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大淫侠: 【大淫侠】第29~30章(长篇异侠、母子纯爱、丝袜后宫)

    作者: 七分醉


    2022/11/18


    第29章姐姐


    「卖糖葫芦啦......」


    就在此刻,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附近传来。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


    齐飞和罗微尘同时看去,只见一个蒙着面纱的紫衣少女手握一根冰糖葫芦,


    从城门的方向一蹦一跳地朝这边走过来。


    这个少女虽然蒙着面纱,露在外面的眼睛却 十分美丽,如同天上的星辰,明


    眸皓齿,配上修长的身段,一双长腿上裹着薄如蝉翼的粉白色丝袜,更显得诱人。


    齐飞愣了一下,这个少女正是去年在京城时拉着他算命的那个人,后来逃出


    京城的时候,还给他们带来了一辆马车,帮他们挡住了九千岁麾下的一众高手,


    可谓是点苍派的大恩人。


    罗微尘也认出了她,脸色微变,道:「又是你!」


    「是呀,是呀,就是我,买不买冰糖葫芦?」少女走了过来,一只手搭在齐


    飞的肩膀上,一股香气扑鼻而来,齐飞几乎要陶醉在其中。


    齐飞看着她道:「你不是算命的吗,怎么又变成卖糖葫芦的了?」


    少女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我想算命就算命,我想卖糖葫芦就卖糖葫芦,


    明天我还打算卖布偶喔,你管得着吗?」


    齐飞疑惑地道:「可是你做生意这么杂的话,很难赚钱吧?」


    少女无语地瞪了他一眼,将糖葫芦塞在他嘴里,说道:「你刚才是不是用了


    『明月飞凰』?」


    齐飞一听,瞪大双眼,想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被糖葫芦给堵住,只好点头:


    「唔......」


    少女捏着他的耳朵,说道:「那就要把这两个人全部灭口,听见了没有?」


    「唔......」齐飞点点头。


    罗微尘自然听见了他们的对话,冷笑一声:「你也太小看本人了,虽然你所


    修炼的是当世四大奇功之一的『明月飞凰』,莫非我罗家枪法就是吃素的?」


    说着,一杆银色长枪从背后出现,落在他的手中。


    「动手!」


    少女招呼一声,身形猛地飞起,一掌朝罗微尘击去!


    罗微尘一抖长枪,枪出如龙,朝少女掌心扎去。


    与此同时,齐飞也挥舞长剑,使出「盘龙剑法」,配合着少女的进攻。


    三人瞬间战作一团,罗微尘和少女都是先天之境的绝顶高手,身上的罡气朝


    四下席卷,刮起阵阵狂风,周围飞沙走石,风声呼啸。


    罗微尘的银白色罡气和少女的蓝紫色罡气相互碰撞在一起,发出一连串的爆


    破声,震得齐飞一阵耳鸣,他已经完全无法插手其中了。


    这时黑瞳见几人交上了手,立刻从地上爬起身,拖着重伤的身体一步步远离,


    试图逃走。


    齐飞一看,连忙一个纵跃追了上去,手中长剑一送,从他的背后刺了进去!


    「呃......」黑瞳闷哼一声,口中喷出一股 鲜血,倒在了地上,登时被杀。


    齐飞拔出长剑,又看向战场,只见少女和罗微尘的战斗已经到了白热化的地


    步,狂暴的先天罡气带着虎啸龙咛之声,声势骇人!


    罗微尘长枪如龙,先天罡气从中落下,化为龙形罡气,朝少女扑去,少女身


    上的罡气也不遑多让,一掌击出,月华闪现,将罗微尘的龙形罡气击碎。


    这时齐飞再度冲上前,手中滴血的长剑脱手飞出,朝罗微尘袭去。


    罗微尘一枪抖开齐飞的长剑,使出「罗家枪法」,长枪横扫,同时将齐飞和


    少女笼罩在其中。


    此时旭日东升,已经有行人在城门口进出了,城里已经传出了百姓的嘈杂声。


    少女不再拖延,猛地娇喝一声,一轮明月从她胸前浮现,朝罗微尘推了过去!


    罗微尘不敢大意,发出一声长啸,手中长枪朝明月刺去,「嘭」的一声震响,


    枪尖刺破明月,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中爆开,罗微尘身形爆退,手中长枪脱手而出,


    又见一只凤凰从破碎的明月中出现,朝他快速飞来。


    罗微尘深吸一口气,运起浑身的罡气,遍布全身,在周身撑起一片银色气罩。


    「嘭」的一声,凤凰撞在气罩上,气罩破碎,凤凰却也破碎开来。


    罗微尘正要松口气,却见破碎的凤凰之中又浮现出一只更加小巧的凤凰,一


    声鸣叫,朝他当胸扑来!


    罗微尘大吃一惊,匆忙间两手握成拳,裹着一股罡气,猛地砸在这只小巧凤


    凰之上,一声爆响之下,凤凰终于彻底破碎,他只觉得浑身剧震,一双铁拳已然


    震裂,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


    就在这时,罗微尘猛地浑身一颤,他瞪大双眼,低头看着自己胸前,一柄长


    剑从他背后贯穿而过,剑尖从胸前穿出,上面尚在滴血。


    「呃......」罗微尘痛呼一声,一脸不甘地道,「你们、不讲武德......」随后


    倒了下去。


    「搞定!」


    少女拍了拍手,来到齐飞面前,一把将他口中的糖葫芦拿在手中,咬了一口,


    说道:「快走吧,很快就会有人来的。」


    「哦。」齐飞跟在她身后,「我要先去找我师娘。」


    少女说道:「你师娘她们昨晚遇到了另一伙贼人,没有打过,跟黎慧语一起


    逃离了客栈,恐怕早就离开了县城,你去哪里找啊?」


    「不会吧?」齐飞脸色一变。


    他没有想到自己引开了黑瞳等人,又有另一伙人出现,可真是防不胜防。


    「你若是不信,大可去客栈瞧瞧。」


    ......


    齐飞来到昨晚下榻的客栈,发现顾引章她们果然早就离开了,而且客栈里的


    确有打斗的痕迹,据店老板说,昨夜有贼人闯入了客栈,和那几个很漂亮的女人


    打了起来,后来都离开了客栈,他也不知道她们去哪里了。


    无奈之下,齐飞只好跟着少女来到一家酒楼,吃着东西,补充体力。


    此时,少女也将脸上的面纱揭开,露出了真容,却是一张无比漂亮的鹅蛋脸,


    配上美丽的大眼睛,简直就是国色天香,仙子下凡,不似人间脂粉,完全是超凡


    脱俗的世间绝色!


    齐飞实在不敢去看她,一颗心扑腾扑腾地跳着。


    少女见他扭扭捏捏的样子,诧异道:「你干嘛喔?赶紧吃啊!你不饿么?」


    他看着眼前的少女,红着脸说道:「那个......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喔。」


    「叫声好听的,我就告诉你。」少女朝他眨了眨眼。


    齐飞大声叫道:「好听的!」周围的食客都朝这边看来。


    少女愣了一下,道:「不是让你重复这三个字,是让你叫一声好听的,懂吗?」


    「哦......」齐飞想了想,又道:「叮叮当当......这个好听吗?」


    少女呆住。


    齐飞见她不满意,继续道:「哔哩哔哩......咕噜咕噜......」


    少女放下筷子,一脸无语地站起身来,慢慢把头凑到他面前。


    「干、干嘛......」齐飞看见她面无表情的样子,有些害怕地缩了缩身子。


    少女上下打量了他几眼,又捏了捏他的鼻子,掐了掐他的脸蛋,口中说着:


    「除了个头矮了些,别的好像也没什么不正常啊,怎么这脑子这么不灵光喔?跟


    个智障似的,奇怪......」


    「我怎么了我,不是你要我叫好听的吗?」齐飞一脸疑惑地看着她。


    少女完全被他打败了,抓了抓粉拳,忍住暴揍他一顿的冲动,没好气地道:


    「叫姐姐!」


    齐飞道:「姐姐......」


    少女这才勉强点了点头,道:「行了,赶紧吃,吃完跟我走!」


    「哦......」


    齐飞低下头,正要开口请教她高姓大名的时候,忽然一个从楼下传了上来:


    「风见晴......」


    紧接着另外一个声音响起:「风见晴,我来了!」


    齐飞扭头看去,就看见两个青年男子从楼下冲了上来。


    这两个男子左边这个身材高大,面容方正, 十分粗犷,两眼精光闪闪,龙行


    虎步,身上透着一股彪悍之气,他穿了一身银灰色 锦衣,腰挂长刀,手掌格外宽


    大。


    另一人高高瘦瘦,面如冠玉,两眼含笑,温文尔雅的样子,身上透着一股儒


    雅的书生之气,他身着白衣,手拿一把折扇,看上去风度翩翩。


    少女看见这两个青年,脸色一变,说道:「又是这两个阴魂不散的跟屁虫,


    真是烦死了!你慢慢吃,我先走一步......」


    话音还没落下,她就直接起身,从窗户一跃而出,离开了酒楼。


    此时,那两个青年刚好看见穿窗而去的少女,他们第一时间冲了过来,往窗


    外看去,一脸遗憾地道:「哎呀,怎么又不见了......」


    「都怪你!」


    「怪你!」


    两人争论不休,把齐飞看得一阵头大。『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高大男子忽然看向齐飞,走了过来,恶狠狠地道:「小子,快告诉我,风见


    晴去哪里了?」


    齐飞一脸茫然地摇头:「我不知道啊。」


    儒雅男子也走上前,机警地盯着齐飞,道:「你是风见晴的什么人,她是什


    么会和你一起吃饭,你是不是他相好的,快说!不然我就杀了你......」


    齐飞一脸错愕地道:「不是啊,她是我姐姐。」


    「什么?!」


    这一瞬间,高大男子和儒雅男子同时瞪大双眼,两人瞬间改变了态度,一左


    一右地坐在齐飞身旁,满脸的讨好之色。


    高大男子说道:「在下王鸿羽,见过小舅子!」


    儒雅男子说道:「小舅子在上,花玉书拜见!」


    什么情况?


    齐飞一脸懵逼地道:「两位是不是认错人了?我不是你们的小舅子。」


    「你就是!」王鸿羽道,「现在不是,将来是!」


    花玉书也道:「你不要听他瞎说,我花玉书才是你的小舅子!小舅子,你叫


    什么名字?」


    「在下齐飞。」


    「哦......好像在哪里听过。」花玉书摇着扇子说道,「不过这名字不怎么样,


    长得也没有本 公子那么帅,但是!小舅子就是小舅子,是别人无法替代的!」


    齐飞看着这两个神经质一样的青年,不由一脸无语。


    王鸿羽拍着胸口道:「小舅子,你放心,以后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过...


    ...还望小舅子告知,你姐姐去哪里了?」


    齐飞摇摇头:「着实不知。」


    「没关系!」王鸿羽拍着他肩膀说道,「等咱们混熟了,你就知道了,我王


    鸿羽为人仗义,你必须让我当你的姐夫才行,别人根本不够格!」


    「 胡说八道!」花玉书站在齐飞另一边说道,「像风见晴这样的绝色女子,


    乃是天上仙子,岂是你这种五大三粗的莽夫配得上的?只有我这样风流倜傥的翩


    翩 公子才配得上她!」


    在两人的一番争论之下,齐飞总算明白了个大概。


    原来少女名叫风见晴,在京城的时候不慎被这两个青年看见了容颜,得知了


    名字,一时间惊为天人,便对她展开了狂追,从京城一路追到青州,跑遍了大半


    个乾朝,愣是不舍得撒手,也真是有毅力,不禁让齐飞暗暗佩服。


    见他们还要争吵,齐飞连忙举手:「停!」


    两人这才住口,一齐朝他看过来,王鸿羽道:「小舅子有何吩咐?」


    齐飞道:「两位兄台,小弟还有事要办,恕不奉陪!」


    说着就摸了摸裤兜,打算结账。只是摸了半天都没摸出一文钱来,原来他的


    钱都在媚儿身上,此时和媚儿分开,顿时成了穷光蛋。


    花玉书连忙说道:「我来,我来......」


    「我来......」


    花玉书和王鸿羽两人抢着帮他结了账。


    三人走出酒楼,行走在大街上,耳边传来一阵阵嘈杂的声音,一个小小的县


    城,却也如此的人声鼎沸。


    这时,忽然从前面走来一群人,为首的是个中年男子,一袭白衣,腰挂长剑,


    长身玉立,领着十几个白衣男子,还有十几个皇宫龙卫,一起走上前,挡住了齐


    飞的去路。


    齐飞眉头一皱,这个中年男子赫然是那夜一起参与围剿点苍派的裘海轩,后


    来齐飞从顾引章口中得知,此人乃是天下第一大派傲剑山庄的人,是剑圣白西风


    左右使者里面的右使——裘海轩!


    此人剑法高超,得到了剑圣白西风的真传,在先天之境都难逢敌手,武功还


    在杜傲之上。


    裘海轩冷然道:「齐飞,你还是束手就擒吧。」


    束手就擒是不可能的,齐飞一手握住剑柄,正要拔剑,忽然王鸿羽和花玉书


    走上前来,挡在齐飞身前。


    王鸿羽道:「诶诶诶,什么情况,这小子干嘛挡我小舅子的路?」


    「就是!」花玉书也道,「你活腻了,敢这样跟我小舅子说话?」


    裘海轩微微皱眉,看向两人,面色有些惊疑不定:「两位少侠,这是什么意


    思?」


    王鸿羽道:「什么什么意思,你给我滚啊!」


    「在下傲剑山庄......」


    「傲剑山庄了不起啊?」花玉书怒瞪着他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还未请教......」


    「风云镖局少镖头,听说过没有?」


    裘海轩闻言,脸色微变:「原来是风云镖局的花少镖头,失敬,失敬。」


    齐飞一听,也是心中一震。


    这厮竟然是风云镖局的少镖头,难怪口气这么狂妄。风云镖局虽然不是九大


    名门正派之一,却是天下第一镖局,风云镖局所押的镖,从未失过手,江湖上的


    人,若是有人要押送贵重物品,肯定首选风云镖局。风云镖局不论是名气还是实


    力,在江湖上都是一等一的,关键是风云镖局的总镖头花震北好友遍天下,就算


    是傲剑山庄,也得给三分面子。


    这时王鸿羽说道:「诶诶诶,你对他失敬,就没有对我失敬了?」


    「阁下是......」


    「我姓王。」王鸿羽昂首挺胸,一脸的傲然。


    裘海轩一脸错愕地道:「姓王的多了去了,请恕在下孤陋寡闻。」


    「你......」王鸿羽忿忿不平地道,「你这是狗眼看人低!」


    裘海轩长吸一口气,道:「两位少侠还请让开,这位齐飞乃是贼人,我必须


    将他拿下。」


    「贼人?什么贼啊,他干什么了?」王鸿羽道。


    「这......」裘海轩哑口无言。


    王鸿羽恶狠狠地道:「给我趁早滚蛋,不然我打爆你的眼珠子!」


    裘海轩眼神一凝:「若是两位非要和我傲剑山庄过不去,那在下也只能得罪


    了。」


    「打就打,谁怕谁?」花玉书收起折扇,拉开架势。


    「给我上——」


    随着裘海轩一声令下,二十多个高手手握刀剑,一齐冲了过来,周围的百姓


    纷纷闪避,生怕惹祸上身。


    齐飞、王鸿羽、花玉书,三人同时动手。


    齐飞昨晚一夜没睡,又与黑瞳一战,到现在精神还未恢复,只能对付这些普


    通的高手。然而他看见王鸿羽和花玉书的身手时,却一脸震惊。


    只见二人身手敏捷,内力浑厚,一招一式精妙绝伦,最关键的是,两人的身


    上都透着一股先天罡气,所过之处,无人能挡,根本不是裘海轩带来的这些人可


    以敌得过的!


    一旁的裘海轩瞬间动容,他也真是看走了眼,没想到齐飞身旁还跟着这样两


    位绝顶高手。他立刻拔出长剑,剑光闪烁之间,朝王鸿羽攻了过去。


    王鸿羽虽然赤手空拳,却也不怕他,一手握成龙爪,一道龙爪罡气从手中浮


    现,愣是挡住了裘海轩的利剑,还发出「叮叮」的金铁交击之声。


    裘海轩打得火起,使出了傲剑山庄的一式厉害剑招,手中长剑忽然一分为三,


    三道剑光同时朝王鸿羽身上落下。


    王鸿羽两手齐出,各挡住裘海轩其中一道剑光,还有一道落在了身上,只听


    得「嗤」的一声闷响,裘海轩的长剑落在了王鸿羽的胸前。此刻,只见王鸿羽身


    上浮现一层暗金色的气罩,这个气罩如同一件布衫,裘海轩的长剑划过之时,在


    这件暗金色布衫上划出一道火光,却丝毫不曾伤到王鸿羽分毫。


    裘海轩立刻收剑后退,动容道:「大禅寺的绝学『龙爪手』和『铁布衫』?」


    王鸿羽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懒洋洋地笑道:「还算有点见识。」


    此时,花玉书也用扇子将裘海轩带来的收下击退,再加上齐飞手中的长剑也


    非同小可,一时间裘海轩的人纷纷后退,都不敢上前。


    裘海轩盯着齐飞,冷哼一声,说道:「今天算你走运,改日再来讨教!」


    说完,领着一群人离开了这里。


    第30章五仙教主


    「呼!」


    见他们离去,齐飞松了口气,立刻对王鸿羽和花玉书表示感谢,说道:「今


    日若不是两位兄台,在下凶多吉少,谢了。」


    王鸿羽和叶玉书立刻上前跟他勾肩搭背,一脸堆笑地称兄道弟。


    「小舅子不必客气,咱们是一家人嘛!」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


    三人继续走在大街上。


    「两位兄台,接下来我打算找人,不知可否帮忙......」


    齐飞的话还未说完,王鸿羽和花玉书的眼睛忽然一亮!


    齐飞顺着他们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紫衣少女正从街道的另一头走过来,正


    是风见晴。


    「风见晴......」


    「见晴,我来了,等等我!」


    这一瞬间,王鸿羽和花玉书如同两只饿极了的野狼,看见了猎物,不顾一切


    地冲了出去,哪里还把齐飞当回事。


    风见晴脸色微变,立刻掉头。


    齐飞看着他们一前一后,渐渐消失在街道尽头的身影,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


    果然还是得靠自己。


    在城内转了许久,也没有打听到顾引章她们的丝毫消息,齐飞不由暗暗焦急,


    如果一点线索没有,却要从哪里入手去找?


    不知不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齐飞觉得 十分疲惫,打算先吃上一顿,然后睡个好觉,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在一家酒楼里吃得正香的时候,忽然一个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


    一群人。


    齐飞抬头看时,脸色一变。


    来人赫然是白天在大街上堵他去路的裘海轩,以及他带来他的那二十多个高


    手!


    裘海轩看见齐飞只身一人,不由脸色露出一丝冷笑,他也不急,坐在一张椅


    子上,身后的一干手下却纷纷冲了上来,手握刀剑,将齐飞围在中间。


    周围的食客见情况不对,纷纷离去,就连掌柜的和店小二也吓得躲了起来。


    齐飞正要提剑杀出包围的时候,忽然一个身材曼妙的高挑女子从外面走了进


    来,口中娇声喊道:「小二,给我来一壶太白酿,一碟花生米!」


    众人抬头看去,只见这女子五官精致,肌肤白嫩,一双狭长的眼睛有种别样


    的魅力,眉毛又细又长,斜插入鬓,看上去英气勃勃,樱桃小嘴格外红润,一对


    酥胸高高耸立,丰臀往后翘起,隔着一套黑色轻纱衣裙,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


    来的热辣气息,一双比常人修长不少的美腿,腿上还裹着 黑色丝袜,简直勾人魂


    魄。


    齐飞倒也罢了,见过不少绝色美人,心神还算淡定,裘海轩带来的手下却一


    个个两眼发直,神魂颠倒,几乎就要流口水了。


    裘海轩看见进门的这个女子后,却脸色剧变,连忙提醒道:「不要靠近她!」


    然而早有人忍不住朝女子走了过去,一脸的淫笑,口中说道:「这位美人儿,


    贵姓啊,一起喝一杯啊?」


    「好啊。」女子呵呵一笑,却是落落大方的很。


    周围的人更加疯狂,都巴不得抢先上前一亲芳泽,就在众人靠近女子,朝她


    伸出手,想要在她那前凸后翘的身体上摸上一摸的时候,忽然之间,这些人猛地


    顿住,纷纷倒地,一个个口吐白沫,面色发黑,有的浑身瘙痒,不停地抓着自己


    的皮肤,哀嚎不已。


    齐飞瞪大双眼看着这一幕,他立刻明白过来,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给这些人


    下了毒。


    裘海轩一手按在剑柄上,沉声道:「五仙教教主方华仙!」


    女子扫了他一眼,一脸愕然地道:「这位大叔有什么事吗?」她自己已然有


    三十来岁,对方的年级却也比她大不了多少,如此称呼,分明是在调侃对方。


    一旁的齐飞心头一震,这女子竟然是坤国武林大派五仙教的教主!


    裘海轩正色道:「我傲剑山庄与你五仙教无冤无仇,也没什么瓜葛,为何要


    对我的人下如此毒手?」


    方华仙摊手道:「那那那,你自己也看见了,是他们自己倒下的,我可没有


    碰过他们,你可不要含血喷人哦!那个小弟弟可以作证,是不是啊?小弟弟——」


    她朝齐飞喊了一声。


    齐飞点了点头:「这位方姐姐的确没有碰过他们。」


    「小弟弟乖——」方华仙微微一笑,一个闪身出现在齐飞面前,在他身旁坐


    了下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今日这笔账我傲剑山庄记下了,咱们走着瞧!」裘海轩压下了动手的


    念头,看了这满地被毒死的尸体一眼,他握了握拳,转身离去。


    对方擅长下毒,还有操控五毒的能力,他虽然自认武功在对方之上,但若是


    真动起手来,一不小心中毒,那可就麻烦了,他 一个人没有把握取胜,只能离开。


    齐飞见裘海轩离去,松了口气,他知道方华仙多半是有意帮他,当下起身说


    道:「多谢方姐姐出手相助!」


    方华仙呵呵一笑,说道:「嘴很甜嘛,店小二不给我上酒上菜,你说怎么办?」


    齐飞说道:「还是不要麻烦人家了吧,我这里刚好有酒有菜,可以分一半给


    你。 如果你觉得不够吃的话......全部吃了也行。」


    「哇,这么好?」方华仙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齐飞放下筷子,看着她抓起酒壶,夹着菜,大快朵颐地吃了起来,却是丝毫


    不客气。


    忽然,齐飞感觉自己背上有什么东西在爬,身手一摸,摸到一条软绵绵的东


    西,抓出来一看,瞬间吓得面无人色:「啊......蛇......有蛇......」


    齐飞别的都不怕,就是蛇虫之类的东西,如今一条白花花、滑溜溜的毒蛇就


    在眼前,差点把他给吓死!


    这条长蛇却也没让他失望,蛇信一吐,露出獠牙,一口就咬在他的手腕上,


    顿时,一股毒液渗入体内,齐飞的整条手臂顿时变得一片漆黑!


    方华仙抬起头来,看见他吓得面无人色、浑身颤抖的样子,不由怔了怔,道:


    「不是......你这么激动干嘛?你是第一次看见蛇么?」


    「蛇......这是蛇啊......救命啊......」齐飞吓得浑身发抖,松开这条长蛇,这


    蛇一下子窜到方华仙的身上,钻入了她衣服里,消失不见了。


    方华仙一只玉手撑着雪白的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齐飞,说道:「淡定,淡


    定......」


    齐飞哭丧着脸道:「可是,我、我中毒了......」


    方华仙「哦」了一声,歪着头想了想,说道:「这个好办,我有办法给你解


    毒,不过喔,解毒的方法有两种,我也不知道该选哪一种。」


    「有哪两种啊?」齐飞道。


    方华仙道:「一种是快的,一种是慢的,你想要哪一种?」


    齐飞忙道:「当然要快的!」


    「没问题!」方华仙说着,忽然吹了个口哨。


    这时,齐飞又觉得有什么东西落在了自己身上,他往肩膀上看了一眼,这一


    看之下,脸都绿了,只见一条比手指还长的大蜈蚣出现在自己肩膀上,嗖的一下


    就游到了手臂上,猛地在他另一只手的手腕上咬了一口!


    「啊......蜈蚣、蜈蚣......痛痛痛......」齐飞再度惊叫起来。


    方华仙说道:「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在给你解毒喔!」


    「这、这叫解毒?」齐飞忙不迭地把蜈蚣从自己手上甩开。


    方华仙道:「对呀,解毒,以毒攻毒懂吗?你不是说要快的方法么?这就是


    最快的。」


    「是不是真的啊......」齐飞将信将疑。


    「真的。」


    「可是......」齐飞看着自己另一条手臂也开始发黑,「我怎么觉得没什么效


    果啊,而且越来越痛,动都动不了了!」


    方华仙一听,捏着雪白的下巴想了想,道:「诶唷,不好!你刚才中的是蛇


    毒,所以我应该用蝎子来蛰你,而不是用蜈蚣来咬你......」


    齐飞一听,脸色更绿了:「那、那怎么办?」


    方华仙道:「这样,我再让蝎子蛰你一下。」


    「行不行啊?」齐飞一脸狐疑地道。


    方华仙笑道:「放心,肯定行的。」


    说着,一只蝎子从她衣服里钻了出来,一下子落在齐飞的身上,在他手臂上


    蛰了一下。


    齐飞只觉得手臂一痛,痛得更加钻心,正要怀疑一二的时候,方华仙忽然说


    道:「哎呀,不对!你刚才又被蜈蚣咬了一口,我还得让壁虎咬你一下才行。」


    「这、这......」齐飞眼睁睁地看着一只壁虎从方华仙袖子里爬出来,爬到他


    手上,也不知道是该阻止还是该任由它咬自己的。


    等壁虎咬完之后,齐飞正在期待自己的毒什么时候解掉,只见方华仙又道:


    「咦......不对,刚才你不是又被蝎子蛰了一下吗?我必须用 蟾蜍才能克制它的毒


    素,你放心,这次保证没问题,你等等——」


    说完,又见一只 蟾蜍从她袖口钻出,一蹦一跳落在齐飞的身上。


    此时此刻,齐飞心中一片绝望,口中直呼:「这位大姐,求求你别再搞我啦


    ......啊......痛死我了......」


    他只觉得自己浑身僵硬,痛楚不断,各种各样的剧痛不断侵袭自己的身体,


    全身上下的皮肤一片漆黑,猛地到在了地上,口吐白沫,两眼翻白,已是出气多


    进气少了。


    一阵剧痛之下,齐飞的意识逐渐模糊,头一歪,晕了过去。


    ...


    齐飞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


    一股浓郁的药香味扑鼻而来,他缓缓睁开双眼,只见两个身穿黑色纱衣、穿


    着 黑色丝袜的少女站在一旁,正瞪大双眼看着自己。


    这两个少女圆圆的脸蛋,大大的眼睛,樱桃小嘴,看上去 十分可爱,身材不


    算修长,却也前凸后翘,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该瘦的地方也瘦。比不上李玉瑶,


    更不用风见晴了,不过也是小家碧玉,颇有可人之处。


    齐飞低头一看,发现自己正坐在一个木制大浴桶里面,浴桶里面放着许多药


    材,被热水浸泡着,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正泡在这些药水之中,浑身暖洋洋的,


    通体舒泰!


    见齐飞醒了,两个黑衣少女连忙出了门,口中喊道:「齐少侠醒了!」


    齐飞抬头看去,发现自己在一间木屋子里,这间木屋子空间颇大,布局精巧,


    有床铺有桌椅,浴桶就在屋子中间,正对着门外。


    忽然,两个身材修长的女子从门外冲了进来,其中一个身材尤其高挑,另一


    个却是面容绝色,都是齐飞不久前见过的人,一个是方华仙,一个是风见晴。


    刚才那两个黑衣少女跟在她们身后。


    进门之后,风见晴打量了一下齐飞,说道:「感觉如何?」


    齐飞深吸一口气,道:「还行。」正要松一口气的时候,忽然看见方华仙走


    了过来,本能地缩了缩身体,吓得脸色都变了。这个女人着实给他造成了很严重


    的心理阴影。


    方华仙两手按着浴桶的边缘,笑道:「小弟弟,我帮你解了毒,你该怎么谢


    我啊?」


    齐飞道:「那毒不是你下的吗?你给我解毒,我、我......」他也不知道自己


    该不该感谢她。


    方华仙道:「嘿呀,你个没良心的,我这百草药浴很贵的,取一百零八种珍


    贵的解毒药材,在中了五毒之后,只要泡上 三天三夜,就可练就一副百毒不侵之


    体,你说你是不是该感谢我?」


    「是这样?」齐飞这才明白过来,似乎她还是为自己着想,那的确应该感谢,


    当下好话说尽,一口一个「姐姐」,把方华仙哄得一脸欢笑。


    这时风见晴说道:「那,你好好在这里泡澡,我出去一趟,记得要泡足三天


    三夜,不要乱动啊,要听方姐姐的话,知道么?」


    齐飞点了点头。


    风见晴见他一脸呆呆的模样,不由叹了口气,道:「唉,我风家怎么会出这


    样的智障啊?」


    「风家?」齐飞一脸疑惑,遂又正色道:「我不是智障。」


    风见晴用宽慰的眼神点点头,说道:「我知道。」在他肩膀上拍了拍。


    齐飞连忙捂住自己的头,生怕她又敲自己的头。


    风见晴轻轻一笑,离开了屋子。


    齐飞见她离去,收回了目光,道:「我的衣服喔?」


    方华仙瞪了他一眼,道:「好好泡你的澡,要衣服做什么?」


    齐飞道:「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


    忽然,他看见方华仙的袖子隐约出现一个蛇头,顿时吓了一跳,口中喊道:


    「啊!蛇、蛇......」


    方华仙一把将他按回浴桶里,说道:「哪里有蛇?你是看花眼了吧?」


    齐飞往她袖子里张望了几眼,果然没发现有蛇,不由松了口气,一脸狐疑地


    道:「刚才我明明看见......」


    「不要疑神疑鬼。」方华仙拍了拍他的肩膀,拿了一把椅子坐在一旁,似乎


    有监视他的意思。


    齐飞摸了摸肚皮,说道:「我饿了。」


    方华仙看向一旁的两个黑衣少女,说道:「浮光,掠影,去给齐少侠做饭。」


    「是,教主。」两人转身出了门。


    齐飞看着她们的背影说道:「这两位姐姐长得好像呀!」


    方华仙笑道:「亲姐妹,还是双胞胎,当然长得像了。她们两个加起来,能


    把你打趴下!」


    「真的假的?」齐飞多少有些不信,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些信心的。


    不一会儿,浮光和掠影两姐妹便端着饭菜过来了,就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将


    桌子移动到浴桶旁边,齐飞站起身,大快朵颐起来。


    吃完饭后,他伸了个懒腰,一条粗长的肉棍高高翘起。


    方华仙和浮光、掠影姐妹都盯着他的下体看,方华仙指着他的肉棍说道:


    「你这地方怎么回事,是不是还没消肿啊?」


    「啊?没、不是......」齐飞连忙捂住自己的下体,坐在了浴桶里,满脸通红。


    他是因为美人近在眼前,体香阵阵,在这样的温柔乡中,不由自主地便勃起


    来了。


    方华仙呵呵一笑,坐在一旁,说道:「慢慢泡。」


    忽然,一条蜈蚣爬到了方华仙的香肩上,齐飞大惊失色:「蜈蚣、有蜈蚣


    ......」


    「哪里有蜈蚣?」方华仙道。


    「那里......」齐飞指着她的肩膀,再看的时候,却发现不见了。


    方华仙低头看了看,道:「在哪儿喔,我怎么没看见?」


    「可是我刚才明明看见了......」


    「那是你的错觉,你是被吓出幻觉来了吧?」


    「不可能啊。」齐飞四处查看了一下,还是没有发现,「会不会在你衣服里


    面,万一咬到怎么办?」


    方华仙道:「衣服里也没有啊,不信我脱光了给你看?」


    齐飞点点头。


    方华仙白了他一眼,娇躯一抖,霎时间,身上的黑色轻纱便从身上脱落下来,


    出现在齐飞眼前的,是一具修长曼妙的肉体,上面是一片雪白的肌肤,胸前双乳


    裹着一种奇怪的黑色罩子,上面有许多孔洞, 十分透气,有肩带绕到背后,下体


    阴部也被一种奇怪的黑色内裤包裹着,粉嫩的肉穴若隐若现,下面则是一双修长


    的黑丝美腿,她的身材虽然不如顾引章和媚儿丰满,却 十分修长,比常人要高许


    多,齐飞更是不到她双乳的位置。


    齐飞看了看,发现她身上果然没有蛇蝎之类的五毒之物,不由一阵奇怪。不


    过,他很快就被方华仙的身体吸引了,他咽了口口水,说道:「方姐姐,你这衣


    服好奇怪呀。」


    方华仙转了一圈,站在他身前,笑道:「这是我们坤国的蕾丝镂空乳罩、蕾


    丝镂空内裤,还有黑色长筒蕾丝丝袜,好看吧?」


    齐飞点点头,的确好看。


    不得不说,大乾王朝的纺织业和制造业就是不如人家坤国,乾朝的农业、种


    植业发达,两国在这方面算是形成了一个互补。人家坤国的衣服,那真是要多仙,


    就有多仙。


    方华仙眨眨眼道:「你老盯着我的胸部做什么?」


    「我......」齐飞红着脸,把目光移开,刚好落在浮光的身上。


    忽然,他隐约看见有一条长蛇在浮光的手臂上盘旋,立刻吓得魂不附体:


    「蛇、蛇......」


    方华仙连忙说道:「没有蛇,哪里有蛇?」


    「有,你看......」齐飞指着浮光的手臂,可是再一看,又不见了。


    浮光和掠影相视一眼,浮光说道:「齐少侠,真的是你的幻觉,不信我们脱


    光了给你看。」


    说完,她和掠影两人也把身上的黑色轻纱脱了下来,里面穿着和方华仙一样


    的黑色乳罩、黑色内裤还有黑色长筒丝袜,把她们的敏感部位包裹在其中,看上


    去格外诱人。


    果然她们身上也没什么蛇虫。


    齐飞这才松了口气,不过,在看见她们的半裸玉体之后,自己胯下的大肉屌


    却蠢蠢欲动起来,硬邦邦地胀得不行。


    齐飞特别留意了一下方华仙、浮光和掠影的小穴,透过她镂空的内裤往里面


    瞧去,发现阴唇上面果然是寸草不生,一片雪白和粉嫩,看上去格外的唯美。


    这时方华仙说道:「我先睡了,你好好泡澡,不许乱动。」


    齐飞点点头,看着她走向床铺,躺在上面,一条雪白的藕臂托着自己的螓首,


    侧身躺着,面朝着自己这边,美目微闭,呼吸均匀。


    美人春睡, 画面格外唯美。


    齐飞把头靠在浴桶边缘,浮光和掠影关了门,坐在一旁。


    渐渐的,三人也眯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