回来时候必须升到五品境界,否则我就另找他人了


    ......嗯......嗯!」随两声短促的闷哼,谢清薇清晰的体会到那根肉棍子慢慢的滑


    进她那微沁蜜露的羞人膣内。


    「那我得好好努力了,美人儿师尊......提前请教您,拜师有没有捷径,譬如


    双修功法之类的?」


    「嗯......天宗不擅长这类功法,人宗才涉猎此道。」


    许梦岫心底脑补了一副 画面,他在问自己亲娘索要顶级的双修功法,自记事


    起就对他态度冷淡的洛国师亲自......


    感到膣内在三浅一深抽动的阳具又粗了一圈,谢清薇体内女子最娇羞的花心


    处传来一阵麻痒,随那龟首越碰越痒,越顶越苏爽。她不自觉的将两纤长的小腿


    挂在了准徒弟的腰后,花心周围的软肉也蠕动搓揉起来。


    许梦岫两世处男还是在身下这位绝色美妇身上破的,前世理论经验一大堆,


    今世的实践经验也就和美妇这半年光景。


    他那肉棍貌似规模惊人,但哪受过女 人性器如此抚慰,精关没几息就被搓揉


    失守。


    情况相似,在少年身下的美妇是久旷之身,从原本太上忘情功法转修普通道


    门功法后,也许是与许梦岫半年来的敦伦有了效果,阴膣内里的黏膜嫩肉恰好恢


    复兴奋。被充满阳气的精水一激,谢天尊的整块膣肉带动着小腹颤动起来,夹在


    当中的阳具被吸到花心附近乱射一通。


    两人紧紧相拥,久久贴在一起。


    许三皇子认为刚才自己的三魂六魄差点被身下这绝美的妇人吸抹干净。


    半晌,谢清薇先开口,「看来你这法子确实有效,刚才试转修的功法,比之


    前通畅很多。」


    许梦岫没回接话,他嘴里叼一颗乳珠吸吮,好像想吸出奶水来补身体射出的


    精水。


    「原本我是不想答你那 妄想的......嗯!你先别动!」谢清薇按住了贪恋自己


    身体的少年,继续说道,「你若真能拜在我门下,我就满足你。」


    「真的?」许梦岫兴奋的撑起上身,「为何现在不能?」


    「六品修为做不到,五品还有点希望。」美妇白了眼还与她以最亲密姿势结


    合的少年,她自己都不知道多少年没有过这样女性的娇媚表情了。


    「不试试怎么知道,说不定次数累加下,六品修为也可以的,我的好师尊!」


    少年开始再一次在美妇身体上起伏......


    天色蒙蒙亮,许梦岫先起身去县衙后院的练武场做早课,昨夜痴缠下,许是


    因为他要回京一段时间,准师尊破天荒与他相拥共眠一夜。


    既然美人给了承诺,那办不到就太不男人了,许梦岫脑袋里 幻想着将来与美


    人天尊过上人前师徒、人后夫妻的美好日子。


    半个时辰后,县衙里的武夫们也陆续到练武场打熬身体,发现场地内已经有


    位光膀子练的热气腾腾的少年。


    一套打更人衙门的粗浅枪法被少年舞的虎虎生风,枪法招式内里的变化明显


    比普遍流传的版本精妙了许多。


    围观的武夫们看出了门道,大声助威喝彩。


    没看出门道的,在同僚的提点下,至少知道了场中这位是谁,也都高声叫喊


    着。


    府衙派来的几个护卫看气氛热烈的过头,差人请示知府如何做。


    过一会儿,知府亲自过来,穿着一身短打劲装,好像有弃文从武的架势,身


    后鱼贯跟着几只端着水盆和毛巾的漂亮小娘。


    被大群人围观还能面不改色的做任何事,是皇家人必备的素质。据说怀庆陛


    下与父亲敦伦时,旁边伺候的宫人有三十几个。就是临安姨娘,贴身伺候的 丫头


    婆子也从来不少于十几人。


    貌似因为各种他知道的原因,娘亲不大看得起临安这位「正妻」,亲自教过


    他要叫临安「姨娘」。


    没开启 穿越者的 记忆前,许梦岫当然听娘亲的话,只要见面就拿出最礼貌的


    态度 甜甜的叫声「临安姨娘」。


    当时还小,没察觉出「姨娘」脸色有不对。


    开启 记忆后,临安作为前世读大奉时最喜欢的女角色,许梦岫不想太欺负她,


    一般称呼她为「殿下」,生份了一些。


    不过内心里,许梦岫喜欢尊称她为「婊婊姨娘」。


    婊婊姨娘的女儿是他们兄弟姐妹中最喜欢热闹的,现在这情况在他那位异母


    姐姐那是常态,堂姑姑许玲月曾评价,「若没狗腿们在旁边喝彩,嫡侄女的武艺


    只能发挥八成。」


    在侍女伺候下简单擦洗汗渍,许梦岫停住乱飘的思绪。


    不得不承认,他有点想家了。


    归程不需要显示皇家排场,加上天下太平,三皇子殿下由一位人宗新晋的三


    品修为道士催动法决带他回宫。


    每日赶路六个时辰左右,遇到府城以上大城就停下休息一番,过了三日就到


    达了京城外。


    京城如往常一样繁华热闹,百家商贩的叫卖声络绎不绝。


    许梦岫回到阔别三年的京城,按伦理规矩,他先到许府拜见了许七安的叔叔


    和婶婶,然后向祖母开国奉圣夫人磕了头。


    他的祖母与这帮孙子孙女不怎么亲近,只听说在云州那边的行宫收养了两个


    民间孩子,也赐姓许。


    没记错的话,原著中的祖母姬白晴修为不高,就是许七安用再多天材地宝供


    养,也不该和娘亲差不多,有如二十多岁的容颜和气色。


    奇也怪哉!


    从许府众长辈那得知,七天前有天外陨石砸落深海,便宜爹许七安带婊婊姨


    娘和蓝莲姨娘去了事发地。


    叔祖母(原著婶婶)开玩笑表示,大概主要是带临安姨娘出去散心。


    许梦岫松了口气,他现在有点畏惧见许七安。一方面是他毕竟与佛陀的分身


    合作过,另一方面是他内心那逐渐茁壮的小龌龊。


    缓缓再见面更好。


    谢绝了叔祖父的留饭,许梦岫拜别长辈和兄姐后向皇宫赶去,他还需要向怀


    庆以及亲娘国师请安。


    许府存有皇宫内院专用马车,三皇子借用了一辆,这种四悬挂的四轮大马车


    是司天监的新作品,加了新式弹簧避震,走在硬化过的路面上舒适无比。


    路上街巷景色一如三年前,正赶上逢每月初一十五的大朝会散朝,三三两两


    的京官们已经走出宫门,他们撇见从侧门进入皇宫的马车,又回头和同僚讨论京


    城最近的流行话题,一辆单独的四轮马车,估计是废帝时哪位不愿出宫荣养的太


    妃,这话题只适合与妻妾在内宅里议论。


    这十多年好几拔不长眼的硬骨头士子,因为公开议论废帝后妃的谣言,被怀


    庆帝砍掉脑袋。


    马车上调整状态的许梦岫在想象不久前在这里迎接姐姐许梦翡的盛况。


    「大丈夫生当如是啊!大女子剿个匪就行!」三皇子殿下没想象出当日情景,


    暗中吐槽道,「许七安他这样整,不怕太子兄长误解了?」都是从天朝 穿越来的,


    远有汉武帝的太子,近有康熙的太子,类似的历史典故多不胜数。


    总之在子嗣方面,已经长生不死的许七安确实做的随性了些,也不知怀庆陛


    下会怎么想。


    想到这里,心里带有龌龊规划的许梦岫,觉得这是个突破口。便宜爹他已经


    成了 天道的代言者,估计在内心不大看得上大奉这把龙椅。但其他人未必如他那


    般轻视那把龙椅。


    古往今来多少俊杰为它痴迷、为它魔怔,太子兄长乃至怀庆陛下在此事上未


    必与许七安......


    「殿下,请您先到偏殿更衣。陛下还在与几位大学士议事,稍待才能见你。」


    老公鸭嗓子是内院的副总管太监,名叫李硕,许梦岫不喜欢他,或者说他讨


    厌所有太监。


    「副总管大人几年没见,身体越发硬朗了?!」但也犯不着惹他们,许梦岫


    客套道。


    「殿下说笑了,老骨头早就不中用,去年就给陛下递了祈骸骨的折子,然陛


    下不准,赐给我晋升四品的天材地宝,说还需要用我这老骨头 十年八载。」说罢


    抚了抚黑亮的头发。


    许梦岫早习惯被这老阉狗跳脸,类似事情在深宫内院里再正常不过,毕竟老


    狗见许七安的次数比他正牌儿子还多。


    「妈的,老阉狗还祈骸骨,真当自己能和朝中大员平起平坐了?」许梦岫表


    面呵呵,心里已经骂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