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师门夺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师门夺爱: 【师门夺爱】 第二十一章 亵渎

    作者: 纯爱仙人


    2022/11/21


    漆黑的房间内极为安静,只有那西洋钟咔嚓咔嚓永不停息的钟摆声,在这寂


    静的夜晚中显得额外明显。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氤氲的月光透过半透明的油窗纸铺洒在地面上,给了屋内带来稍许亮光。


    王小刚感受着手中那一团水嫩豆腐般的浑圆酥胸,越摸越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劲。


    虽说自己的师妹 年纪尚小,还有生长的空间,但是也不至于长得这么快,手


    中的滑腻明显要比师妹还要大上一号。


    然而屋内的中清脆的钟摆声却证明了自己没有走错地方,这里正是自己给师


    妹安排的房间。


    如果床上的人不是师妹,那又是谁?


    王小刚的呼吸一促,此时只有一个唯一的可能!


    虽说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借着屋内的稍许光线也足以视物,但是此时


    这位女子面朝着墙壁背对着自己。


    王小刚犹豫了一下,选择了另一种证明的方法。


    他将自己的一只手从软绵温热的胸口处抽出,抚着女子平坦光洁的小腹一路


    下滑,手指挑开下身的亵裤逐渐深入。


    王小刚的手指很快就滑到了怀中女子双腿所夹的三角区域,手指按在了高耸


    的耻骨之上,入手滑腻温热如同上等的暖玉,最最关键是的,其上光洁一片,宛


    如稚童一般没有半点的毛发。


    咕噜。


    王小刚喉结微动,他吞咽了口唾沫来缓解一下口中的干燥与心中的燥热。


    如此看来怀中的女子只能是师娘了。


    他一只手捏着师娘软嫩的丰乳,一手按在师娘无毛的两腿之间,心中犹豫不


    绝。


    此时自己最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趁着师娘还未醒来,立马将她的衣服归位,然


    后离开这个房间,可是......


    王小刚忍不住伸出中指,缓缓挤进慕星河软腴的大腿软肉之间,手指上传来


    火热与 温暖一下子打乱了他的思绪,指腹紧紧贴着师娘腿间肥美的两瓣嫩肉,四


    面八方都被嫩肉包裹。


    他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心脏也随之鼓动,另一只抓着玉乳的手掌不自觉的


    微微用力,满溢的乳肉从他五指的缝隙中挤出,实在是让人爱不释手,难以割舍。


    等等!


    冷静一下,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候!


    王小刚努力想将自己的思绪拉回,但是身前这日思夜想的娇躯再此时此刻几


    乎已经占满了他的心神。


    「嗯~ 」


    一声轻咛从慕星河的口中吐出,她好像是在睡梦中感受到了身上亵渎的双手,


    竟然在此刻有了转醒的迹象。


    王小刚的心脏都跳慢了半拍,手中揉捏的动作瞬间停了下来。


    他就这么一动不动的搂着慕星河,屏气凝神,唯有心脏在剧烈的鼓动着。


    他此时的手掌还握着师娘的玉乳,掌心与嫩肉之间没有丝毫的阻隔,另一只


    手的手指也按在慕星河白虎美鲍之上,要是师娘现在醒来......


    就这么僵持了一会后,怀里师娘平稳的呼吸声再次传出,刚刚那一下呻咛只


    是本能的反应。


    王小刚悬着的心也随之放下,他缓缓将插在师娘下身的手指从夹紧的两腿之


    间抽出,握着美乳的手掌也跟着慢慢松开,正要从肚兜内移开。


    眼见着就要完全抽出,就在此时,立在屋内的西洋钟突然发出了一声格外清


    脆的咔哒声。


    这一声 不同于寻常钟摆摇晃时的声响,而是分针与时针同时归零时才会发出


    的声音!


    王小刚心中咯噔一下。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每次到了零点,这时钟就会发声报时,这也是为什么


    他会将这昂贵珍稀的西洋钟闲置在无人居住的房间内的原因。


    当——当——当——


    三声如铜锣敲击般的声响从钟内传出。


    如果是在白天,这声音不会很明显,但是在此刻寂静无声的夜晚,无异于洪


    钟震耳!


    「呜——」


    慕星河很明显是被这响声给闹醒,她在迷迷糊糊中微微摇晃了一下肩膀,想


    要将侧躺换成平躺。


    但是背后抵着的胸膛阻碍了她的动作。


    「嗯?」


    她察觉到似乎有些异样,在一片迷茫中睁开了双眼。


    「你!呜呜呜!」


    慕星河刚刚开口,就被王小刚捂住了口鼻。


    该死的!


    明天就让人把这破钟给砸了!


    此时情况紧急,王小刚一手环在师娘纤细的腰肢,一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巴。


    「呜呜呜!呜呜!」


    师娘此时拼命的扭动着身体,被捂着的秀口中不断的发出惊恐至极的呜呜声。


    慕星河双手用力拽着王小刚的手臂,双腿胡乱的瞪着,将身上的锦被都从床


    上踢了下去。


    虽然这点力气对于王小刚这个长年习武,又天赋异禀的武学奇才来说不值得


    一提,但是也不能就这么僵持下去。


    在慌乱之中,王小刚急中生智,赶紧压低了声音凑到师娘的耳边急声说道:


    「师妹,是我!是师兄!」


    怀里的慕星河 十分明显的身体一僵,停止了 挣扎。


    王小刚又紧接着道:


    「慌什么?不是你叫我晚上来找你?还叫我不要惊扰了别人。」


    慕星河此时彻底不动了,就这么静静的被王小刚搂在怀里,也不知道在想什


    么。


    王小刚见她不再 挣扎,也是松了一口气,他继续将嘴巴凑在慕星河的耳边轻


    声低语道:


    「可欣,我现在把手松开,你别叫,知道了吗?」


    「不然等会要是让师娘和师姐知道了,可就别怪我。」


    慕星河没有说话,只是微微点头。


    王小刚知道她这是同意了,也就把捂在师娘嘴上的手挪了开来,不过搂在腰


    间的手臂却没有放开。


    没有手捂着自己嘴巴,重新能说话的慕星河反而变得更加安静。


    王小刚深呼吸了两口,平息了一下紧张的情绪。


    虽然现在师娘已经醒来,但是他却并没有离开被窝,而是越发用力的搂紧了


    怀中的美妇,恨不得将她的身子揉进自己的胸膛。


    柔软丰腴的成熟身子与自己的身体紧紧相贴,鼻尖萦绕着不属于少女浓郁麝


    香,坚硬如铁的肉棒隔着轻薄的衣物,抵在了师娘绵软的臀肉之中。


    慕星河极为抗拒的扭动了两下,不停的用手推搡着王小刚的肩膀,甚至还极


    为用力的拍打了两下,但是没有说一句话,不过光从这反应来看就知道是在赶人。


    王小刚没有松开半点,他将自己的鼻子重新埋在了师娘纤细白净的脖颈间,


    上下轻蹭着。


    「师妹今日怎么这么奇怪?」


    怀里的师娘浑身一僵,反抗的动作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


    王小刚心中一动,柔声安抚道:


    「放心,既然与你说好了大婚之日再要你,我就不会言而无信。」


    「可欣,今夜我们就像是往常一样,让我抱着就好,等过一会我就回去。」


    此话一出,慕星河的身子就像是泄了气般的软了下来。


    她将不 贤妻的手收了回去,重新背对着王小刚,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好像


    默认了王小刚的搂抱一般,只是呼吸声变得更加的粗重,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屋内的漆黑掩盖了王小刚嘴角的笑容,暧昧的气息借着这片黑暗在空气间肆


    意蔓延。


    有了师娘的默许后,王小刚变得更加大胆起来。


    他双手环绕在师娘的腰间,在慕星河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热气,接着又用舌


    尖在师娘玲珑的小耳垂上舔了一下。


    慕星河的身子轻颤了一下,喉咙间几乎是挤出来般发出了一点不可查觉的轻


    哼。


    王小刚静静的与师娘在床上相拥着,师娘柔软香喷的娇躯几乎要让他癫狂,


    心中对师娘的占有 欲望如同被打翻在水池中的浓墨般 肆意扩张。


    他渐渐的不再满足于这样子的拥抱,原本放在慕星河平坦小腹上的手掌逐渐


    向上移动,最终隔着纤薄的里衣与肚兜,重新抓住了师娘胸前那一团饱满至极的


    圆润。


    这次他的动作很轻,但也足以让五指微微下陷,他的手掌甚至能隔着衣物感


    受到其下凸起的小点。01bz.cc


    哪怕是被这样子的非礼,慕星河还是没有出声阻止。


    她的呼吸变得更加急促,王小刚能感受到丰乳之下剧烈的心跳。


    王小刚抓着乳房的手掌微微张合,有规律的上下揉捏着掌心绵软温润的乳肉,


    随着他的爱抚,慕星河的身体微微轻颤着,掌心的小点逐渐变大变硬。


    她尽力挪动着自己的下身,不让王小刚的肉棒紧贴着她的臀肉。


    两人一个躲闪一个追逐,慕星河很快就被王小刚给压到了靠着墙的一边。


    「师妹身上好香,我平日里怎么没有发现?」


    王小刚一般调笑着一边在师娘的雪颈上的轻嘬两下,在她娇嫩的皮肤上留下


    点点嫣红的吻痕。


    他见师娘并没有 十分激烈的反抗,手中上的动作更加的变本加厉。


    王小刚的左手松开了师娘的丰乳,慕星河原本紧绷的身子随之放松了一点,


    但是紧接着,王小刚的手指就挑开了里衣宽松的衣襟,逐渐向里面伸出。


    右手也逐渐下摸,中指插入了亵裤的边缘,指间细腻的触觉让他血脉喷张。


    慕星河伸手死死的抓住了王小刚伸入自己衣领的贼手,直接低头在他的手腕


    上狠咬一口。


    「嘶!!」


    王小刚痛呼一声,赶紧将手又缩了回来。


    「师妹你这是作甚?平日里不是最喜欢师兄这样子摸你吗?」


    他佯装 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松开了抱着师娘的双臂。


    「是有哪里不舒服吗?我去将灯点起来。」


    王小刚撑着床铺坐起,起身就像下床取烛火。


    只听床铺吱呀一声。


    慕星河猛地坐起的,在一片漆黑之中直接抓住了王小刚的手臂,纤长的手指


    掐的都有些发白,怎么都不肯松手。


    「行行行,那我不去。」


    王小刚遗憾于此时只能看清床上模模糊糊的人影形状,也不知道现在师娘现


    在是什么样的有趣表情。


    在师娘阻止下他重新躺回了床上,又一次伸手环抱住了身边的慕星河。


    这一次,他的动作很快,刚刚搂住便将手伸入了里衣与肚兜之下,没有任何


    阻隔的握住了师娘的绵硕雪峰。


    经过方才的这么一折腾,师娘身上泌出了点点的薄汗,再配上她绵软的乳质,


    触手竟有黏润之感。


    掌中饱饱嫩嫩的两大团,虽说与自己先前摸过的并无区别,但是此时可是在


    师娘清醒的时候!


    王小刚手指按在乳晕之上,绕着其中肿胀的乳尖打着圈。


    怀中的佳人仿佛是被吓到了一般,身体僵硬,一动都不敢动,甚至连呼吸声


    都被压的极低。


    他故技重施,将另一只手插入亵裤之中,抚上了无毛的白虎耻丘,但是想要


    更进一步的时候,师娘夹紧的双腿之间让他伸不进一根小指。


    「师妹乖,把腿张开。」


    王小刚亲昵的在师娘光洁的脸上亲吻了两下,不过却被她不停的扭头躲避着。


    「嗯~ 」


    一声轻咛从慕星河嘴中挤出。


    因为王小刚见她如此不愿意配合,便用食指与拇指捏住了师娘早就充血挺翘


    的乳珠,揪着尖尖狠狠的揉搓了一下。


    上身遇袭,下身也跟着一起失守。


    王小刚蹭着慕星河失神的片刻,之间将食指与中指插入了师娘紧夹的双腿之


    间。


    那两片肥厚的软肉之间竟然有些湿粘,王小刚勾动着手指,在其中扣两下,


    肥美的白虎嫩鲍之间徐徐流出了更多的汁水。


    他借着这黏滑的蜜液将手指在三角间拔出又插入,无色透明的花汁很快就涂


    满了慕星河的下身。


    「师妹,你热吗?师兄好热。」


    王小刚已经忍受不住心中的燥热,他用单手将自己的裤子脱下,其中火热肿


    胀的肉棒早就等候的多时。


    慕星河穿的王家特质的西洋式亵裤。


    这种亵裤很短,仅仅能堪堪包住她的臀部。


    所以王小刚把自己的肉棒按在师娘光洁柔软又带有些许凉意的大腿上时,两


    人肌肤之间没有任何的布料阻隔。


    黑暗中慕星河被突如其来的怪异触觉惊得两眼圆睁,反手就握住了王小刚的


    贴在自己腿上的肉棒。


    当她体会到手中的炽热坚硬与血管跳动的奇妙感觉时,瞬间明白了这是什么


    东西,吓得她赶紧松开了手掌。


    王小刚一把就抓住了慕星河逃离 小手,并且重新拉回了原来的位置。


    他用肉棒摩挲着师娘细腻的手背肌肤,喘着粗气在她耳边轻声道:


    「师妹,握着它,你让我射了我立马回房。」


    慕星河原本手掌紧握成拳,但是王小刚这么一说后,竟然有了些许松开。


    「快点!」


    王小刚急声催促着,龟头不停的顶着慕星河握起的掌心缝隙。


    在两人僵持了一会后,一股微凉又柔软的包裹感从肉棒上传来,慕星河张开


    了手掌抓住了那一根粗长的肉棒。


    王小刚心中狂喜,也伸手包裹住了师娘握着自己肉棒的 小手,仿佛像是教学


    一般上下捋动着。


    由于过于兴奋,龟头马眼分泌出了大量黏滑的先走液,在慕星河的撸动之下


    均匀的涂抹在了棒身之上,以做润滑之用。


    王小刚简单的教了两下后便松开了手掌,任由师娘自己发挥。


    慕星河生涩的握着王小刚的肉棒,纤长的五指箍住棒身,使出了自己吃奶的


    劲道反复捋动,发出了淫靡的咕叽声响。


    此时的慕星河依旧是背对着王小刚,只是将自己的手伸到身后捋动。


    王小刚觉得这个姿势不爽,便抓着师娘瘦削的肩膀将她转个面,又将双手插


    入她的腋下,直接架着师娘坐起了身子。


    他就这么躺在床上,两腿张开,其中是跪着坐在床上的师娘。


    「这样子方便点,可欣你继续就行。」


    在黑暗与沉默之中,慕星河重新握住了身前王小刚的肉棒,一手抓着根部,


    一手裹住了上方肿胀的龟头。


    修长的细指裹上一层薄薄的粘液,油亮通红的龟头在雪腻的手掌之中时隐时


    现。


    咕叽咕叽。


    王小刚放松身体,平躺在闺床之上尽情享受着师娘的侍奉。


    虽然慕星河动作生涩,但是师娘用她细腻的柔夷主动握住自己的肉棒,光是


    这一件事情已经足以让他志得意满。


    柔嫩的掌心裹住自己的龟头,微凉的触感让王小刚精神一振。


    慕星河上下撸动频率由一开始的极快,逐渐的越变越慢,原先紧握的手掌也


    变的有些有气无力,但是掌心的肉棒依旧坚硬,没有任何软下来的样子。


    王小刚知道师娘这是累了。


    其实在慕星河的极其刺激爱抚之下,他已经隐隐有了射意,但是此时的机会


    极其稀有,于是故意锁紧了精关。


    王小刚的脑海突然中浮现出一个极为香艳荒诞的场景,但是他知道这希望渺


    茫。


    哪怕是现在师娘现在清醒着给自己撸动肉棒就已经像是在梦中,他心脏鼓动,


    犹豫了半响,最后还是试探性的问道:


    「可欣,你要是累的话......」


    「不如试试含着?」


    窗外的明月高悬,似圆而未圆。


    秋风吹过原野,地上杂乱的草丛摇动,沙沙作响,与树叶的哗哗声交相辉映。


    叶穆此时正躺在这杂草之地中,胸口不停的上下起伏着。


    黑色的劲装已经被划开了无数的大口,其下的伤口正徐徐流淌着鲜红的血液,


    染满 鲜血的雁翎刀插在了身边的泥土中。


    前几天他带着商队路过一条无人的山径时就遇到过一匹训练有素的蒙面山匪,


    一个个都是有着深厚武学底蕴的练家子,还好自己的武艺更胜一筹,将他们尽数


    击退。


    没想到今夜又碰上一伙身手更加不凡的贼人。


    哪怕是贼人也无所谓,但是最让叶穆心惊的是他们的武学招式,虽然不及自


    己老练,但是也看的出与自己同出一门。


    自己明明都跑到了这么远的地方,已经隐姓埋名了十几年,最终还是找来了


    吗?


    他躺在杂乱的草丛中大口喘息着,方才的贼人应该自己被自己甩掉,不过同


    时自己也与商队失散。


    叶穆望的眼中倒映着九天之上明月的影子,此时他心中惆怅万分。


    不知自己能否在月圆之时与自己家人重逢。


    叶穆躺倒在地上,无垠的夜空占满了所有视线,恍惚间,一道俏影好像在夜


    幕中浮现,让他想起了自己与公主第一次的相遇。


    如牢笼般大红的宫墙,青砖上洒满金黄的落叶,以及在那古树下摇摆的秋千


    与其上欢笑的宫装少女。


    「你是谁?」


    秋千渐停,少女停下了那银铃般清脆悦耳的笑声。


    她有些怯怯的看向这位不速之客。


    「叶,是公主的死侍。」


    「这样啊......」


    少女歪着脑袋思索了一番,脸上重新露出了明媚笑容,纯净的不染纤尘,宛


    如春日里的暖阳。


    「那我就叫你......小 叶子如何?」


    叶傻傻的站在原地,他失神的看着眼前绝美的少女。


    她的笑容就像一缕阳光照进了长年昏暗的地牢,往昔一切的血腥与污秽似乎


    都在其中被冲刷干净。


    保护公主不仅仅是自己的任务,同时也出于死侍「叶」的本心。


    慕星河之于叶穆,不只是主人,更是不容亵渎的信仰,她是世间最纯洁之物,


    哪怕自己千刀万剐,也要将她守护。


    萧瑟的秋风横扫过大地,清凉的风扑打在叶穆的脸上,让他回过了神来。


    叶穆回了自己不知何时抓向天空的右手,长长一声叹息。


    今 夜月朗星稀,不见星河。


    不知公主如今是否安好,小 叶子这次可能没法回来复命了。


    沙沙沙!沙沙沙!


    杂草之间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叶穆知道追兵已到。


    他强撑着支撑起自己的受伤的躯体,拔出身边的秋水雁翎刀,十数名身穿黑


    衣的贼人已经将他团团包围。


    叶穆脸上却没有半分惧色,他将刀横于胸前,沉声喃喃:


    「公主......等我回来。」


    -------------------------------------


    「嘶!师妹就是这样!」


    王小刚的手插进了慕星河的秀发之间,按着她的螓首上下起伏。


    如果有人能夜中视物,便能的看见床上有一位衣衫凌乱的美妇,正俯首与身


    前男子的跨间,秀口之中含着半根粗长的肉棒正在上下舔。


    「用舌头舔,牙齿别碰到了。」


    王小刚的肉棒正被师娘含在她温热湿润的小口之中。


    慕星河灵动的香舌在马眼处滑动舔了一会,又在龟头四周打着圈,就连肉


    棒与龟头交界处的冠状沟都舔的仔仔细细。


    他没想到方才只是试探性的一问,师娘竟然真的俯下了身子,将自己的肉棒


    纳入了口中!


    慕星河将含在自己口中的肉棒退出少许,秀口微抿,轻啜着王小刚硕大的龟


    头,香舌的舌尖抵着马眼,在那缝隙上上下舔刺激。


    「可欣你真厉害。」


    王小刚一边夸奖着一边将自己肉棒在师娘的小口中 肆意挺动,龟头不小心戳


    到了师娘的侧颊,让她腮帮子被挺出一个凸起。


    他又伸手钻进了慕星河大敞开的领口中,抓住一只垂下晃荡的饱满嫩乳反复


    揉捏,其上肿胀的乳头也被夹在了手掌的夹缝之间。


    「嗯~ 」


    慕星河动情的呻咛了一声,深深埋下了螓首,重新将王小刚粗长的棒身含入


    檀口之中,一直到顶端的龟头触到了自己的的嗓子眼才停下。


    「师妹用力吸,我快好了。」


    慕星河的两颊微凹,王小刚只觉得一股吸力从师娘的秀口中传来,一同与之


    裹挟而来的还有噬髓吸骨般的爽快感。


    他腰间一酸,手上不由得一起用力,按在了师娘螓首之上。


    肉棒的顶端粗暴的突破了慕星河狭小的喉咙,插入了更加紧致的深处。


    浓厚的精液在马眼处喷射而出,慕星河喉咙微动,将其尽数吞下。


    「呜呜!」


    王小刚浑身一松,放在师娘秀发间的手也随着滑落。


    慕星河猛地抬起螓首,把口中的肉棒吐出,捂着嘴用力咳嗽了两声。


    她朝着床上的王小刚狠狠踢了一脚。


    「好好好!我这就走!这就走。」


    王小刚在师娘一阵又抓又挠之下,只能穿起了衣服,坐在床沿的蹬上靴子。


    「被子盖好,师妹可别着凉了。」


    他临走前不忘那一条被踢到地上的锦被拿起,重新丢回了床上。


    「那我走了。」


    见没有人回应他,王小刚也不在意,他摇了摇头,春风得意的从正门推门离


    去。


    回到房间后王小刚一直躺在床榻上回味了好一会师娘那销魂小口的滋味,一


    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的睡去。


    次日。


    天还蒙蒙的亮的时候,府内的丫鬟们便都起了床。


    巧儿一大清早就进了王小刚的房间想要服侍他穿衣洗漱,不过出乎她意料的


    是今天少爷竟然难得懒床没起。


    见少爷睡得深沉,她懂事没有叫少爷起床。


    而是跪在床边,胳膊肘撑在床沿边上,双手托着自己的香腮,歪头静静宠溺


    的看着少爷静谧的睡颜。


    依稀记得少爷小时候还喜欢傻傻的跟在自己后面喊姐姐,想不到现在已经长


    得如此相貌堂堂。


    巧儿看着看着,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指,想向王小刚的脸颊的点去。


    就在手指快要触到王小刚时,隔壁的屋子忽然传来乒的一声脆响,好像是有


    什么东西翻倒在了地上,吓得巧儿连忙将手缩了回来。


    她蹙眉回头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望了一眼,起身拍拍裙摆上的灰尘,走到窗


    边将窗子支起,探头向着外面看去。


    屋外没有人路过,应该不是哪个粗心的 丫头把什么东西摔了。


    正当她想要合上窗户的时候,巧儿的耳朵微动,隔壁的屋子里好像隐约传出


    了点争吵的声音。


    她侧目看去,发现那里不正是安置少爷同门师姐妹的房间吗?


    争吵没有持续多久,忽然又发出砰的一声响。


    一位身穿翠绿襦裙的少女捂着脸从房间里大力推门而出,一边跑一边发出了


    呜呜的哭泣声。


    过了一会,一位身穿白衣的高挑女子也跑了出来。


    她左顾右盼,焦急的寻找着先前跑出屋子的少女身影,但是那人早就跑远,


    哪里还找的到半分影子。


    巧儿认得她们。


    先跑出去的那位应该就是少爷的师妹秦可欣,后面紧跟着出来的是少爷的师


    姐叶青青。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巧儿对别人家的八卦没有任何的兴趣。


    她轻柔的合上窗户,不让外面嘈杂的声音传入,影响了少爷的睡眠。


    巧儿重新坐到了少爷的床边,犹豫着自己是不是应该脱了鞋子与外袍,钻进


    被窝里与少爷一起再睡一会。


    砰砰砰!


    砰砰砰!


    巧儿的思绪被大门处一阵剧烈的敲门声打断。


    她愤愤的看向门口,心头火起。


    是谁这么不懂规矩!


    巧儿快步走到门口,猛地把大门拉开,怒气冲冲的朝着门外看去。


    门外站着的是叶青青,只见她柳眉倒竖,眼中好似含着无边火光,面色阴沉


    似水。


    她看见开门的是巧儿,便沉声问道:


    「你家少爷喔?」


    看见叶青青这一副怒容,巧儿刚想发作的脾气立刻又倒退了回了肚子里。


    「少爷还在屋里睡觉,小姐您要是有事的话不妨先跟我说,等少爷醒了我自


    会转告给他。」


    叶青青一听王小刚就在屋里,哪里还管得了这么多。


    她直接推开了巧儿抓着大门的手,迈着重步径直向着王小刚床榻方向走去。


    「哎!小姐你现在不能进去!」


    巧儿赶紧出声阻止,但是叶青青此时已经走进了里屋,她只好也一起跟着过


    去。


    叶青青进了里屋,看到此时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的王小刚,她的胸口一阵起


    伏,就连呼吸都变的粗重急促了起来。


    啪!


    一声脆响在屋内响起,紧接着就是巧儿的惊叫声。


    「你干嘛!」


    经过这么一闹腾,王小刚悠悠从床上转醒。


    他迷茫的睁开双眼,只觉得自己的右脸一阵火辣的疼痛。


    「你疯了吗!」


    「放开我!我今天就要打死这个 禽兽!」


    床边传来喧闹的女子争吵声,王小刚扭头向着旁边看去。


    巧儿正死死的环抱着自己的师姐,而自己的师姐正瞪圆了双眼,恶狠狠的看


    着自己,就好像要将自己生吞活剥了一般。


    他双手撑着自己的身子在床上坐起,混沌的大脑很快就恢复了清明。


    略微思索一下,就知道估计是昨天晚上的事情引发的祸端,


    啧。


    昨天自己爽是爽了,不过今天就有难了。


    现在的关键是需要了解事情法发展到了哪一地步,难道师娘将昨夜自己猥亵


    她事情告诉了叶青青?


    不应该啊!


    就以师娘昨夜的表现来看,她怎么会将这件事告诉自己的女儿?


    王小刚懒得继续多想,直接朝着叶青青开口问道:


    「师姐,大清早的你这是做什么?」


    不问还好,一问叶青青立马就红了眼睛,眼中的恨意更浓。


    她毕竟是习武之人,用力扭着身子挣脱了巧儿环抱,一个箭步冲到王小刚面


    前。


    叶青青伸手死死抓住了他的衣领,将王小刚按在了背后的白墙上。


    两人的脸庞凑得极近,眼睛两两对视,但是丝毫没有半点暧昧的意思,王小


    刚甚至都能够清楚的看见师姐眼中遍布的血丝。


    「你还有脸问我怎么了!」


    叶青青抓着王小刚的衣襟用力摇晃着他的上半身,声音中包含了怒气与凄厉,


    眼中有层薄薄的水雾弥漫。


    「你当时是怎么答应我的?啊?你是怎么说的?」


    要说自己干的混蛋事,那可真是太多了,王小刚自己也不知道师姐此时说的


    是哪一件。


    一旁的巧儿再一次冲了上来,她攥着叶青青的衣袖想要将她从自己少爷身边


    拉开。


    「你放开少爷!」


    「巧儿姐,没事,你先出去等着,我有事与师姐说。」


    「可是......」


    「听话!」


    既然少爷都已经这么说了,巧儿只好心疼的看了一眼少爷脸上的五指掌印,


    又愤愤的瞪了叶青青一眼,无奈松手离去。


    面对此时怒火中烧的师姐,他只好继续装傻充楞道:


    「师姐不妨把话说的跟更明白点,我怎么不知道我做了什么?」


    叶青青眨了两下通红的眼睛,突然松开了抓着王小刚衣服的双手,用手背在


    自己眼前抹了两把。


    当她放下手时,脸色变得冷漠无比,只是纤长的睫毛湿哒哒的粘成了一簇一


    簇。


    她朝着王小刚冷声道:


    「还装不知道是吧?」


    「当初说好了我献身于你,你就不准去招惹我师妹,要不是娘亲发现了蛛丝


    马迹,我还被你蒙在鼓里。」


    王小刚疑道:「师娘发现了蛛丝马迹?她发现了什么?」


    「呵。」


    叶青青嗤笑一声。


    「你已经与师妹有了肌肤之亲,就差那最后一步。我娘方才一番逼问之下,


    师妹她什么都说了。」


    王小刚低头沉咛了一会。


    看师姐这反应,可欣应该是没有将自己与她的交易全盘说出,只承认了确实


    与自己有了亲热的举动。


    「这......」


    「怎么?难道你敢做还不敢当?」


    王小刚直视着叶青青的双眸,没有半分退缩之意。


    「这我自然是敢承认的,只不过我与师妹属于 两情相悦,只是稍微有些逾矩


    而已,师姐又想让我做什么?」


    「 两情相悦?我看一定是你逼......呕!」


    叶青青话说道一半,突然捂着嘴巴躬身干呕起来。


    王小刚皱眉看着身前干呕不止脸色惨白的叶青青,伸手在师姐背后轻轻抚了


    两下。


    「水土不服的毛病还没有好?给你的药你没吃吗?」


    「不用你管!」


    叶青青反手就将王小刚的手打去,但是又被王小刚抓住了皓腕。


    「我再带你去看一次。」


    「都说了不用你这言而无信的小人管!」


    王小刚的手宛如铁钳一般夹住了叶青青的手腕,他不容置疑的直视着叶青青


    的双眼。


    「师妹的事情之后在再说,你先随我再走一趟。」


    「我不!」


    「那可由不得你。」


    王小刚直接将床上的叶青青横抱而起,坐在床边两脚一蹬便穿进了靴子,只


    穿着轻薄的里衣便踢开了房门。


    「少爷!」


    一直等在门外踢着石子的巧儿见少爷终于出了门,她赶紧迎了上去。


    但是王小刚只对巧儿留了一句稍等后,便抱着叶青青往外院跑去。


    外院,回春堂。


    今日在回春堂坐着的不是原先给叶青青金丝悬诊的赵姓名医,而是另一名比


    较少见的女医师, 年纪同样不小,已经头发花白。


    虽说是女医师,但是能被王家聘请就足以说明了她在医术上的造诣不逊于任


    何男子。


    叶青青不情不愿的坐在椅子上。


    她手心朝天搁放在软垫上,任由身前的医师诊脉。


    「顾姥姥,怎么样?」


    王小刚从回春堂的门口推门而入,他将叶青青带到这里后便自己出去找了一


    件外袍披在了身上。


    那顾姥姥闭目不语,只是脸色凝重,似乎全身心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叶青青的


    脉象之上。


    他没有继续吹催,只是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结果。


    王小刚朝着叶青青放在桌上的皓腕上瞟了一眼,突然发现她现在依旧戴着自


    己送的那支无色镯子。


    顾姥姥缓缓将搭在叶青青手腕上的手指收回袖中,她站起了身子朝着王小刚


    拱了拱手。


    「恭喜少爷,是喜脉。」


    叶青青与王小刚一时间全部傻了眼,他们愣愣的看着面带喜色的顾姥姥,没


    有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


    王小刚不可置信的喃喃道:


    「喜......脉?」


    「正是喜脉!虽然脉象微弱,这姑娘应该刚刚怀上,但以老身这么多年的经


    验来看,绝对不会出错!」


    叶青青只觉的自己脑子里一阵混乱。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平坦的肚子,又不解的出声问道:


    「可......先前不是说假孕吗?」


    顾姥姥原本就遍布皱纹的脸皱的更紧了。


    「是谁说的假孕?」


    「是赵师傅。」


    顾姥姥脸上露出了然之色,她带着身为名医的骄傲略有些不屑的说道:


    「嚯!老身还以为是谁喔,原来是那赵老头。」


    「平日里最喜欢卖他那个金丝诊脉的奇淫巧技,我早就与他说过这东西没


    用,今日果真误了诊!」


    叶青青呆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还是王小刚率先反应了过来,按照规矩让下


    人给顾姥姥送上了一整盘银元宝一起沾沾喜气。


    他搀扶着叶青青从座位上站起,一起走出了回春堂的大门。


    整个过程中叶青青就好像是行尸走肉一般,两眼无神,没有半点反抗。


    两人都快重新走回了内院,叶青青的魂才重新回到了她的身体里。


    她嘴唇微微嗫嚅,摸着自己的肚子喃喃道:


    「我怀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