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双鱼座: 【双鱼座】第十三章 惹恼(母子,后宫,都市,纯爱)

    作者: 子归无言


    2022/11/18


    夜已深了,我打着哈欠,抵抗着浓浓的困意,随手将课本放下,准备去睡觉


    之前,抬头看了一眼 妈妈,发现她依旧聚精会神地在查阅着资料,白嫩的玉指在


    书页间灵巧地穿梭着发出沙沙的声音。地址失效发送任意邮件到 Ltxs Ba@gmail.com 获取最新地址更多小说 ltxsba.top


    我看着她蜷缩着腿陷进沙发里,一头黑发披散在双肩两侧,发端的末尾还带


    着些湿意,专注的丹凤眼依旧明亮着,可我却看到了一丝强撑着的困乏,客厅的


    节能灯光打在她的脸蛋上,愈发明艳动人了。


    察觉到我的目光, 妈妈把视线从资料里移开,望向我,「几点了」


    我看着她疑惑的目光,笑着回应「十一点多了」随即靠近她,把她手里的书


    摘下,不满道,「妈,这么晚了,这些东西可以明天看,不急于一时的」


    妈妈听到 我的话,状态也从工作中调整出来,不由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和双肩


    有些麻, 小手握拳朝自己左肩敲了敲,嘀咕道,「时间过得真快」


    我笑着走到 妈妈身后,让她仰靠着躺下,双手按在她柔软的香肩上微微使力,


    给 妈妈按摩起来。「人坐久了,肩膀会疼,偶尔起来活动一下就好了」


    妈妈仰着头看我,眸中星光点点,嘴角挂着一丝笑意,也不说话,就这样安


    静地闭上眼睛,享受着这短暂的惬意时光。


    或许我的手法拿捏得当, 妈妈的头顶着我的小腹难耐地动了俩下,雪白的脖


    颈也微微仰起,发出舒缓的叹息,我看着 妈妈往常杀伤力十足的漂亮丹凤眼眯成


    一个好看的弧度,自知 妈妈对我的手艺还是很满意的,不由再次加大了力度,双


    手捏着 妈妈肩上的筋往上提了提。


    谁知 妈妈立刻受不了这种突然的刺激,双手连忙抓住了我的手,颤抖的睫毛


    也抖了抖立刻睁开来,看着 妈妈带着泪光的楚楚可怜的眼神,我不由尴尬地笑了


    笑,出声道,「妈,放松,不用那么紧张。」


    可 妈妈立刻闭上了眼眸,灵动的睫毛颤了颤,不让我看到她眼中的神采,微


    喘的秀口中吐出几个字,「再按两分钟就睡觉」


    看着 妈妈紧闭美目,脸颊泛红,气鼓鼓的样子,我不由觉得好笑,然后双手


    放轻了力道,采用 妈妈之前最舒适的方式继续按摩着。


    两分钟过得很快,一眨眼就过去了,我低头看向 妈妈,却见她舒适地闭上眼


    睛,没有开口的意思,精致的柳眉也如远山一般舒展而开,像一幅随意点缀便秀


    气灵动的山水画卷。我顿了顿,双手继续按摩着,可却逐渐向下延伸,覆过她的


    后颈,伸出两根手指,在 妈妈微微仰起的雪白脖颈上按摩着, 妈妈睁开眼眸看了


    我一眼,嗔怪地在我手背上揪了一下,却还是没阻止我。这不由地给了我无穷的


    动力,双手在 妈妈脖颈上按了一小会,手指时不时地会触碰到 妈妈精致如羊脂白


    玉的锁骨, 妈妈娇躯微不可察地颤抖了一下,可却还是没有睁开眼。


    我低头看着 妈妈微微娇喘的红润朱唇,诱人的音节已经从里面吐出,精致完


    美的脸蛋此时坨红诱人, 妈妈闭着美目微蹙着眉头的样子给人一种小妖精的感觉。


    我的呼吸也微微喘起,并不是听着 妈妈此刻诱人低沉的嗓音而发情,而是我发现


    妈妈睡衣下面是真空的!浑圆饱满的雪白美乳就在精致的锁骨下面,此时只要我


    不小心往下滑动,就能握住那一对软弹软弹的大白兔,但我不敢轻举妄动,甚至


    妈妈锁骨处的美妙肌肤我都没过多留恋。


    妈妈是我一辈子都要捧在掌心里呵护的宝贝,虽然 妈妈看着高冷或者时不时


    还会赌气发着一些小脾气,可我还是不忍心在她心里留下一丝伤痕或者隔阂。


    我的手又往上摸着,力度已经减轻了很多,摸上 妈妈发际间的穴位,给她做


    着最后的按摩。 妈妈期间情不自禁地轻吐一口气,神情变得慵懒妩媚起来,眼眸


    微合,脑袋也斜斜地歪在一旁,似乎对我剩下的服务很无所谓的样子。


    我松开了手,将 妈妈的头扶正,转身来到她的身前,看着眼前的女人妩媚慵


    懒的样子,我既无奈又好笑。 妈妈像只乏力的 小野猫一样趴在一旁,见我看来,


    她又无力地抬了抬手指,眼神娇蛮地瞪了我一眼,好像她现在浑身乏力的状态是


    我造成的。


    对于 妈妈凶凶却毫无杀气的瞪人眼神,我只好又上前去,建议道,「 妈妈,


    要不我抱您进卧室?」 妈妈变得一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的样子,我是没想到的,却


    还是好心的开口询问是否需要提供帮助。


    妈妈又用眼神刮了我一眼,生气地扭过头去,似乎背着我低低地念叨了一句,


    「混蛋」就闭上眼假寐了。龙腾小说 <a href="mailto:ltxsba@gmail.com">ltxsba@gmail.com</a>


    看着 妈妈羞不可耐的样子,我微微一笑,心里满足,但面上还是一本正经地


    伸出手,穿过她的腿弯,揽着她的背,将她公主抱起来,走向卧室。走动中,妈


    妈似乎力气恢复了一点,仰起头在我的脖颈上轻轻咬了一口,鼻间发出一声微弱


    的哼声,似是带有诸多不满。


    我将 妈妈轻轻放在床边, 妈妈依旧生气地扭过头不看我,但我知道她此时只


    是装作生气的样子,更像是耍小脾气的小姨,我将 妈妈秀气的脚踝从棉鞋中拿出,


    看着晶莹剔透的足趾,忍不住捏了捏其中一个, 妈妈立刻扭过头看我,脚也缩了


    回去。我看着 妈妈带有杀意的眼神,尴尬地笑了笑,知道刚刚的小动作让她察觉


    到了。便转移话题道,「妈,早点睡吧」 妈妈蜷缩着腿,双手扶着床,明亮的眼


    神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神里有一些小女人的幽怨。正当我转过身准备离


    开房间时,突然 妈妈身体前倾,抓住了我的手,我惊讶地扭头看她,却见她假装


    若无其事地道,「要不要,......要不要 妈妈给你按摩一下?」


    我一听,怀疑自己听错了,连忙再开口确认道,「妈,你要干嘛?」


    谁知 妈妈一听气呼呼地道,「没有!老娘不干嘛!,关灯睡觉!」说罢就要


    钻进被窝里。


    我一听哪肯答应,连忙讨好地笑着,也钻了进去,「妈,我错了,我想要,


    我现在可累了!」


    在 妈妈的身后死乞白赖地恳求好一阵, 妈妈才答应下来,在后者嗔怪的眼神


    中,我麻利的脱掉上衣就这样大字型地躺在床的中央。


    「小时候没见你这么会捉人!」 妈妈气鼓鼓地用雪 白玉足踢了踢我裸露的


    肩膀,有些咬牙切齿道。


    我抓住 妈妈作乱的美脚,可怜兮兮地道,「妈,儿子现在好困浑身都不得劲」


    妈妈看着我似乎是真的折腾累了,确实乏困的样子,便也没在多说什么,而


    是来到了我身后,犹豫了片刻便轻轻坐在我的腰上,双手摸向我的腰间,嘴里不


    忘调侃我一句,「都这么大了,还和小时候一样黏人」


    我扭头辩解似地道,「 妈妈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喜欢亲近,儿子也想亲近


    妈妈啊......额」说到一半我的声音就戛然而止,因为 妈妈的手在我腰间的软肉上


    画圈,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哼,看你这精神头,又不困了?」 妈妈伸手拍了拍我的脑袋瓜一下,但还


    是俯过身来伸出 小手在我腰间抚摸揉搓。


    我舒服地闭上了眼睛, 妈妈的手和小姨一样丝滑白嫩,平时光握在手心里,


    都让人疼爱不已,现在有 妈妈的手给我按摩,这熬夜带来的不适似乎一下子都缓


    解了不少。


    妈妈没有多说话,似乎在专心地用手服侍我,时不时注意我脸上的表情,来


    判断力度和地方是否合适。


    我越来越舒服,感觉 妈妈的手在自己腰间背部流转,眼睛不自觉地闭了上去,


    感觉全身心都处于一种放空的状态,这种状态很类似于男人去大保健一样的感觉。


    但 妈妈比任何女人还要用心,我想要开口说句 妈妈真棒,可这舒服的感觉霸占了


    我的全部身心,只能闭上眼睛,喉咙里时不时传来一俩句舒缓的低哼。


    我的表现似乎让 妈妈很满意,她按摩的 小手也比一开始前积极了不少,似乎


    发现新大陆般各种试探我舒服的敏感点, 如果我有余力一定会想扭过头来观察妈


    妈此刻的表情,可我此刻却只能闭着眼,喉咙里时不时传来因为 妈妈蹂躏而发出


    的闷哼。


    妈妈的动作似乎越来越娴熟,一举一动间都勾引和释放出我压抑的 欲望,柔


    弱却不失力度的手指在我脊柱间按压着,背部的各个部位也被 妈妈全方位的照顾


    着,甚至我还感觉 妈妈轻轻压过身子来,双手在我腋下的部位不重不缓地按着。


    我相信我嘴里的呻咛声,喘气声 妈妈肯定听到了,不然她不会泄愤地用小脚轻踢


    我的脸。


    但不管怎么样,我是彻底陷入了感知的 欲海里,脑袋昏昏沉沉的,突然我听


    到 妈妈惊呼了一声,随即我被翻了过来,迷人的酮体就这样紧紧地贴在我胸口,


    鼻间能闻到 妈妈的幽香,腰上一松,我察觉到 妈妈起来了,她的美足跨过我身侧,


    呲呲的在旁边扯着什么。随后我感觉自己的头和肩膀被人扶起,我的脑袋枕在了


    某个柔软舒适的肉团里,直到这时,我才发觉自己流了鼻血, 妈妈在身后抱着我,


    用纸巾轻轻擦拭我的鼻孔,随后再呲的一声,重新扯出一张纸巾堵住我流血的鼻


    孔。


    妈妈就这样抱着我好一会儿,才缓缓松了口气,耳边似乎还听到了她烦恼和


    羞涩的抱怨声。「小色狼,还流鼻血老娘让你睡地板」


    我脑袋昏昏沉沉地困乏不已,哪里管这么多,嘴里就嘟囔了一句 妈妈,就转


    过身紧紧地抱着她,脸使劲在 妈妈的柔软里蹭呀蹭。由于我鼻孔被堵住,下意识


    地用嘴呼吸,嘴里吐出的热气就打在 妈妈衣襟凌乱的胸口处。我能感觉身下的酮


    体一下子就僵硬起来,一动不敢动,随即变得火热, 妈妈伸手推了推我的胸口,


    好半天才推开我的身体。


    妈妈将一条被子扔到我怀里,然后看着我抱着那团被子蹂躏进怀里狠狠蹭了


    蹭。 妈妈的脸僵了僵半晌无语,随即羞怒地用脚踢了踢我的屁股,小声骂道,


    「色胚!,你就抱着一团被子作 妈妈吧......」


    可我睡的太死,依旧抱着被窝里的那团被子嘟囔道,「 妈妈......」


    不知过了多久,我怀里的被子突然被人扯开,我下意识地再往前摸索着,这


    次有一个清香软玉般的酮体被我抱入怀里,女人用手抵着我的胸,死死地保持着


    一段距离,直到感受着我的下体逐渐变软,才缓缓依入我怀里。


    寂静的房间里,响起女人一声悠悠的叹息,「赵雪妍,你可以别和我抢儿子


    好吗.........」


    「他是我的唯一.........,谁也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他!」


    ............................................................


    这一觉,我睡的格外的沉,全身心都处于极度放松的姿态,整个人像是泡在


    了温泉里,懒洋洋的。而泡到一半,小姨闯了进来,她扯掉了我身上的浴巾,然


    后一边贴近我,一边用手按住我勃起的肉棒,用眼神警告我不能在这里对她放肆。


    我当然不听她的话,小姨的手越按我的阴茎勃起的越硬,隐隐在她的手里滚


    烫壮大,而小姨生气地握紧了我乱顶的肉棒,盯着我的眼神也越加生气冰冷,


    我不知道小姨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我,但都贴身肉搏了,那么拔剑吧!


    我把着她的腰,肉棒在她半松半紧的握力下狠狠地戮搓着她的掌心,小姨眼


    神微躲闪,清冷的眼眸也蒙上了一层水雾,她咬着下唇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最终


    松开了手,而我也如愿以偿地刺入了她的花心,在后者气愤冰冷的眼眸中狠狠地


    吻上了她的唇瓣。


    「混蛋,我是你妈!」咬破嘴唇的声音,伴随着我一阵喷射嘶吼,而在我身


    下冷艳动人的小姨变成天仙似的 妈妈!她气愤地瞪着我,眼中的冷冽仿佛冬天院


    子里的池水,冰冷地能把人的心也冻着似的,而她手里握着的,正是我隔着睡裤


    使劲戮的肉棒!


    天呐!我应该是在做梦吧!我的小姨呐?我眨巴眨巴眼睛,先摸摸自己的唇,


    然后又往下看,对上 妈妈沾着点血丝的红唇,眼神上移,立刻对上了她愤恨的目


    光!


    「天啊!......妈,您,您......」我捂着嘴,满眼都是惊恐。


    「还不下去!!」 妈妈娇叱了一声,红着脸扭过头去,活像一位被人侵犯了


    的黄花大闺女。


    我为免 妈妈情绪过激,连忙道「啊,好,好的......」


    「唔......妈,松手,我立刻就下去」我看着 妈妈这个时间点依然不忘揪我的


    软肉,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忍着腰间的痛楚,苦苦哀求道。


    「哼,揪死你得了,省得你欺负人!」 妈妈回过头看了一眼,脸蛋通红,冷


    哼一声,又扭过头去一幅不想看我的样子。


    我一边按着自己的腰,一边缓缓地从她身上下去,看到 妈妈衣衫不整的样子,


    我也愧疚了起来,低着头站在床边,眼神很恭敬地低垂着。


    「转过身去!」 妈妈清冷怒气的声音从床头传来,我立马配合地转过身去。


    但眼角余光还是瞥见了 妈妈发丝凌乱间透露的春光,啊,真有料。回想自己梦中


    居然不小心占了 妈妈的便宜,不由低头看向自己潮湿的小弟弟,刚刚到底是怎样


    欺负了 妈妈啊。


    我能清晰地听到 妈妈在后面扯纸巾的声音,应该是在擦拭我留下的痕迹,我


    透过镜子看到 妈妈一边擦着 小手,一边扭过头朝我的背影狠狠瞪了一眼,眼眶红


    红的似乎想把手里的纸团朝我头上砸去。结果当然是真的砸了过去,没有设防的


    我不仅脑袋上被砸了一个脏兮兮的纸团,还连带一个枕头也丢在了我的背上。


    「混蛋!」 妈妈怒道,语气莫名的有一种委屈的腔调。


    我立刻低头回道,「好的,妈,我是混蛋!您别生气呀,动怒 容易伤着身子


    ......」


    「你还管我伤身子?」 妈妈红着眼眶,怒道。


    我扯了扯纸巾,伸到后面,像个乖宝宝一样,弱弱道,「妈,头发上......


    ......」


    啪的一声, 妈妈劈手躲过我手里的纸巾,恼怒地推开我,「出去!洗个澡再


    来见我!」


    看着在镜子前扯着头发照镜子的 妈妈,我莫名地想笑,可立马就慾住了,知


    道洗完澡后少不了要一堆训,甚至要在小姨和 妈妈面前跪搓衣板,我就觉得 人生


    一片灰暗。


    「干嘛?还不快滚?」 妈妈在镜子前瞧见我望着她发呆的样子,不由回过头


    冷冷道。


    「啊,妈,我这就滚」我立刻哭丧着脸扭头迈动步子走了。


    「哼,真想一剪刀剪了那恼人的家伙」身后传来 妈妈若有若无的抱怨声。


    我背脊一寒,走的更快了,小弟弟都瞬间缩了缩,总感觉 妈妈不是在开玩笑。


    清晨的阳光伴随着一缕微风打入亮堂的室内,小姨伸出双臂推开贴着梅花剪


    纸的玻璃窗,伸出白嫩的手指将梅花翘起的一角重新抚平后,再度看向室内,俏


    声道。「 老公,再不吃粽子就凉了呀......」


    此时客厅里跪着一个清冷孤傲的身影,他身姿笔直,跪的标准极为姿势,这


    个人就是我。我跪着的方向是朝向 妈妈卧室的方向,可 妈妈始终未出,有罪在身


    的我是断然不敢先吃早餐的。


    我摇摇头,看向玻璃桌上已经快冷掉的小笼包,油条和肉粽,嘴里苦涩道


    「小姨,你要不先放微波炉再加热一下? 妈妈还没出来吃。」


    听到我说的话,小姨气鼓鼓地来到了我身边,她用筷子挑了挑几个小笼包,


    生气地指着上面的灰黑,道,「都加热三回了,你是要吃煎饺吗?」


    我无言,只能低头沉默。


    小姨见状,蹙了蹙柳眉,在我面前蹲下,温柔道「你到底对姐姐做了些什么?


    让她这么生气?」


    我大汗,这种事情要是跟小姨你说了,只怕还会嫌我跪的不够久。而且出于


    面子, 妈妈肯定不会和小姨说这件事的,我自然更不能说了,面对小姨探寻的目


    光,我只能继续摇摇头,保持沉默。


    跪在冰冷的地板上,还保持着笔直的身姿,这是极耗体力的事情,我感觉口


    干舌燥,额头上都冒了几滴冷汗。


    小姨见状原本因为被隐瞒而生气的表情也瞬间没了,她有些心疼地抽出几张


    纸巾帮我擦了擦汗,委屈道,「反正姐姐不在身边,你吃一点她也不知道嘛」


    我喝过小姨递过来的水杯,坚定道,「 妈妈也没出来吃,我不想先吃早餐,


    再说了,错了要承认,挨打要立正!」


    见我倔强不听的样子,小姨不由地又气又好笑,她漂亮的眼睛转了转,突然


    捡起一双筷子,夹着玻璃桌上白软诱人的小笼包,轻轻放在自己鼻子间闻了闻,


    低声道,「好香啊,可惜本小姐吃的有点饱了」


    看着她陶醉诱人的模样,我心中腹诽,小笼包我想吃,你我也想吃。可还是


    摇摇头, 妈妈说过要有坚定的信念,才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人。


    却见小姨话一挑,「那本小姐只能吃一半喽」,话毕她低头咬下一小口,留


    下大半段在筷子上。小姨咽下去后,将筷子伸到我面前,「呐,这不是你要吃的,


    是本姑娘吃不完丢给你的!现在别浪费。」


    我心中感动,但现在不知道 妈妈什么时候出来,保险起见还是拒绝了小姨的


    请求。


    小姨蹙着柳眉,嘀咕道,「这都不能让你吃吗?」说罢她自顾自地将剩下的


    塞入自己的小口内,下一秒她突然贴近我的脑袋,扶着我的肩膀柔不可察地道,


    「这样喔」


    我震惊地看着小姨,而她已经低头吻在了我的唇上,娇艳动人的小脸上像包


    子一样鼓起可爱的幅度,意识到她的行为之后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而小姨已经


    轻笑一声,晶莹的鼻翼像蝴蝶一样微微抽动,粉嫩的托腮升起 一抹韵红,却还是


    坚定地用香舌顶开我微微开合的牙齿,将嘴里的水晶汤包递了过来。我呼呼呜咽


    着,差一点被呛死。


    一吻结束,我还出于震惊之中,小姨却不好意思地抹了抹我嘴边的油,轻笑


    道,「这小笼包香吗?本小姐没骗你吧!」


    我还是睁大了眼,嘴却下意识地嚼起来了,一边扭头看 妈妈的卧室门一边看


    向近在咫尺的娇俏小姨,头一时竟然有种芳心乱颤的感觉?