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方的缘: 【方的缘】24

    作者: 歪糕


    2022/11/14


    第24章:暌违的家的港湾


    李瑾辞职了。最新地址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 Sba@gmail.ㄈòМ 获取「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她第二天便向集团董事会火速递交了辞职申请,而作为集团创始人兼董事长


    的「方国华」,也即方杰本人,在面对这份由林宁亲自转交到他手上的辞职申请


    的时候,竟找不到任何婉拒的理由,只好在「同意申请」那一栏里签了字。


    对于李瑾提出辞职这件事,林宁倒是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她说,当她发现


    李瑾频繁的在忙一些她不知道的事的时候,就意味着她离职是迟早的事了。只是


    让她比较意外的是,李瑾辞职之前竟然完全没有跟她打招呼,她本以为以两人的


    交情,她至少会提前知会一声的,这一点让林宁多少有些伤心。


    只有方杰知道李瑾辞职背后真正的缘由,但他当然不可能告诉林宁,他宁愿


    让这件事一辈子都烂在肚子里。


    李瑾辞职后去了哪,没有人知道。


    林宁说,李瑾之前的助理曾经帮她订过一张飞往美国的机票,或许,她最终


    还是决定回美国去了吧......谁知道喔?


    后来,据说在一家美国知名的私募股权投资基金的花名册里,发现了李瑾的


    英文名「jean lee」,至于是不是重名,就不得而知了。


    雪莹那边也没有任何消息。


    方国振和赵雪夫妻俩,已经发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资源,甚至找到公安局的


    关系,将雪莹的信用卡记录,网约车记录,出入境记录,统统调了出来,但所有


    这些手段,全都一无所获。


    雪莹出走的那天,没有叫网约车,而是步行到了游船码头。路边的监控记录


    拍到了她上船时的 画面,但下船的时候,由于人流太过密集,实在没有找到她是


    在哪一站下的船,至于她下船之后又去了哪里,至今没有人知道。


    不过,从她的银行账户没有任何消费记录这一点来推断,她大概率是投奔了


    什么人,也许是同学,或者是闺蜜,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她应该很难只靠现金


    生活这么多天,尤其她还带着一个只有几个月大的宝宝。


    尽管大家都知道,「投奔别人」并不是唯一的可能性,但事到如今,也只能


    往好的地方想了。


    这些天,方杰在烦闷和抑郁中度过。


    无论是雪莹的离家出走,还是李瑾的不告而别,都对他的心境产生了极大的


    影响。他终日深陷在懊悔和自责当中。这让他开始质疑周遭所有的一切,他质疑


    自己为什么要去招惹方家的那些女人,他质疑自己的想法为什么永远都是这么的


    单纯,他质疑自己还要将「假扮方国华」的过家家游戏进行到什么时候?


    这一切,究竟有什么意义!?


    他整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浑浑噩噩,度日如年。


    周遭的一切宛如炼狱,他熟悉的所有的一切,都化身为诅咒,开始向他发起


    攻击,不断吞噬着他的灵魂。以至于到了后来,他一刻也不愿继续呆在这个家里


    了,因为只要呆在那里,那些痛苦的 记忆便会像锋利的刀刃一样,一刀一刀割进


    他的心。


    于是,他不顾旁人的反对,从那个地狱般的地方逃了出来,并且拒绝任何人


    跟在他的身边。


    可笑的是,这个他如今称之为「地狱」的地方,正是他这几个月以来,一直


    假装是「家」的地方。


    但那里不是他的家,从来都不是!


    他想要回自己真正的家了!


    方杰沿着雪莹走过的路径,登上了游船。监控记录明明白白的捕捉到了这个


    信息,方家的人见状,反倒是松了口气,他们还以为方杰只是单纯的想追寻雪莹


    的足迹,去寻找她的下落吧?


    但作为土生土长的嘉林人,方杰对这艘游船早已经像吃饭喝水般熟悉。这艘


    游船不仅仅是交通工具,更是方杰小时候为数不多的休闲娱乐项目之一。


    小时候,因为 妈妈要忙着经营面馆,很少带他出去玩,别的小朋友周末可以


    去游 乐园,可以去商场,可以去郊外,但这些地方对于方杰来说都太奢侈了,他


    妈妈最常带他出来玩的地方,就是坐游船。


    后来,坐的次数多了,他就有了一个靠窗边的「固定位置」,每一次乘游船


    他都会固执的要求坐在那个位置上,若是某一次那个位置被人占了,他甚至还会


    发脾气,他 妈妈就只好低声下气的拜托坐在那个位置的人,能不能换个座位。


    他习惯将小小的脑袋靠在窗边,用小小的手抓着栏杆,再用小小的眼睛静静


    看着窗外的世界,一看就是大半天。


    长大之后,他便很少坐游船了,只有当初和雪莹谈恋爱的时候坐过几回,他


    还记得自己跟雪莹炫耀他的「spot」,雪莹就笑着问他,你是「sheldon」吗?


    作者注:sheldon和spot的梗,出自美剧《生活大爆炸》


    如今,他又坐回到自己的「spot」上,可身边既没了 妈妈,也没了雪莹。


    只剩下他孤身一人。


    他想回家的心,变得愈发强烈了。


    游船缓缓在美食街站停靠下来,方杰下了船,和他印象中的不太一样,这里


    显得比往常要冷清得多。


    可能是因为现在不是休息日的缘故吧。


    他默默的走出码头,沿着熟悉的街道,缓步前行。


    最多只要再几分钟,他便能回到 妈妈的小面馆了,这里离美食街很近,出了


    码头,再拐个弯,就到了。


    他突然有些退缩,脚步也跟着慢了下来。


    真的要回去见 妈妈了吗?自己现在这副模样,讲道理, 妈妈应该是认不出来


    的,所以应该没关系的吧?


    但他的心情还是 十分忐忑,心跳很快,跳得他莫名心慌。


    最终说服他决意前往的,还是他饿了一整天的肚子。他从早上出门开始,就


    没吃东西,一直挨到现在,现在肚子里面 空空如也,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就去吃一碗面吧,吃完就走!


    他不断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给自己做着 催眠,他将自己当成是一个普通的


    食客,就和所有其他饿肚子的时候出门觅食的食客一样。


    于是,他终于来到「孙记酸辣面」的门口,撩开帘子,走了进去。


    他找到角落里的一个位置坐下。


    店里面空空荡荡,现在不是休息日,这会儿也不是饭点。


    一个陌生的小伙子正在擦桌子,见到方杰走进来,殷勤的上前招呼:


    「您好,想吃点什么?可以看一下我们的菜单!」


    这个小伙子很面生,看起来还不到20岁,或许是新来的工读生?


    不管怎么说,没有直接见到 妈妈,这让他松了口气。方杰没有看菜单,直接


    对那个小伙子说:


    「一碗酸辣面,加酸加辣,谢谢。」


    「好的,您稍等!」


    小伙子麻利的在方杰面前摆上干净的碗筷,他的动作一度让方杰回想起那个


    曾经的自己,不胜唏嘘。


    上一次自己坐在这里吃面还是年初的时候,如今眼看着到了年尾,已经过去


    大半年的时间了。


    小伙子走到后厨,冲里面招呼了一声:


    「老板娘,一碗酸辣面,加酸加辣!」


    「好嘞,马上就好!」


    方杰终于听到了 妈妈久违的声音,激动得差点眼泪掉下来。「请记住邮箱:ltx Sba@gmail.cOm无法打开网站可发任意内容找回最新地址」


    后厨里的 妈妈又对那个小伙子吩咐了一句:


    「唉,对了,小林,今天店里没什么客人,你把外面收拾收拾,就先回学校


    去吧,店里我来应付就行!」


    被称作「小林」的年轻人应了一声,便继续收拾桌椅板凳去了。


    这个小伙子很不错,干活勤快,手脚麻利,看来 妈妈这回招到了一个挺靠谱


    的帮手,应该会让她活得轻松一些吧?


    很快,面做好了,那股熟悉的香气,还没等从后厨端出来,便飘到了方杰的


    鼻孔里。


    紧接着,一个无比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正是他心心念念的 妈妈。


    她看上去没有太大的变化,还是他熟悉的那副风风 火火的模样,只是眼神中


    多了几分疲惫,看上去不是很有神采。


    这段时间以来, 妈妈一定过得很难吧?


    儿子发生了那样的事故,但迫于生计,她只能 一个人继续撑着小面馆,没法


    匀出多余的精力去照看儿子。方杰太了解 妈妈了,她就算遇到再难的事,也不会


    轻易表现出来的,以前方杰陪在 妈妈身边时,她总是会找茬训斥他几句,就当是


    发泄了,如今她身边一个能够倚靠的人也没有,想必只会更加艰难吧?


    妈妈端着面,来到方杰的桌子前,以一如既往热情的口吻说:


    「您好,这是您点的面......刚出锅的,小心烫!」


    方杰不太敢抬起头来看她,只好低着头,别扭的接过面,小声说了句:


    「谢谢。」


    妈妈似乎没看出什么异常来,对他说:


    「您慢慢吃,面要是不够的话,可以免费加面,不要钱的。」


    「太好了。」


    方杰饿极了,拿起筷子,开始疯狂吸入。


    好久没有吃到 妈妈的味道了,面的味道很冲,他又吃得急,呛得他鼻涕眼泪


    都流了出来。


    妈妈见状,连忙拿来面巾纸,递到他跟前,说:


    「您慢点吃,别着急,我做的面味道冲,您又加酸加辣,急不来的。」


    方杰接过 妈妈递来的面巾纸,擦拭着自己的鼻涕和眼泪。他没有注意到 妈妈


    这会儿已经距离他很近了,她关切的看着擦着鼻子的方杰,显然是已经注意到了


    他的脸。


    她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最后终于没能忍住,一脸难以置信的说:


    「你......你是?」


    方杰还以为自己这么快就被 妈妈识破了,心里慌得一批,愈发不敢和 妈妈的


    眼神对视。


    妈妈大概是看出了他的心虚,索性在他对面坐下来,仔细的盯着他。


    她越看越疑惑,便问道:


    「你,你真的不是他吗?可你明明就是......你是方......」


    方杰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他紧张得手心冒汗,再也没了吃面的心思,于是


    放下筷子,低着头小声说了句:


    「面......太辣了,我有些吃不惯,抱歉......」


    说着,起身便欲离开。


    妈妈一下子拦在他身前,神情复杂的看着他,说: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既然回来了,为什么又要走?」


    这么多年?不对吧,距离我出事明明还不到一年...... 妈妈莫不是记错了?


    但,眼泪不会骗人,方杰再看向 妈妈时,发现她已是泪流满面!


    方杰慌了, 妈妈这是怎么了?压力太大,魔障了?


    店里的工读生小伙儿也慌了,他手里的活儿已经干得七七八八,他本来想跟


    老板娘打声招呼,就回学校去的,这下可好,现在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


    尴尬的留在原地。


    妈妈轻描淡写的对小林说:


    「小林,你先回去吧,我遇到了一个熟人,今天就不营业了,你晚饭的时候


    也不必过来了。」


    小林只好应了一声,他临走前好奇的瞅了方杰一眼,大概是在猜这个奇怪的


    大叔跟老板娘之间到底有什么渊源,能让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的老板娘连生意都


    不做了?


    别说是他......连方杰自己也不知道啊!


    眼看着店里只剩下他和 妈妈两个人, 妈妈到门口把店门关上,锁好,看来是


    真不打算做生意了!


    方杰不知所措,只好硬着头皮问:


    「你,你认得我吗?」


    方杰 妈妈回到他跟前,叉着腰,说:


    「你的模样虽然变了一些,但我怎么可能会不认得你?」


    说到这里,她的眼泪又涌了出来,说:


    「国华......这些年来我等得好苦,你知道吗?」


    方杰闻言,有如五雷轰顶,他一个趔趄,重新跌坐在板凳上。


    无数的疑问在他脑内盘旋: 妈妈知道我是「方国华」!她认得方国华!她是


    怎么会认得方国华的?


    方杰惊慌失措的模样被 妈妈看在眼里,她苦笑一声,说:


    「怎么,莫非你真的不认得我了吗?」


    方杰是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好沉默不语。


    「呵......」


    妈妈怒极反笑,说:


    「既然你已经不认得我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到这里来?难道你是故意来看我


    笑话的吗?」


    「我......」


    方杰哑口无言,难道要他告诉 妈妈,他只是「想家」了不成?


    妈妈摇了摇头,看起来已经对方杰失望透顶,她说:


    「当年我对你说,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没想到你竟然真的一走了之,从此


    杳无音信......我那只是一句气话,你难道听不出来吗?你为什么这么听话......」


    说到后面, 妈妈已然是泣不成声。她哭得越来越厉害,几乎站立不稳,方杰


    赶紧冲上去扶住了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里。 妈妈将脸埋进他的胸膛,开始大声


    恸哭起来。


    妈妈伏在他的怀里,哭了好久,好久。直到哭到后面实在没了力气,才渐渐


    停歇。


    方杰搂着她来到长凳上坐下来,她依旧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小声啜泣着。


    方杰决定向她坦白,他说:


    「你别怪我,我前段时间出了很严重的车祸,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醒来的


    时候,什么都不记得了,连我身边亲近的人,我都认不出来......」


    妈妈突然抬起头来,她努力擦干眼泪,说:


    「什么?你也出车祸了?是跨江大桥那次吗?」


    方杰点点头,明知故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


    妈妈叹了口气,说:


    「我的儿子也在那场车祸里受了重伤,他到现在都还没有醒过来......」


    「原来是这样啊......」


    方杰装模做样的说着,但他内心的独白是: 妈妈,你知不知道,现在坐在你


    面前的,就是你的儿子,方杰啊!


    妈妈又问:


    「那......既然你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那你又是怎么会找到这里的喔?」


    方杰沉咛了一阵,他在吴琼那里进修的演技终于派上了用场......他说:


    「我最近遇到的很多事都不太顺利,我不想呆在家里,就出来散散心,然后


    走着走着,不知道怎么的,就走到这里来了......可能,这就是缘分吧......」


    不得不说,最后半句,有点画蛇添足的意味,好在 妈妈似乎很吃这一套,对


    缘分之说深有感触,眼泪不受控制的又涌了出来。


    方杰终于想起来...... 妈妈年轻的时候,好像最喜欢琼瑶了。


    两个人终于面对面的坐了下来。


    面馆里很安静,安静得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面馆外面,随着 夜色的 降临,渐渐热闹起来,不断有行人从 妈妈的面馆门前


    经过,一些熟客甚至在门口驻留了一会儿,诧异于这家几 十年如一日,每晚都有


    面香飘出来的小面馆,为什么偏偏在今天歇了业,关了门?


    方杰的思绪总是被门外的动静所惊扰,难以专心,但似乎所有的这些都没有


    影响到 妈妈的思绪。她静静的坐在方杰对面,就这样看着他,也不知道她心里面


    都在想些什么。


    方杰尴尬极了,尽管坐在他对面的女人,是他此生最为熟悉的人,但他此时


    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该聊些什么。


    那碗加酸加辣的酸辣面,方杰只吃了几口,便被晾在一旁,之后再也没动过


    筷子,这会儿面条大概已经坨了吧?


    妈妈说:


    「面凉了吧?要不我再煮一碗给你吃......」


    她说着,便站起身来想要去后厨,但方杰实在是太好奇了, 妈妈到底是怎么


    认识方国华的?他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了!


    于是他一把拉住她,说:


    「没事,我其实没那么饿。」


    妈妈重新坐了下来,看得出来,同样的尴尬也出现在她的脸上。


    两个人又沉默了半晌,方杰 妈妈问:


    「这些年,你过得还好吗?还在打打杀杀吗?我刚才看你的身上,好像受了


    很多伤......」


    方杰说:


    「我过得很好,现在是一家上市公司的大老板,很有钱,早就不干打打杀杀


    的事了......方氏集团,你听过吗?」


    方杰 妈妈 回忆了一下,说:


    「方氏集团啊, 我知道的,我这里以前一个常来的顾客就是那里的高管,我


    当时还想拜托她推荐儿子去那里上班喔,没想到是你的公司,你可真厉害!」


    方杰心虚的叹了口气,说:


    「运气好罢了......」


    方杰 妈妈又开始关心起他身上的伤来,问:


    「你身上的伤......」


    「都是车祸留下的。」


    「原来是这样。」


    两人间的气氛似乎缓和了一点,方杰 妈妈说:


    「你虽然出了车祸,但看起来身体还是和以前一样结实,不像我,老了,我


    现在在后厨的时间长一点,不是肩膀疼,就是腰疼,比不了从前了,而且总感觉


    最近记性也变得越来越差了......」


    方杰心疼的看着 妈妈,她为了这个家,实在是付出了太多。


    他本想说些关心她的话,奈何话到嘴边,他才想起来他现在应该是不认得她


    的状态,千言万语在他的肚子里百转千回,最后却只问出了一句:


    「你最近......过得还好吗?」


    这句好像是一句废话。


    妈妈自嘲的笑了笑,说:


    「我啊,还不是那样,每天早上起来,就是和面,煮面,洗菜,切菜,一干


    就是几 十年......」


    「当年你走之后不久,我阿爸就去世了,那时候阿杰还小,我只好一边开店


    一边照看着他......」


    「不过还好,一切都过去了......」


    虽然 妈妈的话只有只言片语,但方杰还是听出了她背后数不尽的辛酸,不禁


    鼻子一酸,眼眶有些湿润。


    但现在不是伤感的时候,方杰转移了话题,问道:


    「你能讲讲以前的事吗?我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妈妈说:


    「以前的事,都过去了,还讲它作什么......」


    方杰激动得一把抓住 妈妈的手,说:


    「我想听,拜托了!」


    方杰自知失态,便松开了抓住 妈妈的手, 妈妈见方杰如此急切的模样,内心


    也有所动摇,便点了点头,说:


    「那,好吧。」


    她在两人的面前倒了两杯热茶,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捧着茶杯,眼睛注视着


    袅袅升腾的热气,仿佛思绪也跟着飘回到曾经的那个年代。


    她喃喃的说:


    「让我想想,该从哪开始说起喔?过去太久了,我都有点不记得了喔......」


    她想了想,说:


    「就从,我们是怎么认识的开始说起吧......」


    「那一年,我只有十五六岁,你比我大几岁,大概二十岁左右吧......」


    「有一天,天刚刚亮,我们的面馆还没有营业,我看见你满身是血的出现在


    店门口,身边还带着两个孩子,他们哭得很厉害......」


    「你伤得很重,身上到处都是血,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但你没有喊过一声


    疼,反倒是跟在你身边的两个孩子一直哭,你便喝斥他们,让他们别哭了,哭得


    你心烦......」


    「我看出来了,那两个孩子是饿极了,大概很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我便端


    给你们一碗我刚刚做好的酸辣面,那会儿我才跟着阿爸学做面没多久,手感掌握


    不好,佐料总是放太多,又酸又辣的,没想到你却吃得很开心......」


    「你也没忘了你的两个弟弟,将那碗面分给他们吃,大一点的弟弟勉强吃了


    两口,小弟弟实在是太小了,吃不了辣的,一吃就哭,你就开始凶他,他就只好


    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吃着面......」


    「我见他实在可怜,便想着再去做一碗不辣的给他吃,没想到我端着面出来


    的时候,你们已经走了,地上留了一个空碗,碗底下还垫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


    总有一天你会报答我的......」


    「那碗面分量虽然不小,但也不够你们三个人吃的,你给你的两个弟弟分了


    不少,我想你当时大概没吃饱吧?」


    「谁知道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你就出现在我们店门口,拿着扫帚帮我们


    扫大街,你说你从来不平白受人家的恩惠,但现在手头实在没钱,只好先替我们


    做些事当作补偿......」


    「我说门口已经很干净了,不用打扫,你就留在门口,帮店里拉客,我看出


    你大概是混社会的,拉客的手段不太好,我阿爸当时看了,几次都想赶你走,你


    每次走了,又偷偷回来......我们大概就是从那时起认识的吧!」


    方杰听入迷了,忙问道:


    「后来喔?」


    「后来啊......」


    妈妈托着下巴,继续说:


    「后来你好像混得不错,你说你那次受重伤帮你赢得了帮派里的地位,日子


    过得舒服了,你不用担心生计的问题,便开始频繁的来我们店里,又是送花,又


    是送礼的,还带着一大帮小弟来店里吃饭,搞得好多熟客都不敢来了......」


    「我阿爸很不喜欢你,觉得你不正经,便将你送的东西全都丢掉了,你知道


    之后便开始偷偷的送,大的送不成,你就送小的,显眼的送不成,你就送不显眼


    的......」


    「后来,你还趁店里不忙的时候偷偷带我跑出去,带我去录像厅,看琼瑶的


    电视剧《几度夕阳红》、《烟雨濛濛》......」


    作者注:《几度夕阳红》和《烟雨濛濛》,是琼瑶最早被改编成电视剧的


    作品,首映时间都是在1986年,正好是方国华和孙慧颖相遇的时间


    妈妈接着说:


    「我那个时候 年纪太小了,哪里受得了你这样轮番的攻击,所以最后,还是


    沦陷了......」


    方杰越听越心惊,一个不好的念头在心里越来越强烈。


    果然, 妈妈说:


    「......然后,就有了阿杰。」


    方杰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一个从小就困扰着他的谜团竟然以一个这样的方式


    给了他答案,这是他完全没有预想过的。他从小就没有父亲,他曾经不止一次的


    问过 妈妈,他的爸爸是谁,他又为什么姓方,没想到,所有这些问题,竟然都在


    这一刻有了答案。


    「这么说......阿杰,他......是我的儿子?」


    妈妈点了点头。


    以前从没听说方国华还有一个儿子啊!连吴琼自己也说,方风起是方国华的


    第一个儿子,大概也是唯 一的一个。连他身边的人都不知道方杰的存在,这又是


    怎么一回事喔?


    方杰实在是太好奇了,便问:


    「我,我以前知道这件事吗?为什么我的家人,我的弟弟,从来没有告诉过


    我这个孩子的事喔?」


    妈妈叹了口气,并没有直接回答方杰的话,而是说:


    「我当初怀阿杰的时候,被阿爸发现了,他先是臭骂了我一顿,还说下次再


    见到你的时候,一定会揍你一顿,把你赶出家门,再也不要见到你......」


    「后来,他真的在面馆里遇到了你,你硬气的把我护在身后,说是要带着我


    离开那里,今后一定会给我幸福,阿爸便骂你,说你整天不务正业,能给我什么


    幸福,不横死街头就不错了,他可不想 年纪一大把还要给我们收尸......」


    「他骂得很难听,你也不肯低头,你们越说越激动,他便去后厨,抄了一把


    擀面杖,追着你打,你被阿爸追着打了好久,后来他把你打急了,你便反手推了


    他一把,把阿爸推倒在地上......」


    妈妈说到这里时,脸上的表情凝滞了,她喃喃的说,仿佛是在自语。


    「阿爸 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被你这么一推,伤到了尾椎骨,后来在床上


    躺了好久好久,都下不了床......」


    「他那个人啊,性子倔,和你一样,说什么都不肯去医院,等到最后,疼得


    实在受不了,去了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我当时大着肚子,在医院、面馆两头奔波,你却不见了人,再后来,阿爸


    走了,阿杰出生了,我将阿杰托付给邻居家照看,这时候你又找了上来,我气极


    了,不愿再见你,便骗你说孩子已经打掉了,从此再也不想见到你......」


    「我当然是骗你的,没想到你一去不回,阿杰出生那天,刚好和阿爸去世的


    那天是同一天,阿爸叫孙礼杰,我便给儿子取名为阿杰,但他还是姓方,跟了他


    爸爸的姓......」


    妈妈说完这些,仿佛突然泄了一口气一样,全身都松弛了下来。


    「这个秘密,我在心里忍了很久,本来以为会带到棺材里去,没想到却让我


    再次遇见了你,就像你说的,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你知道吗?阿杰他很争气,从来不让我操心,他很会念书,是嘉林大学的


    博士生喔!他当时收到博士录取通知书的时候还说,要不干脆不念了,早点出来


    工作补贴家用,我当时跟他说,其他的事你不用管,把博士读下来是光宗耀祖的


    事,比什么都重要!」


    「他还说,说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今年就能博士毕业了,他还说,等毕业后


    赚了钱,就带我出国玩,给我买好多好多东西,他说他是学经济管理专业的,他


    会帮我开好多好多分店,把我的面馆开到全国各地去,到时候我们一定会赚很多


    很多钱,他,他还说......」


    妈妈说着说着,情绪崩溃了,她大概是想到了这会儿还不知道在哪里躺着的


    不省人事的儿子吧,她越说越伤心,便伏在桌子上,开始大声恸哭起来。


    她边哭边说:


    「你知道这些年,我有多难吗?你知道这些年,我 一个人是怎么过的吗?你


    知道 一个人把阿杰带大,我有多辛苦吗?你一声不吭,消失了二十几年,消失了


    快三 十年啊!你知道吗,阿杰明年就三十了!」


    妈妈越哭越激动,情绪逐渐无法控制,愈演愈烈。方杰将她搂在怀里,任由


    她的拳头不断捶打在自己的胸膛上,发泄着她积压了几 十年的怒火和不甘。


    她捶打了很久,哭闹了很久,也叫喊了很久,直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伏在


    方杰的怀里,终于渐渐安静下来。


    夜,已经深了。


    窗外的天空完全暗了下来,小食街上的食客也渐渐回家去了,只有一些外卖


    骑手还在为城市里的「夜宵一族」四处奔波。


    小面馆里,方杰依旧抱着 妈妈,连姿势都不曾改变过。时间的流淌,仿佛在


    两个人的身上失去了效用,他们一动不动的抱着彼此,没有一句言语,安静得像


    两座石像。


    方杰从来没有用过这样的姿势抱着 妈妈,一直抱了这么久。 如果说一开始是


    情非得已,那么现在 妈妈已经安静下来,他开始觉得有些别扭了。他和 妈妈抱了


    太久, 妈妈当他是她的旧情人,姿势上自然不会有什么顾忌,因此她饱满的胸部


    一直蹭着他的胸膛,再这样下去,恐怕她的「小孙子」就要升旗了!


    刚才的情形让方杰一直无暇去想这件事,直到现在,他才惊恐的意识到,他


    现在的身份是「方国华」!在 妈妈的眼里,他是她失而复得的旧情人,甚至可能


    是 妈妈这辈子唯一的情人!


    而 妈妈现在正抱着他,丰腴的身子在他的怀里不安分的扭动着......


    方杰 挣扎了一下,想要从 妈妈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可 妈妈抱得他很紧,完全


    不给他挣脱的机会。


    「那个,妈......孙女士,你别这样......」


    方杰激动得险些说漏了嘴。


    「怎么......」


    妈妈仍然抱着他,脸埋在他的胸前,声音从方杰的怀里传出来......


    「你现在开了大公司,当了大老板,或许也有了自己的家庭了吧?难道让我


    抱一抱都不行了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就别想着挣脱我!」


    妈妈抱得愈发用力了,两只胳膊勒得他肋骨生疼。


    「这......」


    这还是方杰第一次见到 妈妈如此小女人般的模样,执拗中透着可爱,他怜惜


    她,实在不忍伤害她。


    就让她抱一会儿吧,我是她的儿子,多让她抱一会儿也无妨......


    「好吧。」


    方杰同意了 妈妈的请求......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