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前浪也是浪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前浪也是浪: 【前浪也是浪】第101章

    作者:舞玫


    20/11/11


    第一百零一章:演出事故


    「漂亮!」康胖子低吼着挺直了身体,扬起手臂在空中狠狠一挥,肥硕的胖


    脸上布满了兴奋的红光。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01bz.cc


    「唔……」


    赵明芳被他的动作噎了一下,口里含着的粗大肉棒猛然一抖,龟头顶在了嗓


    子眼,差点令她喘不过气来。


    「咳咳……」


    赵明芳吐出嘴里的肉棒,边咳边喘息,心里突然有些着急,彭向明啊彭向明,


    看到我给你发的短信了吗?


    她之前也不清楚康胖子跟齐雨田在谋划什么,只是从偷听到电话的只言片字


    里隐约猜到,他们要对付的人是彭向明,时间就在今天晚上。


    所以昨天她才找了个新手机卡,偷偷给齐元发了那条短信,在她看来,彭向


    明最好别去参加那个劳什子颁奖晚会,但对方到底还是到场了,说明她的话根本


    没有得到重视。


    电视屏幕里,齐雨田如愿地向彭向明突然发难。


    这种言辞犀利的话肯定未得到主办方同意,电视台也不可能在这个时间、通


    过这种方式,来质疑一位刚刚获奖、拥有无数粉丝、天才横溢的原创音乐人。


    这分明是在打脸,是当着全国电视观众的面,打电视台和评委会的脸!


    这老头……怕是疯了吧?


    赵明芳一脸震惊,据她了解,齐雨田平时虽然心胸并不开阔,但还是懂得爱


    惜羽毛的,起码在公众媒体面前十分注意自己的言行,很少说太过头的话。


    虽然很多人都知道他不爽彭向明,但这家伙很聪明,最多只在学校的课堂或


    者讲座上隐晦地牢骚两句,从来不在媒体面前发表恶意的批评,但是今天在这么


    一个重要的场合,他怎么敢突然跳出来发炮?


    这可是现场直播啊,先不说看电视的观众有多少,台下那一排排贵宾标签让


    人看的都头皮发麻,他这一撸袖子上阵,得罪的恐怕就不止彭向明了,现场的主


    持人、导演、电视台领导、组委会主办方,哪一个不将恨之入骨?


    而且……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


    「踏马的,傻逼彭向明,现在知道得罪老子的下场了吧?」康胖子放肆地大


    笑着,准确无误地把手伸到赵明芳的睡衣里,捉住了一只不着寸缕的饱满乳房。


    「啊……老板,轻……轻点……」赵明芳娇呼一声,显然康胖子把她的奶子


    当成了彭向明,不知不觉中握力过猛了。


    「哈哈,宝贝别怕,你可是我的功臣,今晚我会好好地奖励你……」


    康胖子眉飞色舞,一把将赵明芳的睡裤扒了下来,然后向前一推让她跪倒在


    床上,岔开腿屁股对准了自己。


    功臣?赵明芳心里一阵恍惚,她突然想起了交给经纪人的那个u盘,一直很好


    奇经纪人拿去干啥了,现在看样子,齐雨田这老家伙八成是受到胁迫才这样做的,


    背后主谋就是旁边这个可恶的胖子。


    想到这里,她不禁回头看了眼。


    看到这家伙狰狞却毫不掩饰趾高气扬的表情,再结合他说的话,真相就越来


    越呼之欲出了。


    彭向明,对不起……但是我也不知道事情会这样。


    康胖子兴奋地撕扯掉了身上的睡袍,挺起虬首怒张的粗大肉棒对准了赵明芳


    那粉嫩的肉缝狠狠地捅了进去,身体像座移动的肉山似的重重地撞在她雪白的屁


    股上……


    …………


    早在齐雨田忽然起身走向演讲台的时候,镜头依然给的是大平面,彭向明和


    苏成正在互相谦让,齐雨田只是背景中的一个人。


    但后台的导播却依旧敏锐地注意到了他的异动,甚至下意识地扭头,看向对


    准了演讲台的固定机位传过来的画面。


    等他一开口,导播顿时「卧槽!」一声,差点儿就当场麻爪。


    这老家伙这句话一说,不管后面怎么收场,都已经是绝对的演出事故。


    「操!」


    坐在不远处的导演一口水喷出来,大骂一声,抱着杯子就跑过来了。


    饶是导播经验丰富,这时候竟然不知道该把镜头切给谁了。


    他们面前的,是多达十几部摄像机传回来的画面,但每一个都不合适。


    观众席上全都是一脸震惊的样子,纷纷伸着脑袋看向舞台中央,彭向明明显


    更吃惊,甚至已经皱起眉头,隐隐有些恼怒的表情。


    就连台上的两位主持人,这时候也已经目瞪口呆。


    匆忙间,导播只能先把镜头切给主持人,并且对准了话筒提醒,「主持人注


    意,控场,控场!」


    导演冲过来一把抢过话筒,通过耳麦大声喊话,「主持人,打断他!打断他!」


    同时他下意识扭头往大屏幕中央看了眼。


    在场的最高领导,华夏文化部部长正一脸疑惑地扭头,似乎在询问什么,他


    身边坐的,这边是电视网的老总,另一边则是国家广电总局的局长。


    很明显这两个人也一脸懵逼。


    再旁边坐的就是负责这台颁奖典礼的领导了,这会儿他都快傻了,一脸愤怒,


    忽然就仰头朝某个方向看了过去。


    别人不知道,他可是知道的,舞台顶部专门有一台固定的摄像机,坐在导播


    室里的导演和导播肯定能看到他的表情。


    他伸手,做了个翻篇儿——或者是抽巴掌的动作。


    「卧槽!」导演又骂了一声。


    事实上,这一切的变化,都在无声无息之间,仅仅只是十几秒的时间之内而


    已,却正好足够让齐雨田把要说的话说完了。


    事故发生已经无疑了。


    偏偏这时候齐雨田居然又要开口说话了,导演一下子回过神来,愣了一下,


    大吼:「快,掐断那支话筒的信号!」


    …………


    早在齐雨田刚一开口,刚从后台回来坐下的霍铭,闻言却是不由得一愣——


    这毕竟是电视剧行业的一次内部表彰大会,在场的人多的是导演、演员,甚至编


    剧,但做音乐的却是不多。


    他绝对是专家中的专家了。


    听到齐雨田的话头,他愣了一下才回过神来,一激动差点儿就要站起来。


    这他妈摆明了是在找茬啊!


    齐雨田在业界的成就、口碑,一向也都不算差的,怎么今天突然吃错药了?


    姑且不论彭向明是不是真有这份捷才,你作为前辈,想考校也好,要刁难也


    成,大家私底下见面的时候你可以随便提,但现在……这他妈可是直播啊!


    全华夏的人都瞅着呢,你他妈给人泼一头脏水?


    若是真被你问住了,小彭这一辈子算是毁了!


    以前圈子里就有不少人在私底下议论,怀疑彭向明背后有团队在推,或许事


    实上彭向明根本就不会写歌,起码写不出那么好的作品,只是因为他长得够帅,


    嗓音条件也不错,所以被公司选中,然后打造一个音乐才子的人设,推到前台赚


    钱的。


    但这些说法毫无凭证,都是一帮子嫉妒的小人在背后嚼舌根子,也基本上没


    有业界够分量的人公开站出来怀疑。「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无凭无据的事情,说出来谁信?


    但是现在好了,齐雨田自身的咖位够高,同样是业界大牌音乐人,还是上一


    届的最佳主题曲获奖人,关键是选择公开质疑的平台也足够逼格,还是现场直播,


    就算收视率不高,至少几千万观众还是有的!


    结果他就这么丝毫都不顾忌身份,兜头就是一盆脏水就泼过来了!


    而且他选择的切入点也经过了精心设计,先不怀疑彭向明创作的质量,偏偏


    拿他创作速度说事,不都说你写歌速度特别快吗?来一个试试!


    这下彭向明就没法用拖延时间的方法应对了,在规定时间内交不出作品,那


    谁能保证后面完成的就是你自己写的?娱乐圈里肯花大价钱买歌的「创作型歌手」


    多了去了。


    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彭向明的形象就全毁了。


    所以,这种突发性的演出事故,主办方哪怕再没脑子,都不会让这件事继续


    发展下去的,肯定会及时打断。


    所以最终留下的新闻很可能变成:齐雨田公开质疑了彭向明,却没有机会给


    他出题;而彭向明反驳他的质疑,但也没有时间当场证明自己。


    这只能算是一种不圆满的结局,怀疑彭向明的声音依然存在,还会变得更大,


    更加明朗化,以后可能有越来越多的人在公开场合呼应齐雨田的疑问。


    齐雨田也不是赢家,敢在这种舞台上,当着全国电视观众的面,搞出这样的


    事故,首先这就是一种无组织无纪律的行为,日后肯定会被秋后算账的,可以说


    从此以后他再想拿个什么奖项,或者参加什么电视节目,基本上就别想了。


    彭向明也不是没机会破局,只要他能接住招,并且按齐雨田的要求完成了作


    品,那就真的封神了,还是当着几千万甚至几亿的电视观众面前封神!


    但这可能吗?就算传说里的彭向明有点才华,这可是现场写歌啊,你还真当


    他是神仙?


    灵感这玩意儿就像便秘,需要它的时候憋几天都未必能出来,还真没听说谁


    能说来就来的。


    霍铭又气又急,面色瞬间涨红,差点儿就要骂出声来了。


    他是个正直忠厚的人,此生最爱音乐与麻将,待人向来平和,而过去的这半


    年,他也自然能感觉到,彭向明是真的一直都拿自己当老师对待的,彼此的关系


    实在是太好,因此他对彭向明也实在是太喜欢、太疼爱了。


    但在此刻,他清楚地意识到,就齐雨田这忽如其来的刁难,就是这几句话,


    很有可能就把彭向明这个孩子给毁了!


    但偏偏,自己还无计可施。


    …………


    坐在舞台下方第一排的孙晓燕和齐元,几乎也在第一时间悚然而惊,当即一


    下子就坐直了身体。


    她们和台下的其他人一样,惊讶地看向了台上。


    居然还有这样的剧情?没听彭向明说啊?


    …………


    此刻的电视机前,柳米早已经等得哈欠连天,但还是勉强撑到了彭向明获奖,


    正自振奋,准备听听彭向明的获奖感言就睡了,但听到电视机里传来的那个老头


    儿的话,她愣了一下,却是激灵一下子就从浑浑噩噩中清醒了过来。


    那一瞬间,就是一身的白毛汗。


    就那一下子,她的鼻子忽然就又透气了,一下子精神头儿就瞬间回来了。


    麻痹的,死老头!


    …………


    也在同一时刻,工作人员已经走到了安敏之身边,提醒她该去后台了,接下


    来她要和别人一起,负责颁发一个不太重要的小奖项。


    安敏之点了点头,虽然有些遗憾,觉得听不到彭向明的获奖感言了,但她还


    是欠身离座,准备跟着工作人员去后台。


    但就在这个时候,齐雨田说话了,安敏之停下脚步,一下子就愣在了那里。


    等听清楚他的话,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的脑子都是懵的——这是什么意思?


    主办方的策划?不应该吧?这是电视剧的颁奖典礼啊,主办方闲的蛋疼,考校彭


    向明的写歌能力干嘛?


    …………


    主持人懵了能有半分钟,使得齐雨田居然顺利地说完了他想说的话,并且一


    脸期待地看向舞台后方手捧奖杯正在懵逼的彭向明。


    这种级别的晚会,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故,主持人怎么可能提前预料的到?


    但是在听到耳麦里传来的导播和导演的怒吼之后,两位主持人还是飞速地回


    过神来了,因为他们熟悉这次颁奖典礼的流程,里面根本就没有这一项!


    男主持人第一个开口说话,「好的,恭喜彭向明!恭喜苏成!恭喜二位,那


    么,两位谁先来?看你们在推让,要不还是苏成先来吧!下面我们有请苏成,来


    发表他的获奖感言!向明,你准备一下,这次你获奖感言应该没念完吧?应该重


    新准备了吧?」


    这是急智之下的本能,他在调侃此前彭向明在金琵琶奖颁奖典礼上,说自己


    的获奖感言已经用完了的梗——放在正常情况下,大约可以换来一点微弱的笑声。


    但是现在,没用。


    哪怕是现场的观众,包括那些演员、导演、编剧,那些明星们,没有一个人


    有心思体会他临机应变的小幽默,大家都在吃惊地看着演讲台上的齐雨田。


    还有舞台后方的彭向明。


    谁都不是傻子。


    能混到这个地方来参加典礼现场的,这一两千人绝对是圈里的人尖子了,或


    许大家一开始没回过神来,但是在看到大屏幕上彭向明的惊愕表情,又听到主持


    人一下子把话题带开的表现,大家就都已经意识到了。


    这是舞台事故,恐怕要捅破天了。


    而不需要非得是什么内行,仅凭字面意思理解,也不难想明白,齐雨田这是


    在公开质疑彭向明的音乐创作者身份,并且在逼他当着那么多人证明自己!


    这绝对是开年以来的第一个大瓜!


    要知道,即便是在此刻的台下,很多人自身就是明星,他们并不追星,甚至


    因为彭向明现在还并不算演员,所以很多人其实对彭向明是有些无感的,但仍然


    无法避免的是,还有为数不少的人对彭向明是没有什么好感的。


    这个时候,那些人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


    尤其是台下的冯远道,此刻嘴角已经扬起了一个很明显的弧度,就差没大笑


    出声了。


    呵呵,康胖子这几天神神秘秘的,打电话还卖关子不肯明说,原来注脚藏在


    这里啊。


    不过这样的事……我喜欢!


    他迅速地想到了,回去之后如何对事情进行推波助澜,如何利用机会攫取利


    益……


    …………


    话说来慢,其实这一切的发生都近乎是在电光石火之间的。


    从齐雨田出人意料的忽然发声,到主持人反应过来、抢过话语权,把话题带


    回来,前后甚至也不过就几十秒钟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齐雨田脸上依然还是带着那副笑容,又对准话筒,说:「没


    关系的,你不需要写太复杂的东西,哪怕就简单几句,让我们大家……」


    忽然,他的声音凭空消失了。


    都是长久以来混迹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几乎是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


    来,这是后台直接把那个话筒的信号给切断了。


    显然,这绝不是什么编排好的节目,这绝对就是一次演出事故。


    惊天大事故。


    …………


    彭向明能感觉到身旁苏成看过来的目光。


    目光复杂。


    他抬起头来惊讶地看着演讲台前拧着身子面带笑容,一脸期待的齐雨田。


    几乎是第一时间,他就察觉到了对方笑容里那满满的恶意。


    此刻他听不到台下,也没有往台下看,但他却能清楚地感知到台下安静的目


    光与呼吸声,洞悉所有人内心的骚动。


    好像在这一刻,他忽然打通了自己的第六感。


    他想起了昨天齐元收到的那条莫名的短信。


    他甚至已经猜到了事情的起源——虽然暂时还不知道主谋是谁,但对方的目


    的,却毫无疑问就是要毁掉自己。


    齐雨田?看样子不过是顶在在最前线冲锋的炮灰罢了,真正有能力也有动机


    做这种事的,其实只有两个字:「资本」。


    因此,无论自己现在怎样应对,明天都会有海量的、各式各样的流言与质疑,


    冲着自己扑来,把自己淹没,对方既然选择了出手,就绝对不会只有齐雨田这一


    种手段。


    这时候,他听到了主持人的话。


    主持人点了苏成的名字,还说让自己再准备一下。


    是了,这绝对是一场意外,是演出事故。


    主持人是在隐蔽地提醒自己,待会儿发表获奖感言的时候,不要乱说。


    虽然事故已经发生,但是站在主办方和播出方的角度,他们肯定是要先把这


    个场圆下去,将颁奖典礼顺利地结束,而绝不希望事故就此发展成故事。


    他瞥见了苏成已经迈动了腿,正准备向麦克风走去。


    但他忽然伸手,一把拉住了苏成。


    电光石火之间,他忽然意识到,要想从这样兜头泼过来的一盆脏水里脱身,


    想要全身而退,就只有一个办法。


    并且在这之前,还必须有一个先决条件。


    忽然之间,他的心神安定了下来。


    他的眼睛死死地盯住站在演讲台前,因话筒忽然失声而苦笑耸肩、故作潇洒


    的齐雨田,一只手却又紧紧的抓住了苏成的胳膊。


    耳边忽然响起苏成低声的提醒,「彭老师,别冲动!」


    彭向明脸上忽然露出了笑容,他扭头看了看苏成,拍拍他的胳膊,忽然迈步


    走了过去,齐雨田看见了他的动作,扭头,转身,面朝着他。


    脸上露出一副很奇异的笑容。


    彭向明真是直到现在都想不通,到底对方许了多大利益的承诺,才能让他胆


    子大到这种程度?


    要知道,台下可是坐满了很多娱乐相关部门的部长,搞砸这场典礼会让无数


    人丢掉饭碗和乌纱帽。


    那么多的领导,全都不放在眼里?他齐雨田以后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但走过去的途中,仅仅只是与齐雨田对视了一眼,彭向明却忽然有点想明白


    了。


    或许是自己想差了。


    姑且不论有没有利益掺杂在里面,这个齐雨田内心对自己的厌恶与痛恨,几


    乎是无法掩饰的。


    他或许特别痛恨那些所谓的流量歌手吧?


    所以才参与了这样一个死局,公开对自己叫板。


    是的,这几乎就是一个死局,无论齐雨田还是其背后的主使人,都不相信自


    己有任何解开的可能。


    所以,他在决定这么做之前,应该是就已经想清楚了,只要这盆脏水扣正了,


    自己的声誉肯定会一落千丈,而他,其实也只是戳出来一个演出事故而已。


    固然会得罪一部分人,有可能被封杀,但也同样会获得另一部分人的好感。


    他又不是演员,不需要抛头露面走穴赚钱,一个藏身幕后的音乐人,拿老婆


    的身份给作品署名又如何?耽误赚钱吗?


    所以说,官老爷们可以得罪,金主爸爸是万万得罪不起的。


    …………


    啪啪啪……啪啪啪……


    赵明芳跪着趴在床上,用胳膊肘支棱着上半身,雪白的圆臀高高地向后撅起,


    一根粗大的肉棒在水淋淋的美妙之地疯狂来回撞击着。


    「操……麻痹的……看你得意……我草……操死你……麻痹的给脸不要……


    弄死你……弄死你……」


    康胖子紧紧握着她的小蛮腰,一边保持奋力输出一边淫言秽语地乱骂,仿佛


    要将在彭向明身上的诸多不顺,全都通过胯下这个紧密的小口宣泄出去。


    眼见着彭向明正在一步步落入彀中,他现在心情爽快的无以加复,欲火也更


    加高涨起来,无论是胯下肉棒的尺寸和硬度,还是抽插的频率,都上了一个新台


    阶。


    但他没有注意到,胯下承欢的赵明芳在娇喘连连的同时,一双美眸却在眨也


    不眨地投向电视机屏幕,脸上露出了迷醉的神情。


    赵明芳此刻心里乱的很,同时还要承受背后二百多斤胖子的猛烈冲击,身体


    被撞的摇摇欲坠,两只吊笋般的美乳也跟着前后来回摆动,但是她心里止不住的,


    升起了对彭向明担心。


    这冤家,都告诉你了有人要搞你,让你别去那个破颁奖典礼,怎么还是去了?


    这下……该如何是好啊?


    啊……死胖子,今天咋这么亢奋……


    …………


    彭向明目不斜视地走过去,眼角的余光下意识地扫到了几个机位。


    他面带笑容。


    几步走到演讲台一侧,他微笑着,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似乎是在


    示意,「话筒让给我一下,让我说两句?」


    齐雨田后退了两步。


    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彭向明扭头看他,保持笑容,压低了声音说:「操你


    大爷!」


    话筒关着呢,不会有人听到。


    但是不远处的摄像机拍着呢,虽然不知道这个画面是不是被切成了直播画面,


    但至少,这句话、这个时刻,是有记录的。


    一转身,他已经站到了演讲台前。


    「喂?」


    他俯身,然而话筒的声音依然传不出去。


    于是他摊了摊手,笑容无奈。


    …………


    彭向明走过去的那一瞬间,两个主持人再次有点慌了——很显然,这件事已


    经遮掩不住了,当事人双方对彼此的立场跟处境心知肚明。


    男主持人又一次反应在了前面,他拿着话筒,急忙冲着舞台中央跑过去。


    因为他怕台上打起来。


    不是没有可能,齐雨田今天的诘难实在太恶毒了,而彭向明又太过年轻,怎


    么可能沉得住气?


    电光石火间。


    饶是反应再慢,此刻坐在台下的领导们也已经都明白过来了。


    尤其是部长阁下,他亲临现场,居然发生了这样的舞台事故,而且还正在实


    时直播,这让他的脸色顿时难看的不行。


    但他端坐不动,一句话也不说。


    他只是来观礼的,不是事故的责任人,而且无论事情发展成怎样,主办方肯


    定会给自己一个交代。


    他的目光,紧紧的盯住了舞台上的齐雨田。


    但这个时候,彭向明居然主动地走到了演讲台前,而且全程微笑,甚至在走


    到挑衅他的齐雨田面前时,他都保持着相当的礼貌与笑容。


    但他俯身要说话,话筒却没有声音。


    部长忽然心中一动。


    这是个很好的年轻人啊!三观正的很!


    此时,舞台上下,都已经完全乱了套。


    事实上到现在为止,局面已经完全崩了,而且基本上已经无可挽回。


    跟他隔了一个座位的电视网副总,已经带着满腔的怒火,拨通了后台导演的


    电话,捂着嘴要说话,而舞台上,主持人正在狂奔向彭向明。


    部长忽然扭头,说:「让他说话。」


    电视网总裁愣了一下,正要说话的副总也愣了一下,愕然回头。


    短短一两秒钟之后,他对着手机说:「把话筒打开,让他说话。」


    主持人正在往台中央狂奔,忽然耳麦里传来导演的声音,「提醒彭向明,演


    讲台话筒已经打开了,让他说话吧!」


    跑到半路的主持人愣了一下,缓了缓,忽然说道:「向明,话筒已经好了,


    你可以说话了。」他又退到舞台边缘站住了。


    静观其变。


    「喂……」


    声音传出来了。


    彭向明笑了笑,「真的好了。」


    台下已经躁动的不行。


    彭向明面带微笑,「我知道这有点搅局哈,我也很意外。我没想到齐雨田老


    师会那么敌视我,哈哈,可能是我去年太红了吧!」


    「那个……我是个原创音乐人,其实我的态度跟齐雨田老师是一样的,我也


    一向都特别讨厌那些虚假和丑陋的东西,我呢,正式恳请主办方,就把现在当成


    一个节目,能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为在场的诸位,以及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


    们,展现一下我们华语音乐人的创作能力,我说的是真能力!让我们用崭新的音


    乐,来为祖国新的一年的崭新的发展和建设,注入能量!谢谢!」


    台下,几位领导都扭头看向部长。


    但是部长不发话,只是看着台上。


    这番话还是蛮漂亮的。


    应对还算得体。


    关键是把充满恶意的诋毁,和挑衅,硬是转到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注入能量


    上去……似乎也不失为一个不错的转圜方式。


    事故已经烂到了现在这个程度,硬收已经是收不回来了。


    用不着等到明天,就在今天晚上,这件事一定是全网哗然了。


    倒不如让这个年轻人顺势引下去,像他说的,就把这次事故当成一个节目,


    把这一段先过去再说。


    但是……他不该这么硬接茬儿的。


    万一他写不出来呢?


    …………


    主持人微笑对着镜头说:「哇哦,哇哦,正在收看我们节目的观众朋友们,


    让大家开眼界的机会来了,想看彭向明现场写歌吗?还有现场的诸位,大家想看


    向明现场为我们创作歌曲吗?大家一起开开眼界好不好?」


    现场有的是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当即大声回应道:「好!」


    这一刻,站在演讲台侧后方的齐雨田简直是喜出望外。


    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泼脏水,那到目前为止,齐雨田毫无疑问已经完成了任


    务,他的质疑直接把彭向明的光环上砸开了一个口子,后续肯定还有第二盆、第


    三盆脏水……直到彭向明再也无法翻身,但是这就跟齐雨田无关了。


    因此对于齐雨田来说,他并不满足。


    今天这件事可谓「杀敌八百、自损一千」,如果不考虑后续的话,他齐雨田


    其实才是吃亏最大的人,别的先不说,他那个百万粉丝的微博账号大概率明天就


    会被封掉,所有谈好的约稿、推广、采访计划随时都可能被取消,挂上官方黑名


    单的影响恐怕以后的三五年内都无法消除。


    但他还是做了,因为他的确是发自内心的希望,能够借着主办方给的这个机


    会,当着几千万观众的面,亲口戳穿彭向明的真实面目。


    还特么现场写歌?吹什么牛逼!


    只不过此时,让他颇为讶然的是,就站在他身前几步的彭向明,居然也忽然


    松了口气,露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然后,他居然说:「谢谢!谢谢主持人!谢谢主办方!能不能……给齐雨田


    老师一支话筒?」


    演讲台上的话筒高度,其实不高不低,适合多数人,但对他来说,就有些低


    了,说话得弯腰。


    「ok!请工作人员送上来两支话筒!」


    主持人大方地答应,这个时候,他一边热情控场,一边悄悄半转身,冲自己


    的搭档,那位女主持人,以一个很小的幅度招手。


    女主持人瞥见了这个姿势,才彻底回过神来,缓步上台,走过来。


    工作人员猫着腰,很快送上来两支话筒。


    「喂……」齐雨田想说话。


    但这时候,主持人已经开始掌控局面了,完全不打算给他说话的机会,「那


    么,向明,准备为我们创作一段怎样的音乐呢?」


    说话间,他看着彭向明,目光里满含期待。


    摄像机就正对着他呢,他根本就不敢明目张胆的使眼色。


    这已经是很明显的善意和提醒了。


    但偏偏,彭向明说:「呃……我是从来都不质疑自己写歌的能力的,现在是


    齐雨田老师在质疑我,虽然对于这种质疑,我其实很不屑于回应,因为我的创作


    能力,并不需要证明给任何人看。但是,大家都很期待,对吧?哈哈,所以,既


    然话赶话赶到这儿了,让齐雨田老师给出个题呗!」


    说到这里,他转身看向台下,「现在没有人还怀疑我是跟他串通好了的吧?」


    至少在不明真相的人看来,这段就更像是编排好的节目了。


    台下的观众轰然回应:「不会!」


    「好!」彭向明半转身,看向齐雨田,目光淡然而专注,「齐雨田老师是吧?


    本来我也不认识你,不过从今天起,我认识您了。那现在,要不您出个题目考考


    我?既然玩咱就玩真的,您给出个难点儿的题目吧!」


    齐雨田依然面带那一抹奇异的微笑,再次拿起话筒,说:「难不难,看对谁


    来说,不过我倒是真的预备了一个题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