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小姨,你真是来留学的么?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小姨,你真是来留学的么?: 【姑姑,你真是来留学的么?】第十三章 那我也只能迎战了

    作者: 夕晴


    2022/11/20


    深秋,芝加哥街边,高大枫树上的 叶子泛着富有层次的深黄,不时有 枫叶随


    风飘落,散在街边和草地上,行人走过,发出沙沙的响声。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傍晚,芝加哥的气温骤降,还不到零上十度。


    位于南区核心downtown附近的一幢刷着白漆的民房内,却洋溢着 不同于室外


    的热情。


    女人赤裸着古铜色的身体,双手在头顶支撑着身体,趴伏在床上,丰满的屁


    股高高的撅起,迎接着身后那肌肤黝黑的高大男人猛烈的冲击,对方巨大的肉棒


    也只能刺入大约三分之二,裸露着的阳具包覆着粗大的血管,在对方紧密的束缚


    下,染上一层光滑的『油彩』。


    「欧耶,丽莎,你的技术越来越好了」,男人微微喘着粗气,语气中夹杂着


    兴奋和愉悦。


    可身下的女人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抬起右手微微揪住自己的头发,她微微侧


    着头,已经被拍的有些泛红的屁股有节奏的轻轻颤抖,从左侧看过去,她紧闭着


    双眼,也不知是因为痛苦,还是因为享受。


    虽然对方没有回应,但这并不影响鲁特欣赏『 风景』的心情,他抬起右手重


    重的拍在女人撅起来的屁股蛋儿上,翻起一阵的臀浪,他用食指和拇指轻轻拨开


    女人的臀瓣儿,深褐色的菊花呈现在他的面前,男人撇了撇嘴。


    「怎么了?」丽莎感受到了身后男人动作的停顿,她还是开口问出了声。


    「没什么」,男人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回答,片刻后还是开口了:「丽莎,你


    的肛门洗的很干净」


    他尽量保持语气的平和,以免对方不悦。


    「嗯......!嗯......今天......刚刚才洗过」,丽莎轻哼出声,缓了缓,再次语


    出惊人:「想要插进来么?」


    女人沉醉其中,却也顾不得自己小小的肠腔是否能够容纳身后那人的巨大家


    伙。


    她略微有些恐惧,但心底却升起小期待。


    不曾想,身后壮硕的男人犹豫了一下,没有理会她刚才的邀请。


    女人皱了皱眉,颇为不解,却未曾问出口。


    身后,鲁特宽厚的背部上隐约泛起一层细密的汗珠,他的目光开始游移,如


    果换做以前,他会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大家伙捅进对方的菊花,可如今......


    恍惚间,鲁特眼前浮现了那个女人的背影, 记忆里那精致的浅粉色的雏菊就


    像五星级大厨亲自烹饪的顶级佳肴,让他这个老饕垂涎三尺,无比的诱惑。


    相比之下,眼前丽莎的深褐色菊门就要显得相形见绌了。


    当 一个人尝过了最上乘的食材,原本还算不错的食物就会显得极其普通,但


    还不至于到达难以下咽的地步。


    丽莎染着黑色指甲的左手仅仅的攥着床单,她想夹紧自己的双腿,却发现在


    对方不断的轰击下节节败退,如今距离自己丢盔卸甲,也仅仅是须臾之间。


    「omg,啊,holy shit」,丽莎在身后男人突然加速的时候,大声的喊叫出


    来,她的腿颤抖的更厉害了。


    一片朦胧之中,女人产生了深深的自我怀疑。


    (面对这个大家伙,沐宛之是怎么做到与其平分秋色的?)


    丽莎不得不承认,自己很羡慕沐宛之,相比于那个女人,自己的魅力值只能


    说大打折扣,但让她庆幸的是,这种羡慕并未 转化成嫉妒。


    欣赏,这是她对沐宛之的态度。


    她转过头看向身后的鲁特,男人闭着眼睛,汗珠顺着宽厚的胸膛流淌,昏暗


    的壁灯在男人黝黑的肌肤上晕出朦胧的淡黄色,空气中弥散着浓重的汗味,那是


    男人身上的独特味道。


    (为什么他闭着眼睛?)


    丽莎心中疑惑,但下体中大力抽插的阳具不容许她做出更加深入的思考,那


    是最原始的动力。


    尿意上涌,女人回过神来,发现事态开始朝着失控的边缘游走。


    「鲁特,我好像......好像要尿出来了」


    她不得不开始求饶,祈求对方能够给自己休息的空间。


    男人似乎来了兴致,他睁开双眼,露出久违的笑容,整齐的白牙在黑暗中格


    外的明显,他没有停下臀部的摆动,反而加快了攻击的速度,好比加了劲的发条。


    「宝贝儿,你来吧,这真刺激!」鲁特声音低沉浑厚,却听不出有多大喘息。


    丽莎脸有些红了,不断抖动的双腿宣告着她已经到几近崩溃的时刻,两条小


    腿拼命的勾住男人的粗壮大腿,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发出阵阵的战栗。


    「啊,daddy,你太强了,这样太爽了,我真的要疯了,这......这简直不可思


    议!omg!」女人仰起头开始大声的叫出来,声音回荡在封闭的卧室之中。


    「come on!bitch!you the mother fucker!」鲁特开始冲刺,蒲扇般的


    大手仅仅把住对方的腰部,接近二十五公分的超大阳具几乎要贯穿对方的身体。


    丽莎感到一阵的眩晕,下体好似要被对方捣烂般发出阵阵哀鸣,顷刻间那快


    美的感觉陡然升高到一个顶峰,接着脑中嗡的一声,尿液从交合处挤压了出来,


    水花四溅,发出噗噗的声响,呻咛声卡在嗓子里,伴随着身后男人大力而不知怜


    悯的抽插,她好像飞上了天。


    ......


    「鲁特,你知道么,你是我的英雄」


    趴伏在男人的怀里,丽莎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伴随着小声的抽泣。


    「当然,我的公主」,鲁特看着天花板,嘴角小幅度勾起,大手抚摸着女人


    并不是 十分挺翘的乳房。


    女人眼波柔媚,伸长脖子吻住了男人 厚厚的嘴唇,唇齿相交,津液缓缓流淌,


    她享受着此刻的宁静。


    一吻过后,男人看着她,略带些许得意的问:


    「你觉得怎么样?」


    「完美」,女人毫不犹豫,她面色潮红,嘴角含住笑意:「有时我会想,


    你们黑人的身体真的蕴含着不可思议的能量,居然可以让女人达到这样的高潮,


    是天赋异禀么?上帝真的不公平,或者他是格外青睐你们,让你们可以拥有如此


    雄健的体魄」


    说着话,她的手还是忍不住伸到了男人的胯间,轻轻握起了刚刚射完精,还


    有些软的阴茎,即便这样,那东西也有至少十八厘米以上的长度,居然比自己的


    男友勃起时的尺寸还要大。


    女人不得不感叹造物主的神奇,想想自己竟是在这样的雄性身边,她还是觉


    得如同在梦境里一样。


    男人感受这东方女性特有的温柔,他深吸了一口气,纠正道:「不,不是我


    们黑人,而是我,懂么,是我天赋异禀, 如果你想体验的话,我就在你身边,我


    的宝贝儿」


    「我知道,my daddy, 如果你需要,我随时可以过来,我是你的,一直都是」,


    女人口中喔喃着,随即,她撑起还有些疲惫且无力的身体,弯着腰,将对方还带


    着自己淫液的龟头含在口中,随着她舌头灵巧的搅动,那软趴趴的阴茎似乎又开


    始有复苏的迹象。『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yes,you are my fucking baby」,


    吸吮声在自己的胯间传来,男人享受着对方温柔的服务,觉得自己是如此的


    高大。


    片刻后,女人抬头,趁着对方情绪放松的间隙,她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你......你刚刚没有用我的后面,为什么?」


    女人抿着唇,能够看出她此刻的紧张。


    「what?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刚刚,你是说刚刚,有么?」


    鲁特两只手掌交叠的压在脑后,他有些不明就里,原本颇为自信的眼神开始


    无意识的闪躲。


    「你没有像以前一样,你懂我的意思」,丽莎鼓起勇气,没有因为对方的顾


    左右而言他而转移话题,她依旧坚持的说道:「肛交,鲁特,你没有打算和我肛


    交......」


    这样的话从一个女人口中说出来,丽莎也有些羞臊了,她紧忙再次含住对方


    已经再度硬起来的阳具,胸口起伏,等待的对方的回复。


    可面对她的却是持久的沉默。


    大概一分钟后,鲁特还是开口了:「丽萨,我应该说什么?你今天好像很不


    一样?」


    和刚才相反,此刻反而是丽莎没有马上回答,而是用口套着男人的肉棒,


    她也在思考,在思考要不要把自己的想法和盘托出。


    大约几十秒后,她吐出了对方膨胀的硕大龟头,其上被舔的光滑异常。


    「你......是不是觉得我的后面有些黑了?」丽莎还是问出了口。


    「no,nono!当然不,你太敏感了!」鲁特反驳道。


    「不,鲁特, 我知道的,我们在一起那么久了, 我知道的」,丽莎声音有些


    颤抖,她强撑着露出略微苦涩的笑容:「 如果我没猜错,是因为伊莉雅,对么?」


    「oh!」男人枕在脑后的双手猛然抽出,他直起身子,下一刻,他意识到自


    己有些失态,刚想狡辩的话语被硬生生咽了回去。


    丽莎笑了:「看来我猜的没错,是因为她」


    女人轻轻摇了摇头,就在此刻,她左手再次握住男人已经重新挺立的阳具,


    缓缓的套起来,而且不仅如此,当对方听到伊莉雅几个字的时候,她分明感受


    到了对方那里瞬间猛然充血的奇特景象。


    「她的肛门很漂亮」,丽莎补充道。


    鲁特没有反驳,而此刻已经硬的发紫的龟头充分说明了对方的想法。


    「早知道上次就建议你和她肛交了」,丽莎一边套着男人的阳具,一边轻


    轻感叹。


    「你忘了?她 不同意的」,鲁特睁开眼睛,开始正视丽莎的问题。


    「你不遗憾?」女人反问。


    「我不能强迫她,这是犯法的」,男人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他的确


    为此感到有些遗憾。


    「鲁特,你不用担心,我不介意和你聊她,恰恰相反,我喜欢和你聊伊莉雅,


    其实我也喜欢她」,丽莎说出了自己的心声。


    男人轻轻闭上眼,回想着和那个女人度过的美好时光,似乎那是他 人生中最


    难以磨灭的 记忆,或许没有之一。


    「可她已经和我说拜拜了,看来我没能 征服她,好不甘心啊」,鲁特握起拳


    头,但他此刻除了感慨自己能力有限 之外,似乎也做不了什么。


    「其实,我也不甘心」,丽莎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叹了口气,她说道。


    「我不懂你们女人的想法,今晚留下来住吧」,鲁特发出了邀请。


    「不,阿普会来接我,我今晚想陪他」,丽莎抬起头,嘴角露出 一抹浅笑,


    她看起来很幸福。


    「好吧,我的确不懂你们女人的想法」,鲁特再次重复了这句话。


    入夜,


    阿普坐在自己买的二手普锐斯的驾驶位上,他的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


    抬头望向斜侧方民房二楼昏暗的窗户,蓝色的窗帘倒映出两个交叠的影子,


    高大的身影似乎显示对方正在穿衣服。


    坐在车里的男人微微眯起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有意平复内心波澜,搭在


    方向盘上的左手无意识的攥紧又松开,此刻,他的内心依旧煎熬。


    不知过了多久,房子的门口壁灯被点亮,从里面走出一对男女。


    男人裹着浴巾毯子盖住高大的身体,黑色的光头在顶棚灯的映照下泛着类似


    金属般的光泽。


    女人则穿着宽大的牛仔夹克,她似乎注意到了不远处的普锐斯,但也只是轻


    轻一瞥,随即和身后男人说了几句话后,两个人亲密的吻在了一起。


    片刻后,男人回身关上了门,女人则径直走向了小轿车。


    开门,坐上了副驾驶,随后她关上了车门。


    车门合上的时候,发出松散的咔啦声响,这辆破旧的二手车一直有这个问题。


    女人没有正视对方的视线,目光向下看着身前的扶手箱。


    阿普看向她,女人湿漉漉的头发散发出淡淡洗发液的清香。


    车子缓缓发动,男人拨了一下雨刮器,雨刮与挡风玻璃摩擦发出的吱呀吱


    呀的声响回荡在沉默的车厢内。


    「今天在酒吧我唱了刚写的新歌」,阿普露出微笑,面对丽莎,一向沉默的


    他却总是管不住嘴。


    「效果怎么样?反应一定很热烈吧?」丽莎侧头看向了身边的阿普。


    「不尽如人意,这些人不懂我的歌」,阿普有些沮丧。


    「我喜欢」,丽莎伸手拉了拉男人的袖子,鼓励道。


    「回去唱给你听」


    「好」,女人痛快答应。


    车子拐过街角,路上冷冷清清。


    「秋天」,阿普哼道:「我讨厌秋天,因为秋天过后就是冬天了」


    「可我喜欢秋天」,丽莎歪着头,欣赏窗外的 风景。


    「你什么都喜欢」,阿普哼了一声。


    了解男 人性格的她并不感到生气,只是抬头轻声道:「喜欢或者不喜欢,日


    子都会这样过,为什么不选择让自己高兴点儿」


    「也对」,阿普很少反驳女人的话,他接着问道:「鲁特今天的状态怎么样?」


    「棒极了!」说到这个话题,丽莎就不困了。


    「真令人羡慕啊」,阿普感慨。


    女人皱了皱眉,她抚摸着男人放在换挡杆处的右手上修长的手指,接着与对


    方十指相扣:「我不喜欢你这么说,你和他不一样,没有必要去比较,你知道,


    我 最爱的是你」


    「我并不怀疑这一点,但 如果可以,我总还是希望自己也可以满足你」,阿


    普有些伤感。


    前方变为了红灯,阿普轻轻踩下了刹车。


    丽莎哼起了歌,是阿普写的歌,


    『月光迷人,照亮前行的黑夜;


    时光飞逝,我却不曾忘记你;


    我亲爱的女友,你的心是否被我融化;


    千疮百孔,我却矢志不渝;


    这是献给你的歌,我的宝贝;


    愿你听到它,愿你爱上他』


    女人的声线略有些单薄,但唱的却很认真。


    「这一次,没跑调」,阿普笑的很开心。


    「我以前跑调么?」


    「当我没说吧」


    「我真的跑过调?」


    「真的」


    「啊?你以前怎么不说?」


    「我觉得很好听」


    「你故意看我出糗的吧」


    「当然不是」


    「我觉得也不是」


    天色渐黑,秋风吹在密歇根湖上,皎洁月光的倒影被打散成无数的碎片。


    湖边,一幢高级 公寓3楼的大平层。


    女孩儿披散着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静静的看着湖面泛起的粼粼波光,若有


    所思。


    良久,她关上了窗,将湖边波浪的声响隔在在室外。


    「姑姑,你有心事?」沐铭坐在桌面,手肘架在桌子上,掌心撑着自己的下


    巴。


    这个姿势他已经维持了许久,不为别的,只是为了能够更放松的欣赏不远处


    的美人。


    不知道为什么,白天和乐菲儿一起训练后,他反而格外的想见到姑姑。


    「最近遇到了一个比较棘手的事情,暂时理不清头绪」,穿着宽松白色t恤的


    少女转过身来,眉宇间温婉中带着些许英气,脸蛋与脖颈上雪白的肌肤光滑莹润。


    沐铭有些吃惊。


    (我擦,还有姑姑解决不了的棘手问题?真是活久见了!)


    少年心中吐槽,嘴上却说道:「要不要说说,我帮你分析分析」


    「不要,这件事你插不上手」,沐宛之吐了吐舌头,表示不接受对方的帮忙,


    这让沐铭忍不住摆了一个难看的表情。


    「先不说我了,我倒是听说关于你的一件事」,拉开椅子,沐宛之缓缓坐下,


    手指捏起白色的王后,斜着向左前方挪了一步,她打算继续刚才的棋局。


    沐铭有些好奇,随着手中的黑色士兵向前推进一格,他哦了一声。


    「听说你现在和劳伦斯的妹妹打得火热」,女人眼皮都没抬,也是向前挪了


    一步白色士兵。


    刚想拿起马向侧方横移的少年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握紧棋子。


    (妹妹......难道她指的是乐菲儿?姑姑怎么知道这件事情?!)


    少年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稳定情绪......诶?我为什么这么紧张?)


    黑色的马落在了棋盘上,少年有些支吾:


    「嗯,算......算是吧,是数学建模比赛,不是什么国际比赛,就是一个小规


    模的竞赛,我和她算是......队友吧」


    「你紧张什么?」沐宛之快速的拿起白色的马也走了一步,打算和对方的马


    纠缠一阵。


    「谁......谁紧张了」,沐铭被看穿心思一般立刻反驳道。


    「那女孩儿我见过,漂亮的!」沐宛之笑嘻嘻的看着自己红了脸的侄子,就


    像看什么很有趣的事情,眉眼弯呀弯。


    「还行吧,没觉得有多好看」


    (和你没法比,姑姑)


    男孩儿心想着,随即拿起了右侧的黑车,打算转移战场。


    「看不出来,你 年纪不大,眼光还挺挑剔」,沐宛之撇撇嘴,没有理会对方


    的车,而是把刚才那颗白色的士兵又往前挪了一步,而她的马刚好可以 黄雀在后。


    少年皱起了眉头,感觉局势有些不对。


    「说实话,不可以么?」他挠了挠头道。


    女孩儿笑了,她忽然冲对方眨了眨眼睛,狡黠道:「小铭,那你说实话,姑


    姑我长得怎么样?」


    (那还用问?当然好看啦!)


    男孩儿虽然心里这么想,但嘴上可没有服软,他扬起头骄傲道:「姑姑,你


    也还好吧,反正长得也不算难看......」


    (想这样来压制我的气势?没门)


    少年心里如此想着,眼神却不敢看向对方,毕竟口是心非这种事情对他这个


    年级来说还是有些为时过早。


    「啊?你是这么看姑姑的么?」沐宛之板起脸,斜了一眼对面有些脸红心虚


    的侄子,声音里透着一丝危险。


    同时,她手指一动,白马斜跳着就从容写意的把对方的黑兵送到了棋盘外。


    「哈,你上当了!」少年脸现得意,笑着将黑车沿着白马空出来的位置直插


    到底,有了黑马的牵扯,只要再走一步就是绝杀。


    沐宛之愣住了,看起来对此颇为意外。


    「姑姑,棋盘上意气用事可是大忌,动作可不能因为场外因素变形」,之前


    连输两盘的沐铭此刻忽然有种咸鱼翻身的快感,不免嘴上想占些便宜。


    女孩儿脸现思索神色,似乎对方这突如其来的一步真的给她出了不小的难题。


    虽然眼前这一步无法将死自己,但势必要损失白车这枚重要的棋子才能避免


    被对方一步杀王,怎么看局势都是大为不利。


    「你倒是比之前进步了许多」,沐宛之轻声感慨。


    「那是」,沐铭皮了一句。


    (好歹也学了好几天了,再不进步我该怀疑自己的智商了)


    他心里如此想着,心里已经开始兴奋起来。


    可下一刻,他的兴奋小火苗就被无情的 冷水给浇灭了。


    沐宛之抬手将白王向左两步,同时白车调到了王的右侧一格。


    「将军」,她嘴角勾起 一抹浅笑。


    这回换做是少年懵了,他随即反应了过来,叫道:


    「王车易位!我怎么忘了这个!」


    「王不见王,你输了」,沐宛之拍了拍手,站起身,向冰箱的方向走去。


    沐铭推倒自己的王,靠在椅背上,唉声叹气道:「姑姑,这招神兵天降,你


    还真是毫不留情」


    「菜鸡互啄而已,装什么高深莫测」,沐宛之呛了他一句,随手打开冰箱,


    拿出里边的冰镇无糖可乐罐,用力拉开拉环,仰头灌了一口。


    少年开始收拾残局,同时开口问道:「你真不是之前学过?」


    「嗯,骗你做什么?」手中拿着可乐罐,沐宛之靠在冰箱门边,姿势慵懒。


    「都是才学几天,你怎么总能赢我?」沐铭疑惑道。


    女孩儿抬头望向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口答道:「姑姑比你多上几年


    学,你以为是白上的么?」


    少年背过身去,口中低声嘟囔:「被她装到了......」


    随后,他听到从身后传来姑姑的叹息声:


    「乐菲儿看起来或许是个不错的姑娘, 如果不是她有个讨厌的哥哥,我倒是


    不介意撮合你们俩」


    听到这句话,不知怎的,原本还在收拾棋子的男孩儿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悬


    在空中的左手缓缓的攥起了拳头,好像对方的话猛然刺激到了他的哪根神经,他


    整个人僵住了。


    沐宛之却是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还是自顾自的享受着肥宅快乐水带来的短


    暂愉悦。


    沉默过后,少年的一句话打破了屋内的宁静:


    「姑姑,你最近还去找那个黑人了么?」


    噗!


    刚喝了一大口冰凉可乐的女孩儿听到这句话骤然呛了一口,随后大口的咳嗽


    起来。


    少年看着姑姑如此窘态,却一反常态的没有上前帮忙,而是站在原地一言不


    发。


    好不 容易理顺了气,她狠狠的瞪了不远处的侄子一眼。


    (臭小子,故意气我是不是?)


    「没去」,她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


    少年原本有些僵硬的表情明显有了松弛的迹象,他低声说了一句:「没去就


    好」


    沐宛之将还剩一半的可乐罐轻轻放在一旁厨房岛台的高桌上,右脚脚尖踮起,


    双臂交叠在饱满的胸前,直视着少年,问道:「你......好像很介意这件事情?」


    沐铭别过头,没有正视她的眼睛,他咬着唇开口道:「对,我不喜欢你和黑


    人在一起」


    「哦」


    沐宛之也收起了先前轻松的神态,四周的空气好似凝固了一般。


    「小铭,每个人的生活方式 不同,彼此需要尊重」


    对自己这个侄子,沐宛之说不出什么狠话,她只是有些无奈,对此,她也没


    有什么经验可以借鉴,于是只好如此说一些大道理。


    少年表情依旧严肃:


    「我知道,但我不接受」


    未曾想,他的回应斩钉截铁。


    「那你想怎样?要我搬出去住?」沐宛之皱了皱眉。


    「这不是一个选项,我上次说了」,别看沐铭话说的挺决绝,但其实心里慌


    得一比,甚至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紧张。


    (我擦!刚才一激动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姑姑会不会以后都不理我了啊?)


    少年一向如此,紧张到一定程度,就是面无表情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


    安静到落针可闻的客厅里忽然响起女生的轻笑。


    「喂,干嘛这么认真,你严肃起来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可爱」,沐宛之收起笑


    容,但嘴角还是保持微微上扬的姿态,她伸手拿起桌上的那半罐可乐,迈起修长


    紧实的双腿走向浴室方向,边走边说道:「姑姑,瘾很大的,一般人可满足不了」


    「所以,你选择黑人?」沐铭疑惑问道。


    「只是一个选项,试了试,的确还不错」,沐宛之停下了脚步,伸了伸懒腰,


    她笑道。


    「姑姑,你说的其它选项是?」少年望向了浴室门前那曲线玲珑的背影。


    女人转头看向他,展颜一笑:「小铭,你,想不想来试试?」


    想起前些天,少年在自己口中喷射的场景,沐宛之还是俏脸一红。


    沐铭呆立当场,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双肩竟也有些轻微的颤抖。


    (呵,这个孩子还是个清纯少年喔,我刚才那些话可真是够臭不要脸的。姑


    姑勾引侄子,我真的好过分,但不得不说,真的很刺激喔!只是,他好像还是放


    不开,算了,以后不这么玩了, 如果让哥哥和父亲知道的话,说不准会直接把我


    绑回去的找哪家的二代直接嫁了)


    沐宛之回过头,自嘲一笑:「好啦,不和你开玩笑了,就当姑姑在 胡说八道


    吧,收拾完了,就早些睡觉吧,我洗澡去了」


    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浴室。


    哐当,浴室门重新关上了。


    客厅重新恢复了安静,少年站在原地久久没有说话。


    从浴室那边依稀传来了哗哗的水声,仿佛在撩拨着客厅内少年的心弦。


    终于,少年抬起了头。


    望着不远处的磨砂玻璃浴室门的方向,他像是下定了某个决心,自言自语道:


    「姑姑,是你说要我试试的,那我也只能迎战了」


    (但愿别输给那个老黑)


    沐铭深吸了一口气,在忐忑到近乎于惶恐的心情下,走向了对面的浴室。


    银色的普锐斯行走在漆黑的夜里,前面就是丽莎和阿普的家。


    「丽莎,醒醒,到家了」


    男人右手拍了拍身边已经熟睡女人的肩膀。


    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打了个哈欠。


    (果然和鲁特的做爱还是太消耗体力了,车上就睡着了)


    丽莎心中如此想着。


    「明天,在家里休息一天吧?」她提议。


    「好」,男人微笑着回答。


    「陪我在家里看电影吧,想看好久了,一直没有时间」,女人再次提议。


    「好」,男人依旧笑着回答。


    「阿普,我明天给你做牛肉炖......」


    「丽莎,我有话和你说」


    「诶?」


    「上次你提到的那个女学生,约她出来见个面吧」,阿普的左手食指轻轻敲


    击着方向盘。


    「阿普,你......准备好了?」丽莎有些惊讶。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