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方的缘: 【方的缘】25

    作者: 歪糕


    2022/11/21


    第25章: 妈妈下面给我吃


    夜,更加深沉了。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地址发布页邮箱: ltx Sba@gmail.cOm


    没了食客的小食街,就像没了游客的游 乐园, 空洞,萧瑟,甚至还带着一丝


    诡异的阴冷,死气沉沉。


    小面馆里,却是春意盎然,暖盈盈的。


    方杰被 妈妈抱着,感受着她火热柔软的身体,鼻头已经开始冒汗了。


    周遭的空气 十分暧昧,小面馆的玻璃窗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窗外的街道


    似真似幻,仿佛将小面馆同外面的世界隔绝开来,遗世独立。在这个小小的世界


    里,只有方杰和 妈妈两个人,小王子的星球上尚且有狐狸和玫瑰相伴,但在方杰


    母子二人眼中,他们此刻只有彼此。


    方杰不敢轻举妄动,浑身的肌肉都僵硬了,他生怕一个不留神,眼下的情形


    便会沿着无可挽回的斜坡向下滑去,直至再也无法回头。桃姐和李瑾的事还历历


    在目,方杰实在不敢掉以轻心。


    妈妈一直紧紧抱着他,没有一刻松懈。尽管这是他最熟悉的地方,抱着他的


    也是他最熟悉的人,但方杰的心却冷飕飕的,身上大汗淋漓。


    最后打破这紧张气氛的,是方杰的肚子。


    他一整天没吃东西,下午的面条也只吃了几口而已,这会儿饿极的肚子终于


    决定开始抗议了。


    妈妈扑哧一笑,松开抱住方杰的手,气氛缓和了些许。


    她说:


    「你一定饿坏了吧?我下面给你吃!」


    这句tvb的经典台词,最近几年已经被人给玩坏了,方杰无法直视。


    不过,总算有一件事可以稍微分散两个人的注意力了,不必在这里面对面的


    大眼瞪小眼,想必他和 妈妈都会觉得自在不少吧?


    妈妈起身去了后厨,方杰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在后厨呆了很久,以方杰对 妈妈的了解,她绝不可能只是简单的煮一碗面


    那么简单。果然, 妈妈再次从后厨出来时,带来的是一桌极为丰盛的菜肴,方杰


    毫不夸张的说,他和 妈妈共同生活了快三 十年,哪怕是年夜饭,他都没见过这么


    丰盛的菜式。


    「干嘛做这么多?」


    妈妈搓着围裙的边角,有些扭捏的说:


    「我也没吃饭,就多做了点,你快尝尝,我的手艺比当年可是强不少喔!」


    方杰没客气,给自己填了满满一大碗饭,又给 妈妈也盛了一碗,之后便开始


    大快朵颐起来。


    「好吃吗?」


    「嗯......唔......好吃!」


    方杰是真的饿了,不停往嘴里塞着菜,别说尝味道了,他甚至连嚼都没怎么


    嚼,便一股脑的咽下肚去。


    妈妈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一个玻璃罐子,里面满满的盛着琥珀色泽的药酒,她


    费力的拔开塞子,浓郁的酒香瞬间四溢出来,连平时不怎么喝酒的方杰闻了,都


    啧啧称赞,这酒可真香!


    「哪里来的酒啊?」


    妈妈拿勺子舀了两碗,递给方杰一碗,说:


    「隔壁老王家送的,哦对了,我都忘了你不记得他了,他那个人啊,平时就


    喜欢捣鼓这些,前阵子我见到他,他非要送我一罐,我一直没想起来喝它,搁着


    搁着,就放到了现在......」


    隔壁王叔叔啊......


    方杰对他有印象,听说他年轻的时候烟酒不离手,把身体给搞坏了,但还是


    舍不得那一口黄汤,于是打起了泡药酒的主意。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也不知道


    他是久病成医,还是拿自己当 小白鼠试出了心得,泡出来的药酒居然还不赖,他


    有时候会送给街坊邻居一些,喝过的人没有不夸的。


    妈妈说:


    「喝点?」


    方杰早就好奇这个王叔叔的药酒有多神奇了,再加上他也确实需要一些酒精


    来麻痹自己,于是点点头,说:


    「好,那就喝点!」


    酒是直接拿碗装的,喝起来没个深浅,方杰一大口灌下去,从胃里到全身都


    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妈妈也喝了一口,方杰看她喉咙咽了几下,大概是没少喝。她喝完之后脸蛋


    红扑扑的,不断用手掌扇着风,看起来很热的样子。


    她说:


    「这还是我第一次喝药酒,别说,还挺顺口的!」


    方杰知道 妈妈平时几乎不喝酒,担心她喝多,便叮嘱她:


    「少喝点,这酒虽然喝起来不冲,但度数怕是不低,喝多了 容易醉的......」


    妈妈红着脸,又喝了一口,说:


    「怎么,我还不能醉一回吗?你又不是我的什么人,要你管我!」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妈妈便继续喝。


    她几乎没怎么吃菜,只顾着喝酒,方杰心里面装着雪莹和李瑾的事,心烦意


    乱,于是也跟着一起喝了不少。


    喝到后来,他越喝越热,身体不受控制的开始疯狂流汗,汗水不断从两边的


    脸颊流下来,再沿着下巴滴到地上,这会儿他脚下的地面已经湿了好大一块。他


    已经将外套脱掉了,如今只剩下一件单衣,但还是觉得热,


    妈妈也不好受,她平时在后厨对着煮面的大铁锅,一站就是一整天,都很少


    见她出这么多汗,这会儿却是流汗不止。汗水将她的头发都打湿了,鬓角的头发


    一绺一绺的,紧紧贴在脸上。


    「怎么回事......屋子里有这么热吗?」


    方杰撸起袖子,他没法再脱了,再脱下去,他就要赤膊了。


    妈妈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似的,还在不停的喝着酒。


    视线有些模糊了,这酒的度数果然不低,他站起来,想要拦住 妈妈,不让她


    再喝了,谁知道刚一站起来就一阵天旋地转,他站立不稳,一个趔趄,又跌回到


    座位上。


    ......这酒,好像不太对劲!


    他问 妈妈:


    「这酒......酒里都放了什么啊?」


    妈妈摇摇晃晃的拿起罐子,此时里面的酒已经空了一大半,密密麻麻的材料


    从黄澄澄的酒体里露了出来, 妈妈眯着一双醉眼,一样一样的数着......


    「党参,鹿茸,枸杞,山药......咦,这个是什么,怎么好像没见过?」


    方杰瞥见一根黝黑细长的东西,立刻冲上去将酒罐子夺了过来,说:


    「这个隔壁老王......我怎么瞧着他送的酒,不像是什么正经的酒啊!」


    「啥......不正经?」


    妈妈痴痴的笑了,显然是听懂了。她虽然已经醉得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但


    还是调笑方杰道:


    「不正经怎么啦......你也 年纪一大把了,补一补,不是挺好的嘛......」


    妈妈只当方杰是自己的「旧情人」,因此毫不避讳的当着自己儿子的面说着


    荤话。方杰面红耳赤,浑身上下说不出的别扭,只好上前去夺 妈妈手里盛着酒的


    碗,但他也喝多了,手上没能控制好力道,酒水溅了两个人一身。


    他抓着 妈妈的手,说:


    「别喝了,你已经喝多了......」


    妈妈突然站起来,贴得他很近,几乎要贴在他的身上。刚才泼洒下来的酒水


    将她胸前轻薄的衣衫打湿了一大块,胸罩的印子透过被打湿的布料透出来,方杰


    看得清清楚楚。


    她张开嘴,嘴里香甜的酒气喷在方杰的脸上,对他说:


    「可我就是想喝,这里是我的地方,我都不怕,你怕什么?」


    她直视着方杰的眼睛,眼神决绝,没有一丝一毫退缩。


    方杰气血翻涌,浑身血液不受控制的涌向头顶,脑袋里的血管承受不住这般


    压力,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生疼。


    妈妈是故意的!


    她明知道这是催情助兴的壮阳酒,但她还是偏偏要喝!


    而且她故意说出那番不怕醉的话,是要暗示什么?


    他不敢再想下去了......


    这时, 妈妈突然毫无预兆的扑进他的怀里,她的身子软绵绵的,柔软得像是


    没有骨头。『地址发布邮箱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方杰搂着她, 妈妈软糯的声音从他的怀里传出来:


    「啊......头好晕!」


    「你醉了。」


    「也许吧......」


    她继续伏在方杰怀里,嘴里喃喃的念叨着:


    「国华......」


    「嗯,我在。」


    「国华......」


    「你喝多了。」


    「国华......」


    妈妈的呓语不断发出来,方杰的脑袋也一阵阵发昏,像一团浆糊一样,几乎


    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但毕竟从小在这里长大,他总算还认得回家的路。 妈妈和他住的地方,就在


    小面馆后面那栋居民楼的二层,从店里走过去不算太远,但也得绕一圈才行。


    可 妈妈这个样子,她还走得了那么远吗?


    方杰晃了晃发昏的脑袋,觉得脑袋越来越沉重,脚下的地板越来越软,像是


    随时要陷进去似的。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模样大概是背不动 妈妈了,不然上楼梯


    的时候摔上一跤,可不是闹着玩的。


    妈妈似乎醉得愈发厉害了,她的身子在方杰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嘴里的


    呓语也愈发的模糊不清。


    她突然 挣扎着从方杰的怀里挣脱出来,勉勉强强站稳了身子,喃喃道:


    「国......国华......你......吃饱了吗......我下面给你吃......」


    说着,摇摇晃晃就要去厨房。


    方杰连忙拉住她,说:


    「我饱了,真的!」


    妈妈痴痴的笑着,说:


    「你骗人......你还没吃过我下面......怎么就饱了......」


    这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了?


    方杰神经也是大条,他不知好歹的接了一句:


    「我怎么可能吃过你下面......你又不给我吃......」


    妈妈愣住了。


    方杰反应了过来,自己喝多了嘴瓢,一时间竟开起 妈妈的玩笑。


    哪知道, 妈妈突然露出一个暧昧的笑容,说:


    「哟呵......原来你想吃我下面啊......你早说嘛......我又没说不给你吃......」


    妈妈自十几岁起就在市井摸爬滚打,直到今天。她生得漂亮,而且街里街坊


    都知道,她家里没有男人,这些年假借吃面条的名义过来闹事的地痞流氓, 妈妈


    见得多了,什么骚话她没听过?


    别看 妈妈老古董一个,智能手机也不太会用,不会、也没时间上网冲浪,但


    人家可是天天在线下真人「冲浪」的,方杰这个儿子跟她比起来,实在嫩得太多


    了。


    方杰没敢接 妈妈的话茬,他不用照镜子也知道,这会儿自己的脸一定红得像


    猴屁股,不全都是因为喝了酒。


    「怎么......你不信?」


    妈妈说这话的功夫,竟然当着方杰的面,站在头顶明晃晃的大灯下面,一下


    把裤子褪到了膝盖下面。


    方杰根本来不及反应,头顶的灯很亮堂,光线毫无遮挡的照在她身上,以及


    她的腿上,她胯下到膝盖上方的肌肤完全赤裸出来,赤裸得很彻底,甚至她两腿


    中间那丛茂密的毛发,也被方杰瞧得清清楚楚。


    「唉......你......你这是做什么......」


    方杰不忍直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他们此时还在面馆里,虽然面馆的大门


    被锁上了,但面馆的窗子是没有窗帘的!屋子里的灯这么亮,只要外面的人眼睛


    不瞎,一眼便能看到发生了什么!


    方杰也是昏了头,到了这会儿还没想明白主次,竟然撇下 妈妈,跑去关店里


    的灯去了!


    他熟门熟路,顺利找到灯的开关,随着「 啪嗒」的一声,周遭瞬间陷入一片


    黑暗当中。


    方杰眯着眼睛,摸着黑从原路折返回来,瞳孔好不 容易适应了窗外透进来的


    街边微弱的灯光,赫然发现, 妈妈正站在饭厅的正中间,正面对着他......


    而她的身上,竟脱得一丝不挂!


    街边的路灯有一种淡淡的冷白色,映在 妈妈洁白的胴体上,她就像一尊 白玉


    雕成的观音像,玲珑剔透,散发着圣洁的光辉。她浑身的皮肤微微泛红,大概是


    喝了不少酒的关系,这反倒令她愈发迷人了。


    方杰愣住了。


    他痴痴的看着赤裸的 妈妈,他和这个女人朝夕相处了三 十年,还从未欣赏过


    眼前这番美景。一种异样的危险情愫在他心里面升腾起来,他现在不是方杰,他


    是方国华,他是 妈妈的旧情人,或许他真的可以......


    不,不行!


    她毕竟是自己的 妈妈啊!


    可那又如何?她又不知道!


    方杰的内心还在做着激烈的 挣扎,没有注意到 妈妈已经朝他扑了过来,一头


    扎进他的怀里,赤裸的身子紧紧贴着他的胸膛。


    方杰将手放在 妈妈赤裸的后背上,发现她抖得厉害。他紧了紧手臂,将 妈妈


    用力抱在怀里。 妈妈胸前的双峰被挤压在自己的胸膛上,方杰能明显感觉到那里


    带来的柔软触感。


    背德的刺激电流贯通脊柱,脊柱一阵阵发麻。胯下的小兄弟蠢蠢欲动,已经


    将裤裆顶起来,戳在 妈妈耻丘上那丛浓密的毛发上了。


    妈妈的声音从怀里传出来:


    「国华,我想再要一次,你可以给我吗?」


    妈妈身子抖得厉害,但声音却清晰无比,早已没了先前那般呓语的模样。


    方杰残存的理智提醒着他,他勉强的说:


    「不,这不合适......」


    妈妈突然抬起头来,眼神坚定的盯着他,说:


    「可我就想!」


    方杰撇开头,他不敢去看 妈妈的眼睛,语无伦次的说:


    「可......我......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有了孩子......我......」


    「这不公平!」


    妈妈突然提高了音量,说: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在等你,从来没有过其他男人,你自己可倒好,有了


    老婆,有了孩子不说......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这......」


    方杰无言以对。


    妈妈已是泪眼汪汪,眼看着又要哭出来,这可如何是好?


    「罢了罢了......就当我瞎了眼,当年怎么就被你的花言巧语哄骗了喔?」


    她说着,一把推开方杰, 挣扎着离开。


    但她还是醉得厉害,脚步虚浮,又是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方杰冲上去拉住她,但他高估了自己的平衡性,虽然将 妈妈拉了过来,但他


    自己却是再也站立不稳,向后倒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妈妈被他拉着,也跟着倒了下来,将他当成肉垫,压在他身上。


    紧接着,被无数狗血偶像剧演绎了无数次的桥段居然真实的上演了, 妈妈的


    嘴唇向下跌过来,在惯性的驱使下,准之又准的印上了方杰的嘴唇。


    酒精的效用,似乎在一瞬间彻底爆发了。


    全部的理智全都离方杰而去,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抱住 妈妈,开始疯狂的


    亲吻她的嘴唇。


    妈妈也动情了,瞬间进入忘我状态,两个人在深秋的深夜里,躺在小面馆的


    地板上,忘情拥吻。


    妈妈的嘴唇很软,舌头很湿,急促而炙热的鼻息打在他的脸颊上,有一种他


    很熟悉的味道,这味道让他发狂。


    他的手掌开始在 妈妈的裸背上四处游走,来到她丰满肥硕的臀上。 妈妈此时


    已经跨坐在他的身上,臀部一前一后,不住的耸动,用湿淋淋的穴摩擦着他胯下


    顶起来的帐篷。


    妈妈的手已经摸到了他的裤子上,正在寻找着他的拉链,想要尽快的释放出


    那根曾无数次出现在她梦里的大家伙。


    方杰按住了 妈妈的手。


    他起了贪念,他不甘心这么快就结束,他想要完完全全的占有 妈妈!


    他的嘴离开了 妈妈的唇,贴在她耳边说:


    「你不是说......要下面给我吃吗?我现在想吃......」


    妈妈的脸颊很烫,耳根通红,尽管方杰看不见 妈妈的表情,但她这会儿一定


    害羞得要死。他了解 妈妈,她这个人表面上大大咧咧,好像什么玩笑都能开,但


    其实脸薄得很,方杰这般跟她说话,她怕是想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果然, 妈妈的手在他大腿根上重重掐了一下,小声抱怨了一句:


    「你这个老东西,真是没个正经......」


    方杰学着 妈妈刚才的模样,不讲道理的说:


    「可我就要吃!」


    「你......你怎么这样!」


    方杰见 妈妈娇嗔的模样,哈哈一笑,说:


    「我哪样?」


    「老不羞!臭流氓!」


    「哈哈!我就是个臭流氓,你又不是不知道!」


    说着,方杰托着 妈妈的屁股,直接将她抱起来,放在店里最中间最大的那张


    桌子上。


    冰凉的桌面刺激着 妈妈裸露着的肌肤,她浑身泛起一层鸡皮疙瘩,身子抖得


    更厉害了。


    方杰缓缓分开 妈妈的双腿,呈m字打开, 妈妈羞得捂住了脸。


    此时,月亮刚好升到合适的位置上,皎洁的月光透过窗子,打在 妈妈白皙的


    胴体上,仿佛将她置身于聚光灯下。


    方杰还是第一次看见 妈妈赤裸的穴。


    她的穴符合方杰对成熟女人下体的所有想象。濡湿,厚实,毛发浓密,当然


    不可能像小女孩那样粉嫩嫩的,但也绝不至于又黑又丑。 妈妈的颜色是接近肤色


    的浅棕色,内壁的颜色更浅一些,再里面,就得进一步探究了。


    方杰将鼻子凑过去闻了一下,满脸陶醉的说:


    「嗯......你下面可真香!比你下的面可香多啦!」


    妈妈的声音从捂着脸的手掌背后传出来:


    「你别说了......羞死人了!」


    「好好......我不说,那我直接开动了!」


    「都叫你别说了!」


    方杰不禁莞尔。


    他很少有机会看见 妈妈娇羞的模样,总是忍不住想要逗她。但胯下的小兄弟


    等不了了,催促着他赶紧进入正题。


    那就来尝一尝 妈妈「下面」的味道吧!


    方杰伸出舌头,凑了过去,蜻蜓点水般的点在 妈妈的穴口上。


    味蕾尚未来得及反应,他还没有尝出 妈妈下面的味道,胯下的鸡巴便先一步


    反应了过来,坚硬如铁。


    紧接着,才是 妈妈下面浓郁的芳香!


    舌尖先是滑过洞口,湿漉漉的爱液便已经沾在了舌头上面,那里的味道远比


    小姑娘要来得浓郁,且不谈味道如何,那浓烈的荷尔蒙的密度,就好像是因果律


    似的,绕过方杰大脑的控制,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


    结果就是,方杰的下面硬到快要爆炸了,仅仅只是舔了 妈妈下面一下!


    那么直接舔上去,会如何喔?


    方杰迫不及待了,张开大嘴,直接吻了上去!


    唔......鼻尖被浓密的毛发包围,撩拨得他有些痒。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的嘴巴正亲在 妈妈的穴口上! 妈妈的爱液


    潺潺流出,体香四溢,所有这些,全都被方杰的嘴巴毫无遗漏的捕获了。他贪婪


    的舔着,肆无忌惮的舔着,已经不是品尝美食的心态了,而是像极了饿了很久的


    饿鬼,终于看到食物的时候,恨不得把一切都生吞活剥。


    怎么说喔,刚才方杰饿极了的时候,吃 妈妈做的饭菜,就是这般模样。


    他玩了命的吃着,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甚至来不及尝那里的味道,便将舌头


    卷到的一切统统咽下肚去。


    妈妈受不了了,她用颤抖的声音哀求道:


    「国华......你轻点,我有些受不了......」


    但方杰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他连吃都还来不及喔!


    舌尖顶开肉壁的层层褶皱,开始向里面进发。 妈妈的穴很紧,很敏感,不断


    阻挡着异物的侵入。但方杰岂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甬道进不去,他便开始转而进攻 妈妈的那颗小豆豆。小豆豆藏在那丛浓密的


    毛发底下,方杰用手指拨开它们,就像拨开了遮羞布,小豆豆连带着穴口,开始


    剧烈收缩起来,似乎方杰拨开毛发的举动惊扰到了它们。


    舌尖舔了上去,小豆豆像一颗小巧的肉芽,在方杰的舌尖跳着舞。


    妈妈抖得愈发厉害了。她的手紧紧按在方杰的头上,指甲几乎要嵌进方杰的


    头皮里,身子剧烈的颤抖着。她的两条腿紧紧的箍在方杰的脖子上,饶是他身强


    体壮,也险些窒息。


    「唔......慧颖......你也轻些,我要无法呼吸了......」


    方杰直呼 妈妈的名字,尽管有些生疏,下体却愈发的坚硬了。再不插到什么


    地方里去,他真担心他的小兄弟会受不住,直接爆开。


    于是,他也爬上桌子,调转身体,将自己的胯下对准 妈妈,然后对她说:


    「慧颖,你请我吃下面,我下面也请你吃,好不好?」


    「呸,谁稀罕!臭死了!」


    妈妈嘴上虽然如此说,但自己的胯下还是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裤链被


    拉开了,禁锢了整晚的鸡巴,终于被一双 温暖厚实的手释放了出来,紧接着,它


    进入了一个火热濡湿的地方......


    真想不到,有朝一日, 妈妈竟然会替自己含!


    仅仅这一个念头,便让方杰差点射出来!


    他连忙整理心思,将注意力全都放在 妈妈的下面,开始了又一波疯狂进攻。


    「唔......唔......」


    咕唧......咕唧......


    口水声,呻咛声,喘息声......响彻周遭。


    他和 妈妈以「六九式」,分别进攻着对方的下体,都进入了忘我的状态。


    妈妈已经率先高潮了一回,方杰也临近极限,他不希望就这样发射在 妈妈的


    嘴里。尽管也很爽,但不是这次,他和他的小兄弟,都无比渴望一个地方,那个


    他们都无比怀念的出生的地方!


    「来吧,既然要做,就别留遗憾......」


    方杰用 妈妈的口吻,对她洗着脑,仿佛这一切都是她自己要求似的,并不是


    他的意愿。


    方杰翻身下来,跪在桌子上,将胯下怒胀的鸡巴对准 妈妈下面的洞口,那里


    早已经不需要任何润滑,随时都可以插入了。


    月光下,自己沾满了 妈妈口水的鸡巴青筋暴起,显得分外狰狞, 妈妈的穴口


    和方杰的鸡巴一 对比,显得娇小可怜,不堪一击。


    妈妈依旧用手捂住了脸,等于默认了接下来会发生的一切。


    箭已上弦,弦已拉满,不能回头了。


    方杰担心的滑坡事件终于还是发生了,背德的巨轮沿着斜坡加速向下,已然


    势不可挡。如今的他只能一往无前,将挡在面前的一切阻碍统统冲开,滑向 未知


    的方向。


    胯下一挺,肉棒便挤开肉穴,进入一个紧窄湿滑的所在。


    肉棒插入的过程,便如同加速坠落的过程,尽管道阻且长,奈何下坠的冲劲


    实在太大了,肉棒直插到底。


    直到,肉棒的顶端撞在一个柔软的地方, 妈妈的身子开始剧烈颤抖起来,她


    又高潮了!


    方杰稍微停了下来,关切的问道:


    「你......还好吗?」


    妈妈的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她说:


    「好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


    这我就放心了!


    方杰没了心理负担,开始放肆抽插起来。 妈妈这些年一定过得很辛苦吧?她


    苦守着方国华这个人渣这么多年,得不到男人的慰藉,却不知道他在外面招惹了


    多少女人!仅仅在方家,就已经有好几个了吧?


    妈妈守身如玉,不肯把身体交给别的男人,难道方杰便要让方国华回来继续


    糟蹋 妈妈吗?那还不如自己来!


    方杰操得越来越卖力,两只眼睛通红,像一头发情的野兽。上了年头的木制


    饭桌在两人的身下嘎吱作响,发出痛苦无力的呻咛,仿佛随时要散架一般。


    妈妈的嘴里胡乱的哼着,她的呻咛声克制而单调,但在方杰听来却胜过所有


    那些矫揉造作的卖风骚,更能激发他无穷的体力。


    「哦......慧颖......我也好舒服......」


    方杰一遍遍深情的呼唤着 妈妈的名字,但其实他的内心,正在一遍又一遍的


    呼喊「 妈妈」这两个字。他苦恼于只能在内心呼喊,没有办法大声喊出来,便将


    克制的 欲望化身动力,一次又一次的深入 妈妈的体内。


    妈妈流了很多水,汹涌的春水流淌下来,已经将身下的饭桌浸湿了。方杰的


    攻势更加汹涌如潮,一波接着一波,让 妈妈没有半分喘息的机会。


    「哈......啊哈......」


    粗重的喘息声甚至淹没了肉体交击的声音,豆大的汗珠从额头滴下来,滑过


    脸颊,伴随着两个人操干的频率和节奏,由下巴甩出来,四散飞溅,滴在 妈妈的


    乳房上,小腹上,锁骨上。


    药酒的威力还在持续,两具赤裸的身体在深秋的寒夜里散发着热气,大汗淋


    漓。流着汗的两具身体交叠在一起,彼此的汗液汇聚成河,沿着 妈妈胸前深邃的


    沟壑缓缓流淌下来,最后积聚在肚脐里。


    方杰拿开 妈妈的手,他受不了看不见 妈妈的脸了。


    妈妈的脸色酡红,但脸上却早已经没了醉意,余下的只有被积压了几 十年的


    浓浓情欲。她嘴唇微张,眼神迷离,脸蛋红艳欲滴,濡湿的舌头不断舔着干涸的


    嘴唇,喉咙里发出低哑的呻咛。


    方杰见 妈妈痴痴的望着自己,便再也忍受不住,吻上了她红唇。


    胸膛抵在了两团柔软的乳峰之上,方杰想起来,自己好像还没来得及好好的


    光顾这里,怎么搞的,自己竟然把它们给忘了?


    但来不及了, 妈妈身上的美味太多,方杰又实在是饿得厉害,来不及去逐一


    品尝了。


    他现在完全是囫囵吞枣,稀里糊涂的,就把该做的事做了。尽管还没有完全


    结束,但回想起来,刚才具体是什么感觉,他竟已经完全想不起来了!他经历的


    女人也不算少,已经是一个花丛老手了,但让他这么慌张的,除了当年和雪莹的


    第一次,这还是头一遭!


    真不甘心就这样结束啊!


    但强弩已末,尽管药酒帮了不少忙,将时间延长了不少,但一味的延长下去


    本就不科学,所以渐渐的,方杰到达了临界点。


    「啊哈......慧颖......我好像要来了......」


    「射......射给我!」


    「这样......没问题吗......」


    妈妈箍紧了双腿,将方杰牢牢拴在自己的身上,说:


    「都一把 年纪了,不会怀上的,放心吧......」


    「别这么说......你比我年轻多了......」


    这是大实话,方国华那个混蛋不久之前才让雪莹怀了孕,虽说男人在这方面


    和女人 不同, 妈妈这边也没什么是不可能的......


    但......


    方杰实在无法拒绝内射 妈妈的念头!这个念头只要一出现在脑海里,便再也


    停不下来!


    「那我可就......射进来了!」


    「来吧!都射给我!」


    「啊......射了!」


    如潮的快感有如闪电,通贯天灵,源源不断的精液瞬间喷涌而出,将 妈妈的


    体内射满,方杰甚至觉得,自己脊柱发麻的感觉,似乎连脊髓都射出去了。


    射完精后的方杰,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瘫倒在 妈妈身上。


    妈妈则仿佛还没从高潮的余韵当中回过神来,她面色绯红,眉目含春,脸上


    尽是满足。


    她将嘴巴凑到方杰的耳朵旁边,娇声说:


    「好久好久,都没有这么舒服了,你刚才射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自己会


    死掉喔!」


    「哈,是吗?」


    方杰无力的应和着,已经没了说话的力气。


    妈妈舔着他的耳垂,贝齿轻轻咬着,说:


    「你还能......再来一次吗?」


    「还......还来?」


    「咱们几 十年没见,只一次怎么够?」


    「那你想要几次?」


    妈妈歪着头,想了想,说:


    「嗯......让我想想,就算你一年一次,不过分吧?」


    「那岂不是......要二十几次?」


    妈妈笑了,她将嘴巴贴在方杰的耳边,轻轻吹着气,说:


    「不多......二十九次而已!」


    方杰眼前一黑,终于彻底昏死过去。


    ......


    第二天午饭时候,前一天提早关门的小面馆终于开了门。


    附近相熟的食客觉得好奇,便凑过来看看情况,哪知道老板娘孙慧颖直接在


    门口贴了一张「暂停营业」的告示牌,让这些找上门来的食客碰了一鼻子灰。


    孙慧颖牵着方杰的手,出了门。


    这可把街坊 邻居们给吓坏了,他们一副见了鬼的模样,一双双眼睛盯在方杰


    的脸上猛瞧,仿佛要从他的脸上瞧出些什么来。附近的老光棍们痛心疾首,在为


    自己的 女神「花落别家」而哀呼。


    唯有两个人的心情和旁人的有所 不同,一个是兴致高昂的 妈妈,一个是浑身


    别扭的方杰。


    妈妈说:


    「你昨晚可是答应过,今天要陪我买菜的,不然我才没那么轻易饶了你,才


    做了三次,还有二十六......」


    方杰一把捂住 妈妈的嘴,小声说:


    「你在外面说这些做什么......也不怕被外人听了去......」


    妈妈听了,便揶揄他:


    「哟,你现在这是已经不拿自己当外人了?」


    「你也说,都已经三次了,当然不是外人了!」


    「哼哼,你倒是不见外!我可告诉你,想都别想!还剩下二十六次,我记得


    清清楚楚喔!」


    方杰一脸冷汗,两侧的「腰子」隐隐作痛,再这样下去,恐怕铁打的肾也要


    抗不下去了......


    这时,一个不算太熟悉的声音响起来,正是隔壁王叔叔!


    他见 妈妈满面红光,气色不错,便主动上前说:


    「我瞧你气色这么好,准是喝了我送你的『养颜补气酒』吧?」


    妈妈脸一红,说:


    「嗯,喝了,还挺管用的!」


    老王就说:


    「那肯定管用啊!我泡的酒,就没有人说不好的!」


    老王心满意足的走了。


    方杰眉毛一挑,疑道:


    「等一下,昨天那个酒是养颜补气用的?」


    妈妈红着脸没有答他,方杰已经明白了,意味深长的说:


    「我还以为......」


    妈妈一下子堵住他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了。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