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辣文小说

师门夺爱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师门夺爱: 【师门夺爱】 第二十章 计谋

    作者: 纯爱仙人


    2022/11/05


    王小刚带着陆湘云径直来到了书房。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01bz.cc


    他先是拉开的书桌的右下第三格的抽屉,在抽屉的上方摸索了一会,取出了


    一把铜钥匙,又走到书房内的书架前,在第二行的中间抽出几本厚重的书籍。


    陆湘云好奇的坐在房间内的太师椅上看他捣鼓着,心里还在回味着王小刚方


    才的话语。


    陆家都是他的?这是什么意思?


    只听书架那里好像发出了咔哒一声的开锁声,陆湘云见王小刚将手伸进书架


    后的墙壁中取出了点什么,转身向着自己走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


    王小刚将手中的 厚厚的一沓纸张放到了陆湘云身前的桌上。


    陆湘云拿起桌上那叠厚纸,粗粗一看,这些纸张看起来都有些年代久远甚至


    大部分都有些泛黄。


    她柳眉微蹙,仔细读着纸所写的文字。


    「东至韩老地,南至官地,西至韩大地,北至小道。一共二百五十亩......」


    很明显这是一张地契,而且地契的所有者是陆家。


    而且看着下方印着的方正官印来看,这还是一张官府背书的红契。


    她将这纸放在一边又向着下一张看去,依旧是是一张地契,上面所写的位置


    是江南尚元的一家米粮店,所有者依旧是陆家。


    陆湘云微微一愣,好像是猜到了什么。


    她快速翻阅着手中厚重的就像是书本的纸张,如她所料,果然每一张都是地


    契。


    其中不止有有田地还有商铺,房屋等等,一直翻到其中一张有些特别的地契


    的时候,陆湘云忽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她凤眼瞪的浑圆,不敢相信的看着上面写的东西。


    这是陆家大宅的地契,是整个陆家在江南的栖身之所,也是自己从小长到大


    的地方,可是......


    这些东西为什么会出现在王小刚的手上?


    她猛地抬头,惊骇无比的向着一旁的王小刚问道:


    「这些全是陆家的地契!?」


    王小刚老神在在的坐在一旁的红木靠背椅上,他双手抱胸,还翘着二郎腿,


    看起来惬意至极。


    他笑着回道:


    「这只不过是其中的一小部分罢了,我有的东西还不止这些,可以说陆家现


    在上上下下,近乎九成九的产业,全在我的手里。」


    陆湘云听了之后更加惊得合不拢嘴。


    要知道虽说现在王家在江南隐隐有独占鳌头的趋势,但是陆家怎么说也是在


    江南 传承百年的豪门望族。


    江南四家豪门四足鼎立,没有一家有如此雄厚的财力可以将另一家所有的资


    产买下,况且就算愿意买,那还不愿意卖喔!


    王小刚看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的模样,也觉得 十分有趣。


    「你不用这么惊讶,这些不过是抵押而已,目前还不是我的东西。」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哪怕是抵押,能够一口吃下陆家所有的资产,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王小刚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先反问道:


    「你知道江南四家分别都是经营些什么生意的吗?」


    陆湘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问这个在江南就连三岁稚童都知道的事情,不过还


    是老老实实回道:


    「王家主营的是丝绸布匹和西洋器,顾家主营的是茶叶瓷器,钱家主营的是


    钱庄赌坊,而我陆家......而他们陆家主营的是粮食与酒水。」


    王小刚微微点头,陆湘云知道的大差不大。


    虽然自家很大一部分钱财来源来自于航海通商,不过这件事情她一个外人并


    不清楚也很正常,毕竟自家在内地就是以丝绸布匹出名。


    他又问道:「那你知不知道今年中洲大旱,又遭了蝗灾。」


    陆湘云轻摇螓首,「不知道。」


    王小刚面色平静,淡淡道:


    「不知道正常,毕竟当地官府一直对上瞒报的消息都是一片太平,直到最近


    秋收这件事情实在压不住了,才刚刚传出了点消息,明面上这个消息可依旧还是


    被封锁着的。」


    「那这与这些房契有什么关系?」


    「啧!榆木脑袋!」


    王小刚不屑的撇了陆湘云一眼,表情鄙夷至极,就好像两人之间关系又回到


    了相看两相厌的从前。


    「你骂谁......」


    「好好好!您是老爷,您说什么是什么!」


    陆湘云柳眉倒竖,刚想发飙,又突然想起了自己已经不是原先那个高高在上


    的陆家小姐。


    如今寄人篱下,只能哀声下气,低眉顺眼起来。


    王小刚见她低头认错,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这......你个妇道人家想不到也很正常,既然你想不通,我就与你说说其中


    关节。」


    「是是是,小女子愚笨,还请王大老爷细细讲来。」


    王小刚微微皱眉。


    「陆湘云,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陆湘云伸手用衣袖挡住下半张脸,侧着身子眼波流转,她哀哀婉婉道:


    「反正我是榆木脑袋,我这当干娘的在儿子这里也落不着一声好。」


    「呀!你干嘛!」


    王小刚拽着陆湘云的皓腕就将她从太师椅上拉了起来,自己一下子坐到了陆


    湘云先前坐的位置上。


    他将小姨横放在自己的腿上,抬手就在陆湘云挺翘的臀上打了几个巴掌。


    只听屋内传出一阵清脆的啪啪声,轻薄的罗裙下肉浪翻腾,陆湘云紧咬着自


    己的下唇,屈辱的不肯发出声音来。


    「还阴阳怪气不?」


    「不了......」


    陆湘云见王小刚恼火,立马就怂了下来。


    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她赶紧娇声软语道:


    「王大爷您大爷有大量,就饶了湘儿吧~ 」


    「呦,刚才还是干娘,现在又是湘儿了?」


    面对王小刚的调笑,陆湘云俏脸涨的通红,但无可奈何。


    「那还不是您说了算,您要湘儿是干娘,湘儿就是干娘,您要湘儿是小姨,


    那湘儿就是您小姨。」


    王小刚何曾经见过这么温顺的陆湘云。


    今日见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小姨,如今趴在自己腿上任自己揉捏,这可是让十


    个名牌花魁来侍奉自己还要舒爽上数倍。


    他心满意足的将陆湘云抱起,让她坐在自己腿上,手臂环绕在小姨的纤细的


    柳腰之间。


    「不错,认得清自己的地位和形势,还不至于蠢到无可救药。」


    「其实事情也没有这么复杂,简单来说就是陆家通过各种门路先一步知道中


    洲缺粮的事情后,进行了一次大胆的豪赌。」


    陆湘云有些不习惯的在王小刚怀里扭来扭去,不过一听他开始将正经事了,


    立马又安静了下来,竖起耳朵仔细倾听。


    「陆家觉得这个机会千载难逢,恰好自家又是做粮食生意的,能够收集粮食


    的门路要比其他人强上不少,只要将这些粮食运到中洲贩卖,那就可以卖出数倍


    的价格!」


    陆湘云好奇的问道:「那为什么你手里有陆家这么多的地契?」


    王小刚呵呵一笑,轻轻拍了拍小姨软腴的双腿,大手隔着柔顺的布料在其上


    慢慢摩挲。


    「还不是因为他们胃口太大,太贪心。」


    「陆家坐拥整个江南的半壁米仓,又靠着关系率先知道中洲缺粮的事情,他


    们觉得这笔生意一定稳准不赔,于是便将自己能抵押的东西尽数抵押成了现银,


    换成米面与运费。」


    「只要这笔生意成了,整个陆家的财力都会翻上个几番,一举成为江南的龙


    头。」


    王小刚又伸手指向了桌上的那一堆地契。


    「因为陆家急需现银,于是便将这些地契抵押给了做钱庄生意的钱家,因为


    量实在太太,全都是以极低的价格抵押,估计只有平常的一成价格。更多小说 ltxsba.me」


    陆湘云难以理解道:


    「一成价格!怎么可能!就算是抵押也不可能只有一成价呀!」


    「陆家当然不是傻子,他们与钱家 做了一份协议,只要陆家在两个月内多付


    上抵押价格的五层利息,就能尽数归还,如果不能那就全部归钱家所有。」


    听了王小刚的解释,陆湘云才恍然大悟的点头道:


    「那无论陆家到最后有没有还上,对于钱家来说都是稳赚的生意。」


    「可是......那这地契应该在钱家手里呀!」


    她还是其中有些事情不太对劲。


    这与王小刚先前所说的,陆家的一切归他所有又有什么关系喔?


    「怎么来的?自然是买来的。」


    「我将陆家的打算全部告诉了钱家,他们得知消息后自然就知道了陆家商船


    归来后一定能还上债务,自己最多只能拿到五层的利息。」


    「于是在这时,我以十层利息的价格将这地契与协议一同买来,如今我才是


    陆家的债主,这些地契也就到了我的手上。」


    陆湘云这才明白了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


    「原来事情是这样......不对啊!王修远你是不是傻啊,知道陆家一定会将这


    些地产全部赎回去,还出高价买回来?」


    她很明显已经将王家的东西看做自己的了,知道王小刚如此败家的愚蠢行为


    后,她显得额外的痛心疾首。


    王小刚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怀里忿忿不平的陆湘云。


    「如果我说......他们赎不回来喔?」


    「怎么可能!你都已经讲了,陆家有整个江南一半的粮食,到手的价格也要


    比其他人低上很多,就算是有其他粮商后知 后觉,也往中洲运粮,他们在价钱上


    也卖不过陆家!」


    王小刚轻轻拍了拍陆湘云的屁股。


    「下来,我再带你看个东西。」


    虽然陆湘云心中有无数的疑问,但还是乖乖跟在王小刚的身后。


    两人一路走出了王家内院,来到了外院中的一处翠绿葱茏的园林中。


    但是这园林不像是寻常园林一般种植山茶、桂花、广玉兰、杜鹃等在园林中


    常见植物,里面充斥着各种各样陆湘云见都没见过奇花异草。


    其中最显眼的还是两种红色的果实。


    一个浑圆饱满,像是一个个小球,与柿子有些相似,只不过色泽更加光亮,


    一个像是手指,密密麻麻的挂在一起。


    「这是什么?」


    陆湘云好奇的指向那个长条状,长得极为红艳的果实。


    王小刚瞥了一眼,随口答道:


    「西洋来的新鲜东西罢了,很甜,想尝尝的话直接采来吃就行。」


    陆湘云闻言便将其中一枚果实摘下,然后放在鼻间轻嗅了两下,确认没有异


    味后将它整个扔进了嘴里。


    王小刚静静目睹着小姨的一系列动作,嘴角忍不住的勾起。


    「哇!呸呸呸!」


    只听陆湘云一声凄厉的惨叫,也顾不上什么风范,弯着腰就将嘴里的东西尽


    数吐出。


    小姨的俏脸整个都皱在了一起,面色涨红无比,雪白的脖颈下的青经都爆了


    出来。


    她一边吐着粉嫩小舌,一边双眼含泪。只觉得嘴里又苦又辛。


    陆湘云怒视着一旁正在偷笑的王小刚。


    「王修远你个王八蛋!」


    「你骗我!这到底是什么!怎么吃进嘴里这么疼!」


    王小刚忍不住笑道:「这是番椒,也叫海椒,一般拿来调味,像你这么直接


    吃的,我还是从来没有见过。」


    「你去死!」


    陆湘云张牙舞爪的朝着王小刚扑过来,结果自然是不言而喻,直接被反手擒


    住。


    「行了,别闹了,带你来这不是让你看这些东西的。」


    王小刚从怀里拿出一张绢帕擦去了小姨脸上的泪水还有鼻涕,嫌弃的看了一


    眼帕子,直接随手将它丢进了泥地里。


    「你好不讲理!明明是你先骗我的!还叫我别闹!」


    陆湘云鼻尖还被辣的通红,原本纤薄的樱唇都变得有些嫣红起来。


    王小刚没有理她,只是继续负手向着深处走着。


    「就是这里。」


    他伸手一指前面一块绿地,陆湘云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发现只有一堆杂草,


    并没有什么 不同。


    「你就带我来看这?」


    「别急啊,东西在地下。」


    王小刚走到了那块绿地的近前,伸手抓住方面的草茎,用力往上一拔。


    松软的肥土翻开,这草茎下面牵连着一堆圆圆滚滚的东西,上面沾满了泥土,


    看不清模样。


    陆湘云好奇的伸着脖子向前打望着。


    「这又是什么?」


    「那群洋人管它叫珀贴头,我看它长得芋头,又是西洋过来的,就叫它洋芋。」


    王小刚从根部摘下一个巴掌大小的椭圆泥巴团,又在一旁人工开凿的小溪里


    用清水洗去上面的泥土,露出了下面黄澄的颜色。


    他朝着陆湘云信手一抛,引得她一整手忙脚乱才接住了这洋芋。


    陆湘云把这洋芋放在眼前仔细观察,上面坑坑洼洼,其貌不扬,也不觉得有


    什么特别的地方。


    不知道为什么王小刚要特地带自己来看这个东西。


    还没等她发问,王小刚率先开口问道:


    「江南水稻一亩能产几斤,一年能够几熟?」


    要是换做别家小姐可能还真的不知道问题的答案,但是陆湘云好歹是做粮食


    生意的陆家出生,在耳濡目染之下也知道些常识。


    「一般一亩能有三百斤不到,一年一熟,有些地方能一年两熟。」


    「没错!」


    王小刚满意的点了点头。


    「那你知不知道,你手上的这个洋芋,能够亩产千斤,一年三熟?」


    「亩产千斤?一年三熟?怎么可能!」


    陆湘云重新审视起手中这椭圆的丑东西。


    这世上还有一亩地能够产千斤的粮食?而且还能一年三熟?


    「虽然我得到消息后陆家的商船已经出发,但是那些洋商用来跨海贸易的船


    只在水上航行的速度要远比陆家的商船要快上一倍。」


    「已经有数十艘商船满载了这种廉价,量大又能饱腹的洋芋顺长江而上,他


    们可以比陆家先一步到达中原,再以极低的价格抢占所有的粮食生意。」


    王小刚笑的极为灿烂,但是看在陆湘云眼里却只感到了一阵刺骨的寒意。


    「等陆家那群人傻乎乎的跑到中洲时,他们只会发现,他们的粮食根本卖不


    出去一粒,全部都会烂在他们的船舱里。」


    「陆湘云你说,这下子陆家是不是就归我了?」


    陆湘云手中拿着黄澄的洋芋,愣了愣的站在原地,只觉得手上一个不起眼的


    小东西突然变得好似有千斤之重。


    如果王小刚说的都是真话,陆家这次真的是的必亡无疑!


    开弓没有回头箭,要知道江南到中洲路途极远,其中最最昂贵并不是粮食的


    成本,而是其中的运费。


    如果陆家不能在中洲把手中的粮食尽数卖出,那么拉回江南只会比在中洲倾


    倒进河里还要亏上许多。


    一想到刚刚自己的娘亲喜笑颜开的去王家库房去取白银,对即将而来的灭顶


    之灾浑然无知,整个陆家估计都喜气洋洋,等着自家一跃成为江南的龙头。


    殊不知,一双潜藏在幕后的冰冷双眼正戏谑的看着这一切,无形的大手已经


    掐住了陆家的咽喉。


    商船带回的不会是喜讯,而只会是覆灭的噩耗!


    陆湘云被这种深入骨髓的恐怖给吓得瑟瑟发抖,她深深的看着身前笑的人畜


    无害的王小刚。


    就是眼前自己的侄子,一手谋划了这场针对陆家的阴谋。


    陆湘云一时迷惑了起来。


    他到底是人,还是披着人皮的妖魔?


    「你为什么要将这事跟我讲,就不怕我告诉陆家?」


    她的问题刚刚出口,就意识到自己的愚蠢。


    此刻哪里还有什么回旋的余地,就算是自己现在将这事告知自己的爹娘,事


    情的结果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只会给陆家带去 无尽的惊慌。


    不过王小刚并没有嘲笑她,只是淡淡的笑了笑。


    「知道陆家以后会怎么样吗?」


    陆湘云急声问道:「会怎么样?」


    虽说自己刚刚才被卖掉,但是陆家好歹是生自己养自己的地方,里面可能确


    实是有很多阴暗,可是也不尽是恶人。


    其中同样也有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好闺蜜与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长辈,而且毕竟


    血浓于水,她也不想看到自己的爹娘流落街头。


    「一切照旧,只会换个主人。」


    王小刚静静凝视着自己眼前的小姨,突然开口道:


    「陆湘云,我要你去做陆家的家主。」


    「什么?!」


    陆湘云好像没有听明白王小刚刚刚在说什么,毕竟这事情实在是太过匪夷所


    思。


    「我去当家主?为什么?!」


    王小刚对着她竖起三根手指。


    「原因有三。」


    「其一,虽然陆家所有的商铺田地尽在我手,但是此刻运营管理它们的都是


    陆家子弟,要是他们知道自己的一切尽入我手,难免不会抱着玉石俱焚的想法反


    抗,故意破坏,他们要是一把火全烧了,我也没有办法。」


    「哪怕没有反抗,我也要抽调大量人手去接管那些产业,但是那些人手一时


    间肯定没有经营已久的老手熟练。」


    「如果由你出面当这个家主,你毕竟是陆家人,他们顶多有些微辞,不会有


    什么反抗,我需要时间来逐渐插入自己的人手,熟悉其中的业务来将陆家的血液


    尽数替换成自己的。」


    陆湘云听王小刚这么说,瞬间松了口气。


    他这是想要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逐渐掌控整个陆家,而自己估计就是他摆在


    前台的傀儡,但这总比陆家所有人一夜间流离失所要好。


    「其二,整个江南道占据了全国上下将近六成的税赋,朝廷最想看到的就是


    如今四足鼎立,相互斗争的场景,任何一家独大,朝廷就会出手打压,我也需要


    维持住如今场面。」


    陆湘云听得频频点头,王小刚条理清晰,竟然将方方面面全部考虑到位。


    想不到这般 年纪就已经能做到如此地步,怪不得自己早就听闻王进财在王家


    已经是半退隐的状态,看来王修远确实有这个能力接管下这个诺大的 家族。


    自己唯一要庆幸的就是不是他的对手,而是他的干娘。


    虽说这干娘的身份好像目前来说简直和没有一样。


    「那第三个目的是什么喔?」


    「第三啊......」


    王小刚瞄了一眼身边面色严肃的陆湘云,伸手在她光洁的俏脸上摸了一下,


    笑道:


    「其三就是我觉得,能把陆家家主按在膝盖上打屁股很爽,这也是选你的最


    大原因。」


    「你!」


    陆湘云傻傻的站在原地,她怎么也没想到是这个几乎可笑的原因。


    「你把我买下来难道不是早有预谋?」


    「怎么可能!我又不是神仙,这事我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准备好了,哪里想的


    到你会突然跑到我家来。」


    「那如果没有我......」


    王小刚用看傻子一般的眼神看着状若痴呆的陆湘云,嘲讽道:


    「你不会觉得你是唯一的人选吧?」


    「我在陆家随便找个平日里不受待见,地位低微的庶出子弟去当那高高在上


    的家主,他只会比你更加忠心听话,我对陆家的掌控靠的不是谁来当家主,而是


    那些地契。」


    有了那些东西,就算是随便找条野狗放在家主的位置上都可以。


    陆湘云听了王小刚的解释后没有生气,反而有种放下心来的感觉。


    原来他将自己买下,不是单纯的算计。


    不过她心中还有一个疑问。


    「那你是怎么知道这些消息和陆家打算的?」


    王小刚笑了笑,问道:


    「你认识李伯吗?就是那个瞎了一只眼,断了一条胳膊的老人。」


    「自然是认识......不可能是他!」


    李伯,自己也不知道他原名叫什么,院子里的人无论什么地位都叫他李伯,


    早在十几年前就已经进了陆家当差。


    据说是当年家主陆德元在路上遭遇山匪袭击时遇到的义士,为了救一个素味


    平生的人,李伯就在那一次丢了一只眼睛与手臂,现在就连腿都是瘸的,要不是


    家主花费重金聘请名医,早就一命呜呼。


    出于对他的感激,陆德元想要千金相赠,但是李伯却分文不取。


    最后只好给他安排了一个每日 喝茶的轻松活计,就相当于把他养在了陆家。


    自己也见过这和蔼的老人,他可以说是家主最最信任的人。


    可是这样的人怎么会是......


    而且十几年前王修远也不过是在襁褓里的婴儿罢了!


    面对陆湘云震惊无比的反应,王小刚只是轻描淡写道:


    「那是我爹安插在陆家的棋子,十数年来从未使用过,一直等着最好的时机。」


    陆湘云反复摇头,她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憨厚老实的老人会 背叛家主。


    「不可能!李伯这么多年来对陆家忠心耿耿,不仅义薄云天而且视金钱为粪


    土!不管你出什么样的价格,都不能买通他 背叛陆家!」


    「 背叛?呵!他确实忠诚......」


    王小刚轻蔑一笑,又接着说道:


    「从头到尾都忠诚于王家,何来 背叛一说?」


    「十几年前的山匪是安排好的,李伯出手也是安排好的,早在他进入陆家之


    前,一切早有谋划。」


    陆湘云还以难以相信王小刚所说的这一切。


    「这么多年过去,陆家待他不薄,凭什么过了这么久他依旧对王家忠心!你


    肯定又在骗我,无论你花了多少钱财也做不到!」


    「我爹当年一文钱也没有花。」


    王小刚说了这么久,略微感觉有些口渴。


    他随手在篱笆上摘下一个通红浑圆的果实,一口咬下,果实内微酸又带有点


    甘甜的浆水爆裂而出,立马充满了他的口腔。


    又吃了几口洋柿子润润口舌后,他才缓缓说道:


    「用钱财确实买不了长久的忠心,能让 一个人长年 蛰伏在陆家,只等着有朝


    一日能暴起,一次性将这诺大的 家族掀翻的唯有恨意,刻骨的恨意。」


    「李文山,江南嘉兴地主之子,却与自家佣农的小女儿相恋,执意要娶为正


    妻,在一段艰辛坎坷的磨难之后终究如常所愿,然而就在大婚之日碰到了当年还


    只是嫡长子的陆家家主陆德元。」


    「那陆德元见色起意,让数十名家奴当场抢婚,李家难以接受这等耻辱之事


    奋起放抗,最后只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李家上上下下只留下了李文山一人,


    被抢去的妻子也在受尽侮辱后自缢身亡。」


    陆湘云越听越是心惊,她不曾想到如今德高望重的家主曾经竟然有这等 往事。


    王小刚又低头啃了一口手中的洋柿子,一边咀嚼一边含糊的说道:


    「你说这等杀父之仇,夺妻之恨,能不能让他十几年如一日的保持满腔怒火?」


    陆湘云的嘴唇微微嗫嚅了几下,低头不语。


    王小刚看她不再反驳,也就没有了继续说下去的兴趣,他随手将剩下的半个


    洋柿子丢弃。


    「你现在只需好好的在这里呆着,准备好去当陆家的家主。」


    「可......可我是女子,真的能服众吗?要不你还是换个人......」


    陆湘云原本知道自己能当家主时还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但是知道了其中的阴


    暗丑恶,只想离这些钱权之争越远越好。


    「女子又怎么了?顾家如今的掌权人不也是女子?而且我还等着在家主之位


    上狠狠的按着你肏的那一天,你可别想着跑。」


    「你该知道的也都告诉你了,走,回去了。」


    陆湘云虽然千百个不愿意,但是面对强硬的王小刚,她也没有任何办法,只


    好低头跟在他的身后乖乖一起向着内院走去。


    正当王小刚刚刚跨进内院的大门,看门的小丫鬟突然出声叫住了他,双手捧


    着什么东西小跑到跟前。


    「少爷,有您的信!」


    王小刚随手接过,拆来一看,面色瞬间变得凝重,眉毛紧皱。


    「哼!废物!」


    一旁的陆湘云好奇的侧着眼睛看去。


    「怎么了?」


    但是那张信纸很快就被王小刚收进了袖中,脸色也恢复成了寻常的模样。


    「没事,你自己先回去,我还有事需要处理。」


    陆湘云见他不愿意告诉自己,也就不再多嘴。


    毕竟清楚什么该知道,什么不该知道,可是在豪门大院里生存的关键。


    王小刚独自一人走回房间,点起了烛火将袖中的信纸点着,他看着手中徐徐


    燃烧的信纸,眼中尽是思索之色。


    这是自己安排刺杀师傅的杀手传来的消息。


    计划照常进行,一行人伪装成劫镖的匪寇潜伏在丛林之中,但是自己那便宜


    师傅武艺高强,超乎了所有人的预料,竟然只靠一 司徒所有人击退,自己毫发


    无损。


    他将身体依靠在椅背之上,双手轻轻按揉着两边太阳穴,口中自言自语道:


    「我派出的人里不乏有武林的顶尖好手,竟然一点都那奈何不了他,原来师


    傅这么深藏不露的吗?」


    「可是......有这等武学的人为什么会藏在这种小镇里隐姓埋名?」


    罢了,大不了在从长计议,就算他刀枪不入,那也不会五毒不侵,只是现在


    不能对师娘强硬出手而已。


    不过自己本来也不怎么喜欢强迫,和原来也没有差别。


    王小刚摇了摇头,将脑中的纷杂思绪抛出。


    他要考虑的事情太多了,犯不着为了一个武夫多费心,哪怕他再强,也只不


    过是 一个人。


    如今陆家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那还有钱,顾两家。


    算算时间那黄允修也要被放出来了,自己可是还没有忘了他。


    那一堆记载着稀奇古怪的稿纸还有许多没有明白的东西,还有那几份未来


    的科举试卷,到底是真是假,一切还要见了他才能知道分晓。


    当他 沉心处理各种事物的时候,时间也过得飞快。


    原本的正午的日光飞速的西斜,等他回过神来后,屋外已经将近傍晚。


    王小刚将手中的毛笔搁置,向后大大伸了个懒腰,肚中已经饥肠辘辘,他眯


    着眼睛向着窗外看了一眼,犹豫着是叫丫鬟给自己送来还是自己走去厢房。


    略加思索后,他决定还是自己出去走走,顺带活络一下筋骨。


    他刚一出门,正好碰到了也向着厢房走去的叶青青。


    因为当初师娘与师姐妹入住的时候,巧儿姐便将她们安排在离自己房间极近


    的特质房间内,出门能碰到也是正常。


    今天的叶青青换了身行头,一袭白衣飘飘,秀丽的乌发干练的束在脑后,一


    改之前小家碧玉的形象,重新变回了那个英姿飒爽的女侠。


    估计是先前假孕的事情才让她显得像个温顺的 贤妻良母,如今知道怀孕是假,


    她也就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叶青青大步 流星的向前走着,丝毫没有感受到在身后打量的视线,王小刚也


    没有出声叫住她,只是静静的看着她越行越远。


    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心中思索。


    时候差不多,今晚应该就可以去找秦可欣商量一下之后的事情。


    -------------------------------------


    吃过晚饭之后,王小刚只穿着里衣坐在书桌前静静阅读着黄允修留下的那堆


    稿纸。


    明亮的烛火悦动,照在他侧脸之上,让他原本棱角分明的脸庞也变得柔和了


    不少,要是今夜巧儿在一旁侍读,估计得忍不住挤进他额怀里,撩拨自己少爷几


    下。


    不过王小刚已经事先告诉了巧儿今夜不需要她来暖床,所以今夜的房间内只


    有他一人。


    屋外的烛火逐渐熄灭,时间来到了半夜。


    王小刚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便将手中的稿纸重新堆叠放好,又把桌上的烛


    火轻轻吹灭。


    他没有着急起身,而是坐在漆黑一片屋子里闭目适应了一会,才重新睁开了


    双眼。


    王小刚走到床边,弯下腰在床底摸索了一阵,这个功能他已经许久没有用过,


    一时间还找不到机关触发的地方。


    咔哒!


    只听一声脆响传出,沉重的大床慢慢向着一边移动,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最


    终露出了隐藏在下面逐阶向下的通道。


    王小刚顺着阶梯一路向下,空旷的通道内回荡着他的脚步声,一直走到三个


    岔口才停下了脚步。


    如果他记得没错,因为秦可欣对那间摆在房间里的西洋钟很感兴趣,于是就


    住在了中间的那一件屋子里。


    他沿着中间的道路继续向前,又沿着石阶向上走了一段路程,这才到达了最


    终的目的地。


    在一片漆黑之中,王小刚伸手将石墙上一块凸起的石砖按下,原本在秦可欣


    房内放着的立式西洋钟缓缓向着左侧移动,露出了其后的小门。


    王小刚从门内走出,身后的时钟也重新归位。


    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虽然房间内没有点灯,但是透过油窗纸外透进的


    朦胧月光,依旧能看见房间内秀床,以及在那床上侧躺着的身影。


    他蹑手蹑脚的走到床边,将自己的靴子踢去,掀开绸被的一角,与床上的秦


    可欣躺在了一条被子里。


    少女的闺床上总是有着一股莫名的香味,哪怕是没有用香粉也依旧如此。


    被子内香喷喷,暖烘烘,秦可欣背对着自己,只传来了浅浅的呼吸声,看来


    她对王小刚的到来依旧毫不知晓。


    王小刚将自己的身体贴了上去,胸膛紧紧挨着秦可欣的后背,一直胳膊已经


    环绕在了她纤细的腰间。


    因为已经入秋,所以秦可欣没有只穿着肚兜,身上还有一件里衣。


    不过仅仅是一件纤薄的里衣可阻挡不了什么。


    王小刚顺着里衣的衣襟将手探了进去,又用手指挑开了肚兜的边缘,没有任


    何布料阻隔,直接抓住了其中软绵的乳肉。


    入手 温暖滑腻,不仅柔软,还有些沉甸,水汪汪,肉颤颤。


    少女的肌肤细腻无比,肌肤光洁的好像是羊脂 白玉一般,王小刚的脸逐渐凑


    到秦可欣纤细的脖颈后,入绸般的秀发挠的他鼻尖有些发痒。


    他将自己的嘴唇贴上了雪白细腻的后颈,一边轻吻着,一边把鼻子埋进其中,


    深深吸了一口让人沉醉的麝香。


    怀里的少女身躯柔软无比, 温暖的像是上好的暖玉,这让他忍不住又搂紧了


    点,下身坚硬的肉棒隔着衣物,已经抵到了软弹浑圆的翘臀上。


    王小刚的手没有停下,秦可欣胸前的乳球被抓在掌心 肆意把玩,揉捏成各种


    各样的形状。


    但是怀里的少女看上去好像睡得很沉,哪怕是这样把玩也没有醒来。


    于是王小刚更进一步,用食指与拇指捏住了少女雪峰上差不多花生米大小的


    玲珑乳头,就像是在捻去花生的外衣般夹着软弹的乳头反复揉捻。


    身前的少女忍不住本能的嘤咛一声,胸前的乳尖也随之充血挺立。


    王小刚一听秦可欣的声音,忽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他又张开五指,将手掌按在了整个软绵乳球之上,五指深深下陷,一只手都


    难以掌握。


    等等......


    师妹的胸......


    有这么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